第13集

一、金侁一歩歩的走向地獄使者王黎,如同當年金侁將軍一歩歩地走向王一般,

金侁一手掐住王黎的脖子:「上將軍金侁,拜見殿下,闊別九百年,拜見殿下,蒙敝我雙眼的,不知是九百年的歲月,還是因老天對我的厭惡,居然沒認出伴我左右的你就是王黎」,王黎:「最終他就是我嗎?我就是王黎嗎?稚嫩而愚蠢的那張面孔,最終就是我嗎?」,金侁:「戰場永遠如地獄,而我們活著從那兒歸來,敵人也未能殺死我們,而我那些闖過腥風血雨的部下,我那風華正茂的妹妹,我們一家無辜的親人,在我面前被砍殺、被射殺,因為諭命,因稚嫩而愚蠢的王,他說出的一句話」。王黎:「我就是那個人,是嗎?」「我就是王黎,是嗎?」,金侁手上又加重了力道,但最終還是放下掐住王黎的手。金侁:「我時刻都記著那地獄般的一分一秒,而你卻沒了記憶,你應該過得心安理得吧?!即便過了九百年,老天還是站在你那邊」,金侁說完就轉身離開。王黎不知自己做了什麼?失去的是怎樣的記憶?做出了怎樣的選擇?曾經的我到底有多卑鄙?

二、恩卓擔心金侁見了朴中元之後如何,一直在家等著他回來,金侁回家後跟恩卓說他見了朴中元和王黎,要恩卓簡單的收拾行李,要搬去柳會長家,見恩卓什麼都沒問就照做,金侁問她是否已經知道地獄使者就是王黎?恩卓:「是亡者說的,因為不知道朴中元的意圖,覺得不該輕率地地告訴你,但是不管我告不告訴你,如果命中註定會失之交臂,便會不見 ,命中註定要遇見,便會遇見,我是這麼想的,對不起」,金侁:「去收拾行李吧」,於是金侁帶著恩卓搬離豪宅,金侁住德華家、恩卓和Sunny一起住。(不過,此時Sunny正在金侁家門口)

三、對Sunny而言和王黎及金宇彬在一起的時光都是幸福的,就連悲痛苦的記憶她全部都覺得美好,所以她的前世及現世的記憶都沒有被消除。

四、朴中元找到地獄使者(當年在高麗王身邊遞湯藥的侍女)確認她握Sunny的手之後所看到Sunny前世的身分的確是王后無誤。並恐嚇金差使要保密關於朴中元和她自己的罪,因為唯有姓名資料沒被地獄部知道,他才能繼續遊盪不被地獄使者帶走。朴中元去炸雞店找Sunny,他想再次殺死金善,還好王黎適時出現掐住朴中的脖子:「其他遺漏者,我們很面熟啊,20年前我就感受到了,你是惡鬼啊,利用人類的黑暗,搶奪邪惡氣息活下來」,朴中元:「我只是對他們陰暗的慾望幫了把手而已,是我蒙敝他們的雙眼,還是他們自己閉上眼睛」(從畫面得知恩卓的每次意外,包括還在蓮熙肚子裡的那次車禍,都是朴中元造成的),王黎:「休想暗示我什麼,你叫什麼名字?」,朴中元:「不要白費力氣,即便知道我叫什麼,你也拿我沒辦法,所以我才活了900年」,王黎加重手上的力道:「別耍花招,說出你的姓名」,朴中元閃離王黎的控制:「問我姓名之前,你知道自己叫什麼名字嗎?要我告訴你嗎?你依然握著卑賤的東西(指的是Sunny),緊緊握在手中,在此生也必死無疑」 ,朴中元離開後,王黎看見外面好幾位路人莫明倒地,王黎疑問:「那人認識我嗎?」。

五、金侁回想起自己和王黎住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因為德華的手機忘在家裡而代德華接到王黎的電話,在王黎意識到接電話的不是德華而是金侁時,便不再出聲,死鬼CP拿著電話不發一語。

六、王黎去大學找恩卓,請恩卓畫下金侁身上插的劍的模樣,並把戒指給她請恩卓轉交給Sunny。(王黎不知道原來Sunny沒有忘記自己以及所有前生的記憶)

七、恩卓問Sunny:「您還在等那個王嗎?」,Sunny:「已經不能等了」,恩卓:「為什麼?因為想起了前生嗎?」,Sunny:「愛上王的那個女人是大逆罪人的妹妹,所以死在他手裡了,我總是搞不清楚撕心裂肺的心痛,是我還是前生的我?他也悲傷了嗎?我只看到他轉身離去的背影,本來只會記住幸福的瞬間,看來我喜歡他的一點一滴,所以記住了一切」。恩卓原想把戒指拿給她,聽完Sunny的話還是先收了起來。

八、Sunny對金侁說:「他呢?你見到他了嗎?都是過去的事了,都過一個輪回了」,金侁:「對你而言那是前世,但於我而言卻是今世的事情,我還活在這一世裡,我已經無路可退,所以只能往前走,那個人殺了你」,Sunny:「不是殺了我,而是殺了金善,他殺的不是我,我是Sunny,我過的是這一世的人生,但是如果哥哥想要繼續往前,那麼即使隔了一世,我的回答還是和當時一樣:去吧,哥哥」,金侁:「如果這一次我往前走,我要對黎做的就不會是原諒了」,Sunny:「不用擔心我,在這一世我真的會過得幸福的,哥哥」。

九、地獄部的監察組因為王黎濫用差使的能力,除了刪除人類的記憶還有泄露名簿,暴露了身分卻未採取措施,還將前世的記憶還給人類等罪行,而懲罰王黎,因為地獄使者都是在當世犯了大罪,選擇親自經歷200年的地獄,自行刪除自己記憶的人,因此罰他重新面對自己的罪,讓王黎記起自己的前生所犯的罪(殺死別人也殺死自己),而今生之罪還有其罪之中最大的罪是自我了斷之罪,死後600年的地獄全都歸還給他,同時暫停他的職務,等待進一歩指示。(原來那枚戒指會在三神奶奶的手裡,是因為當年王黎帶著金善的遺物(死時穿的那件衣服和戒指)走在街道上,三神奶奶跟他要的。至於說王黎是自殺是因為他明知朴中元要侍女給他喝的湯藥有毒,仍將它喝下去,為了求死甚至要求喝更多的湯藥。另外,王黎是在金侁死後二十年才死的,金侁是在死後二十年才復活為鬼怪) (王黎對送來湯藥的侍女說:「我的百姓、我的臣子、我的女人,就連我自己,或者其他人都從來沒有愛過我,最終我沒能從任何人身上得到愛」)

十、恩卓將戒指交給Sunny。朴中元出現在恩卓及Sunny面前,恩卓為了保護Sunny而趴在她的背上,當她頸後的印記出現彈開朴中元,但恩卓也因此而倒地,Sunny帶著恩卓回住處後,恩卓召喚金侁過來,金侁發現恩卓的印記顏色變淡到幾乎快看不見:「這個烙印會淡這麼多,表示我讓你承受這麼多的危險,往後我可能會完全感受不到你」,恩卓:「不用擔心,我會多加注意、多加小心的。」,金侁:「難道你又遇到朴中元了?」,恩卓:「確實是遇到了,但他的目標不是我,他的目標是老闆」,金侁:「這件事也不該你來擔心,你只要擔心你自己就好,我妹妹自有其他人保護,就兩天,問題我已經收到了,我和阿使得去找到答案」(神附在德華身上時說過:命運是我提的問題,答案就要你們自己去尋找了。)

十一、王黎寫下其他遺漏者朴中元的資料,並交給地獄使者後輩,要他接手帶走一直寄生在人類的黑暗面的朴中元。後輩將收到的池恩卓的名簿(一週後死於心臟麻痺)交給王黎看,

王黎告知金侁恩卓新的名簿內容,但金侁說定是和朴中元有關,現在這個日期已經毫無意義,金侁並說朴中元一直在她妹妹的身邊打轉,要王黎保護好他的妹妹善兒,就像善兒前世守護他一樣,王黎:「那天你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往前走下去的?既然你明知那裡會是你的墳墓」,金侁:「為了轉告殿下未能轉告的話,收下劍後,我曾無數次請求進見,可你這個既是君主又是我妹夫的家伙,卻只是傳來一張教旨,命我戍守邊疆,直到確定我必死無疑的那一天 ,我才看到你那張臉。」,王黎:「所以,你那般堅持,究竟是為了說什麼?」,金侁:「先王要我轉告你「他一直沒照顧你,反而是一種照顧」從你同父異母的先王兄長那裡,從你的情人我的妹妹那裡,從守護了你的高麗的我那裡你都獲得了愛,所以我只打算說完這句話,便打算帶著憤怒和顧慮,拿劍砍了朴中元吧,只為這一句,我只是沒想到,那把劍最終會插入我的胸膛」,說這些話後金侁若有所悟:「怎麼會這樣,即便走了這麼遠的路,終究我還是要手握這把劍嗎?」,他終於想通唯有自己胸前的劍能殺死朴中元,明白朴中元在躲了他900年是為了等待鬼怪新娘出現,之後又出現在金侁面前是為了要借恩卓之手拔出他的劍。

十二、王黎每天從Sunny出門開始就一直跟在她身後保護她,Sunny:「為什麼總跟著我?已經好幾天了,你是跟蹤狂嗎?」,王黎:「不是的,好像只是湊巧同路。」,Sunny:「承蒙同路讓我感覺好像是在約會和你金宇彬」,王黎:「到底為什麼?怎麼會有記憶?」,Sunny:「因為你的催眠失敗了」「讓我只記得美好的瞬間,卻讓我忘了你,顛三倒四的,有你的所有瞬間,就連悲傷痛苦的記憶,全都...就連那些我都感覺很美好,所以我以死來保護你,對你來說是圓滿的結局嗎?看你現在的樣子這麼年輕,應該也沒能活多久」,王黎:「每天都因刻骨的思念」,Sunny:「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王黎:「都怪我太愚蠢」,Sunny安慰他:「早死才能早解脫,可我為什麼這一世還會為你傾心呢?是因為你長得太俊秀了嗎?」,Sunny拿下手上的戒指給王黎:「給你,我們真的分手吧,這一世我不想傾心於你,我能夠給你的懲罰,就只有這個了,再見殿下」,王黎悲傷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

十三、恩卓看到在炸雞店巷子裡被欺負的小男孩使出掌風(她知道是金侁在後面幫他的),盯嚀小男孩要保密,掌風這種東西太危險,不能隨便亂用,小男孩點點頭:「我只告訴奶奶一個人」。

十四、金侁在要結束永生之前(他不得不做這個選擇)和恩卓去旅行、也去看了德華及善兒,默默地向他們告別。

十五、金侁最後一次深吻恩卓並留她一個人在樓頂等朴中元。並交待恩卓在接到電話後立即召喚他,當朴中元出現時恩卓看不見他,但能感覺到他來了,並想通原來朴中元等了900年等的是自己身上的印記變淡,並想利用自己拔出叔叔的劍,此時恩卓接到金侁的電話要召喚他時,被朴中元抓住脖子,終在千鈞一髮之際成功召喚金侁,朴中元被彈開之後,恩卓立即抓住金侁手上的劍要刺向自己,嚇得金侁立即收劍,

恩卓:「我知道了,我知道他現在出現的原因了,砍我,快點!他若是附在我身上,一切就結束了,他是想借我的手,拔出你的劍,反正我這命是你給的,快砍我,快點!」,此時,朴中元快速衝過來附身在恩卓身上:「這孩子說得對,你就該砍她,現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卻不停回頭看顧,看來是要死在我的手裡了。」當被朴中元附身的恩卓開始拔金侁胸口的劍時,看到恩卓的名簿上的死亡時間提前後,立即趕來的王黎,怒喝朴中元過來,致使朴中元離開池恩卓的身體,而金侁則趕緊抓住恩卓的手將自己胸口的劍拔出來,終於用劍殺死朴中元(不過朴中元本人表示:就要這樣走了,但卻並不虛妄,因為我又殺了你(金侁)一次,看啊,終將是慘劇),

 

朴中元消失後,金侁對王黎說:「原諒臣吧!現在才能回稟臣壯烈而亡之信」。

恩卓緊緊抱住金侁哭喊:「不要  不要  不要」,金侁:「此生遇見你,無與倫比」,恩卓:「不要,求你,你說過不放開我的手,你答應我了」,金侁:「化成雨,化成初雪,我會祈求神讓我化成這些」,恩卓:「不要這樣走,不要就這麼走,沒有你我該怎麼辦?叔叔我愛你,我愛你」,金侁:「我也」「愛你」「這個已經做到了」,恩卓哭著看金侁慢慢地從自己眼前灰飛煙滅......金侁消失後,還有最後三集將會如何反轉劇情,教人更加期待了~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