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第10集

宰燦中了槍傷後大量出血被緊急送醫,而柳萬豪槍殺丁檢察官後又開車二次衝撞韓宇卓和都學領,

幸好吳慶漢等警察按照洪珠提供的線索及時趕到,但當警察要逮捕柳萬豪時發現他已昏迷隨即將他送醫,且剛好跟宰燦進了同一家醫院。宰燦到醫院後一度停止心跳,搶救回來後進行手術,而洪珠的媽媽看見新聞報導因為擔心洪珠無法承受而趕往醫院,洪珠對於無法改變宰燦的未來,在媽媽面前自責,洪珠媽媽再次看到13年前因為爸爸而傷心的女兒。

洪珠媽媽把宰燦要送給洪珠的戒指拿給她,並告訴洪珠在事發之前宰燦跟他確認洪珠的外號是小栗子的事,宰燦預先把13年前小栗子留言給他的紙條跟戒指放在一起,因此洪珠明白了宰燦就是13年前的那個男孩,於是两個人在加護病房裡相認了。

孫檢察官的兒子燦浩因為患有腎臟性衰竭和宰燦在同一間醫院裡住院接受治療。

宇卓和李宥凡到檢察廰接受參考證人調查,李宥凡對於檢方說查到都學領無罪的證據-掃地機器人上有柳秀景的血跡,主張有可能是檢查官偽造的,只要檢方和科學搜查隊背後溝通好,做幾張書面資料,說是查到了柳秀景的血跡,要製造出無嫌疑的結果,根本不算什麼事啊。宇卓反問李宥凡:「您認為這種偽造有可能嗎?」李宥凡:「檢察官想做就可以,為何不行?」宇卓:「是嗎?檢察官是那種想要偽造就可以偽造出來的人嗎?」申檢:「不,對我而言,這樣的事簡直想都不敢想,看來前輩(曾經當過檢察官的李宥凡律師)在檢察官時期做過不少啊」,李宥凡冷笑一聲,宇卓問他:「所以你才寄了照片嗎?害怕丁宰燦檢察官會像你當檢察官時期那樣造證據」,李宥凡問申檢察官:「這真的是參考證人調查嗎?我怎麼覺得柳萬豪犯的罪,你們都來問我呢?是我開的槍嗎?幫助?教唆?我到底犯什麼罪了」,申檢回答他:「在法律上你什麼罪都沒有犯」,李宥凡:「既然沒有,我為什麼要接受這種調查呢?開槍的人過不了多久也得離開人世了,到時候就會因為沒有公訴權而免予起訴,這案子就結了,為什麼還要對我大小聲的呢?」,申檢:「人中了槍,差一點就一命嗚乎了,身為檢察官豈能毫無動作?柳萬豪為什麼會開槍?李律師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覺得有必要弄清楚,所以才會調查的」。

李宥凡離開時因為忘記帶走手機,崔系長追上去拿給他,李宥凡則趁機邀請他去做他的律師事務所的事務長,李宥凡:「在這裡見到崔系長,總搞得我像壞人似的,和我一起工作那時,您可是徹底站在我這邊的啊,您也從未說過我的判斷是錯的」,崔系長:「所以我才開始害怕了,我那時候是不是也幫過什麼忙,我開始害怕了」(宇卓站在檢察廳門口看見這二個人的互動)

洪珠躲在宰燦的病房裡的布簾後,聽見宰燦對申檢說的話,而決定假裝自己從未去過加護病房,假裝不記得宰燦是13年前的那個少年,並否認跟戒指放在一起的那張字條是自己寫的。

宰燦去柳萬豪的病房時遇到孫檢的兒子,而李檢查官去醫院探望宰燦時發現孫檢的兒子因為患有腎臟性衰竭也住在同一家醫院治療,等待有捐贈者時進行腎臟移植手術,但孫檢要求李檢在辦公室要保密。

護士把在加護病房宰燦的病床上撿到的一只耳環交給宰燦,因此宰燦確認了洪珠確實有戴著那個耳環去加護病房看他,說她不記得宰燦是13年前在殯儀館相遇的那位少年是洪珠在撒謊。他把耳環交還給洪珠,並問她為何要否認在他手術後有來過加護病房,為什麼要逃避自己記得13年前那張字條和水庫的事?洪珠:「我記得,我怎麼可能忘了你呢?你陪我度過了人生中最悲傷的一天,也給我帶來了我最想要忘記的一天」,宰燦問她為什麼想要忘記?洪珠:「我當初差點害死你」,宰燦:「你這是什麼意思?當初明明是你救了我啊」,洪珠:「我猶豫了,雖然那一刻非常的短暫,可是我腦子裡充斥著可怕的念頭,那位叔叔讓我很生氣,我認為就算你和那位叔叔一起死掉也沒關係,而你從水裡出來的那一刻,對我來說彷彿置身地獄,我害死人了啊,直到現在,一想起那時候我就會手抖,我知道辯解根本行不通,可是我失去了那麼心愛的人,他的空位是那麼大,我才沒忍住的吧,所以我便用憤怒填滿那個空位,結果後悔便如疤痕般留下印記。13年前你對於我而言是傷口是疤痕,對不起!我原以為假裝不知道掩蓋掉這件事就會沒事,可是我居然會如此痛苦,看來並不是沒事呢!」

 

宰燦拿著他的案件筆記和申檢一起去柳萬豪的病房,宰燦對柳萬豪說:「我是曾經負責過你女兒案子的丁宰燦檢察官,我來是想要糾正一直以來您對調查的誤會」「我明白您為何如此生氣,您一定很難理解,有人會出於怨恨殺死了那麼漂亮的寶貝女兒,所以才會那麼怨恨都學領,也才會那麼怨恨放走他的我,您的生氣情有可原,我在調查此案過程中,去走訪了不少您女兒周圍的人,大家都對您女兒誇讚有加,敬重她、喜愛她,就連最有可能的嫌疑人都學領也說您女兒是個好人,這便是此案並非他殺的最大證據,我很想告訴您這句話,希望您不要誤會了自己善良的女兒,她絕不是那種會遭人怨恨的人。」柳秀景的媽媽向宰燦道歉,並向他借了筆記來看,她也謝謝宰燦能這樣描述她的女兒秀景。

申檢問宰燦為何突然軟化自己強硬的態度,宰燦:「我想起來了,我也不是那種可以自以為是的人」,他拔掉手上的點滴回病房換衣服出去找洪珠。而在計程車上的洪珠看見外面下雨,想起在夢裡看見的,她看了時間之後立即請司機先生載她去醫院,就在宰燦淋著雨出來找她時,及時撐傘出現在他面前,宰燦告訴她 :「13年前我也曾和你一樣,卻未能坦率面對,我當時也曾有過猶豫,那時我雖然飛奔過去救人,可是在短暫的一刻,我也曾猶豫過,我還是別救他算了,當時的我也和你一樣,非常的生氣(洪珠:你說你也像我一樣非常的生氣,所以為了和那個念頭抗爭非常的...)我非常的痛若,我也和你一樣,那一刻就像是塊疤痕,所以我早就將那些拋諸腦後,直到見到你才想了起來,可是不管是你還是我,最終都做出了選擇,沒有越過那道絕對不能逾越的線,我跳入了水中,你拉起了繩索,我救了那位警察叔叔,你救了我」「怎麼樣,我在夢裡也是這麼說的嗎?」,洪珠點頭:「然後你對我說,叫我以後不要逃避,叫我不要逃跑,不要總像狗屎一樣,每次想找的時候都找不到人(韓國的俚語)」,宰燦:「那你是怎麼回答的?」,洪珠和夢裡一樣直接吻了他。宰燦:「再次遇到你很高興,幸會  南洪珠」 ,洪珠:「幸會  丁宰燦」

回本劇分集列

回小蝸牛首頁影劇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蝸牛 的頭像
小蝸牛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