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

都學領威脅宇卓如果他變成殺人兇手,他就會把宇卓的秘密告訴警方,他要宇卓無論如何都要證明他的無罪,宇卓卻拿著辭職信要都學領和他去警局自首。都學領相信宇卓跟他說的法律會證明他的清白,於是他自首了。

宇卓向宰燦坦誠自己是都學領的高中同學,之前還住在一起,在夢裡看見學領的案子會由宰燦負責所以才叫他去自首,宇卓認為宰燦會查明學領是無罪的。宰燦說:「在正式調查之前不能做任何的保證,不管是有罪還是無罪」。

柳秀景的父母委託李宥凡律師做為訴訟代理人提「謀殺罪」訴訟,柳秀景的父親患有胰腺癌末期,他希望死前能看到都學領被關進大牢,李宥凡承諾他會在六天內促成起訴的進行,他對這件起訴案自信滿滿。

洪珠夢見宰燦去買戒指要送給她。

宇卓以參考證人身分接受調查,調查時宰燦刻意請部長及前輩們幫他看(崔系長教他的),讓他們認同他的調查結果,宰燦調查後提出拘留釋放請示。

洪珠去採訪柳秀景的訴訟代理人,李宥凡試圖要說服洪珠,並將對都學領不利的過往紀錄交給她,希望她能發布讓民眾知道而引導輿論,而最終能成功起訴都學領。因為他知道要是照著法理走,宰燦是絕對起訴不了的。

洪珠問宰燦是否會對都學領起訴?宰燦:「目前還不能起訴,一開始我也以為也許都學領就是兇手,所以我認真地朝著這個方向拼湊拼圖,可是我越往深處調查,就越發現查到的都 是些對不上的拼圖,驗屍結果顯示屍體非常的乾淨,連常見的反抗痕跡都沒有,我們還搜索了都學領的家,裡裡外外翻了很多遍,可是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查到血跡,可是,一旦假設他不是兇手,這些拼圖就大致能對得上。聽說柳秀景選手患有耳石症,平時經常會因此而暈倒,因此才會很快就退役」,洪珠:「那麼是都學領離開之後,柳秀景選手因耳石症暈倒才導致死亡?」,宰燦:「是,這樣一來驗屍結果就都能對上了,不管是外傷性腦出血這個死因,還是身上並無其他傷口痕跡這件事,都學領去幫忙丟掉垃圾,還有他的衣服上沒有任何血跡,這 一切都能說得通了」,洪珠:「那地板上用血畫成的那幅圖呢?」,宰燦:「我們對血跡畫成的那幅圖進行分析後,發現是一筆畫成的,都學領想要在13分鐘內,不留任何足跡,在地板上不留下一滴血,一次性畫成,你覺得這可能嗎?」,洪珠:「那是誰畫的呢?」,宰燦:「這我就不知道了,但並不是都學領,應該是我們還沒找到的某樣東西吧!就是因為還沒有找到,都學領才會被這些不太妙的巧合所牽絆」(事實上是掃地機器人沾到血跡後畫成,從開著的落地窗出去,然後從陽台掉下去,被在樓下玩球的小朋友拾起扔在回收箱),洪珠對他未能起訴都學領而感到失望。此時,宰燦卻向洪珠表白:「我喜歡你」「就算死而復生我也不願意讓你失望,我就是如此的喜歡你,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想起訴都學領,但我總不能將白的說成黑的,強行起訴吧?這可能會毀掉一個人的人生,我雖然非常喜歡你,但在那個人的人生面前我的情感只能是區區,區區如此,對不起,讓你失望了!」洪珠拿起桌上的糕點束口繩套在自己的無名指上,做成一個戒指套在宰燦的小指上(因為她夢見宰燦去買要送給她的戒指時,不知道她的戒圍)。

洪珠想起13年前因為自己猶豫不想救害死父親的軍人的哥哥,而差點害死同樣因為那位軍人而失去父親的那個男孩(宰燦),雖然有李宥凡提供的都學領上學時期闖禍的資料,因為與這次的案件無關,要是平白無故寫了這樣的報導,有可能會干擾到檢方的調查,於是她決定不公布這份資料。

檢察廰刑事三課的部長簽准了宰燦的拘留釋放請示,都學領獲得釋放,於是李宥凡決定將都學領的不良紀錄資料提供給各媒體報導。洪珠再次夢見宰燦要送她戒指,但在宰燦等待過馬路時遭到戴著漁夫帽的男人刺殺.....(洪珠:我人生中最甜蜜的夢,變成了最可怕的噩夢)。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影劇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蝸牛 的頭像
小蝸牛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