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

姜大熙被警方懷疑為詐領高額保險金害死自己的弟弟姜秉熙而遭到通緝,姜大熙委託當過檢察官的李宥凡律師來幫他辯護,他瞞騙不了李宥凡,只好坦承犯罪不諱但要求律師以無罪辯護 。

宰燦夢見自己和洪珠一起看電視正在播放的新聞,南洪珠記者報導:首爾漢江地方察廰在對此前6日因涉嫌謀殺和詐騙而被拘留起訴的被告人37歲姜某的終審判決中,對其判處了無期徒刑,從2015年的6月開始到今年2月份姜某涉嫌在為弟弟和妹妹投保後,為了拿到死亡保險金,殺害親弟弟和妹妹被拘留起訴,在夢裡宰燦對洪珠委屈撒嬌:「什麼叫漢江地檢判處啊?應該是漢江地檢的丁宰燦檢察官判處的啊!」

洪珠為了找報導的題材去了宇卓值勤的上九派出所,她向宇卓打聽轄區內是否有選題可報導,宇卓提供她有上百隻野貓死亡的連環謀殺案做為選題。

李智光檢察官跟宰燦敘述由申熙玟檢察官負責的保險謀殺案,在他幫宰燦代班時發生的一起交通事故死亡案,聽說那並不是單純的交通事故,他要開始進行屍檢時,死者的哥哥一直阻攔屍檢的進行,不得已之下只得安排人把屍體交給死者家屬,可是調查之後發現,那個哥哥以弟弟的名義買了27億的保險。宰燦想起自己前一晚做的夢,立即向李檢確認被告是否姓姜?他是否把弟弟、妹妹都殺了?被告是姜大熙,但他只殺了弟弟,妹妹還活著。雖然調查階段被告都已供認不諱,但因為辯護律師是李宥凡,所以申檢還是去親訪。

洪珠負責的上九洞野貓連環謀殺案採訪結果:死亡的貓超過一百隻,都沒有外傷而是吃了氰化鉀死亡的,警方認為是同一個人所為,正在展開調查。奉斗憲記者長要求洪珠在未找到兇手前持續追蹤報導。

宰燦夢見洪珠被姜大熙追殺,他問洪珠:「最近在採訪報導什麼事?會不會是什麼有危險的事?又或者是會結仇的那種選題?比方說保險謀殺案之類的」,洪珠:「完全不相關啊,我報導的不是人而是野貓。有人用氰化鉀毒死野貓,說是要讓我去報導這件事」,洪珠抱怨剛回歸工作,就把她當小跟班看待。宰燦:「你不是夢到自己以記者身分死亡了,難道都不擔心的嗎?我夢到的有可能就是這件事啊」,但洪珠確認宰燦夢到的地點不是在山裡,也沒有看到一把綠色的雨傘,和她的夢境不符, 應該不是那個夢。宰燦要洪珠跟他約定:如果你遭遇危險,我可以提前透過夢境看到那一刻就告訴我,方便我能過去,為了讓我在夢裡能夠提前知道,一定要告訴我時間和地點」。(洪珠夢裡看到的綠傘是李宥凡律師準備出席姜大熙保險謀殺案庭審時撐的傘)

在庭審時這看似不可能無罪判決的案子,卻被李宥凡以被害人在發生交通事故之前已經死亡,而不是因交通事故而死,並主張被害人有可能死於心臟麻痺,但可惜沒做過屍檢,所以沒有直接證據,且所有間接證據皆在駁斥檢方的主張,最終判決:「被告姜大熙對於此案的謀殺公訴事實,被告主張並未偽造交通事故謀殺被害人,交通事故之前被害人已經猝死否認犯罪事實,根據檢方提供的證據被告以被害人做為受保人,投保了巨額的災難死亡保險,即便經濟不濟卻依然堅持繳納高額的保險費,維持保險的購買,在被害人的葬禮上搜索了關於獲取保險金的相關內容等,存在符合公訴事實的間接狀況,可是在此案中被害人是否當真因交通事故而亡,被告謀殺被害人的動機是否充分,這些疑點並沒有得到解答,光靠上述間接狀況難以認可此案的公訴事實,另外也不存在足以佐證的直接證據,因此案公訴事實中所有犯罪都不存在證據,根據刑事訴訟法第325條後半段內容宣布被告無罪。」(事實:姜大熙餵食野貓吃加入氰化鉀的炸雞,用以實驗吃下氰化鉀百分之百會立即死亡;姜大熙調整行車記錄器的鏡頭避免拍攝到車內畫面,在弟弟姜秉熙上車後即給他喝下事先加入氰化鉀的補藥,弟弟死後,假裝弟弟的聲音說出兄弟間感情很好及弟弟疲倦想睡的情境對話,並解開弟弟的安全帶後衝撞隧道口,為免被屍檢出弟弟真正的死因而請求不要屍檢,且立即進行火化)

打贏官司後李宥凡與姜大熙微笑握手

與為騙取保險金殺害親生弟弟的姜大熙握手後立刻用肥皂洗手

李宥凡雖然成功打贏了官司卻痛恨姜大熙,基於律師的職業道德拒絕說出實情,並認為如果姜大熙的妹妹也被殺害不是自己的責任,而是沒能證明犯罪事實檢察官的責任,他責問丁宰燦:你們為什麼要定好畫面再來拼拼圖,應該一邊拼拼圖一邊看出具體是什麼圖,強調自己不過是做了律師該做的事而已,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那都不是他的事,而是沒有成功起訴的檢察官們的責任。

宇卓跟洪珠說:「聽小朋友說曾經見到有位叔叔餵野貓吃炸雞,可是就不知道具體是個什麼樣的男人,所以一直沒找到」,洪珠:「我也見過餵貓吃炸雞的男人」。

宇卓為救洪珠而重傷

因為姜大熙已被無罪釋放,宰燦擔心洪珠會有危險而打電話給她,確認她在上九派出所採訪野貓的報導沒出什麼事,並交待她出事要立刻打電話給他。宰燦一直在想姜大熙和洪珠完全沒有交集,為什麼會攻擊洪珠?他想起庭姜大熙的弟弟在車禍前就已經死亡,而洪珠說她正在報導的野貓是被人用氰化鉀毒死的,宰燦向崔系長確認在給姜秉熙做屍檢時有沒有發現毒殺的可能性,崔系長說由死者血液的顏色來看像是吃了氰化鉀,於是宰燦立即去申請拘捕令和支援。另一方面,草熙與姜大熙在炸雞店見面,她告訴哥哥自己有去參加庭審,她知道行車記錄器的語音不是二哥的聲音,全都是大哥一個人的聲音,她問哥哥:二哥真的是你殺死的嗎?當姜大熙要殺害草熙時,宇卓和洪珠也來到炸雞店探查,宇卓看了錶上的時間,要洪珠待在店門口出了狀況就報警,當他進入店內後被姜大熙刺傷,洪珠報警的電話才剛撥完號碼,見狀立即衝入店內,以隨身背包打了姜大熙,手機也掉在地上了,宇卓拉住姜大熙的腳叫洪珠快逃,洪珠只好拉著草熙逃跑,二人身上都沒有手機可報警,受了重傷的宇卓也說不出話來,洪珠想起和宰燦的約定,於是說:「宰燦:如果你在夢裡看到了這一刻,求你過來,千萬不要遲到,這裡是上九洞秀曹大樓屋頂,現在是4月11日晚10點12分」,當洪珠說完這些,就被姜大熙找到了,然而就在這危急時刻,洪珠大喊「丁宰燦」,樓頂所有的燈都亮了,宰燦英雄式的出現....(這場景讓蝸牛媽想起鬼怪大人和地獄使者為救恩倬從隧道中帥氣出場的畫面XD) 宰燦亮出拘捕令:「姜大熙:現因涉嫌用氰化鉀投毒殺害弟弟姜秉熙,並涉嫌將此偽裝成事故,藉此騙取保險金,逮捕你」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影劇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蝸牛 的頭像
小蝸牛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