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

在宇卓的夢裡,宇卓和前輩一起去洪珠烤五花肉店,李宥凡律師來後,素允說:「鋼琴什麼的我都會放棄,我不需要爸爸的錢」,

都琴淑則跟素允說:「沒關係的,媽媽沒關係的,你不要放棄鋼琴,明天我就去找檢察官,我去找他!哭鬧也好、求饒也罷,我一定會想辦法的」,素允聽著媽媽說要去求饒,就拿了桌上的筷子,想到毀掉自己彈鋼琴的手,大喊:「拜託你不要求饒了!」洪珠見狀,立即伸出自己的手去阻擋,筷子戳傷她的手而血流不止...

而在現實中,宇卓為了改變夢境發生的結果而找了丁宰燦去洪珠烤五花肉店,當李宥凡律師來後,他跟朴俊模的妻女說:「我可是曾經當過檢察官的律師,檢察官時期,我經歷過不少這樣的案子,一開始我醉心於業績,著急著要將加害者抓進去,就像丁宰燦檢察官一樣,可是現在不一樣,朴院長去不去監獄,我都不擔心,我擔心的是你們二人,如果就此走到打官司這一步,朴俊模這個人就會切斷對二位的所有經濟資助,素允就會無法去留學、參加鋼琴比賽這些,我的意思是你會失去女兒的天賦和未來等等」,洪珠媽媽走過來跟宥凡說:「我還真是越聽越聽不下去了,你是直男癌晚期吧?我看你是以為沒了丈夫世界就完蛋了吧?」接著又跟素允媽媽說:「別大驚小怪啊,離婚之後分財產,拿到贍養費就好了」,都琴淑跟宥凡說:「我已經準備好書面資料了」,宥凡:「朴俊模能沒有一點對策嗎?就算眼下還不清楚,可是他的錢早就轉到他人名義下,又或者轉到海外了吧!他肯定早有準備,就算離婚,你也一分錢都分不到的,朴俊模院長再加上素允這樣的名氣,打官司的事一定會上報的,大家每次來看素允的演出,都會想起她有個前科累累的父親,因為這場官司損失慘重的不是朴院長,而是二位」,都琴淑:「所以我才寫下不希望處分書啊,你還想要我做什麼?」宥凡:「可是丁宰燦檢察官卻無視那份不希望處分書而執意要起訴,不管是什麼你都得做啊,哭鬧也好求饒也罷,你都得試試啊,為了你女兒!」素允:「哭鬧求饒之後呢?」「爸爸被放了出來,地獄又將再次開啟」,宥凡把悔過書拿出來:「這次不一樣,這是你父親寫的悔過書,你看一看就應該知道他變了」,素允:「鋼琴什麼的我都會放棄,我不需要爸爸的錢」,素允把悔過書放在宥凡眼前:「我也不需要這些」,都琴淑:「我去找檢察官」,素允:「媽媽!」,都琴淑對女兒說:「沒關係的,媽媽沒關係的,你不要放棄鋼琴」都琴淑對宥凡說:「明天我就去找檢察官 ,我去找他!哭鬧也好、求饒也罷, 我一定會想辦法的」,素允拿起桌上的筷子大喊:「拜託你不要求饒了」,素允高舉手中的筷子準備要戳自己的手,此時也在店內的宰燦大力拍了桌子說:「沒這個必要了」並走向都琴淑說:「我認為這個案子並不是施暴而是傷害,就算你過來再怎麼向我哭鬧求饒,我都會起訴的」 ,他轉向宥凡說:「一定會」「我仔細看過朴俊模的悔過書,幾乎和之前寫的沒什麼改變,也不知道這個人是沒半點創意還是一 點兒都沒變,只要寬限這一次就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和四個月前的內容一樣呢!可是依然發生了這樣的事。還有這一段,我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可是呢,蛻皮的不是人而是蛇呢!越是蛻皮,就變得越來越粗大越噁心的蛇」,宥凡:「請讓開,丁宰燦檢察官!我來是想要給她們二位一點建議」,宰燦:「你這不是建議而是威脅,如果你當真為她們著想,就不該來找她們,而是該去建議朴俊模,告訴他如果供認罪行,還能從寬處理」,宰燦對素允說:「別哭了,也不要害怕,這個叔叔我很了解,他是看走法律程序可能會輸,才會裝成大老虎「吼」一聲,想要虛張聲勢,其實不過是「喵嗚」了一聲而已,所以,只要走法律流程就好,這種時候就得狠狠地死咬住不放,對方才不敢再撲過來」,宰燦握住素允的手說:「別擔心,我一定會保護好你媽媽的」,宇卓所改變的那微不足道的一件事,阻止了那可怕的瞬間,宰燦又再一次救了洪珠。

宇卓跟洪珠買單時,宰燦問宇卓:「這不是巧合吧?剛剛你碰到我、帶我來這家店、宥凡哥會來這裡,你早就知道的吧?」,宇卓:「如果第二攤你請客我就回答你」,結果宰燦帶他去便利商店請他吃零食XD,宇卓把會做夢預知未來的事告訴宰燦,宰燦向他坦白自己也會夢到未來會發生事,情人節那天的事故也是在夢裡提前看到才去阻止的,洪珠也會。三個人就在便利商店裡討論三個人的共通點,而去判斷會做預知夢的原因,三個人都同樣是88年屬龍,但是在南韓屬龍的就有四百萬人,三個人的血型和出生月份不同,所以也排除了這幾個可能,不過他們三個人都會舔果凍的蓋子,但是這個習慣也是很多人都有....

宰燦送洪珠回家後就回去辦公室通宵研究朴俊模的案子,他要文香美事務官(朴真珠飾演)幫他把朴俊模之前案子的紀錄都找出來 ,也請崔系長(搜查官)跟他去調查朴俊模案的現場(公寓、醫院)。

終於到了終結朴俊模案的這一天,李宥凡陪同朴俊模到漢江地方檢察廳刑事三部接受調查,韓宇卓因為前輩吳慶漢是朴俊模案的參考證人去了檢察廳沒有人一起吃午餐,便一個人去了洪珠五花肉店吃烤肉,洪珠說她夢見宰燦今天的調查會搞砸朴俊模會起訴不了,但是宇卓卻說他是做了相反的夢,在他夢裡宰燦會順利起訴朴俊模,朴俊模還一直求饒,這二人的夢境不同處在於洪珠的夢中是由宰燦自己親自調查,而宇卓的夢境則是由崔系長負責調查,於是他們就打電話給宰燦,告訴他二個人做的夢境,叫他一定要讓崔潭東搜查官負責調查,才能成功起訴主張無罪的朴俊模,宰燦雖然不相信崔系長仍勉為其難的叫他負責調查,調查過程中朴俊模與李宥凡律師一直都主張無罪、沒有施暴、完全是都琴淑所導演,朴俊模也脫下鞋量腳的尺寸,證明和衣服上的腳印尺碼不符,直至崔系長詢問參考證人奉斗憲記者:「他妻子暈倒時,朴俊模是怎麼說的?」奉斗憲:「他說不是我幹的」,崔系長又問吳慶漢警察:「被捕的時候也是嗎?」,吳慶漢:「是!那時候他一直說不是自己幹的」,崔系長把整個過程重覆了一次「心愛的妻子突然失去意識暈過去了,剛看到暈倒的妻子就說不是自己打的,還是被捕了」,崔系長問丁檢察官:「只有我覺得奇怪嗎?」「說不是我打的這點不對勁啊!」,宰燦:「我也覺得這點很不對勁」「朴俊模你說你妻子暈倒的時候,你最先說的是什麼?」,朴俊模:「不是我幹的」,宰燦:「朴俊模你很愛你妻子的吧?」,朴俊模:「那...那當然,我愛她啊」李宥凡試圖阻止朴俊模的回答,但宰燦要他安靜,宰燦:「心愛的妻子突然暈倒了,這時候你說出口的第一句是〞不是我幹的〞」,朴俊模:「這怎麼了?」,宰燦:「【老婆,你還好嗎?】或者【請大家幫幫忙吧!】,應該這麼說才對吧?」,奉斗憲:「對啊!得這樣才對吧?妻子都暈倒了,應該先擔心才對啊,怎麼會是辯解呢?」,宰燦:「警察來的時候,不該是辯解不是自己幹的,而是應該讓警方找到犯人才對」,吳慶漢:「沒錯,這才符合常理嘛!逮捕他的時候,我就覺得很奇怪,讓人難以置信」,朴俊模:「不是,因為大家都在說是我打的啊」,崔系長放出案發當時奉斗憲記者所拍下的影片,宰燦:「當時根本就沒有人說是你打的,反而是你急著要擋住腳印,就像是你本人造成的一樣」朴俊模:「不是,這不是我的啊,剛剛不是量過腳的尺寸嗎?」,宰燦:「既然要量就穿著鞋量啊,幹嘛要脫掉?我想辯護律師不可能不知道腳的尺寸和鞋碼會相差2~3厘米這件事吧?」,宰燦要朴俊模穿上鞋重新量一次,宰燦也提出所有的證據,朴俊模最後坦誠不諱並請求丁檢察官從寬處理,宰燦終於成功起訴了朴俊模,刑事三部的部長及同事們也自此對他的印象改觀,申熙玟檢察官也把一位專打離婚官司,外號「毒蛇」的律師的名片拿給他推薦給都琴淑。

宰燦到五花肉店和大家一起慶祝成功起訴朴俊模案,但洪珠提前到公車站等他下班回來,以致於二人錯過了,洪珠到處找他,宰燦吃過晚餐後也到處找她....洪珠在幫宰燦解開烤肉店的圍群時如同自己的夢境一般閉上眼跟宰燦索吻,然而宰燦卻踮起腳尖躲開了~早上搭公車上班在車上睡著時,宰燦夢到相同的夢境,只不過在夢中宰燦有親到她...

 

素允通過留學的最終審核,伊萬財團也連繫了資助的事。宰燦去看爸爸跟他說:「我照爸爸說的,當上了檢察官,因為怕讓爸爸失望, 我真的很努力,偶爾因為太累,甚至讓我想要逃跑,可能這就表示我對爸爸愛得很深吧!出現了這麼一個人,會像爸爸一樣給我鼓勵,不管我做不做得到,她都會跟我說沒事的,可是我還是會有種一定要做到的念頭,我開始害怕那種念頭,在我會因為這個念頭感到疲累之前,在這個念頭越來越膨脹之前,我想要逃跑」,這也是宰燦躲開洪珠的吻的原因。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影劇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蝸牛 的頭像
小蝸牛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