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

宰燦問洪珠怎麼會相信他說的話(她媽媽會因為宥凡哥而死)?因為換作是自己不但不會相信還會超生氣。不料洪珠卻說不但不會生氣,還真的相信是他救了她,

因為她知道宰燦和自己一樣做了會變成現實的夢,她向宰燦坦白自己也和他一樣會做預知夢。宰燦因為自己是第一次做了這種,所以對預知夢存有許多的疑問,洪珠認為僅僅因為做夢為了救她就不惜把新車撞個稀巴爛,還因此而受傷的宰燦一定是因為喜歡自己才會這麼做,還一口咬定宰燦是為了自己才特意搬到她家對面住的。(秀智和鍾碩一個自戀一個無辜的演技太可愛啦~)

鋼琴家朴素允(金所炫飾演)的的媽媽(都琴淑,張素妍飾演)在朴素允的獨奏會結束的記者採訪時,在眾目睽睽下突然暈倒,SBC的記者發現在她身上有許多的腳印,在一旁的素允的父親朴俊模(嚴教燮飾演)立即說「這不是我做的」,而記者則立即打電話到警局舉報家暴,而此時宰燦的弟弟丁勝元(申載夏飾演)拿著花束趕來祝賀讀同一所高中的鋼琴天才朴素允,卻適巧目賭了這一切,他被素允警告不可告訴別人所看到的一切,他也答應了她 。

2月15日洪珠做了愛心飯糰送去對面給宰燦,而宰燦說自己不相信做夢那一套所以並沒有救她,所以她沒必要償還他的人情,也謝絕她的飯糰。她按著夢裡的他上班的路程一路走來,並在他會搭乘的地鐵的站台上了車與他相遇,以證明她所說的預知夢並不是胡言亂語,他確實是救了她,她也確實欠了他人情。下車時洪珠拿傘給宰燦:「過一會兒你會需要這個的」,但宰燦卻說不想相信所以不相信她的話,就算再做到這樣的夢也絕對不會信的,夢裡的人是生是死,他都不會管的,因為自己一旦相信,就要出手,就要去援救,若是做不到,那一切就會都是自己的責任,自己將會跌入無止盡的自責,這要如何承受呢?他反問她「你能承受得住嗎?」,洪珠:「不」,宰燦:「既然承受不住,就都忘掉吧!就當作是做了一些不吉利的夢而已,那對你的精神狀況更好,如果你真想去改變,就別來找我,去找其他人 吧!」,宰燦把傘還給洪珠,洪珠在他離開時說:「就只有你」「雖然我並不知道為什麼是你」,宰燦:「再去找找看吧,既然有兩個人,就有第三個、第四個」 ~宰燦走出地鐵站之後真的就如洪珠說的下起雨來了。

   

13年前洪珠做了爸爸(南哲斗,崔元英飾演)會死的夢,夢裡有個軍人坐上爸爸駕駛的公車,身上帶著槍和手榴彈,他在公車裡引爆手榴彈,車上所有人都因為公車爆炸而死了。洪珠和爸爸一起練習投球(棒球)時,告訴爸爸即將發生的事故要求爸爸那天不要去上班,但她爸爸提出要洪珠完成他的心願(把頭髮留長)做為那天不去上班的條件,但洪珠不願意。因為擔心夢會成真而坐上爸爸駕駛的公車,之後就如同洪珠夢到的一般,夢到的軍人坐上了公車,收音機也播出快訊新聞:「剛剛收到的快訊: 江原道安津郡的一名陸軍一等兵帶著實彈步槍和兩枚手榴彈,擅自離開執勤崗位,在首爾文營區的便利商店射殺警察後逃走,軍隊和警方已經開始展開盤查,受到槍擊的警察當場死亡」,南哲斗為了救公車上乘客之,他要洪珠等一下要確認所有的乘客都下車,並讓大家儘可能離公車遠一點,洪珠說自己會留長髮請求爸爸和她一起逃跑,爸爸說很開心她願意留長髮,但他不能逃走。洪珠的爸爸謊稱公車輪胎有點問題需要修理,而要乘客們都下車搭下一班車,當乘客都離開後,他要求那位軍人幫忙他換輪胎,但在他試圖要制服那位軍人時因為軍人引爆了手榴彈而身亡。

素允的父親和以前一樣委託李宥凡律師幫他辯護家暴案官司,他要朴俊模寫悔過書和拿到他老婆的「不希望處分書」,這樣他就可以把傷害案變成施暴案,朴俊模自信的認為他的老婆因為不希望女兒的爸爸留下前科紀錄,而一定會寫「不希望處分書」。

南洪珠跟李宥凡律師說要和他分手。

申熙玟(高聖熙飾演)是丁宰燦大學時後輩,但卻是宰燦在刑事三部的前輩檢察官,因為宰燦總把她當後輩而不想理會他,也不願意幫他。李宥凡律師曾在刑事三部當過檢察官,所以和部長及宰燦的同事們都很熟稔。

2016.2.18洪珠的夢境:勝元因為哥哥而成為殺人兇手,但此時洪珠並不知道勝元是誰?他殺了誰?哥哥又是誰?她想起宰燦說的「既然承受不住,就都忘掉吧!就當作是做了一些不吉利的夢」,於是她決定把這個夢忘掉!勝元在學校的電腦教室發現素允在搜尋「殺害尊親屬量刑」、「氰化鉀購買方法」、「防凍液致死量」而怒氣沖沖的去找素允,質問她為何要搜尋這些內容?是不是想要殺死她的父親?素允:「我是要救活我媽媽,只有爸爸消失了,媽媽才能活」,勝元:「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是報警了嗎?現在這個時候檢察官已經將他送上法庭審判了,你爸爸接受審判後會被送去監獄的,這樣就可以了,你為什麼要....」素允:「如果檢察官沒辦法把他送上法庭呢?」勝元:「怎麼就沒辦法做到呢〉他都犯罪了」素允:「做不到的!我爸是絕對走不到庭審這一歩的,因為檢察官很蠢,而律師卻很狡詐,估計那個狡詐的律師,一定會想辦法把傷害罪變施暴罪的」勝元:「傷害罪和施暴罪有什麼不同啊?」素允:「沒有受傷就是施暴罪,受傷了就是傷害罪」勝元:「你媽都肋骨骨折了,當然應該是傷害罪啊」素允:「只要沒有什麼特別的變數,那個奸詐的律師一定會成功將傷害罪變成施暴罪的」勝元:「就算最後變成施暴罪,那能有什麼問題呢?施暴罪終歸也是犯罪了啊」素允:「沒錯!是犯罪沒錯,卻是個奇怪的罪名,只有被害人想要對方受到處分才算是犯罪,所以只要被害人不希望他受到處分,愚蠢的檢察官就什麼都不能做,連罪名都會消失不見」勝元激動地說:「那你就讓你媽一定要讓他受到處分啊」素允:「媽媽會按照她一貫的作法,表示她不希望對方受到處分的,因為我媽她比起法律,更怕我爸爸,那個愚蠢檢察官絕對不會救下我媽媽的,因為迄今為止,每一次都是這樣」,勝元: 「一定有辦法的,其他辦法」素允:「俗話說得好:法律遙不可及,而拳頭卻總在咫尺之間」。

李宥凡律師以嫌疑人朴俊模辯護律師的身分來找丁宰燦檢察官,宰燦:「朴俊模就是因為對妻子家暴被移送到檢方的補習班院長嗎?」李宥凡:「哦,他是我的老主顧了,你知道那個鋼琴天才朴素允吧?就是她的爸爸」宰燦:「嗯,這不就是典型的家暴案嗎?」宥凡:「你已經翻閱過紀錄了嗎?」宰燦:「用皮鞋後腳跟對妻子都琴淑施暴,導致肋骨六處骨折,這樣應該可以算是傷害了」宥凡:「不是傷害是施暴」,宥凡將醫生診斷書拿給宰燦:「案發時間是2月14日,而診斷書的日期是四天前的2月10日,證明都琴淑的肋骨並不是被朴俊模院長打的」宥凡又將都琴淑的信用卡使用明細拿給宰燦:「從2月10日的使用明細上看,她在青仁度假村曾經乘坐滑雪纜車,同時也有租借滑雪裝備,也就是說她的肋骨並不是被朴俊模施暴打裂的,而是都琴淑自己滑雪時弄傷的」,宰燦打電話給仍在醫院的都琴淑,都琴淑跟丁檢察官說不希望朴俊模受到處分,確實是她在滑雪場受的傷,跟她的丈夫沒有關係。

宰燦質疑補習班院長到底能捅出多少麻煩,以致於讓朴院長竟能成為辭去檢察官工作當律師不到一年的李律師的老主顧?並且從李律師的穿著打扮來看,這律師費肯定貴得驚人!李律師問宰燦究竟想說什麼?宰燦:「看來你一直都是採用這種方式的吧?區區幾張文件就將傷害變成施暴,通過威脅被害人拿到不希望處分書,讓公訴權消失,處分消失於無形,原有的罪行也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才有了老主顧一說啊,這種事到底要做幾次才能變成老主顧呢?」李宥凡律師:「你因為13年前的事對我懷有惡意,好吧,就當我能理解吧,可是再怎麼說也只能到我這裡為止吧,為什麼要把火發在我委屈的委託人身上呢?」宰燦:「遷怒?」宥凡:「你就解釋看看,這幾天你對我的行為並不是遷怒,而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除了遷怒之外我實在難以理解」「第一、為什麼要招惹我女朋友,她不要跟我見面?第二、我明明好好開著車,你為什麼硬要追上去,還直接撞上去?第三、這案子光看文件就能有答案了,為什麼你要加進莫名其妙的註解故意找碴?」宰燦:「你不要硬攪和在一起,案子和那件事是兩碼事」宥凡:「好吧,我覺得這三件事只能用一件事來解釋」「遷怒」「我不是因為檢察官我認識就讓你把不可能變成可能,也不是要把原有的罪都給消除掉,就只是希望你能按照在研修院學習的法律來,按照原則來,拿到部長的審批,今天之內下達免予起訴,別把火發在我委託人身上」並指著他放在桌上的證據再次提醒宰燦「按照法律來」「還有我拜託你別再跟個孩子似的,你這樣看起來就跟個十六歲的小屁孩似的」。

 

宰燦和部長及其他刑事三部的前輩們一起用餐時,聽到大家對他的期望後決定快速解決堆積如山的案件,對於朴俊模案做出了免予起訴的判決......宰燦在處理案件時不小心趴在桌上睡著了並因做夢而驚醒,他夢見弟弟勝元坐在警車裡向他求救,於是打電話給勝元確認他是否在學校裡?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或受傷?以及他回家的時間,並且叮囑他直接回家別到處閒逛。

宰燦告訴自己這只是個夢而已,什麼都不是,但是在夢中勝元被警察帶走,洪珠跟他說:「我不是叫你相信我了嗎?你要是相信我,就可以改變的」,他又開始擔心起來了。

洪珠在爸爸的靈堂回想爸爸不願意逃跑,跟她說了棒球捕手的比喻

洪珠難過地丟掉棒球

有人將棒球撿起來拿給洪珠

洪珠抬起頭看著幫她撿棒球的丁宰燦

洪珠想起為拯救公車上的乘客而犧牲生命的爸爸當時跟她說過關於捕手的話,而決心要救她不知道是誰的「勝元」。她走出家門時撞見站在門口的宰燦,宰燦:「我來這裡不是因為我改變了心意,我是來解釋我為什麼不相信你說的,我是個檢察官,案件發生後進行處分,才是我的工作,而不是提前阻止,我的意思是,就算你再怎麼提及你做的那些夢,我也無能為力,不管夢裡有沒有人死掉,都不歸我管,我也沒必要去承受,可是..可是」洪珠:「是不是有種變成捕手的感覺?球速高達160的球飛了過來,接了有些可怕,避開又會毀掉比賽,是這樣吧?」宰燦點頭:「沒錯,就算我現在不想相信,也不能置身事外,因為我也開始做那該死的夢了,到底為什麼會傳給我呢?為什麼是我?」洪珠:「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你,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開始做這樣的夢,你叫我怎麼知道?」宰燦:「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總歸是有原因的吧,會是你和我的原因」洪珠:「我不知道,可是就算有又如何?你叫我怎麼辦?你都說自己身為檢察官不能提前阻止,又不願意相信我說的,可是現在卻說這些都是我的錯嗎?你來就是為了說這些嗎?」宰燦:「幫幫我,我的夢裡出現了你,你埋怨我沒有聽你的,勝元也不知道是坐著警車還是救護車走的,這到底是個什麼夢?」洪珠:「勝元?勝元是誰啊?」宰燦:「他是我弟弟,怎麼了?」洪珠:「在我的夢裡,那個叫勝元的人殺了人」宰燦:「什麼?」洪珠:「他說自己會變成殺人兇手是因為哥哥」「這麼說這個哥哥就是宰燦你嗎?」。

勝元因為擔心素允做傻事而偷偷跟著她,素允走進一家商場,想要買四季用防凍液而被勝元阻止,素允:「你是跟我來的嗎?」勝元:「嗯,我們一起走吧,我送你」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戲劇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蝸牛 的頭像
小蝸牛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