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

次長:以你的人事考核沒被降職算是萬幸,黃檢:有檢察長做我的後盾,人事考核算什麼呢?次長:黃檢察官不就是叫我取消內查?跳過副部長和部長,讓一個普通的檢查官坐到這個位置上,何必拐彎抹角呢?黃檢:一旦開始內查我也得自謀生路啊,這樣就容易了吧?次長:若是捅我一刀,被濺到血的是你,你不是經歷過了嗎?內部告發者的下場。

黃檢:做為內部告發者掉腦袋,還是接受內查被免職,我肯定不能插手這個案子,抓到犯人之前我絕不做外部人,次長:是你起頭的,由你來平息,我幫你。出去自謀生路吧!當黃檢走出次長辦公室後,李昌俊內心的憤怒大爆發,把桌上的文件全掃到地上。(不得不誇讚飾演李昌俊的劉在明的演技,光看他臉部的表情就知道他內心的深沈)。

黃檢在回家路上遇見在路邊攤喝酒澆愁的榮恩秀,恩秀認為姜鎮燮的案子是李昌俊利用黃檢察官設套陷害她的,她向黃檢訴說著自己不能丟失這份工作,因為父母需要靠她來養活。在黃檢離開後,黃檢聴見恩秀自言自語地說「還不如是完美犯罪,為什麼要殺那個混蛋」。回到家後黃始本仍思考著「是你開的頭,由你來平息」「還不如是完美犯罪」「這種畫面只要角度偏一點就不會被拍到」「是其他人粘到那裡的,所以兇手另有其人」「為什麼要做到這份上呢」。他主動要求在隔天接受電視採訪「厚岩洞案件」,說明自己是調查並下令拘捕故姜鎮燮先生的人,澄清在請願書上指認的檢察官不是庭上的公訴人而是自己。並發表要在二個月內抓到設局殺人並且故意站在鏡頭前的犯人,若抓不到甘願被免職不做檢察官的決心。他也答應節目主持人要他在抓到兇手後上節目的邀約。而網民對黃檢察官多半持肯定的回應,但他的長官及檢察官同事們卻因此而對他不諒解。

黃始木與韓警衛去汗蒸房找朴武成的母親(龍山警察署署長金宇鈞(崔秉默飾演)在警察署看見韓警衛與黃檢一起),在往汗蒸房途中黃檢說了一段往事:幾年前在青州地檢,檢察長和部長法官被內部人告發,結果違法事實成立被免職,等日後風頭一過,兩個人都提行政訴訟,被判免職無效,後來檢察長當上了研修院長,最後正常退休,部長法官開律師事務所,至今還過得很好。韓警衛問他:正直的人應該更多吧?不料黃檢卻告訴她朴武成曾說過的一件殘酷的事實:這7年來他給社會各階層人士做了無數次接待,但只有2個人拒絕接待。朴武成的媽媽是在汗蒸房裡打工,黃檢對她進行相關問話以及1月16日的不在場證明,得知朴武成於遇害前一晚在電話中與人爭吵,並外出與來電者見面,但不久之後就回來。韓警衛調查朴武成1月15日的通話紀錄,但對於黃檢把朴武成的媽媽當成嫌疑人來問話非常不以為然,她有一顆柔軟且溫暖的心,她把朴武成的媽媽帶回家同住。

黃檢因為將調查中的案件在媒體上報導而被部長責備,並被要求當場寫檢討書,其他的檢察官同事們也對他十分不諒解,榮恩秀則對他表達感謝,就在黃檢和恩秀談話時韓如珍打電話來,她跟黃檢說朴武成害前一天接到的電話,是在晚上11點07分從西部地檢的信訪室,黃檢跟她確認:是這裡的信訪室打電話給朴武成嗎?韓如珍回答他:在疑心偽裝殺人前,先多留意你的職場吧!(韓警衛仍在為黃檢把朴武成的媽媽當嫌疑人的事生氣)恩秀緊張地問:怎麼了?朴武成怎麼了?黃檢:朴武成死前接到威脅電話。恩秀:那通電話是來自我們信訪室的嗎?黃檢和恩秀到信訪室發現有一支攝影鏡頭可拍攝到發話的電話,但可惜那天的監視紀錄已被刪除,所以暫且無法得知是誰打電話給朴武成。恩秀跟黃檢說會去找找看附近走廊的監視紀錄,並問黃檢是否認為朴武成最後見的那個人是兇手?黃檢:不是兇手而是嫌疑人,是掩飾本人號碼而使用內線電話的人,最後看見活著的朴武成的嫌疑人。

黃檢再次察看朴武成被計程車的行車記錄器拍下的影片,找到朴武成在遇害前一晚外出回家把手上的紙杯扔在路邊垃圾袋的影像,那個紙杯上有兔子的圖案,於是使用咖啡、兔子、龍山區等關鍵字在網路上搜尋符合的店的位置,他以朴武成花費的時間實際步行量測距離,終於讓他找到朴武成和打電話給他的那個人見面的咖啡店,經詢查得知那個人竟然是榮恩秀。

李昌俊的岳父李允範(李璟榮飾演)問李昌俊:朴社長是你殺的嗎?李昌俊否認,李允範:就讓他(黃始木)查吧,找個人演戲,找來兇手後透漏證據再讓黃檢查官察覺,走投無路的兇手最終自殺,就那樣劇終,不管真兇是誰,如果是這個圈子裡的人不能活捉,如果被活捉,跟朴社長有關聯的人都會被供出來,找錯女婿連我這無辜的人也受辱的事情發生的話,我會最先拿掉你的腦袋。李昌俊向他保證絕不會發生那種事情。李允範又說:如果我們找來演戲的人最終被發現不是真兇,就弄成是上電視的黃檢察官抓住無辜者,一次就算了,但第二次是逃不了的,明星檢察官變成國民混蛋只需要一瞬間。李昌俊說他去找,李允範提醒他:這次不要失誤!李昌俊:這次是什麼意思?李允範:你知道榮日宰昏倒的事嗎?有人發照片了,我差點認不出他來,三年的時間人怎麼能老得這麼快,做長官被拉下水的人可不只一、兩人啊,大家都在克服,只有榮日宰一人是窮酸樣,他的氣量太小了。李昌俊:不成大器。李昌俊離開李允範的辦公室後就到醫院探望榮日宰,但他只站在病房門口默默地鞠躬後離開,但榮日宰並沒有看見,在病房裡陪伴父親的恩秀看到李昌俊離開的身影。

網路上開始傳播有關於黃始木中學時期非常暴力,會毫無原因就攻擊人,並因此被退學、經常轉學,有憤怒調節障礙等的負面批評,甚至新聞媒體也找到他的家人採訪,為此黃檢去見了母親,並告訴她自己沒有關係,如果再有媒體來就報警吧!看似平靜不受影響的黃始木卻在返家後,因為聽見尖銳的聲音而再次耳朵痛到倒在地上而昏厥過去。

在李昌俊次長的辦公室,徐檢認為黃檢的這個負面新聞是打擊他的好機會,次長則說由他負責的性交易特別管制比預期還要緩慢毫無進展,對外宣傳就是能立刻斬草除根似的,看來從今天起我得親自出馬了。徐檢:我自己可以控制住的。但次長要他把資料交上來。而此時黃檢敲門進來,次長要徐檢去請姜部長15分鐘後過來。徐檢離開次長辦公室後走進旁邊的會議室偷聽次長和黃始木的談話。李昌俊問黃檢:一天之內徘徊於天堂和地獄之間的感想如何?黃檢犀利回答:就是來往於家和辦公室的感覺。次長:全部都是真的嗎?黃檢:是。次長:為了守住自己,你都是怎麼隱藏這一切的?黃檢:我做了手術。次長:二個月,你有什麼依據?黃檢:因為我而丟棄的時間是兩個月。次長:就算再長我黃始木也不會超過兩個月,你大概是這個意思吧?好吧,試試看,抓吧!你需要什麼?技術層面的,要幫你先增援嗎?黃始木:我跟您說過了,讓我繼承次長您的位子。次長:我沒想到你這麼追著這個位子不放啊。黃檢:我是不是只要在內查中照次長吩咐去做就可以了,不過要將徐東載檢察官擠出去。次長:內查會取消的,我會讓它取消的。黃檢:您為什麼要砍掉自己的右臂?次長:只有砍掉才能長出一條新的手臂,只要西部地檢還有人,我的右臂就能夠無限增殖。黃檢:徐檢手上握有關於次長的某個把柄,若是您親手動了他,怕是會惹出是非,所以您才選擇了我是嗎?次長:適可而止!你應該知道我這麼做並不是因為我喜歡你。黃檢:不是您說要試試看,要抓的嗎?次長:兩個月60天,白浪費時間,既然已經捅到莫名其妙的地方,那你就去好好放肆捅一把吧!黃檢走出次長辦公室之後看見徐檢從會議室走出來,感覺奇怪就走進去看看,發現在會議室裡可以聽到次長辦公室裡的動靜,次長和他的對話都被徐檢聽見了。而徐檢快速回到自己辦公室從桌底取出姜珉雅(次長要他找的人)的照片並離開辦公室。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影視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