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

朴社長死了,第一個發現屍體並抓到兇手的都是黃始木檢察官,徐檢察官擔心朴社長是在告訴黃始木之後才死的,而被判二十二年有期徒刑的兇手以自殺結束生命來主張自己不是兇手,

姜鎮燮要她的老婆送給黃檢請願書時,只說是要嚇唬檢察官,不是真死,看著帶著孩子的悲傷的姜鎮燮的老婆黃檢仍心存懷疑她是否在是在演戲?也覺得可能性很高,但是殺人之後的自殺,如果他是受人指使,為什麼他沒有選擇承擔一切逃跑了呢?為什麼要聲稱自己冤枉呢?他為何確信檢查官偽造證據呢?黃檢抱著這些懷疑到影像分析室確認朴社長站在窗邊的關鍵影像是否有被合成過?分析師告訴黃檢這個影像不是合成的,而且只要角度偏一點就不會被拍到。黃檢到DNA分析室時適巧金秀燦刑警拿著檢驗報告從那裡出來,碎唸著「真是要瘋了,偏偏交給了這個女的」,黃檢原想上前了解檢驗結果,卻剛好接到次長要他去他家的電話,這個部份的疑問暫且擱下,次長找他去是要了解姜鎮燮自殺的始末,調查過程是否有刑訊逼供、起訴資料是否符合規定、起訴證據是否有捏造等,並責備黃始木逮捕的證據也是,現在體會到你任意妄為的弊端是什麼嗎?被朴武成一叫就過去,是多方面為難他(次長)。黃檢開始思考次長明知道自己會為難,可為什麼沒阻止呢?(次長為什麼沒阻止他去找朴武成),5個月前黃檢去參加在韓成愛心度假村舉辦的「國際難民法學術研討會」時,看到朴社長跟一位年輕的小姐在一起,

朴社長說「不要太好說話,多笑笑,告訴你的窍門還記得嗎?你不是很擅長嗎?」,當黃檢從朴社長身邊經過時,朴社長向他打招呼,他假裝沒看見逕自拉著行李走進度假村,他被櫃台服務人員告知西部地檢的人被安排在10樓最佳景觀房,剛才那位小姐和他一起搭電梯到10樓,他無法確認她進了誰的房間,他在研討會會場外注意到次長的頭髮有點濕,當時他猜測那位小姐是進了次長的房間,他也發現龍山警察署的署長和次長是朋友。

黃檢去龍山警察署時遇到一起追捕姜鎮燮的韓如珍警察,黃檢告訴她金秀燦刑警看到檢察報告時說的話。韓如珍協助黃檢進入證物保管室查看朴武成案的證物,黃檢於檢視朴武成死前的通話紀錄後離開。隔天韓如珍問金秀燦刑警幫她拿去的血跡DNA檢測結果為何?金刑警回說那是狗血不是人血。

黃檢回到檢查廰時撞見徐東載正在搬大批文件進辦公室,徐檢聲稱是掃黃文件。榮恩秀在記者會中澄清姜鎮燮自殺請願書的主張,聲明檢方沒有對法律證據造假並做出了公正的審判。韓如珍親自去打印一份血跡DNA檢測報告,發現她所發現的血跡是朴武成的,心想朴武成的血怎會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呢?她去問黃檢:在姜鎮燮審判當天在法庭上看見的那個視頻是檢方偽造的吧?您為什麼去朴武成家?您和他是什麼關係?金刑警不惜隱瞞血跡檢測結果,掩蓋兇手的目的是什麼?黃檢告訴她 :朴武成是贊助人,無論是錢還是女人,這樣的一個人變成一無所有,因此他曾經接待或上供的對象對他無視及鄙夷,你覺得這種情況下他會做什麼?韓如珍:他會去威嚇那些當權者嗎?在這些人當中有嫌疑人嗎?黃檢:金刑警也知道此事,朴武成那天之所以找我是為了揭發腐敗,可是我對金刑警說我和他是私人關係,他就嘲笑我,因為他把我當成受賄檢察官了,如果金刑警完全不知道朴武成的身分,他不可能把一個穿著背心死在老房子裡的50幾歲無業男性,直接和受賄連繫上。韓如珍:金刑警也接受招待了嗎?黃檢:不,金刑警還不夠格 ,看他說朴武成第一印象的樣子就知道他們沒見過面,應該是更上面的人,韓如珍感到不可思議:把我們當成什麼了?殺了人,上面下令掩蓋下面就給掩蓋嗎?把我們警察當什麼了?黃檢打臉韓警衛:最近有個專門調查經濟的刑警活用自己的專長進行詐騙被我們抓到了。韓警衛:那個不一樣啦!黃檢:朴武成臥室裡的筆記型電腦不見了,昨天在證物箱裡沒有看到,警察的證據目錄裡也沒有,應該是依從上面的指示想找出接待目錄再放回去,沒人會知道曾經不見過。黃檢問韓警衛找到什麼了?韓警衛於是把在朴武成家後面的房子找到的血跡檢測結果拿給黃檢,並說那裡是姜鎮燮不可能去的地方,是其他人粘到那裡的,所以兇手另有其人。韓警衛看黃檢完全沒有驚訝的樣子,原來他都已經知道了,韓警衛問他證據是誰拿過去的?是那個公審檢察官(榮恩秀)嗎?真的是為了誣陷姜鎮燮製作了那段視頻嗎?黃檢聽韓警衛提到視頻,於是開車前往朴武成家,把記憶卡還給計程車司機並確認了計程車司機1月16日(案發當日)會把車停在那裡,是因為在永登浦站被有著一頭卷髮的男人告發飲酒駕車,從1月13日(案發前三天)起停開,計程車就一直停在朴武成家前面的巷口,而且他只要是休息日就會固定把車停在那裡。韓警衛把採到朴武成血跡的位置指給黃檢看,並實際觀察了地形與攝像頭的位置以及周遭的環境等。

韓如珍警衛認為在案發前三天告發計程車司機飲酒駕車致使計程車被停開的舉發人,若不是兇手就是共犯的可能性很低,因為被黑匣子記錄下來,又計算出可以誣陷姜鎮燮是兇手的時間,在此之前還讓電視機故障,在永登浦那麼多的計程車當中正好挑中那台車,引起爭執然後報警,知道這會成為關鍵的證據後,又拿來給檢察官用,符合這麼多項幾乎不可能,但應黃檢的要求仍去確認舉報計程車司機飲酒駕車者的身分。這期間黃檢則進入朴武成家拿著現場的水果刀模擬各種犯案可能,隨後韓警衛也進入現場目賭黃檢拿著水果刀模擬的情形。她告訴黃檢發者是真實存在的人,身分明確。並向黃檢提出她的疑問,為何看朴武成的通話紀錄?黃檢:因為不能被利用了,如果那時候我沒來這裡的話,然後調查沒有提前結束的話,應該會找到真兇的痕跡吧?對於真兇來說,我來這裡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不然也是設計中的一個。韓警衛:如果是設計,兇手得知道那天那個時間點檢察官會來這裡,受害人跟檢察官掛電話之後,立即通電話人是L.C.J.,那就是L.C.J.,黃檢打斷她:是我們地檢的檢察次長,韓警衛吃驚地說:那就是次長檢察官堵住了朴武成的嘴又轉移了殺人犯,是這個意思嗎?黃檢:現在可以盡情地搞垮我了,抓捕錯誤的證據也出來了(黃檢突想起次長責備自己的話:「逮捕的證據也是,現在體會到你任意妄為的弊端是什麼嗎?」是那個意思嗎?)。韓警衛:檢察長下面就是次檢察官,為什麼做到那一步?到底是多大的貪污?檢察官也不知道嗎?黃檢:現在只是心證而已,跟受害人有關的眾多嫌疑人中的一人而已。(黃檢把燈關掉準備離開)韓警衛:如果姜鎮燮那時候來只是偶然,也許是就是檢察官被誣諂為兇手,如果比姜鎮燮早來幾分鐘,檢察官也會和他一樣主張是給你開門才進來的,發現時已經死了,那樣的話,被利用是那個意思吧?黃檢: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就像現在什麼都看不見一樣。韓警衛:開燈就可以了,會查出來的!

(在黃檢的車上)韓警衛拿著血跡DNA的報告:這個應該給誰看啊?又不能全告訴署長。黃檢:你們署長跟我們的次長是朋友,他們不會因為姜鎮燮冤死而害怕被譴責,他們慶幸贊助人的身分沒有被曝光就結束了,但最終不能安心入眠,因為你,他們是想方設法要儘快終結這個案子的人,即便沒有完美犯罪,但有很多未結案,錯過一個殺人犯沒多大問題。韓警衛:會波及到重案組整體,抓到兇手,關進監獄卻死了,而且是這家喻戶曉的案件,但是,現在我們要親口說他不是真兇。黃檢:所以想跟金刑警一樣算了,是嗎?韓警衛:檢察官呢?這事被爆也沒關係嗎?黃檢:我嗎?韓警衛:你會受到最大的傷害。黃檢:我們不是找事實的人嗎?是警衛把將完全被掩埋的事實挖出來了,要不要繼續並不是現在能做出決定,韓如珍到目前為止是什麼樣的人,得看這個。(韓警衛要求在回程途中下車,她下車後打了一通電話)

吃早飯時,李昌俊次長看到報刊關於查出姜鎮燮無罪的新聞(姜鎮燮無罪的消息應該是韓如珍打電話給媒體刊登的)後,要幫佣跟他的老婆(李蓮在)說今天會晚回來,電視媒體也大肆報導關於姜鎮無罪的新聞,韓如珍因為這件事而被金刑警責難,和金刑警在組長面前爭論,她向金刑警要回朴武成的筆記型電腦,但當她打開電腦後發現這台電腦是朴武成借用他兒子的,她跟黃檢說會回復被刪除的檔案,但黃檢說兇手沒把它帶走估計電腦裡不會有什麼東西的,而韓如珍懷疑既然是因為舉報的行賄的事,怎麼就沒帶走電腦呢?既然都把家裡翻箱倒櫃成那樣了,難不成是殺人之後打開來看過嗎?

榮恩秀去上班時在地方檢察廰前被大批記者包圍,被要求回答關姜鎮燮被冤枉的種種相關問題,她眼看著黃始木檢察官從旁邊經過沒來幫她而不知所措,當黃檢經過徐東載檢察官辦公室門口時,一群女人從辦公室離開,徐檢責怪黃檢:將後輩置於死地,你倒是挺理直氣壯的啊。黃檢看到在韓成愛心度假村見到的那位女生也在那群要離開的女人中,於是他趁著徐檢離開辦公室的這個機會進入他的辦公室去翻查文件,但當他找到那位女生的檔案時被徐檢撞見奪回而沒有看到內容。徐檢看到黃檢翻查的文件時衝出門外跟黃檢大聲爭吵被李昌俊看到後制止。後來徐檢到李昌俊的辦公室報告這件事,李昌俊問他是否有被黃檢看到內容,徐檢認為他沒有看到但是他請次長趕緊罷免黃檢,李昌俊次長說:即將進行內部監察偽造及藏匿證據,以及調查失實和高壓調查,這些全都會納入監察內容。李昌俊又說:只要黃始木開口所有人都會完蛋,早該止歩於姜鎮燮的。徐檢問:有沒有辦法避開內部監察呢?李昌俊次長搖頭:檢察長現在就連輕輕飄下的落葉也得躲著,怕是會以我們為藉口吧,估計是躲不了。徐檢問:那內部監察怎麼辦?李昌俊次長:聲東擊西吧,一旦開始對付黃始木,他就會開始反擊的,負責公審的是榮恩秀,因為記者會她也露過臉了,雖然很可惜,但這件事恐怕還是要讓榮恩秀承擔了。徐檢氣憤地說:明明是別人的錯為什麼要榮恩秀來承擔?那黃始木呢?就這麼放著他不管嗎?李昌俊:那件事怎麼樣了?找到點痕跡了嗎?徐檢:我已經竭盡全力在找了。李昌俊:這國家也就巴掌大,到底要抓到幾個人,你才能嗅出味道來?你以為讓你做這個,就是為了混在女人堆裡的嗎?徐檢:對不起,因為不是職業女性,就更難找了。李昌俊:那可是朴武成親自送來的,職業沒錯。徐檢:很快就能找到的,請您再稍等一陣子。李昌俊要他把黃始木叫來。

榮恩秀在網路上看著自己被記者包圍的視頻與網民的評論,而感到難堪和難過,此時她的媽媽來電,她接聽之後立即趕回去。

黃檢接到部長的電話要他去「太和園」(中國料理餐廰),部長告訴黃始木他將被內部監察了。在席間,黃檢才剛要吃炸醬麵就接到電話通知要去見次長。

(李昌俊次長辦公室)次長:內部監察的日期定下來了,看樣子怕是至少會有一個人丟失工作,被罷免或是開除的公務員,無法進入律師事務所工作,也無法自立門戶開一家律師事務所,怎麼辦呢?你那套公寓剛買不久吧?還有不少貸款沒還吧?你知道我一直想戴上檢察長那枚金徽章的吧?就剩宣佈結果了,而那個場合我會去,99%確定。黃檢:恭喜!次長:我也要恭喜黃檢察官,我身為黃檢察官你的直屬上司,也身為下屆檢察長,會讓你坐上刑事三部部長的位置。黃檢:您不是說過至少會有一個人丟失工作嗎?次長:是的!黃檢問:那是榮恩秀嗎?次長反問他:你覺得徐東載如何?好像是8年前吧,徐東載改不掉那個臭習慣,將重要的證據一直藏到審判的最後關頭,結果搞得一團糟,你知道他當時是怎麼對我說的嗎?他說是自己手下實習這麼做的,說那小子不管說什麼都不見有反應,說自己怕是挑錯了一個腦子不太好使的人吧,我就直接信他了,可是,後來我才知道,那個據說腦子不太好使的實習生,竟是我們地檢腦子最聰明的(次長把手指向黃檢),審判紀錄裡有條有趣的內容,行車記錄器的視頻在公審途中被拿走,是徐東載做的,來,資料我都準備好了,怎麼樣,你打算這麼做嗎?你得變得不一樣啊,和某人不同,自己實習總得自己來保護啊。黃檢:您這是什麼意思?次長:闖禍的人是榮恩秀,你有理由繼續堅持己見嗎?你得和榮恩秀一起好好走下去啊!我不認識朴社長,知道了嗎?黃檢:韓成愛心度假村1018號,這也要我當做不知道嗎?次長:我就當你聽懂了吧!黃檢:刑事部部長的位置有點窄,這裡倒是不錯,給我這個位置吧!次長:你終究也是這樣的啊!渴望出人頭地的那種人。黃檢:我會沿著次長走的那條路走,您帶路吧!次長問:接下來呢?黃檢:拉我上去!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部落格影視推薦首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