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

一、深冬是硬膜下出血須等三周後形成了膠質細胞增生層再做手術,沖田自責如果早點做手術就不會這樣,

硬膜下出血把血管瘤分成前後兩個部份,同時因為周邊腦部腫大而變得看不清患處,壯大向院長說明深冬目前的狀況,因為出血腫瘤被分割,辨別神經纖維變得更加困難,手術需要保留正常腦組織,精確地切除腫瘤部份,這種分辨腦實質的手術需要經驗,比起沖田,他更適合幫深冬做這個手術,但院長質疑如果搭橋方案沒變他是否沒問題?壯大回答他有三週的時間可以準備,院長也質疑因為深冬是家人,他是否能下得了刀?畢竟連沖田醫生在給他的父親做手術的時候,也發生意想不到的失誤了,壯大則說:「正是因為如此,我和沖田醫生不同,在預見到這份恐懼的情況下,我一定能做到」,壯大向院長保證:「我會救深冬的」。

二、急診室來了一位單親媽媽因為胸痛、呼吸困難求診的病人,由井川醫生負責診治,病人的兒子知樹問他是不是這個醫院最厲害的醫生?他想讓最厲害的醫生給他的媽媽看病。

三、腦神經外科學會理事長草野康浩請壯大看眶(眼窩)內腫瘤的影像,由於各大學醫院都找不到治療方案而轉到了他那裡,但是他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壯大看了之後問從臉上下刀如何?因為如此創面小,但視野範圍很狹窄也很深,難度高但是壯大說可以成功,因為患者是現任大臣,這台手術必定會受到很多關注。

四、井川請沖田幫他看急診的那位病人,她出現心絞痛和頸動脈狹窄,去過的大學醫院都說沒得治,如果做手術的話,也許需要同時進行心臟和頸動脈的手術。

五、貸款銀行人員:「把壇上記念醫院歸入櫻坂中央醫院的準備還順利嗎?有副院長和羽村醫生二位新王牌來為經營改革添力,我們很是期待」,羽村:「準備工作十分順利,爭取在下個月的理事會取得過半的票數」,壯大:「我考慮了很多,這件事還是算了」(意思是取消和櫻坂中央醫院合作)「我們會給某位vip進行手術,這台手術的實施方案是前所未有日本第一例,如果手術成功一定能提高醫院的影響力,不過,如果你們不能接受,我們也無所謂,這情況換做其他銀行應該會很樂意成為我們的主要合作銀行吧」

六、沖田準備為安井亮子的家人解說手術方法時,病人的兒子知樹問他是這個醫院最厲害的醫生嗎?聽說這裡有給比利時王室做過手術的醫生。沖田:「是有的」知樹:「那個醫生的話絕對不會失敗吧?」對於這個問題,因為在幫父親手術時失誤了,所以沖田有些心虛只是輕輕地點了頭,知樹:「如果不是有錢人的話,名醫是不願意認真給病人治病的吧?」沖田:「你很擔心你媽媽的病情吧?」知樹:「是的」,沖田:「我會認真完成手術的,放心吧!」

七、沖田去看深冬時,深冬提醒他不說話時的臉部表情像是在生氣,沖田:「其他人也這麼認為嗎?」

八、壯大向院長報告要幫大臣治療眶內腫瘤的手術,他打算不使用通常的開眶術,而是從臉部進小切口手術,這是一個劃時代的方法,院長問他在這種時候為什麼要冒這種險?壯大:「為了治病救人啊,既然我的技術能夠救人,那我自然義不容辭啊」,院長:「如果成功了可以賣個人情,醫院的知名度也會提高,但是如果失敗了,醫院就會名譽掃地,本來深冬就快要做手術了,你這是要讓她跟你殉情嗎?」壯大:「這怎麼是殉情呢?這是為了生存下去,這樣的話,對於一直讓院長頭疼的銀行,我們也可以掌握主動權了,而且這可是大臣啊,如果這次能救大臣一命的話,那深冬一定也能得救」。

九、壯大告知沖田:「如果大臣的手術順利,那麼深冬手術就由我來做」,沖田:「到底是誰天天說沒法給家人做手術的啊?」壯大: 「 我是這麼想過,畢竟想要冷靜地給家人做手術並不簡單,而且你給你爸做手術時也失誤了,看到你的情況之後我才明白」「不過我和你不同,至今為止,再苦再難我都是靠自己挺過來的,這事院長已經同意了」,沖田:「我也會按照我的方式去準備的」壯大:「等大臣的手術結束之後,我會跟深冬說的,你可以回西雅圖了」

十、沖田的父親出院了。井川:「還沒從自己父親的手術出現失誤的陰影裡走出來,這回病人的兒子又問他有沒有失敗過,他心裡肯定很不舒服,深冬医生因為腫瘤出血所以手術延期,他對此又很自責,原來沖田醫生也有不順利的時候啊」柴田:「正因為克服了許多的逆境,才有了今天的沖田醫生吧?」,柴田因為要準備副院長的手術而無法幫沖田的手術,因為這個手術是首創的手術方法,所以想在手術三天前專心準備,也就是說柴田連續三天的時間都要被副院長所佔用,但是因為考慮到病人的身體情況,手術不能再延期,只能讓三條護士來幫忙,於是井川醫生便找三條護士在手術前進行模擬。

十一、知樹請沖田醫生幫他把拿一億円的借條給比利時的那位特別厲害的醫生:致給比利時王室做過手術的醫生,等我長大後一定支付你一億円。

十二、沖田回家看他爸爸,他的父親告訴他:「不管對方是誰、不管什麼時候都要認真準備,專心致志、心無旁騖,腳踏實地去做,然後端到客人面前,這才是手藝人」。

因為父親的這席話而得到了啟發,於是他決定回去醫院找三條護士模擬明天的手術,當他去找三條時發現柴田正在一旁協助三條跟井川醫生一起模擬,沖田向三條護士道歉,並隨即加入了模擬。他知道自己和父親以及森本洋造(第2集)都是手藝人。

十三、羽村和榊原實梨一起喝酒,羽村向她抱怨自己被壯大耍得團團轉,因為和櫻坂醫院合作的事又被壯大推翻了,榊原認為這是因為壯大內心深處感到不安和恐懼,他才不能集中精力做好眼前的事,以致於搖擺不定所致,榊原並表示希望壯大自我毀滅,聽到榊原這麼說,羽村便向她提出請她幫忙讓壯大自我毀滅的計畫。

十四、第二天,沖田醫生順利完成知樹媽媽的手術,當他和井川走出手術室時,知樹問他:「那個給比利時王室做手術的醫生呢?」,沖田:「手術是我做的」知樹:「1億呢?你沒給他嗎?我真的打算付錢的」沖田:「不是不想給,但是手術很成功,你媽媽也已經沒事了」知樹:「真的嗎?」沖田:「真的」並把知樹叫到一旁把借據還給他:「你就算不做這種事,我們大家也都會盡全力做手術的,不管面對什麼樣的病人,我們想的只是如何救治他們,看到病人恢復健康出院回家,是我們最開心的事,你媽媽應該馬上就要出來了」,知樹:「你別騙我,到頭來也不是給比利時王室做過手術的醫生給我媽媽做的手術啊」井川:「別衝動,你先冷靜一下」,知樹:「你不要覺得小孩子和窮人就好打發」並衝過去要打沖田醫生,井川才告訴他:「他就是給比利時王室做手術的醫生」「他就是給比利時國王的家人做過手術的沖田醫生」知樹:「真的嗎?」沖田:「是真的,對不起沒事先告訴你」。

十五、深冬先出院回家,一週後再重新住院準備接受手術。

十六、由壯大主刀橫井大臣的經正中切口眶內腫瘤摘除手術,在柴田遞送器械得宜下順利完成,能在這麼大的壓力下,手術水準還能這麼高,大家都深感佩服。

 

十七、壯大回家後跟深冬說:「你的手術由我來做」,壯大表示由於這次的腫瘤出血,辨別神經的難度更大了,在神經這方面,他比阿一更有經驗,搭橋的話,距離手術還有二週,他可以準備得很充分,所以手術由他來做更適合,況且爸爸也同意了。

十八、知樹因為自知對沖田說了很多沒禮貌的話而向他道歉,沖田:「你也是拼命想讓媽媽得救嘛」,知樹:「謝謝你救了我媽媽」,沖田卻表示自己才要說謝謝呢!知樹:「我學習不好,從現在開始好好學習的話,也可以成為像你這樣的醫生嗎?」,沖田問他平常的考試一般都能得多少分?知樹:「之前的數學考試,我考了59分」,沖田:「可以,完全可以啊,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學習特別不好,在我開始想當醫生之後才努力學習,最後當上了醫生,你可以的!」知樹:「真的嗎?」沖田:「嗯,真的!」「59分嗎?」(沖田自己才考48分)知樹:「我會努力的,謝謝你!」。

 

井川請柴田和沖田醫生去吃烤肉,井川:「要是那個少年將來真的能當醫生的話,再好不過了,動機很純粹,因為憧景醫生而去當醫生,他能遇到沖田醫生真的很幸運」沖田:「他真的很拼,希望自己的媽媽能得救的願望特別強烈,我們醫生當然要好好幫他實現他的願望,我也經歷過我媽媽的事,所以特別能懂他的心情,但是就算這樣,醫生還是不應該覺得非自己不可,自我意識太強烈」,井川:「什麼意思?」柴田:「就是說要摒棄雜念專注於當下的準備」,沖田:「關鍵在於能不能一心一意地去做」「我在做我爸的手術的時候,應該還是因為是親人,不知不覺就自我意識太強了,事到如今我終於因為他(知樹)而明白了這一點」,柴田:「能意識到這一點的沖田醫生,已經不再是給父親做手術時的那個沖田醫生了,是吧?」沖田:「大概是」柴田:「那就已經沒問題了吧?」「這樣一來你就可以給在乎的人做手術了吧」井川:「是啊,深田醫生的手術也沒問題了」。

十九、深冬從住院開始就一直在給未來的莉菜寫信,今天是寫給15歲的莉菜:2026年5月7日致15歲的莉菜生日快樂,在學校還開心嗎?有沒有喜歡的人啊?我想和15歲的你聊聊,環境變了,不習慣吧?做自己不要逞強哦,還有一件事要拜託你,要好好和爸爸相處。看著正在一個人玩耍的女兒,她問莉菜:「你喜歡爸爸嗎?」,莉菜:「嗯,我最喜歡爸爸了」,這讓深冬感到放心,但也擔心如果幫自己手術的是壯大,萬一手術失敗的話莉菜將來是否會埋怨壯大呢?...此時壯大和沖田都在專注地練習搭橋。

 

二十、在壯大準備去上班前晨間新聞正在播報壇上壯大為橫井大臣手術成功的視頻。

羽村醫生帶榊原實梨去醫院,她把當初與櫻坂中央醫院答訂的合約書給院長。羽村:「副院長正在做準備讓櫻坂中央醫院併吞壇上記念醫院」。

深冬到醫院跟壯大及沖田說:「我的手術想請沖田醫生來做,我也考慮了很多」,

壯大激動地問她:「你為什麼選阿一?因為他技術更高嗎?因為他更可信嗎?是嗎?因為你只信賴他對嗎?」深冬:「壯大求求你了,先聽我說」壯大:「我知道了,因為就算手術失敗,只要是他被殺掉也沒關係是嗎?」沖田大吼:「你夠了吧?」,此時,院長拿著榊原給他的合約走進來問:「你們在鬧什麼?」深冬:「對不起,爸爸有什麼事能不能等會兒再說?」壯大:「爸你快來聽聽」院長:「壯大,我要解雇你」壯大:「什麼?」深冬:「怎麼回事?」院長:「他打算將這冢醫院據為已有 」,壯大:「我才沒幹這種事」院長把手上的合約書拿給他:「那這是什麼?」深冬看了後失望地掩面哭泣,沖田看了後問壯大:「你是想幹什麼?」壯大:「不不,不是的,這是誤會,你們誤會我了」,院長怒吼:「你現在馬上給我離開這家醫院」,所有人都不相信他....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影視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