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

一、聽到自己的女兒有腦腫瘤而自己卻從來都不知道的院長十分震怒,

沖田向他解釋:「副院長也找我商量過,我也知道腦腫瘤的事,她本自覺症狀是頭痛和眩暈,為防止她因為貧血而暈倒,我一直在後方支援她,病情告知她本人後,她就沒再做過任何手術」,壯大:「問題不在於醫生身體抱恙還依然進行外科治療,就算要打官司,這也不會成為直接決定勝負的關鍵,就算有問題,也只會是在造成了醫療事故的情況下,榊原律師你考慮到訴訟風險指出了問題,謝謝你,這段時間深冬醫生將會專心接受治療,我們也在找頂替她的小兒外科醫生,這件事讓大家擔心了,也給大家添麻煩了,今後也要麻煩各位了。」,深冬:「今後也要麻煩各位了」。

二、院長大怒:「為什麼不告訴我?」,深冬:「是我拜託他們保密的」,院長:「我是院長也是她的爸爸,你們首先就應該告訴我」,壯大:「對不起」,院長:「居然連沖田醫生也瞞著我」,沖田:「對不起」,壯大把深冬做檢查的影像數據給院長看,深冬安慰她的父親:「沒事的,可以做手術的」,院長:「手術?」,壯大:「沖田醫生會給她做手術」,院長:「這是腦部手術吧?為什麼是沖田醫生來做?」,壯大:「沖田醫生在兒科積累了複雜腦手術的經驗,而且只有他才能切得了這麼深的腫瘤」,院長:「真的能做手術嗎?」沖田:「能」「手術會將腦幹血管吻合」,院長:「在大腦裡用搭橋術嗎?」,沖田:「對,運用心臟搭橋手術的技術,在淺側頭動脈後大腦動脈的搭橋輔助下,進行中腦腫瘤切除術」,院長:「真的沒問題嗎?」沖田:「是的,沒問題」,院長雙手緊握沖田的手:「沖田醫生拜託你了,一定要救救她」,沖田:「好的,一周後進行手術」,深田對院長說:「抱歉啊,讓你擔心了」。

三、壯大問榊原:「你想幹什麼啊?」榊原:「我只是做了和你相同的事,得不到的東西乾脆毀掉」她把壯大用來擋住牆上的洞的畫取下,壯大:「你跟我完全不一樣」,榊原:「說得那麼冠晚堂皇,你明明覺得深冬醫生手術失敗死了會更好,要是手術失敗了,沖田醫生就會痛苦一輩子,但如果沖田醫生把手術做成功了,他就會成為深冬醫生的救命恩人。永遠刻在她的心裡,真可憐,你心裡的洞無論如何都只會繼續變大,你就一輩子這麼痛苦下去吧」,她甩了壯大一耳光:「一直以來受您照顧了,再見」。

四、沖田正在練搭橋術,他準備要練5萬次。羽村得知井川也早知深冬醫生的病情而受到打擊,因為做為他的朋友的副院長和下屬井川都沒跟他說。深冬請來爸爸的妹妹、莉菜的姑婆上野豐子住在家裡,以便在她住院期間幫她照顧莉菜。

五、柴田帶來烏賊飯要沖田醫生帶回家給他的父親吃,當他帶著烏賊飯回到壽司店,他的父親沖田一心在他的眼前倒下,還好提早回家了才能將父親送到醫院急救,72歲的沖田一心被診斷是冠狀動脈三支病變和血性二尖瓣關閉不全,需要接受冠狀動脈搭橋和迷宮手術,由羽村擔任主刀,而由井川擔任助手,但是當羽村告訴沖田一心是由他來幫他進行手術時,沖田一心對兒子說:「你不是給比利時國王的家人做過手術嗎?怎麼還不能給自己的家人做手術啊?沒道理! 」羽村:「因為給自己家人做手術可能會比平時更緊張,無法冷靜地去判斷,所以通常醫生都不會這樣做的,如果是親屬或者是醫生對其抱有特殊感情的病人,那麼越是複雜的手術就越需要交給其他醫生」,沖田一心:「這樣啊,我搞不明白」他轉頭問兒子:「你說你到底是為什麼要當醫生的呢?」,井川:「伯父,我也覺得應該讓羽村醫生來負責手術比較好」,沖田醫生:「羽村醫生抱歉,還是我來吧!我來給我爸爸做手術」,沖田一心:「你早這麼說啊」,沖田:「煩死人了」,沖田一心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沖田醫生再次向羽村道歉。

六、院長聽說沖田將在深冬開刀前幫自己的父親進行手術,便懷疑沖田在幫深冬做手術會有問題,於是提醒他不要忘記是誰把他送去西雅圖,沖田:「讓我去西雅圖真的只是為了讓我精進醫術嗎?」,院長:「不然是為了什麼?你不相信我嗎?」,沖田:「沒有,既然如此,也請您相信我,無論是哪一台手術,我都會認真做好」,院長:「好」,在沖田離開院長室之後,院長即要事務長去幫他找能幫深冬做手術的腦外科醫生,說不能找到技術更好的」。

七、柴田和井川帶水果籃到沖田一心的病房看望,深冬也帶著花束來看他,沖田一心知道她是壇上深冬後便對她說:「是壯大的老婆嗎?那可真是有失遠迎了」「沒想到你是壇上醫院的千金,那還真是高攀不上,你以前來過我店裡吧?我當時以為你肯定會嫁到我家,還期待著呢! 那小子帶女人回家來也就那麼一次,不過仔細想想,確實是該嫁給壯大啊,總之還是麻煩你了,雖然不知道那小子技術有多好,還要請你多幫幫他了」,深冬:「是他在幫我,沖田醫生在遇到其他醫生都束手無策的病例的時候, 也能堅持想出手術方法,努力讓患者痊癒,是一名出色的外科醫生」,沖田一心聽見別人這麼誇讚自己的兒子,心裡滿懷驕傲與欣慰。

八、壯大:「我是因為做不了家人的手術才拜託你,你卻能給自己的家人做手術,我邁不過去的坎,你卻能輕鬆跨越,不愧是阿一」,沖田:「怎麼可能輕鬆,只是覺得如果不親自來做,就會後悔一輩子,當然親自來做,也不代表就一定會做得更好或更差,畢竟你把深冬的手術交給了我,我也不想讓你失望」,壯大:「祝你爸手術成功,畢竟之後還有深冬的手術」,沖田:「嗯」。壯大是否真如榊原所說不希望深冬的手術成功呢?壯大走了之後,沖田又繼續埋首於練習搭橋。

九、沖田跟父親說明手術的方式,沖田一心:「沒想到真是你來給我做手術啊」,沖田:「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嗎?」,沖田一心:「倒也是,還得謝謝你媽啊」。沖田一心跟兒子說他沒想到當時的那位小姐現在竟是壯大的老婆,問他是不是覺得反正也贏不過壯大,就放棄了,難道是因為這個才躲到西雅圖去?沖田要他別瞎說,沖田一心:「你到底還是比不過壯大啊」,沖田:「沒這回事!」,沖田一心:「能不能麻煩你去幫你媽媽的佛龕換束花」,沖田:「知道了」。沖田按爸爸說的帶著花束去了媽媽的墓前。

十、壯大和深冬帶著莉菜去水族館玩,壯大幫母女倆人拍照,深冬請水族館的工作人員幫她拍全家福,當深冬要去拿回相機時,壯大的手仍緊握著她的手。

十一、事務長跟院長報告:「我問遍了腦外科專家,很遺憾,沒有醫生給出樂觀的答覆」,院長只好去找沖田:「深冬的手術就在四天之後,她今天就開始住院了,而令尊的手術就在明天,很辛苦吧?可是你一定能闖過這一道難關,還有十年前讓你去西雅圖的事情,你一定以為我是為了破壞你和深冬的關係才那麼做的吧?其實不是,是壯大作為你的好朋友,為你的未來着想提出來的,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他到底為什麼會提出這種建議,實際上,你已經學有所成榮歸故里了,只有你才能救得了深冬」,沖田沒想到他是因為自己的好友建議才去西雅圖的,也造成了他和深冬分開。他和院長去病房看著深冬和壯大的互動,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十二、沖田在幫爸爸做手術的前一晚看得出來他有些緊張,

井川:「伯父的手術現在交給我也可以哦」,沖田:「我想親手救他,我媽當初被醫生說已經無法再做手術,從大醫院被迫轉到小醫院,在那家醫院遇到的醫生真是個好醫生,直到最後一刻他都沒有放棄為她治療,我媽也說如果這個醫生都救不了她的話,就沒辦法了,最後安詳離世。我媽可能會覺得自己在人生的最後時刻遇到了一位好醫生,可是說實話我還是希望她能得救,我完全接受不了那樣的結果,可是我什麼都做不了,所以我才決定要做一名醫生,雖然大家都說不行不行辦不到吧?只有我爸什麼也沒說,選擇相信我,現在的我有足夠的自信,也有高超的醫術能救活我媽,我想成為一名能救治至愛之人的醫生,可能這種觀念一直在我的腦海深處」,井川:「伯父的手術你不害怕嗎?」沖田:「有點」井川:「害怕的話不就做不了手術了嗎?」沖田:「我做了充足的準備,剩下的就是保持平常心了,明天的手術拜託了」。

十三、井川:「沖田醫生以前說過曾經有一個想要結婚的人,可是被甩了,他說的是深冬醫生吧?」「柴田你說過如果沖田醫生沒法給他爸做手術,就沒辦法給深冬醫生做手術是這個意思吧?沖田醫生心裡還裝著深冬醫生啊,真是的,這算什麼啊,真不乾脆!」柴田:「這叫專一」,井川:「對她餘情未了真是小家子氣」柴田:「你怎麼生氣了?」,井川:「我沒有生氣」「不,我很生氣,氣自己真是窩囊,我爸對我說差不多得了,讓我快回滿天橋,他問我是想像沖田醫生一樣一直在一線工作,還是做好準備有一天接手醫院經營,我必須得做決定,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選什麼?沖田醫生目標明確,他為了救治至愛之人不斷磨練醫術,並且真的要給這樣的人做手術,他到底是有多大的覺悟才能做到這些啊,真是太厲害了,我竟然為了要不要回滿天橋這種小事猶豫」,柴田:「你這不是長大了嗎?」「你在猶豫吧?你想自己好好考慮,這就是進步」,井川:「這點小事就叫進步,你這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柴田:「當然是在損你了」。

十四、沖田在父親的病房裡守護他,沖田一心:「交給你了」,沖田:「你睡不着嗎?」沖田一心:「我哪有?」沖田:「那你快睡」,沖田一心:「你在這我怎麼睡得着?」沖田:「那我走了」,沖田一心:「你也早點睡吧!」沖田:「好,晚安」。(這些簡短的對話卻顯露對彼此的關愛)壯大也到深冬的病房裡看著已經睡著的深冬。

十五、沖田醫生在幫自己的父親做手術時,不慎發生了失誤,還好最後順利完成了。壯大:「我看了你爸的手術過程,就算是你給重要的人做手術也無法順利進行啊」,沖田:「的確可以這麼說」壯大:「還有三天啊,我真的可以把深冬的手術交給你來做嗎?」沖田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他。

十六、沖田一心問兒子這台手術很完美嗎?沖田說從結果上來看是的,但沖田最後還是向父親坦誠自己有失誤,井川也幫沖田解釋:「沖田醫生自己調整好狀態,戰鬥到最後」,沖田:「那個,其實我也嚇了一跳,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的指尖根本不聽使喚,完全動不了」,沖田一心:「你還和以前一樣是個半吊子啊,這可怎麼辦啊,人家還能把性命交到你手上嗎?還有啊我什麼時候才能再做壽司啊?」,井川:「恢復順利的話十天以後就可以了」

十七、壯大在辦公裡若有所思地看著被自己用手打破的洞而,他到深冬的病房用打破牆的那隻手握住深冬的手(深冬已經睡着了),而沖田醫生繼續練習著搭橋,並回想白天的失誤和壯大問他「我真的可以把深冬的手術交給你來做嗎?」。壯大從深冬的病房回到辦公室後也開始練習搭橋,他告訴沖田:「深冬的手術由我來做」,沖田:「怎麼,這也是你作為好朋友的建議嗎?十年前在院長的勸說下,我去了西雅圖,現在的我已經和那個時候不一樣了,深冬是我的病人」,壯大:「可深冬是我的家人」,就在此時,沖田接到電話通知:「深冬醫生的意識水平突然降到了等級3,有心率加快、呼吸不穩定的現象,有可能是腫瘤出血了」,沖田跟壯大說:「深冬的病情突然惡化了」,沖田和壯大兩人趕緊衝過去深冬的病房。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影視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