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

一、沖田跟壯大說深冬在他說之前好像已經看到了MRI,

壯大對此責怪沖田:「你幹什麼去了啊?不是說好了你會跟她說嗎?」「早知這樣還不如我來!」。壯大帶莉菜回家,深冬還是一如往常,並沒有顯露出自己生了重病的樣子,說完床邊故事哄睡莉菜後,她向壯大道歉:「對不起,我的腫瘤讓你操心了」,並交待了存摺和保單等重要文件,擔心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狀況,壯大要她相信自己的醫院,並說會陪在她的身邊。

二、井川:「不是說要找到手術方法才跟深冬醫生說嗎?還是因為太難了嗎?沒有前例啊」,

沖田把資料粘在牆上:「我們醫生不能訂下極限,醫生如果說不行的話,那患者的生命就到頭了」,井川:「今後請你專注深冬醫生的病情」,沖田:「不,我會和以前一樣做手術」,井川:「是啊,也對,不做手術的話就沒手感了」,沖田:「肩膀太用力了(其實是說你太緊張了)」,井川:「好,我來給你按摩」「說我嗎?那拜託你了,最近太忙了,肩膀都僵硬了」(還把醫師服脫了,要讓沖田幫他按摩,有點欠揍哈哈) 

三、急診室請沖田醫生過去治療在柏青哥店突然失去意識的一位60歲男性,他的腦部CT沒有異常,胸部CT發現DeBakey型動脈夾層、血壓180,沖田醫生判斷是動脈夾層腔隙導致腦部血流出現問題,除了他的血壓太高要先進行降壓治療外,需要儘快進行全主動脈弓置換手術,井川說自己沒做過這種手術由他來當助手,院長帶以前的護士齊藤來外科跟深冬、沖田打招呼,並表示自己要去參加學會,到後天來才會回來,院長走後沖田問深冬是否要他跟院長說,深冬說:「 先不要跟我爸說,就算我可以接受,我爸可不一定」。而這位被送來急診室的病人原來是榊原顧問律師榊原實梨的父親,然而榊原實梨並不同意手術,雖然他父親如果不手術會有危險,她卻表示沒關係。

四、榊原實梨不同意手術原因是他的父親15年前離家出走,去找其他女人,從此失去連繫,以致於以前她和媽媽過得很辛苦,羽村醫生勸她人命關天,必須要做手術,井川:「你只需要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剩下的事情就全部交給我們」,榊原:「這個手術難度有多大?」羽村:「依照日本成人心血管外科手術數據來計算風險的話,手術死亡率和嚴重併發症發生率加起來大約是27%」,榊原:「我知道了,我會在同意書上簽字的,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主刀醫生我想拜託井川醫生而不是沖田醫生」「我不同意井川醫生之外的醫生主刀,因為我最信任的是井川醫生,如果其他醫生插手的話,只要出現任何一點點差池,我就立刻把你們告上法庭,井川醫生,拜託了」,雖然所有人都不同意由井川醫生來做這台手術,但井川認為自己不可以退縮,而決定由自己來做這個手術,羽村:「好吧,主刀醫生就定為井川醫生,遇到問題,中途再換人就好,就算是榊原律師,估計也不了解手術室裡的情況」。

五、壯大責備榊原身為顧問律師的她竟然說要告醫院,要她別在這種時候給他添麻煩,榊原:「這種時候是什麼時候?」,壯大:「這種時候就是這種時候啊」,榊原以為和她一樣也原諒不了自己父親的壯大會理解她,因為她以為壯大是因為和自己的父親間的事情,心裡才有的創傷,一直以為兩個人是因為這個才走在一起的,榊原認為壯大和自己一樣也拋棄了父親,但壯大並不這麼認為。(沖田和壯大讀中學時,數學考試沖田考48分、壯大考98分,沖田的父親並沒有責備沖田,反而做了好吃的鯛魚茶泡飯給他們吃,而壯大的父親看了他考98分的考卷並沒有誇獎他,只是要他記住:「做醫生的不允許有絲毫錯誤,因為哪怕是一個微小的錯誤也會要了人命,98分和0分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價值,100分之外的任何分數都沒有價值」,父親對他的嚴格要求造成了他心裡的創傷。)

六、深冬做完腦部斷層檢查後,沖田發現時隔二個月她的腫瘤長大了5mm。

七、榊原達夫(榊原實梨的父親)的手術必須只能由井川醫生來主刀,手術的時候榊原律師會透過監控錄像進行確認,壯大要羽村幫忙想辦法,但羽村說有麻煩就推給他,不是他的傀儡。榊原實梨鼓勵井川醫生:「放輕鬆隨便做就好,只要是你主刀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沒有怨言」,井川:「無論什麼結果你都不在意是吧?」,已研究手術方法多日、氣極敗壞的井川請柴田幫他做手術模擬,柴田:「不是說做不了嗎?井川:「我不能給患者的生命定下界限,拜託了」(沖田跟他說過的「醫生如果說不行的話,那患者的生命就到頭了」)。

八、榊原達夫的手術由井川醫生主刀、沖田醫生當助手、柴田負責遞送器械,井川跟沖田說已做好一切的準備:「因為這是我的患者」,外科醫生們都在關注著這台手術「針對型動脈夾層的全主動脈弓置換手術」的進行,榊原實梨也在壯大的辦公室裡監看,榊原:「深冬醫生居然跟我秀恩愛,說自己很幸福,她大概是察覺到我們的關係了吧?合作的事也談妥了,我對你來說已經沒什麼用了吧?沒關係,想結束就結束吧」,壯大回了一句「謝謝」就轉頭繼續看著手術的進行,手術進行的很順利,但在結束前的10分鐘,患者的心跳突然變得很慢,井川醫生呆站著,羽村於是趕緊前往手術室,在途中接到壯大的電話要他去把井川換下來,羽村卻故意說:「院長去參加學會不在,要是有個萬一全都是你這個副院長的責任」,於是壯大呼叫沖田跟井川換手主刀,但沖田認為主刀醫生正在集中精神思考,而不理會副院長的指令,並對井川說:「你做了很多準備對吧?接下來你只需要相信自己,認真聽自己內心的聲音,這是你的病人」,井川按照沖田醫生的指導靜心思考並想到了解決的辦法,而完成了手術。

 

(羽村進到手術室看到井川已自行解決危機,手術正順利進行,於是就默默的退出手術室),壯大叫榊原離開他的辦公室,榊原:「我會出去的,我們的關係就到此為止吧!你要開除我也隨便」。

九、井川跟榊原先生說是他的女兒在手術同意書上簽的名,榊原實梨到病房看她的父親:「治療費、住院費我會付的,等能出院了,您就回去,不用擔心,我已經是律師,這點錢我還是出得起的」「媽媽打了好幾份工供我上大學,讓我當上律師」,榊原先生:「是嗎,你們受苦了」,榊原實梨:「我想和您做個約定,以後無論發生什麼,請不要來投靠我」,榊原實梨拿合約書請他簽名,榊原先生看了看女兒,無奈地在合約書上簽了名,榊原實梨拿了合約書後說:「我們以後就不要再見了」,榊原實梨走出病房後井川追了上去:「多虧您做了一台成功的手術」,榊原實梨:「這次我才能拋掉他,謝謝」,沖田:「你能由著性子說那番話,是因為你父親還活著吧,是井川醫生救了他 」

十、壯大向院長報告和櫻坂中央醫院的合作已正式確定,院長誇讚他幹得不錯,壯大意外得到院長的誇獎而感到十分欣喜,不料院長的真正用意是在諷刺他為了兼併櫻坂醫院而出賣恩師的無情義的行為,

壯大解釋這是為了填補小兒外科的赤字,院長認為他這是在找藉口,怒斥他不配當經營者,同時院長也認為根本不具兼併的價值,而將合約書扔在地上,現在的院長就如同他的父親當年一般,說他的測驗成績100分之外的任何分數都沒有價值。他拿著合約書回到辦公室,看見他用來遮掩牆上的洞的那幅畫,因為掛勾掉落而掉在地上,這等於是在提醒他,他內心的洞不論怎麼遮掩都一直存在著,他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蝸牛媽認為壯大心裡的洞,就是他認為自己所缺少的父愛,他渴望能在院長和深冬那裡能得到愛來彌平這個洞,猜測這也是他除了因為愛深冬而答應入贅壇上家的另一個原因,他並非是想要得到壇上醫院才答應入贅,好可憐的壯大啊)。榊原實梨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時被路人撞倒,手題包掉在地上時,她和父親的合約書也掉出來,她看著合約書開始哭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你不能好好愛我呢?」

十一、井川:「沖田醫生,我當然知道大家都覺得這次的手術我肯定做不來,在手術中也遇到意外狀況,但是,我做到了,是因為我去定下自己的極限吧?」沖田點點頭,井川:「即使是我,只要去做,也是可以突破極限的」,沖田:「嗯」,井川:「接下來就是看你的了,深冬醫生的手術,拜託了」。沖田寄e-mail 去西雅圖求教於那裡的醫生關於深冬的手術,深冬在家時因為莉菜一直問她「為什麼」,致使她的情緒爆發,也把莉菜弄哭了,她到醫院來找沖田:「我想問一問沖田主治醫生,如果手術不成功,我還能活多久?到春天嗎?到夏天嗎?還是秋田?還是明年?」,沖田告訴她這種預測是不可靠的,深冬:「告訴我吧」,沖田:「四個月或者五個月」,深冬:「那為什麼那時你沒告訴我?(深冬是指之前對沖田說他總覺得跟自已一直以來描繪的未來,有所不同的未來就要開始了的那個時候),你不是已經很清楚我的未來是什麼樣子的了嗎?你那時應該告訴我的,說你是為了給我做手術才留在這裡的」「四個月或者五個月,這是以沒有意外情況為前提的吧?也許一周後腫瘤就破裂,睜開雙眼我首先會想什麼呢?還能醒來真是太好了,今天也許就是末日了」「我已經沒有時間了吧?女兒還小,我還得想辦法調解我爸和壯大的矛盾」,沖田:「我一定會找到手術方法的」,深冬有些激動:「你沒有向我保證沒問題啊」(沖田醫生對於有把握治好的手術病人,都會說沒問題),深冬哭著說:「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深冬痛苦的抓著頭,

沖田抓住他的手:「別這樣別這樣」,沖田抱住她並安撫她:「我知道你怕」,深冬:「為什麼會這樣?」,而這一幕適巧被過來關心沖田研究手術方法的進度的壯大看見,壯大便默默地走開,

沖田向深冬保證:「我一定會治好你的!在那之前我絕對哪裡也不會去的,好嗎?」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影視推薦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