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

一、壯大問沖田是否還喜歡深冬,對深冬是否還有喜歡的感情?

沖田想了許久才回答:「你是認真問的嗎?怎麼可能還有,都已經過去十年了,你到底怎麼了?但對於讓她動了手術這件事我很抱歉」,在沖田要走出壯太的辦公室時,狀大叫住他並向他道歉:「抱歉我說了奇怪的話,對了,什麼時候有空一起去吃文字燒吧!」,沖田點頭:「嗯」,壯大問他:「你以前都不要卷心菜和葱的吧?」,沖田:「現在應該也不要」。

二、壯大回到家後深冬因為沒聽他的話擅自做了手術的事向他道歉,還說自己想要繼續當醫生而徵求壯大的同意,壯大小聲的說:「是因為阿一嗎?」,不過深冬並沒有聽清楚這句,「你想繼續做的話就繼續吧」,壯大回答她這句就逕自回房了(他實在無法一直面對她),知道她的腦部長瘤,而身為腦科權威的自己對此卻無能為力,對於她的病況也無法對她說出口,只能坐在床上獨自歎氣。還不知道自己腦部長瘤的深冬因為可以繼續當醫生救助病人而十分開心,但頭痛的情形卻越來越嚴重。

三、壯大決定要與片山關東病院合作,他拜託羽村過去當主刀,壯大認為先讓片山關東醫院看到壇上醫院的醫生的實力之後,合作的事就能成功了。羽材也很開心地說:「讓他們見識一下我的厲害吧!」,事務長問壯太:「這件事(和片山關東醫院合作)院長知道嗎?」,壯大:「院長滿腦子都是陳舊的經營理論、思想僵硬,很難理解這個合作」,壯大請事務長在合作之前不要告訴他,壯太並說:「為了我們醫院一定要獲得和片山關東醫院的合作」。

四、井川為了把下個月的值班表給沖田而走進他的辦公室,進去後發現地上擺的都是關於腦科手術的資料,他為此而感到納悶,他將值班表放在筆電上就走了出來,適巧沖田醫生回來,他本想問沖田醫生為何在鑽研腦科手術,但想想還是沒說出口 ,看見深冬醫生回來就去問她:「沖田醫生到底想要做什麼?」「我能理解他專攻心臟和兒科的手術,但是他連腦部手術也做」,雖然深冬醫生說沖田醫生以前也做過小孩子的腦部手術,井川對此仍感到不解。

五、壯大帶著羽村以及律師顧問榊原拜訪片山關東病院商談兩方合作事宜,院長片山修造表示不僅是消化外科,也想把心血管外科打造成片山醫院的王牌,所以正積極考慮合作問題,然而他是要沖田醫生過來做手術,只有這樣才會進一歩考慮今後與壇上的合作,過來手術的醫生雖然不是壯大原先安排的羽村,但為了壇上醫院也只能答應。而為了安撫羽村,壯大告訴羽村在合作的事敲定後,他想讓羽村當這裡(片山病院)的院長,榊原幫壯大補充:「即使第一步只是對等的合作,副院長早晚都要併吞這家醫院的」。

六、壯大請沖田到片山關東病院幫一位病人手術擔任主刀,沖田答應的條件是要帶壇上這邊的助手一起,壯大說:「對方想讓他們的人員積累經驗,你一個人去吧!」,沖田:「做手術是為了患者啊」,壯大:「培養醫生這種事情不也跟救助患者相關聯?」,沖田:「重要的是為了救助患者,所有事情都盡力做到最好,而且這肯定是一台難度很高的手術,我也需要能幫得上忙的助手」,壯太說不過沖田只好答應跟對方交涉,他叮囑沖田一定要把這台手術做到最好。

七、柴田接獲隔天要和沖田醫生一起去片山醫院的通知,在知道自己是被沖田醫生指定要讓她去的之後,十分開心。而羽村醫生也要井川一起過去學習。這台手術除了由沖田醫生擔任主刀、柴田負責遞送器外,由片山關東病院院長的兒子片山孝幸醫生擔任助手醫生。片山孝幸要冠脈剪時,柴田因為這個手術是左心室瘤,為了不造成心臟的停跳而遞給他薩丁斯基血管鉗,並告訴他使用薩丁斯基血管鉗比較好,片山孝幸認為柴田是在指揮他而憤怒,沖田說他也認為薩丁斯基血管鉗更合適,因為針對這個患者情況,不想讓他的心臟抬得太高、血壓降太多,片山孝幸這才不情願地接過薩丁斯基血管鉗繼續手術。手術結束後在走廊時因為柴田差點擋到護士推病床的路,而被片山孝幸白眼。

而病患家屬也只向醫生們致謝,柴田完全被漠視了。在準備離開片山關東病院時,井川為柴田在手術室裡被片山醫生咆哮抱不平,並對柴田說:「你去當醫生不更好嗎?」「比起護士,你看上去更喜歡手術的工作」,柴田:「我當不了」,井川:「為什麼?你所具備的知識和醫生差不多,說不定還勝過那邊(片山)的醫生呢!你只當個護士,真是可惜呢!」柴田聽他說這些話就生氣的走了!留下不知所以然的井川呆站在那裡。

八、沖田和井川醫生二人去吃烤肉,井川好奇沖田除了手術之外是否有其他感興趣的事,當聊及結婚一事時,沖田回想起自己在西雅圖時收到深冬的訊息:「壯大向我求婚了」,他只好回她:「恭喜」。(沖田堅持只吃肉不吃蔬菜,所以他才一直喝蔬菜汁吧?這個置入性行銷真是徹底啊)

 

九、片山院長雖然感佩沖田醫生的手術,卻說與有擾亂團隊合作的員工的醫院合作,讓他很為難。

十、井川跟深冬說跟沖田一起吃烤肉時聴說以前他只有過一個考慮結婚人選,深冬知道那個人就是自己...

十一、羽村把井川叫去副院長室報告那天在手術的情形,井川提及片山孝幸因為柴田沒按他的指令遞送冠脈剪而是給他薩丁斯基血管鉗,柴田並沒有錯,因為沖田醫生的一句話,最後用了薩丁斯基血管鉗而不高興的事。副院長把柴田叫來說明當天在手術室裡沒按照片山孝幸指令遞送冠脈剪的理由,

柴田被責問:「因為你犯的錯使得醫院的合作項目泡湯,妳難道沒意識到自己的責任嗎?」,柴田反問:「沖田醫生怎麼說?」,副院長:「他沒有提到你說的那些」,柴田感到錯諤。柴田被暫停參加手術,柴田則表示要辭職,獎學金就算是借錢也會還的。在所有人都出去後,榊原問壯大:「沖田真的什麼也沒說嗎?」,壯大:「嗯,我還沒問沖田醫生這件事」,榊原:「原來是這樣啊,不過她要是辭職的話事情反而更好辦,那邊也能接受」「雖然我方上訴的話有贏的把握」,壯大:「這是最後的底牌,這次的事情先壓下來」,榊原:「是」。

十二、沖田知道柴田要辭職:「我一直認為終於找到個好搭檔」,柴田:「搭檔?不管怎樣醫生都是和醫生一邊的吧?你們醫生之間互相勾結,把責任推給護士」,沖田問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柴田:「我是說你們看不起護士,你們醫生覺得護士只不過是醫生的助手,你們醫生理所當然地認為醫生比護士更應該得到患者的感謝,你們醫生完全沒想過去認可護土的作用」,沖田打斷她:「夠了!」「你辭職是辭對了」「接下來也乾脆別當護士了,不認可護士工作的並不是醫生,而是你自己」,柴田忿怒:「別說得好像你什麼都懂似的,我比任何人都努力學習、刻苦練習,和那些在聯誼上被奉承就心花怒放的護士們不一樣,我一直都為自己所從事的工作感到驕傲」,沖田回了一聲「哦」就離開,柴田怒喊:「你根本不懂我」。

十三、井川急忙跟沖田說:「大事不好,柴田她要辭職」,沖田回:「剛剛聴她說了」,井川:「這麼說,你勸她留下了嗎?」沖田:「我跟她說乾脆別當護士了」,井川激動:「你這是跟她胡說什麼啊?」深冬問:「她為什麼要辭職呢?」,井川:「都是因為昨天片山關東病院的那場手術!」「明明是片山醫生做錯了,還向柴田發火,肯定是他幹的,上面都說了要把柴田從名單裡劃掉,所以柴田才說要辭職,而你還說出要她別當護士這種話」。

十四、深冬到員工餐廳安慰柴田想挽留她,但柴田並不領情,當時也在餐廰的榊原在柴田離開後,走到深冬面前責問:「您是在做什麼?您是真心想挽留柴田嗎?還是在替說錯話的沖田醫生解釋呢?您知道為什麼副院長要費盡心思和別家醫唍結盟嗎?都是為了填補您所在的小兒外科的資金赤字,您什麼都不知道,就請不要插手」,深冬:「我丈夫他肯定也想讓柴田回到手術前線,所以我才挽留的」,榊原:「您還真是什麼都不知道」。

十五、壯大致電片山院長:「我已經安排那個護士離開手術室,而且她也打算離職了」,片山院長:「你不用特意跟我報告,我就閒話少說,壇上醫生,我們這裡有位疑難病患想找你看看」,壯大開心地向他致謝。

十六、柴田接受井川的邀約於次日一起出去玩,井川為了不顯擺自己是醫二代而特意不開保時捷出來。兩個人到了海邊散心,井川:「沖田醫生好像你對說了些過分的話,不過那種話你不用在意就好,我可絕對不希望你辭職,像你這樣能幹的手術護士又不可多得,你簡直生來就是做護士的料嘛」,柴田激動了起來:「我不是想當護士才當的,想開保時捷你就開啊」,井川:「你說什麼?」,柴田:「你買得起保時捷吧?」,井川:「你說什麼呢!」,柴田:「我生氣了,父母是醫生所以理所當然地當了醫生的人」「保時捷也理所當然地買不就好了嗎?」井川:「啊,你想要保時捷嗎?」「你說什麼?」,柴田比剛才更加激動了:「我是說就算父母是醫生,也有當不了醫生的人,就因為一次醫療事故,醫院被告跨了,我沒錢去醫學部了,才迫不得已借獎學金去了看護學校」。柴田走了幾步突然回頭跳tone的說:「我餓了」,原本被柴田那番話驚呆的井川才回過神來反應:「啊?好」,因為鞋子進砂不小心坐下來想脫鞋子清理,又想到沙攤的沙會把衣服弄髒而不知所措,最後決定算了,覺得弄髒也沒關係,井川這可愛的反應卻意外把柴田給逗笑了。

十七、在進行小兒外科手術時,沖田不滿意不是柴田的遞送器械護士,術後深冬問他之前跟柴田說叫她不要當護士的話是真心的嗎?沖田:「不是,因為她說了那麼眨低自己話,讓我有點吃驚啊,我一直很信賴她」,深冬:「那你這麼說了嗎?」,沖田回答「沒有」,深冬:「 那你的想法根本沒有傳達到位」,沖田:「什麼?不說出來她也能理解吧?」,深冬:「不,你要是不好好說出來根本理解不到」,沖田:「沒有那種事」,深冬:「有,那只是變成了你以為她理解了」,沖田:「肯定能理解的」,深冬:「理解不了的」,這兩人就這樣一直重覆這二句話爭論著....深冬:「我一直不明白那時候你突然去了西雅圖到底是怎麼想的,我真是一點都不明白 」,沖田不知要怎麼回答她:「話題怎麼跑到那裡去了?」深冬:「嗯,跑太遠了,剛剛說的先不提了」,沖田:「不提了?」,深冬:「總之,我覺得你還是好好地告訴柴田比較好,你多一下嘴不是正好嗎」 ,沖田:「別那麼直白地說出來啊」,深冬:「是嗎?」,沖田:「是嗎」

十八、壯大把片山院長說的疑難病患的檢查影像給沖田看,並說:「挺難辦的,但是如果這個切不掉的話,深冬的也切不掉」,沖田看了影像後說:「松果體部腫瘤」,壯大問他:「怎麼辦?」「這次我來做也行」,沖田:「不,我來!讓我來吧!」,壯大:「我知道了,馬上開始患者轉院接洽的準備」,沖田:「關於柴田的事,那時候她的判斷是正確的,把她開除不合理」,壯大:「不是這樣的」,沖田:「你到底在保護著什麼啊?」,壯大:「當然是這所醫院了」,沖田:「那你保護不了一個員工?」,壯大:「是柴田由紀自己辭職的」,沖田:「那患者怎麼辦?」,壯大:「好的手術護士馬上就能找到吧?」,沖田:「對我來說沒有比她更好的手術護士了」,壯大:「別再讓我更為難了」,沖田:「我是說像血管瘤這麼難的手術絕對需要她,你也知道吧?,做一次手術大約有900次的器具傳接,每次都慢1秒,全程下來可就慢了15分鐘,特別是大腦深處,手不能直接夠到,要是發生了什麼,只能用器具來處理,慢1秒都可能關乎人命」,壯大:「你是用深冬的命來當盾牌嗎?」,沖田:「來切除腫瘤的人是我,不是你」。

十九、沖田向柴田道歉:「對不起,是我不對,我說你辭職更好,並不是真心的,你技術好,手術方面的知識比誰都學得認真,我知道,因為我都看在眼裡」,柴田:「不,正如你所說,最不認同自己的護士身分的人正是我自己,對不起」「我一直覺得作為手術護士不管多麼努力,總感覺差了點什麼」,沖田:「以前我好像也是對自己的學歷感到自卑,不論自己如何提高做手術的技術,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認可自己,或許直到現在還是不能認可自己,但是我覺得認可自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是我只希望你不要忘記,我是堅定不移地認可你的」,柴田大聲的對著離去的沖田說:「謝謝你特意告訴我這些」並向他深度鞠躬,沖田也回頭對她鞠躬。

二十、榊原:「如果留下柴田的話,對方肯定不同意合作了,或許該用那張以防萬一的牌了」,壯大:「是啊」

二十一、壯大也進到手術室看著沖田為深冬進行腦部手術,護土不是柴田,過程中發生多次危險,壯大緊張到無法呼吸而衝出手術室。(這應該只是壯大的夢境之類的)

二十二、沖田和柴田又一起進行手術了,手術順利完成後,沖田稱讚柴田:「一如既往的快速,好做多了」。深冬對柴田說:「我聽井川醫生說了,你以前想當醫生,對不起我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柴田:「我沒打算辭掉手術護士的工作」,深冬:「那就好」,柴田:「是的,因為可以跟沖田醫生一起做手術」,深冬:「什麼?」

二十三、深冬和沖田在天臺上,深冬:「柴田回來了真好」,「喂,雖然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你什麼時候甩了我的?」「啊,對不起問了一些奇怪的事情,真的是,事到如今,嗯,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甩了,或許是因為你去西雅圖,所以就甩了我,我思前想後,但到現在還是不明白」(記憶力開始退化),沖田: 「對不起我要去為明天的手術做準備了」,當沖田一步步走開時,深冬昏倒在地上了,他趕忙過去呼喊深冬並打電話通知壯大。

二十四、井川在沖田不在辦公室時進去他的辦公室,他發現筆電裡的腦部影像正是壇上深冬的

二十五、壯大和榊原到片山關東病院請求片山院長原諒手術護士柴田,片山院長:「這跟您之前答應的可不一樣啊」,壯大:「她是救患者必不可少的」並對片山院長深度鞠躬,片山院長:「為了一個小護士,您這樣低頭,就算不能合作也沒關係是嗎?」,榊原:「如果您不能原諒的話鄉,我們也有我們的」,壯大仍低著頭,他小聲說:「我不能讓她死」壯大抬起頭大聲地說:「我不會讓她死的」。

(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是在同一個時間軸)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影視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