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

一、壯大很在意院長在餐桌上半玩笑似的說要讓沖田當院長的話,深冬的頭痛情形也越發嚴重。

沖田自從知道深冬的病情後,便日以繼夜地研究治療深冬的方法,但面對深冬時仍無法說出口。

二、深冬為了取得小兒科指導醫生的資格而認真地寫了論文,希望能審查通過。

三、深冬擔任主治的一位小病患7歲的成田友梨佳,只要在她的媽媽上夜班將她寄放在娘家時,半夜就會肚子痛,在上一個醫院做了各種檢查都沒查出任何異常,因為總是在媽媽上夜班時肚子痛,判斷是精神性的(因心理壓力而弓起的症狀),但媽媽認為不是。就在深冬要幫她做檢查時,想去上廁所,而且在此之前不久才剛上過,深冬發現在她的腹部上有疤,問了病史才知道她在一年前曾經因為從組合滑梯上摔下來而做過手術,但之前的醫院說和這次的腹痛沒有關係,深冬為了瞭解手術情況,請病童媽媽提供之前醫院的介紹信和檢查數據。

四、狀大和沖田一起進行腦部手術後,對沖田和深冬的感情存有疑心的他,認為拿著手術刀的沖田是最強的,沒有任何慌亂地運用手術刀,對於沖田的手術能力十分讚賞。井川得知沖田醫生也開始做成人的腦部手術後,認為沖田是因為忙於各種手術而無暇寫論文。

五、小兒科會議時深冬說明病童的病症和病史:成田友梨佳7歲,一年前從組合滑梯上摔下來後,脾臟和胰臟受到損傷在慶安大學醫院做了手術,主訴(患者感受到最明顯的症狀)是從半年前開始時有腹部疼痛,雖然在慶安醫院做了檢查,但沒發現異常,醫生說是精神性的,主治醫生是蒲生教授(小兒外科治療學會的頂尖人物),如果檢查結果和蒲生教授不一樣的話會很麻煩。深冬幫成田友梨佳重新檢查的結果,從影像上看不出任何問題,造影劑的流動應該也沒有問題,她家是單親家庭,媽媽上夜班時會把她送去外婆家,腹痛是在外婆家時出現,小兒外科部長荻原司醫生認為果然是精神性的,反正蒲生教授都說沒問題了,應該就是沒問題,沖田卻獨排眾議提出要讓病童的媽媽陪她一起住院,深冬也覺得要這樣做,想看看是不是因為晚上媽媽不在身邊才會肚子痛,但小兒外科部長荻原司醫生問是要在誰當班的時候呢?沖田看了看其他人便主動說由他來值夜班,小兒外科部長荻原司醫生說:「那就辛苦沖田醫生一個人做一個半的人的工作」。散會之後,深冬向沖田道謝:「大家肯定都覺得我只做了半個人的工作,因為生完孩子之後我就沒有上過夜班,連一人份的工作量都沒有做滿」,沖田問:「有人說你只做了半個人的工作嗎?」,深冬:「怎麼可能當著我的面說呢?畢竟我是院長的女兒,我想取得指導醫生的資格證也是因為這個」。

六、院長及副院長與貸款銀行會談時,銀行人員表達他們信任並會繼續支持副院長的經營策略,他們認為是把錢借給副院長而不是院長。

七、井川在查一個年輕女性主動脈根部擴張手術的方法,因為過程會很複雜,他問柴田能不能也加進來,柴田卻建議他不知道手術該怎麼做的話可以去找沖田醫生商量,井川則堅持要靠自己的力量查清楚。友梨佳的媽媽陪她住院時,友梨佳在半夜時尿床接著腹痛,沖田問媽媽她之前是否有過這種情況?媽媽說「沒有」,沖田又問:「她夜裡常去廁所嗎?」,媽媽:「是的」,沖田問友梨佳:「你在外婆家也經常裡去廁所嗎?」,友梨佳搖搖頭,媽媽:「在我娘家為了不在夜裡起來上廁所,睡覺前都會讓她把小便全部排完」。次日早上沖田把前一晚的情形告訴深冬,這代表膀胱內沒有尿液時會腹痛,深冬研判這種情形是「腸扭轉」的可能性很大,並向友梨佳的媽媽說明她會腹痛的原因有可能是「腸扭轉」但仍要再檢查才能確定。

八、壇上虎之介在款申請書上簽名後問事務長:「我這個院長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了嗎?」,事務長回答他:「您說什麼呢?正因為有您才有壇上記念醫院啊」,蒲田教授打電話跟院長說了深冬幫他在慶安醫院手術的患者治療的事。

九、沖田看過友梨佳的腸內鏡影像後,認為唯有手術才能確認她是否有腸扭轉,深冬也認為只有切開才能知道她之前手術後的恢復情形,院長看了友梨佳的腸內鏡影像後,認為開腹前無法確診,如果切開了沒事要怎麼解釋?而這個病例僅僅切開腹部就可能傷到腸管,使病人的腸道產生永久性功能障礙,那樣的話就是醫療事故了,雖然深冬保證會慎重,院長生氣的說「不能和蒲生教授對著幹」,深冬問如果和他對著幹會怎樣?

十、沖田一個人研究模擬著幫友梨佳手術的方法,而深冬因為父親的話而煩惱:「如果給友梨佳做手術,我在小兒外科治療學會就沒有容身之處了,即使交了論文也不會被認可,指導醫生的審查也無法通過,無論是為了填補這0.5的差距,還是為了小兒外科的招牌,我都要成為指導醫生,最重要的是要守護這家醫院的小兒科,因為我是這家醫院的女兒」,因此,深冬決定要幫友梨佳介紹其他醫院,沖田問她:「手術不做了嗎?」,深冬:「雖然不甘心,不過不能反抗蒲生教授」,沖田:「是嗎?那麼,既然這樣,我要從這裡辭職,去別的醫院給友梨佳做手術」沖田並拿走深冬手上的友梨佳的檢查檔案光碟,深冬問他:「你是認真的嗎?」,沖田反問她:「在這不是做不了手術嗎?」,深冬:「你是為了什麼才回到這家醫院的?不是為了重整小兒外科嗎」,沖田:「不是為了重整小兒外科,也不是為了拋棄患者」,沖田把深冬拉過來站在自己前面:「為了拯救眼前的患者」(深冬不知道他眼前的患者就是深冬自己,而以為他說的是友梨佳)。

十一、井川跟柴田說是自己拼命努力並不是靠父母才當上醫生的,立即被柴田打臉:「那貴得要死的家教費和醫學院的高額學費呢?不是靠父母嗎?」

十二、壯大說服沖田取消要辭職的決定不成功。

十二、沖田向柴田打聽不受慶安醫院蒲生教授影響的小外科?而柴田請沖田醫生要是辭職的話帶她一起走。沖田馬上就答應她了。

十三、院長跟深冬說:「讓她(友梨佳)轉到榮和綜合醫院,對方是在知曉事情原委的基礎上決定接收的,不要讓病人感到不安,和她說這家醫院比我們醫院更合適」,當深冬準備照院長說的跟友梨佳的媽媽說時,媽媽:「什麼時候做手術?還有可以問一下手術費嗎?」「對不起問您手術費的事,因為壇上醫生耐心地安慰我,我覺得這家醫院真是來對了,我覺得孩子的病不是精神性的,您能認真聽取我的想法,還分析病因研究治療方案,能讓你負責治療真是太好了」,聴完這些話,深冬實在說不出口要友梨佳轉院,她改口說:「手術的事麻煩您再等一下」。

十四、井川醫生興奮地跟羽村醫生說:「我找到論文了,那個手術(年輕女性主動脈根部擴張手術)能做了!」,沖田請井川介紹他去滿天橋醫院小兒外科:「我覺得這個手術越快越好,但我在日本的醫院沒有門路」,井川:「就因為我是滿天橋醫院院長的兒子嗎?你太狡滑了,你不能理解深冬醫生作為醫二代的心情,還想要利用我這個醫二代是嗎?我爸和蒲生教授的關係不錯,這我辦不了,還有我不是沖田派我是深冬派,我還要準備手術!」

十五、榊原實梨向壯大獻計後,壯大叫沖田不要辭職,腸扭轉的手術就在這裡做,他來批准,但是有一個條件:不能讓深冬主刀。壯大也告訴深冬等手術結束再告訴院長,同時為了不讓深冬的履歷受損,手術由沖田醫生主刀,他叫深冬不要插手,並要她辭職,辭職以後就能更好地照莉菜。深冬回家後莉菜給她看她畫的圖畫:「這是花店」,深冬指著畫上的女孩問:「這是莉菜嗎?」,

莉菜說:「嗯,我要開個花店」,深冬:「開個花店啊,那這就是長大後的莉菜囉?」,莉菜:「嗯!」,深冬陪莉菜睡覺,自己卻怎麼也睡不著,因為想到友梨佳和莉菜一樣也會有長大後的夢想,但因為自己有不能得罪蒲生教授的理由,不能幫友梨佳健康長大去實現她夢想。

十六、沖田準備好進入手術室時,深冬也出現在手術室前,她請求沖田醫生同意讓她給友梨佳做手術,沖田生氣地問她:「院長讓你不要做手術,你就選擇放棄她了吧?你說大家都覺得你是0.5,可不管你是有罪惡感,還是覺得自己是受害方,這都無所謂吧?連自己的志向都不明確的醫生,給病人做什麼手術啊」?深冬:「你說得對,我忘記了做為醫生最重要的事情,為了小兒外科的未來努力成為指導醫生,這種事情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首先要思考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醫生,我也想成為拼命挽救眼前生命的醫生,我必須背負的不是醫院的未來而是病人的未來,孩子未來的路還很長,我想盡快讓她不再痛若,盡快治好她,拜託你了,請讓我做這台手術」。

十七、在手術進行中院長打電話給副院長:「沖田醫生正在給蒲生教授的病人做手術,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副院長:「嗯,是我批准的」,院長忿怒地說:「你都做了什麼好事?」副院長:「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沖田醫生留下來」,院長:「留下來?」副院長:「可不容易了,沖田醫生說要辭職,不過請您放心,我是不會做出傷害深冬的事情的」,院長指著螢幕說:「深冬不是也在做手術嗎?」副院長趕緊看螢幕,深冬的確也在做手術!院長至手術室要求他們趕緊做縫合,沖田不理會他,叫深冬繼續,並請院長過來看友梨佳,院長看到她真的是腸扭轉,而且如果下次發病可能就治不好了,院長才離開讓他們繼續進行手術,而沖田也和深冬換位讓她主刀。壯大透過螢幕看著他們二人眉目間的默契,就如同十年前他所看到的他們還是戀人時的默契而十分生氣。手術進行得很順利,深冬告訴友梨佳的媽媽不會再有腹痛的症狀了。

十八、井川也漂亮地完成他之前一直在研究的女性的主動脈根部擴張手術,他看見沖田醫生回來辦公室了,就故意大聲地說:「哎呀剛才的手術真是精彩,堅持不懈地查找了論文真是太好了」,羽村醫生也誇獎他:「你真的幹得不錯」,井川:「哪裡哪裡,都是多虧了那篇論文」「沖田醫生你好像要留下來了是吧?」沖田:「嗯」,井川向他炫耀:「沖田醫生我跟你說剛才的手術三個主動脈瓣的其中一個瓣膜,罕見地發育不良,我憑藉自己的力量從論文中找到方法,治好了病人」,沖田:「你是指將發育不良的瓣葉切除或縫合,只保留主動脈三個原有瓣葉中的兩個,再直接進行David手術(保留主動脈瓣的主動脈根部替換術)的方法嗎?」,井川:「你也讀過這篇論文嗎?」沖田:「那台手術是我做的」,井川大驚:「什麼?可是你的名字並不在這篇論文上」,沖田:「因為作者是誰並不重要」,羽村醫生:「井川醫生你果然還是沖田派的吧?!」

十九、深冬:「院長給蒲生教授打電話,告訴他我們不會外傳他漏診一事,還希望他能公正地評判我的論文」,沖田:「你們威嚇了人家啊?」,深冬大笑:「也可以這麼說」「至今為止我一直認為我不能違背父親和丈夫的意志,我必須為這家醫院有所作為,育兒和工作我都是半吊子,但是真正的半吊子不在於這些,而在于是否有做醫生和母親的決心,我能意識到這一點真是太好了」「我總覺得跟自己一直以來描繪的未來有所不同的未來就要開始了,多虧了你,謝謝你!」

二十、深冬下班走出辦公室遇到柴田,深冬:「今天的手術謝謝你」「再見」,柴田:「深冬醫生,您真是被人深愛著啊」,深冬:「說什麼呢?我已經結婚6年了哦」,柴田:「不是指您丈夫」,深冬:「咦?」,柴田:「沒事,您辛苦了」

二十一、壯大問沖田:「為什麼讓深冬參與那台手術?」沖田:「因為我覺得她能做到」,壯大怒:「原來是你教唆的?」沖田:「是她本人的意願」,壯大:「深冬不會違抗我的」,沖田:「可能並不是喜歡這樣才不違抗的吧?」壯大:「你還真是了解她啊」沖田:「你特意把我叫出來,就是為了問這種情嗎?說完了吧?我還想思考一下她的手術呢!」壯大:「你還喜歡深冬嗎?你對深冬還有喜歡的感情嗎?」沖田一直沒回答他,壯大:「阿一!」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影劇推薦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