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

女人時常會說謊,應付當下的愚蠢謊言,或者賭上人生的決定性謊言,女人們的夜晚在祈禱謊言成真的同時,日漸深沈。

一、高野健一:「和樹的媽媽是個殺人犯」(阿相社長來電:事情麻煩了,副業的事,無論別人問你什麼,你都別多嘴),

健一:「孩子他媽我們回去吧!」,回到家之後,健一原本想趁亞紀抱小空到房間睡覺時,打電話給阿相社長,但亞紀把小空放在床上後,馬上就出來了:「孩子他爸你怎麼了?」,健一放下手機:「有點事」,亞紀進入和樹的房間發現他根本不在房裡,健一猜測他還在弓子家裡,正當亞紀要去弓子家時,警察來找健一, 阿相寬子女士家也被警察搜查了,警察告知寬子:「你先生的逮捕令出來了」「搜查令也下來 了,所以我們要搜查一下你們家」。警察問高野健一:「你認識阿相武文嗎?」,健一:「是!」,於是警察請他去警察局協助調查,臨走前健一告訴亞紀:「你放心,我沒做違法亂紀的事,弓子的案子你去問警視廰的荒又刑警,他一定會幫你,孩子們就拜託你了」。另一方面,生方航平搭末班電車離開。而和樹也跟著弓子離開。亞紀則在健一被帶去警局,打數通電話都找不到和樹之後,緊抱著小空說(祈禱):「沒事的,他們一定會回來!」。

二、和樹在札榥的賓館打電話給亞紀: 「我和佐佐木弓子阿姨在一起,明天我會去我原本的家,她會讓我見我的親生母親,然後再決定我今後的路,再見。」

三、生方航平搭電車到站後,他接到一通電話後往回走。

四、高層公寓的媽媽們正為阿相武文的新聞事件你一言我一語的「他被逮捕了?」「昨晚警察找上門就是為了這件事?」,看見寬子女士出現大家都不敢吭聲,而梨乃則像是好不容易逮住了機會似地:「真是難以置信,沒想到會有罪犯住在這棟公寓裡」,小朋友們也異樣的眼光看阿相家的兒子「俊介」。

五、荒又:「根據前田千晶小朋友的證詞,她被犯人帶上車之後,在山裡迷路,徘徊了好幾天」,津久井:「我們以半徑10公里為範圍搜山,到現在毫無線索」,荒又:「別著急,只能相信她的證詞了,這個神秘的口哨聲呢?」,津久井:「正在調查,可是如果這是犯人原創的曲子」,荒又:「那就沒得查了」,津久井:「嗯」。亞紀按健一說的到警察局找荒又警官,荒又:「你先生只是被阿相武文的罪行給連累了而已,今天應該就能回家了。」,亞紀:「謝謝」,荒又:「不過啊,真是沒想到,你先生就是14年前那起案子的高野健一」,亞紀:「能跟我說說那起案子嗎?」,荒又:「你問這個做什麼?」,亞紀:「我想要回兒子」,荒又:「要回?」,亞紀:「我兒子打算跟佐佐木弓子一起生活,她責怪我也是應該的,我沒發現兒子被人欺負,可是她也拋棄過和樹啊,事到如今居然想要回孩子,這也太自私了吧!」,荒又:「看著確實很自私吧,對於不知道內情的人來說」亞紀感到疑惑,荒又:「我知道了,我全都告訴你」「他犯下殺人罪是14年前的事,案發現場是佐佐木弓子和高野健一在北海道的家,當時碰巧在北海道警局實習的我負這起案子,弓子是東京人,弓子的母親,不知該說她嚴格還是過度干渉,類似現在的虎媽,她在高中時離家出走,一邊打工養活自己,一邊上了市內的大學,不過她似乎沒把自己工作告訴戀人健一」,亞紀:「為什麼?,荒又:「因為她在當女公關,婚後就辭職了,不過客人之中有個人渣,在她辭職後也陰魂不散死纏著她,就是現在的跟蹤狂,之後和樹出生,弓子搬到了健一的赴任地北海道,可是跟蹤狂還是沒有放過她,弓子沒能和健一商量,於是報了警,可是當時的法律還不完善,在我們警方磨磨蹭蹭的時候,聖誕夜的傍晚,那起事件發生了,趁著健一帶著和樹出去散步,那個跟蹤狂持刀闖入他們家,襲擊了她,並說殺了她之後,還要殺了她兒子,於是弓子奮力抵抗並殺了那個跟蹤狂,說也奇怪,當時她唯一的念頭就是和樹快回來了,不能讓他留下可怕的回憶,她為了這一點,把屍體拖到後院,拼命清洗浴室,之後健一和和樹回家看到身上血跡斑斑的弓子。審理時雖然主張過正當防衛,最終的判決卻是防衛過當致人死亡,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在坐牢期間她主動提出要離婚,因為她不想讓和樹變成殺人犯的兒子,不想因為自己的過失奪走和樹的將來,弓子下定決心,健一也只能答應,當然她的行為是犯罪是殺人,可是照那樣下去跟蹤狂隨時會對和樹下手,也就是說,弓子為了保護和樹,不惜放棄自己的人生。抱歉,其實我也失去了兒子,所以有些偏袒她」

六、弓子帶著和樹來到他出生的家,和樹問佐佐木弓子:「阿姨你和我母親是老朋友吧?」,弓子:「嗯」,和樹:「為什麼我母親時至今日才想見我?」,弓子:「 一直以來她都在猶豫,如果把拋棄你的理由告訴你,也許會成為你的負擔」,和樹:「負擔?」,弓子:「不過她說她決定了,她說你一定可以接受事實」,和樹:「我母親知道我?」,弓子:「她一直在遠遠地看著你」,和樹:「請讓我見見我母親」,弓子:「好的」「不過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保證」,和樹:「保證?」,弓子:「你能保證再也不見亞紀女士嗎?」

七、亞紀把14年前的案子告訴小空的外婆,小空外婆問亞紀:「你是不是對那個弓子越來越恨不起來了?如果為了和樹的幸福著想,其實也可以暫時把和樹交給她」,亞紀激動的說:「你讓我放棄和樹?」,小空外婆:「時至今日我才說,我丟下你離開家的那次,和男人私奔其實是騙你的,我是覺得只有這麼說,被留下的你才能下定決心」,亞紀:「真的假的?」,小空外婆:「在那之後,我被追債的逼得走投無路,慶幸自己沒有連累你,分開生活是對的,不是只有一起生活才是正確答案,到底怎樣才能讓和樹幸福,你好好想想,然後再給出答案吧!」

八、弓子拿了札幌學園高等學校的簡介跟和樹說:「這所學校出了名的校風自由,還有攝影學科」,和樹:「攝影學科?我也能上嗎?」,弓子:「當然!在這裡開始新的人生如何?把迄今為止的難過事件都忘掉,你會脫胎換骨,在你本該長大成人的這個地方」,和樹:「可是,剛才那番話是真的嗎?我不可以再見東京的家人」,弓子:「你想見你的親生母親吧?」,和樹點頭:「想」,弓子:「她做好了相應的覺悟,她打算對你和盤托出,你也必須做好同樣的覺悟」,和樹:「我知道了」。

九、高野健一在警局做完筆錄回家後,亞紀告訴他和樹說要在北海道生活後,就連絡不上他了,健一:「這是綁架,我來報警」,亞紀阻止他:「這是和樹自己說的,不是綁架」,健一:「你在說什麼,他一定是被弓子的花言巧語給騙了,那個女人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亞紀:「可是,她對和樹的心意全是真的吧?」,健一:「你這是怎麼了?」,這個時候電話突然響了,亞紀以為是和樹打來的,沒想到是佐佐木弓子打來通知他們:「和樹決定在這裡和媽媽一起生活,明天他會去你們那裡拿相機和行李,不過,這是最後一次了(她轉頭問和樹「對吧?」,和樹點頭),再見」,弓子不等健一回應就把電話掛了。健一跟亞紀說:「他回來後,就算五花大綁也必須留下他」,亞紀:「怎麼可能啊」,健一:「你就沒有不甘心嗎?」,亞紀喊:「不甘心啊!」「當然不甘心了,可是他已經高一了,他應該有自己的想法了」,健一:「我知道」,亞紀:「總之,我們和先他好好談談,和樹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十、津久井:「荒又警官,口哨的曲子查到了,是十年前在音樂著作權協會註冊過的曲子,作曲人是音樂音響醫學的小峰昭宏教授」,荒又十分吃驚:「大學醫院的教授?」。

十一、弓子跟和樹說:「明天一點我在這裡(機場)等你,最後的道別你就好好說吧!」

十二、小峰昭宏教授:「痴呆症的音樂療法是讓痴呆症患者通過聆聽音樂、實際演奏,改善症狀的康復訓練,為了最大限度提升效果,以前我帶著實驗性質,寫過一首任誰都能演奏的簡單曲子,就是這首」,津久井:「這個音樂療法有多少人試過?」,小峰昭宏教授:「還在試驗階段應該不滿一百人」,津久井:「能提供全部患者和相關人員名單嗎?」

十三、高層公寓出現一位穿著黑色連身衣帽的可疑人。

十四、小空看見和樹回家,開心地說:「 哥哥 ,我們要一起去野營哦」,

亞紀:「老大,歡迎回來」「你看你看,你爸特別起勁」,和樹問:「不上班嗎?」,健一:「現在哪有心思上班啊,我兒子都回來了,對吧,孩子他媽?」,亞紀 開心地點頭。和樹:「我只是來拿行李的」,亞紀:「我知道,我們沒打算強行說服你,機會難得,今天就一起創造開心回憶吧!」「小空過來幫我!」,小空:「好」,高野一家人一起到了野營地,小空要哥哥幫忙拍照,和樹拍下一張張全家歡樂的照片,

  

一家人開心地吃著爸爸煮的特製肉汁繪飯,晚飯後健一試著要說服和樹:「爸爸媽媽都不希望你去北海道,我希望我們四個人永遠在一起,可是如果你一定要去,為什麼要丟下家人去北海道,能請你好好告訴我嗎?」,亞紀:「和樹,拜託你」,和樹:「我一直害怕上街,每次轉彎我都覺得會遇到他們」,爸爸:「是欺負你的那群人嗎?」,和樹點頭:「可是我去了北海道,這種不安就消失了,久違的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覺,而且不僅僅是欺負,我想問問我的親生母親為什麼要生下我?為什麼要丟下我?如果不問,我心情永遠都會一團糟,(深深一鞠躬)拜託你們了,請讓我去」,亞紀:「該低頭的人是我,從沒跟你說過你的親生母親,對不起(深深一鞠躬),我實在沒有自信,不知道能不能好好說完還不會傷害你,拖著拖著就越來越難以啟齒」,爸爸:「這一點...我也是」,亞紀:「不過,今後就不同了,我們下次再見的時候,我會成為一個在和樹面前能抬頭挺胸的媽媽」「所以,你去吧!去了解你的親生母親吧!無論你得出什麼結論,我都會支持你」「對吧,孩子他爸?」,爸爸點點頭。和樹深深一鞠躬:「謝謝你們」。睡覺時亞紀叮囑和樹:「明天出發前,你得先去一趟醫院」。

十五、和樹看完醫生後聽見前田千晶在吹口哨,於是他上前去:「這歌真好聽」,千晶:「這是哈默林的歌哦」,津久井走過來喊:「千晶不可以坐在這裡」並抱起千晶,千晶:「我累了」,津久井:「對不起哦」,他從和樹耳邊走過時回頭:「你是不是高野和樹?」「我一直在擔心那之後怎麼樣了?拍攝那些照片的理由,你對父母解釋清楚了嗎?」,和樹:「沒有 」。

十六、和樹要出發前抱著小空,小空在和樹耳邊說悄悄話,

亞紀:「老大,時間差不多了」「小空,哥哥要走了」,小空:「去哪裡啊?」,和樹:「就出去一下,小空和爸爸看家」,小空在哥哥的耳朵旁說:「回來記得給爸爸媽媽買驚喜」,和樹:「小空,哥哥不會...」,亞紀送和樹去搭計程車,準備了厚毛衣和襪子、暖暖包、橘子給他帶去北海道,還有老大喜歡的炸豬排三明治,

亞紀還把代表全家人的4顆橡子給和樹:「媽媽會跟小空說的,當心別感冒了,和樹你喉嚨容易著涼,記得穿戴暖和些、漱口,吃些橘子」

「一不留神就長這麼大了,當初還是個小寶寶,第一次抱和樹是你2歲的時候,紅葉般大的小手,緊緊地握住我的手指,一想到我要成為這孩子的母親,雖然有過不安,但還是非常非常的高興,心中充滿喜悅之情」「和樹,謝謝你來到媽媽的身邊,謝謝你給我帶來滿滿的幸福」,亞紀緊緊抱住和樹:「沒時間了呢!再見啊」「隨時回來,會一直等著你」。

 

亞紀不捨地送他坐上計程車,看著他離開。而生方航平因為接到小空的電話,知道和樹要離開而趕來。此時爸爸也發現小空用爸爸的手機打電話給某人,但小空不願意說自己是給誰打過電話。

十七、以梨乃女士為首的太太們連署要罪犯一家(50樓的阿相武文家)搬離的請願書,想說服亞紀簽署,因為他們擔心媒體在這轉來轉去,會對孩子產生不良影響,但亞紀主張這不是寬子女士的錯,要求她和俊介因為先生犯罪而搬走,這種行為跟霸凌沒什麼區別,因此她拒絕簽字,同時她也呼籲˙母親是一份很不容易的工作,媽媽們要互相幫助,寬容對方的缺點、互相扶持。但梨乃女士說:「靠講道理說漂亮話是養育不了孩子的,我說過吧?媽媽被討厭的話,孩子之間就交不到朋友」,亞紀:「即便如此也沒關係,我要做一個在孩子面前抬頭挺胸做人的媽媽」。

十八、寬子女士和俊介坐在公園裡看著媽媽朋友和他們的孩子們一同玩耍,但沒有人願意和俊介玩,亞紀和小空來到俊介面前問他能不能和小空一起玩,小空:「小俊,我們一起玩吧!」,小俊開心地點頭:「嗯」,寬子和亞紀也加入他們開心地玩耍。

十九、生方航平也來到機場勸說和樹回家,和樹:「我要去見我的親生母親」,生方航平:「親生母親是誰啊?只有亞紀姐吧?」,佐佐木弓子出現了:「你怎麼好意思說出這種話啊?」「夜裡和亞紀偷偷見面,傷害和樹的是誰啊?你對亞紀的感情全都說出來吧!在她兒子面前難以回答嗎?」,生方航平對和樹說:「確實,我曾經喜歡過你媽媽,但你媽的心裡完全沒有我的存在,完全沒有我介入的縫隙,亞紀姐一直都只想著你、小空和她老公,這種事情你應該也都明白的吧?」,眼看著和樹就快要動搖,於是弓子說:「時間快到了,我們走吧!」,生方航平:「亞紀姐說過你是她身體的一部份,還有其他母親會對你說這種話嗎?」,和樹聴見了這些話仍不為所動地和弓子一起離開。

二十、亞紀在已經沒有主人的和樹的房間裡,因為思念和樹而傷心地哭泣著,在機場準備搭機前往北海道的和樹感覺到莫名的心痛,不知為何覺得媽媽在哭,因此,和樹決定不去北海道了。他打電話告訴亞紀:「我終於明白我的家人就是爸爸、媽媽還有小空,沒有比和家人離別更痛苦的事了,那個被警察懷疑的那些照片,我是因為每次在街上看到各種各樣的媽媽,有那種母親的孩子真可憐,好羨慕那樣的母親,總是忍不住和媽媽重疊起來,完全沒想到會引發那樣的騷動,對不起!,至今還有其他好多事,對不起!我現在就回去,買好小空委託的驚喜就回去。」亞紀跟爸爸、小空說老大說買好驚喜就回來,小空:「驚喜明明是不能說出來的啊!」,亞紀:「也是哦,明明不能說的,哥哥卻說了出來」,亞紀開心地緊抱著小空,而爸爸則是喜極而泣,小空:「小空拜託了老師哦!讓他幫幫我」,爸爸實在太高興了,緊緊地抱住亞紀和小空。

  

二十一、荒又問弓子:「我問過高野亞紀女士了,你想要搞垮沙山嗎?」,弓子不解其意,荒又:「在沙山當中插一根棒子,在棒子倒下之前一點點瓦解,就是那樣」「一開始是高野亞紀的朋友,接下來是一個個離間她的孩子們,最後這根以家庭為名的棒子應該就會倒下,你是這種算計吧?」,弓子:「這遊戲好像很有趣的樣子」,荒又:「差不多了吧?」,弓子不想再聽下去,於是起身拿起行李準備要走,荒又勸她:「佐佐木弓子,放棄吧!」「你所做的這些事,真是為了和樹好嗎?你也應該明白了,用這種作法是不可能幸福的」。弓子回到高層公寓的家裡看著一張張和樹相機裡拍的亞紀一家去野營的照片,她難過忿怒地砸掉家裡的鮮花和擺飾,把家裡弄得十分零亂。

二十二、津久井要前田千晶好好回想:「和你在一起的犯人是男的嗎?不是女的吧?」「到底是哪個啊?」「千晶,莫非男女都有,有2個人嗎?」,千晶終於點頭。津久井把這個結果告訴荒又:「哈默林的犯人可能是男女共犯」,荒又:「我這也掌握新情報了,那個音樂治療法有關人員,有位患者住在山梨縣朝霧村,距離發現千晶的地方大概有20公里,是一個已廢棄的村落,我們可能終於抓住犯人的狐狸尾巴了」。另一方面全身穿戴著黑色連身衣帽的可疑者又出現在高層公寓,並帶走了俊介,寬子發現俊介不見打電話問阿相武文:「俊介不見了,你知道他在哪裡嗎?」並四處尋找。

二十三、弓子透過監視螢幕看高野家的動靜,

小空:「哥還沒回來啊?」,亞紀:「可能在猶豫挑著驚喜吧?」,弓子最後把電源拆了...而和樹已買妥驚喜回到高層公寓頂樓佈置好要送給爸爸、媽媽的驚喜,開心地下樓時在48和49樓之間的樓梯間突然聽見在醫院千晶吹的「哈默林的歌」,於是他停下腳步去尋找聲音的來源,他看見了正在吹口哨的那個人後快速下樓,並打電話給亞紀小聲的說:「媽媽我去一下警局,我可能看到犯人了」,亞紀:「犯人?怎麼回事?」,和樹:「就是哈默林的...」就在此時和樹遭到襲擊而倒臥在地,握在手中的四顆橡子也因此而滾落....

二十四、帶走俊介的犯人開著黑色轎車駛離地下室...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懶人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