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

女人經常會說謊,有時謊言不為了任何人,只是為了偽裝自己,用偽造的彩燈掩蓋這份虛偽。

一、亞紀推開航平:「我...和樹被護車載走了,我必須去醫院,可我不知他去了哪家醫院?」,

航平:「亞紀姐你冷靜點,沒事的」,航平幫著她一起打電話給每一家醫院問。(這兩人不知道剛才擁抱時被偷拍)

二、和樹沒有骨折,檢查結果也沒問題,不用住院,和樹問弓子:「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你是誰?」,弓子:「你的親生母親你想知道嗎?」

三、當亞紀帶小空要去醫院找和樹時,和樹正好回來了,但和樹仍和以前一樣對亞紀很冷漠,亞紀問他:「被以前學校的朋友欺負了?」,和樹沒回答她,亞紀接著說:「我們報警吧!」,和樹:「不用了」,亞紀:「為什麼?你可能又會被欺負的,這種事應該要找警察和學校老師」,和樹:「不用了」「那個人留了很多證據」,亞紀:「那個人?佐佐木弓子女士?你別再和弓子女士來往了」,和樹:「為什麼?」,亞紀激動的說:「沒有為什麼」,和樹:「是因為她知道你的把柄嗎?」,亞紀:「你在說什麼?」,和樹:「我累了,睡覺」。亞紀跟爸爸說了白天發生的事情,爸爸:「和樹被欺負?」,亞紀點頭,爸爸:「這..平時一點都看不出來」,亞紀:「孩子他爸,那件事你告訴和樹了嗎?」「我不是他親生母親的事,我總覺得他知道了」,爸爸:「不會的,你想多了」,亞紀:「是不是弓子女士說了?說她才是親生母親」,爸爸:「她?」

四、亞紀去弓子家,亞紀把弓子之前墊付的和樹的醫藥費給弓子:「這是你之前墊付的,我兒子的醫藥費,我兒子承蒙關照了」,弓子接過醫藥費之後,亞紀說了聲「再見」便離開,弓子:「你應該還有其他話要問我吧?」,亞紀:「什麼意思?」,弓子:「比如說我有沒有告訴他我是他親生母親」「我沒有明說,不過和樹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你親生的了」,亞紀:「咦」,弓子:「你沒發現嗎?」,亞紀:「知道了?」,弓子:「對,早就知道了」 。

五、寬子女士拉著生方教練:「六木木要搞一個聖誕節彩燈,下課後你有時間嗎?」,生方:「抱歉,我還有其他學校的課要去上」,寬子:「那明天呢?」,生方:「明天也是」「我現在專心在工作上」說完就離開了,而寬子女士一回頭看見梨乃女士,梨乃馬上表明自己什麼也沒聽到,寬子趕忙解釋自己對生方沒有非分之想,只是逗逗萌犬而已 ,梨乃:「是吧,對了,有個大新聞」,寬子看了臉色生變。

六、寬子約了生方教練見面,生方:「 你要跟我說什麼重要的事?」,

寬子:「專心在工作上是騙人的吧?(寬子show出生方擁抱亞紀的照片)偏偏是學生的母親,要是讓學校知道,你會被解僱的,鐵證如山,亞紀女士也無法狡辯了吧?我們做個交易」,生方:「交易?」,寬子:「成年人的交易」「成年男女的交易」「我幫你瞞著作為交換,你能為我做什麼?」,生方:「這是誤會,這和亞紀姐沒有關係,照片上的這個瞬間也是,是我像跟蹤狂一樣糾纏她,是我強行抱了她」,寬子:「你真的喜歡她 ?你是不是傻?你會被解僱的,再傻也要有個限度」,生方:「同感」。

七、亞紀和小空說:「今年也一起去看聖誕節點燈式」「聖誕節的燈光瞬間亮起」「還記得去年嗎?哥哥也是從小就喜歡」,小空:「我想去」,亞紀:「嗯,大家一起去」,

寬子女士突然走過來抓住亞紀的手臂:「你用了什麼手段,花錢綁住他?還是給他下了藥?」,亞紀:「你在說什麼?」,寬子:「別裝傻了,你明明欺騙了生方教練」,寬子大喊:「各位,這個人和自己女兒的體操教出軌哦」,亞紀:「你在說什麼?我沒做過這種事」,寬子:「我做為一個有分寸的母親,已經把她和教練的不正常關係告訴職場了」,梨乃向前阻止:「寬子女士大庭廣眾之下」,寬子:「你少囉嗦,謊報學歷女」「你(亞紀)害他丟掉工作,他被解僱了」,亞紀:「解僱?」「請等一下」亞紀拉住寬子:「被解僱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被解僱?」,寬子:「放開我」,亞紀:「這是誤會」,寬子:「放開我」,大家拉扯之間不慎將亞紀推倒,亞紀的頭撞上花盆。

聖誕樹的燈飾也因撞擊而落在亞紀頭上。生方航平原想傳短訊問亞紀「和樹怎麼樣了?」,但最後還是刪了。

八、(在警察局)失蹤的是小學六年級的今井玲雄,認識他的中學生證實他受到過嚴重霸淩,津久井:「我還是不懂犯人的動機,想給瘧待或是出軌的父母定罪我不是不明白,可是沒有注意到孩子被霸凌的母親,需要這樣懲罰嗎?」

九、弓子通知高野健一亞紀受傷在豐洲中央醫院住院,和樹在照顧小空,高野健一:「弓子,前一陣子和樹似乎承蒙你關照了」,弓子:「不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高野健一:「你的目的是什麼?」,弓子: 「我哪有什麼目的,亞紀女士住院期間,有需要的話你盡管開口,我一定幫忙」,掛斷電話後,弓子繼續透過監視螢幕看和樹的動靜。亞紀在醫院醒過來時,看到小空畫的一家人去看聖誕樹點燈的畫放在床邊,

亞紀媽媽:「真是丟臉,這麼大個人了還跟人扭打在一起,健一剛走不久,他說病房裡人太多不適合,所以帶著小空回去了。亞紀問:「和樹呢?」,亞紀媽媽:「叫過他,可是他不來,你跟和樹怎麼了嗎?之前明明母子情深」,亞紀:「和樹的親媽就住在我們家樓上,她還活著,只是健一騙我說她死了,她美無缺,比我更像一個母親」,亞紀媽媽:「你怕和樹會被她搶走?剛結婚的時候,是你自己放話說要當和樹真正的母親吧」,亞紀從床上坐起想要出院,被她的媽媽給阻止了:「醫生偯你住院到1號,今年的點燈式估計是看不成了,我明白你想全家一起去看,不過你得聽醫生的話,乖乖住院」,亞紀生氣的說:「我不像你這麼閒」,亞紀媽媽:「哦是嗎?我這麼閒真是抱歉,你自己在這裡慢慢煩惱吧」,媽媽一氣之下離開了醫院,不過她仍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兒。

十、高野健一手忙腳亂地準備晚飯,而弓子做了小孩愛吃的餐點拿過來,也幫忙準備晚飯,高野健一:「佐左木女士你心意我很感激」,小空:「爸爸,我可以吃吧? 」,高野健一:「可是...」,弓子:「吃晚飯吧!」,高野健一:「謝謝你,還是不麻煩你了」,和樹從房間走出來:「是有不能找佐佐木阿姨幫忙的理由嗎?」,高野健一:「不,不是的」,和樹:「那不就行了」,弓子:「坐吧,趁熱吃!」和樹和小空都吃得很開心,高野健一則有些尷尬,弓子打從心底暗自開心~飯後弓子還幫忙洗碗,高野健一:「已經可以了,洗個碗我還是可以的」,弓子:「不行,你每次都洗不乾淨」(說這句試圖勾起健一和她在一起生活的回憶)「洗潔精在哪裡?」並開始翻找廚櫃,高野健一:「喂,你別亂翻」,弓子:「你是不是在顧慮你太太?」,高野健一:「當然了,廚房是她的地盤」,弓子:「你沒必要顧慮她吧?」,「她受傷的原因,你問過具體情況嗎?」,高野健一:「沒有,我只知道是媽媽朋友圈故意找茬,她被推倒」,弓子:「糾紛的原因是亞紀女士出軌」,高野健一:「出軌?」,弓子:「對象是生方航平」,高野健一:「怎麼可能,這只是流言吧?」,弓子:「不一定哦」,弓子把亞紀之前準備的離婚書拿給高野健一看:「看到這個你還能說是流言嗎?」,高野健一:「離婚?」(和樹也聽到了)。

  

十一、小空在亞紀的病床邊悶悶不樂地撫弄著代表一家人的四顆橡子,亞紀問她:「怎麼了?幼兒園裡出什麼事了嗎?」,小空:「媽媽,什麼叫出軌?」,亞紀問爸爸:「在幼兒園裡被嘲笑?」爸爸:「似乎是她的朋友笑話她媽媽出軌」,亞紀:「怎麼這樣?」,爸爸:「別連累孩子啊!」,亞紀:「咦?」,爸爸:「出軌的對象果然是那個生方嗎?」,亞紀:「什麼話?你別跟著當真啊」,爸爸從口袋裡拿出之前亞紀準備的離婚書:「那這是什麼?你什麼意思?」,亞紀:「這和航平沒關係,倒不如說是你害的啊,我看到了和樹面談那天,你明明保證過不再單獨見弓子女士,你們一直這樣偷偷摸摸見面嗎?」,爸爸:「就那一次,那次是被她威脅」,亞紀:「這種借口」(因為太激動頭又痛了起來)「你覺得我會信嗎?」,爸爸:「那你呢?鬧出這種流言,甚至傷到了孩子,你這樣也配當母親?既然是母親就請你安份守己,給我當個24小時好媽媽啊」「總之這個,既然你想離婚,那我也有我的想法」,爸爸生氣地離開病房。並叫小空回家了,但小空說她要把橡子給媽媽,爸爸卻堅持:「回家了」。

十二、和樹到樓上找佐佐木弓子阿姨,

弓子:「歡迎,我一直在等你」,和樹:「那話是真的嗎?你知道我的親生母親,那話是真的嗎?」,弓子:「你知道多少?」,和樹:「我第一次發現是在初一,碰巧看到父母摘下的婚戒,內側刻了結婚日期,比我的生日晚了二年,我覺得奇怪,然後我查過戶籍,這算什麼?我以為他們會告訴我的,可我等到現在,他們都沒開口,原來他們不相信我,果然,我們只是外人而已」(和樹傷心地哭了),弓子:「謝謝你告訴我,你親生母親的事,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作為交換,現在的這個媽媽,你有拋棄她的覺悟嗎?」

十三、荒又:「這孩子可能是拋棄了她母親,絕望於沒有發現自己被欺凌的母親,可能是自己逃走了」,津久井:「什麼意思?」,荒又:「我找到欺負玲雄中學生問過話了,然後」荒又此時接到玲雄媽螞的求救電話:「警官救命,前夫闖進來了請幫我趕他走」,玲雄爸爸:「都是因為你不爭氣才出這種事」,玲雄媽媽:「你也見過那孩子啊」,玲雄爸爸:「你和他住在一起,你怎麼沒發現啊」,玲雄媽媽:「別把所有事情都推給我啊」,玲雄爸爸:「玲雄被拐走都是你的錯」,看著互相缷責爭吵的父母,荒又生氣地說:「你們這樣也配當父母嗎?你們兩個看到這張照片還能繼續吵嗎?」(荒又show出手機上玲雄身上傷給這對夫妻看)「看到這些傷痕還能繼績責怪別人沒有發現嗎?我啊,我的兒子過世了,被霸凌折磨自殺身亡的,我也是沒有發現的大人之一,我和妻子為了這件事不斷指責對方,父親的錯、母親的錯、學校的錯、社會的錯,就在大人互相推缷責任的過程中,又出現了另一個犧牲者,這樣可憐的孩子,我再也不想看見了」 。 

十四、亞紀提前出院了,離開病房時在病房外的窗臺上看見小空留下的橡子,

亞紀坐在醫院大廰時弓子出現了,弓子問她:「害怕回家嗎?那就不用回去了」,亞紀:「你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弓子:「我是在說,我會代替你成為那個家的母親,我比你更適合做母親,你是母親的話,只會讓那兩個孩子不幸,你不知道吧?和樹被霸凌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我是知道的哦,因為我一直關注著他」,亞紀:「什麼叫一直?」,弓子:「就是一直」「離開那孩子後,我也一直關注著他,只想著那孩子的事,下課回家的路,他一直是孤單一人,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沒找父母商量,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因為他知道你不是他的親生母親,沒有信心你是否能完全接受自己,所以說不出口,他相信你,等著你總有一天會把真相告訴他,每當你看著自己,就想著該不會是,今天失望了就等著明天,每天每天他是懷著一種怎樣的心情看著你啊, 你..沒有察覺到嗎?但是,不管等多久,你都沒有說,然後那孩子終於發現了母親根本沒有自己想的那樣關注自己」,亞紀:「總有一天」,弓子:「總有一天會說的?這種辯解真是蒼白無力啊,沒法做到整天盯著孩子?沒法做到完美?那你就不要當什麼母親了,霸凌那樣一直持續下去的話,可能某天那孩子就死了,可能他就結束了自己的生命,要是那樣的話,你還能說出同樣的話嗎?還能說沒法做完美嗎?我一直看著你,看你什麼時候能做為一個稱職的母親幫上和樹,但是已經三年了,三年已經是我極限了,我能做一個完美的母親,和樹...不,為了守護那個家庭我可以做任何事,那個家已經沒有你的容身之地了」。

十五、當亞紀回到高層公寓外的公園旁時,看見小空、和樹和弓子一起跟鄰居的孩子們快樂地玩耍,

弓子跟小空、和樹說:「你們倆再加上你們爸爸4個人在我家一起吃飯吧!」,小空:「嗯」,和樹問小空:「你不是很喜歡吃炸蝦嗎?」,小空:「嗯」,亞紀看著這一幅和樂融融的景像,便難過地離開(弓子看見了),小空:「但是和媽媽約好了一起看聖誕樹點燈式的 」,弓子:「小空,很遺憾你媽媽好像不回來了,你媽媽爽約了」。和樹打電話給爸爸說他和小空在佐佐木女士家,爸爸問:「媽媽呢?」,和樹:「不知道,要到晚上才回來吧,沒聯繫過我」,爸爸:「真是胡來啊,算了,我們三個人在家吃飯吧!」,和樹:「爸爸你也一起來吧!佐佐木女士讓你也一起來吃晚飯」。

十六、生方教練今天離開體操教室,梨乃:「聴說生方教練被開除了」,三浦篤子:「果然是因為和亞紀女士出軌的流言嗎?」,梨乃:「但也有說法是只是因為寬子女士的大鬧」「生方教練也真可憐啊,被鬧得滿城風雨還怎麼待下去啊,太過份了,就算是寬子女士也不原諒」。航平離開體操教室後打電話給亞紀:「亞紀姐,和樹沒事吧?」,亞紀:「那時真的謝謝你了」,航平:「太好了,其實我要離開這裡去旅行了」 ,二個人又在橋上偶遇,

航平看到揹著大包小包的亞紀:「旅行?」,又看見她頭上貼著紗布:「頭怎麼了?」,亞紀:「發生了很多事」「我聽到了件奇怪的事,聽說你被辭退了?不是真的吧?」,航平:「不,是真的!」,亞紀:「該不會是因為...」,航平:「但不是因為奇怪的流言,是我自己辭職的,我媽媽身體不好,我想這段時間陪在她身邊」「肚子餓嗎?」「這附近有家店我以前就一直想去了,要不要一起去?」「去吧!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就當是我的餞別會吧!拜託了」,和亞紀一起吃餐點時因為看亞紀悶悶不樂的,航平刻意大口大口的吃顯出很好吃的樣子,希望亞紀也能開心的吃點東西,餐後兩個人一起在街上走著,亞紀:「你想去哪裡啊?」 ,航平:「先去土耳其的卡帕多細亞乘熱氣球,然後在亞馬遜流而下和鱷魚格鬥,在瑞典看世界上最漂亮的滿月」,亞紀:「世界上最漂亮的滿月?」,航平:「在瑞典把倒映在海裡的月光之路稱為海面上的月光」,亞紀:「倒映在海裡的月光之路?」,航平:「走在那條路上會覺得自己走向了另一個世界」「亞紀姐呢?你想去哪裡?想做什麼?」,亞紀:「我想不出,因為這13年裡我只做為一個母親活著,即便如此,打算著每天一點點積累些重要的東西,感覺某一天會影響到一件大事,但全部是我的自以為是,單單給孩子們造成的那些痛苦,我...可能就不該成為一個母親」,航平用手拭去亞紀臉上的淚:「真的不跟我一起走嗎?月光之路也好,什麼也好,帶你去看你想看的東西,雖然我不能保證未來會怎麼樣,但我絕對不會讓你哭的」,當亞紀靠近航平時,再一個小時就是聖誕樹點燈式的鬧鐘響起,她想起和小空要全家一起去看點燈式的約定,以及相親相愛的一家人,還有自己和健一許下一定要守護住孩子們的那份幸福的承諾,亞紀:「對不起,孩子們果然是我身體的一部份」,航平:「亞紀姐你是一個好母親,孩子們肯定在等媽媽回去」。亞紀傳訊給健一和和樹:「爸爸、小空聯繫晚了對不起,今晚7點大家一起去看今年的第13次點燈吧,我等你們」。

亞紀媽媽到亞紀家,健一:「媽媽」,亞紀媽媽:「想著萬一我才來的,你們果然沒去點燈式那裡 」「聽說你瞞著亞紀前妻還活著的事,要是你靠譜點的話,亞紀和孩子們也就不會那麼難受了,為此隱瞞、說謊、扭扭捏捏、扭扭捏捏」,健一:「說我扭扭捏捏,恕我直言我也是各種煩惱」,亞紀媽媽:「拜託你了帶給亞紀幸福吧!雖然我說這話有點不合適,因為是一家人,覺著即便不管不問還能心靈相通的話都是自以為是,每天注入感情照顧,有裂痕就修補,才能好不容易成為一家人的啊」,健一:「也許是這樣的,但她都留下離婚申請書離家出走了,我怎能輕易原諒她啊?」

十七、亞紀在點燈式開始前趕到現場,她祈禱著在點燈時能看到健一、和樹和小空,但直到點燈式結束,都沒等到他們出現,

但就在亞紀覺得他們不會來時,聽見小空喊「媽媽」,是健一抱著小空飛奔而來了。

健一:「對不起,來晚了」,亞紀:「爸爸」「小空」,健一:「對不起,我沒能帶和樹來」,亞紀搖搖頭:「對不起,我是一個不周到的妻子」「對不起我是一個不完美的媽媽,雖然這13年裡我只是作為母親生活了過來,但這可能跟周遊世界同樣開心,是幸福的13年,爸爸、小空,今後請讓我繼續作為高野家的媽媽而活」(90度鞠躬),健一出離婚書:「我也是同樣想法 ,我想撕了這紙吃了它(健一撕了離婚紙),我們不完美也沒關係,兩人不足的部份互補,兩個人一起來養育孩子吧!所以,媽媽,今後也讓我繼續作為你的丈夫而活吧」(90度鞠躬),亞紀:「好的」,

小空:「真奇怪啊,兩個人在互相模仿」「哥哥要是來就好了」(和樹正站在遠處看著這裡),

和樹看著小空牽起爸爸和媽媽的手,

也想走過去和他們在一起,但被弓子阻止:「我們說好的吧?你想知道親生母親的事,就要拋棄現在的媽媽」「怎麼樣? 」,和樹:「好的」,和樹最終還是選擇往回走。

十八、荒又:「千晶醒過來了?」,津久井:「5小時前醫生說她講了犯人的特徵」,津久井問千晶:「你說犯人吹了口哨嗎?」,千晶:「是,時常吹」,荒又:「怎麼樣的曲子?」,千晶把犯人吹的口哨吹了一遍。

十九、高野健一決定把以前和弓子發生過什麼,以及他們倆犯下的罪行全部告訴亞紀。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