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

女人經常會說謊,比如就像化妝一樣若無其事,那是蒙騙男人,加以誘惑的媚藥,可是女人們都知道,女人的謊言騙不過女人....

亞紀告訴高野健一關於和樹的事:「所以和樹明天請假不上學」,

爸爸:「現在找他談談吧」,爸爸看了一下手錶:「不,還是明天吧!」,亞紀告訴爸爸:「和老師面談定在周一」,但爸爸正在想遇見弓子的事(弓子說她變了畢竟發生過這麼多事)沒聽見亞紀說下周一和老師面談的事,亞紀又再說了一遍:「周一和老師的面談你會來吧?」,爸爸:「工作日我還要上班呢!」,亞紀:「什麼話,你不擔心和樹嗎?」,爸爸:「我知道了」。

第二天,高野健一向阿相社長請假,但因為相親活動阿相社長不答應他下周一請假。弓子打電話給高野健一,跟他約在以前見面的酒吧裡見面,弓子:「這家店很懷念吧?」,高野健一:「突然叫我過來什麼事?」,弓子:「沒什麼,遇到舊相識我很高興而已,你偶而也會想要不屬於家人和工作的私人時間吧?」「就喝一杯,我有話跟你說」「好嗎?」

荒又警官向方生航平確認他所說的佐佐木弓子和自己認識的是同一個人,方生航平問:「這個人怎麼了嗎?」,津久井:「她現在住在哪裡?」,方生航平:「高層公寓」,荒又和津久井聽到高層公寓時震驚了一下,荒又:「職業呢?」,方生航平:「開了一家插花班」,荒又:「僅此而已嗎?你沒聽說別的嗎?」,方生航平:「別的?」。荒又警官在想弓子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原先告訴亞紀今晚會早點回家的高野健一謊稱晚歸的理由是時被阿相社長叫去,而亞紀卻在他的襯衫上看見口紅印。

體操教室即將舉辦「漫步在秋天的山野中」的活動:大家一起賞楓葉,開開心心鍛煉腰腿 ,小空問亞紀:「賞楓葉是什麼?」,亞紀:「賞楓葉就是去山裡,看看楓葉、撿撿橡子」,小空:「橡子?我想去」,亞紀:「好,那就叫上哥哥和爸爸吧!」,當亞紀和小空經過櫃檯時,生方教練問亞紀:「你和佐佐木弓子怎麼樣了?」,亞紀:「出了點事,我們疏遠了」,生方教練:「是嗎?那就好」。回家後亞紀跟小空說:「賞楓葉有我和你們爸爸的回憶喲」,小空:「回憶?」,亞紀:「嗯,是爸爸媽媽結婚前的回憶,爸爸媽媽在同一家公司,公司的人一起出去旅行,媽媽走得很慢,所以掉隊了,不過啊,有個人和我走得一樣慢」,小空:「是誰?」,亞紀:「那就是你爸爸」,小空:「是爸爸啊,好沒用啊」,亞紀:「對吧?我也這麼想」「不過後來我知道了,他是故意配合我,我就覺得他好善良,回程的時候我走不動了,他還拉了我一把,背著我走,他的後背寬廣溫暖,當時我啊就覺得和你爸爸應該能組建個溫暖的家庭。」,亞紀傳短訊給正和阿相社長在夜總會的爸爸:「這週日的賞楓葉,要不要全家一起去?應該是個和老大好好談談的好機會」,爸爸看了想請假。當阿相社長叫來媽媽桑時,高野健一看到這家酒店的媽媽桑竟是弓子,高野健一問弓子:「這份工作你還在做啊?」,弓子:「這是我唯一的謀生技能」,高野健一用不捨的表情看著她,弓子:「別這樣看著我,我很幸福」,高野健一:「真的嗎?」,弓子:「我也習慣一個人了」「偶爾來店裡玩玩吧,讓我賺點錢」。當弓子到夜總會門口送高野健一離開始正好被一直在監視弓子的方生航平看見

 

,而夜總會的保彪也發現了方生航平並將他抓起來,弓子:「在店門口轉悠的人原來是你,又想讓我報警嗎?」,方生航平:「警察來了會有麻煩的人反而是你吧?我見過荒又警部了,你為什麼會被警察盯上」,弓子:「你想知道?」。

亞紀拿出周日賞楓活動的小海報:「老大,大家一起去吧!」,和樹:「我不去!」,亞紀:「為什麼,不舒服嗎?」,和樹:「模擬考」,爸爸:「和樹,上學怎麼辦?」,和樹:「我明天去」。亞紀在和樹回房間後小聲問爸爸:「怎麼辦?」,爸爸:「他說了會去上學,再觀察一陣子吧!應該是叛逆期」,亞紀:「哪有這麼簡單」,爸爸:「總之,面談的時候你好好問問老師」,亞紀:「你不跟我一起去嗎?」,爸爸:「工作沒法請假」,亞紀想起爸爸襯衫上的口紅印:「真的是工作?」,爸爸:「不然呢?」,爸爸進房後,亞紀看到爸爸的手機有封短訊:「晚安,見到你我很高興」

  

次日早晨,亞紀和小空在大樓前的公園玩,亞紀還在想著前一晚爸爸手機收到的短訊是什麼人傳來的,「是女人吧?」,弓子女士走過來打招呼,

弓子說:「上次我說話太苛刻,對不起」,亞紀:「不,你說的都是實話」,弓子:「不是的,我坦白,我是在嫉妒你,你看起來實在太幸福了」,亞紀:「哪有,還是你更...」,弓子搖頭:「其實我先生早就有其他女人了,現在和她在紐約同居」,亞紀:「這樣啊」,弓子:「我發現他有外遇的契機,是他的襯衫上有口紅,一開始我不解其意,後來我才慢慢明白,是那個女人故意留下的」,亞紀:「故意?」,弓子:「那是發給妻子的信息吧,意思是【這個人是屬於我的】,我對自己說過無數次就算一個人也不會寂寞,然而不行,晚上也要一個人吃飯吧?這種時候眼前的夜景就變成了其他景象」,亞紀:「其他景象?」,弓子:「眼前的一盞盞燈火下是一戶戶不同的人家,孤身一人的也許只有我」「對不起說了些奇怪的話」,亞紀搖搖頭,弓子:「真的很對不起」,亞紀:「沒關係,怎麼說呢?」「我好像感同身受」(亞紀又中弓子的計了,唉~真是單純),「弓子女士,不嫌棄的話,下次一起吃飯吧!」 「對哦,方便的話就今晚吧!」,弓子:「我很高興」「對了,要不來我家吧!」,亞紀:「可以嗎?」

亞紀打電話告訴爸爸要和樓裡的朋友一起吃晚餐,和樹也會參加,問爸爸是否能參加?高野健一:「嗯,我去」「是什麼樣子的朋友?」,亞紀:「她人很好哦,就住我們家樓上」,高野健一:「樓上那間是嗎?我知道了」

亞紀和小空到弓子家幫忙準備晚餐,弓子問亞紀:「你先生是個什麼樣子的人?」,亞紀:「就是個普通人,也沒什麼興趣愛好,不過他說過學生時代是登山部的」,弓子:「這麼巧,我學生時代喜歡的人也是登山部的」,亞紀:「真的嗎?」,弓子:「之前時隔多年見到他,我又心跳不已了」「你先生是你選擇的人,想必非常優秀吧?」,亞紀:「完全沒這回事,他整個人就是大寫的抱歉」,門鈴響起,是高野健一來了,當他看到弓子時完全被嚇到,但弓子卻很鎮定假裝是初次見面,門鈴再次響起,弓子:「我想給你們個驚喜」,亞紀:「警喜?」「我還叫了一個人,是我插花班學生,說是有些話一定要問我,我就順便請他一起來了,你不介意吧?」,亞紀:「嗯,不介意」,弓子給大家的驚喜是生方航平,生方航平看到屋子裡的其他人有點吃驚,他問弓子:「這是怎麼回事?」,弓子:「是你說想瞭解情況吧?」,亞紀:「晚上好」,生方航平:「晚上好」,弓子向生方介紹高野健一:「這位是亞紀女士的先生」,高野健一:「請問,我們是初次見面吧?」,生方:「 是,我是生方,初次見面」,

高野健一:「你是不是就是孩子他媽以前的鄰居?」,亞紀:「是,他現在是小空體操教室的教練」,高野健一:「可是你說過不太想見以前的熟人」,弓子:「他們關係很好哦,之前也在你家見過他吧?」,高野健一:「在我們家?他來我們家了?」,亞紀:「就一次,他有點事要問我」,高野健一:「你沒跟我說過」,亞紀:「沒什麼特地說出來的必要吧?他是小空的教練嘛」,生方覺得氣氛有點尷尬於是就提出要回去了,弓子問他:「你不是有話要問我嗎?」,生方:「告辭」。亞紀這時才想起航平曾問他和佐佐木弓子怎麼樣了?當時回答他:「出了點事,我們疏遠了」,而生方教練則說:「是嗎?那就好」。航平出去後,亞紀追上去在電梯前問他:「你怎麼了,上次還問起弓子女士?」,航平:「你來一下」並把她拉到一邊:「那個佐佐木弓子是為了攪亂你們的家庭才特地把我叫來」「我稍微調查了一下她,亞紀姐,你不可以接近她,她特地用驚人的價格買下你家樓上的房子,而且說自己丈夫在紐約也是騙人的,其實她單身未婚,在銀座開了一家夜總會」,亞紀:「怎麼可能?」,航平:「我看到她在銀座的店門口和你丈夫在一起」,亞紀:「我先生和弓子女士?」,航平:「看起來像是舊相識」,亞紀:「怎麼會?是你看錯了吧?我要回去了」,航平:「我沒看錯,我確實親眼...」亞紀打斷他的話:「你看錯了,對不起,我要回去了」,當亞紀回到弓子家,高野健一正和弓子說:「你什麼意思?你這樣我很為難的,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弓子?亞紀什麼都不知道」,

亞紀正好聽見爸爸叫弓子,因為小空喊了媽媽才打斷了高野健一的話。亞紀:「怎麼回事?你剛才叫她弓子」

高野一家人回家後,亞紀問爸爸:「你和弓子女士是什麼關係?」,爸爸:「我們是同學,她還是阿相社長常去的夜總會的媽媽」,亞紀:「僅此而已?」,爸爸:「僅此而已」,亞紀 :「我聽說她像跟蹤狂一樣故意搬到我們家樓上」,爸爸:「跟蹤狂?只是巧合」,亞紀:「難道不是為了接近你嗎?」,爸爸:「你想多了,弓子不是...」,亞紀:「不准喊她弓子」「你來一下」,亞紀和爸爸走到門口說話, 以免讓小空聽見他們爭吵,亞紀:「口紅怎麼解釋?」,爸爸:「口紅? 」,亞紀:「你襯衫上沾到的,那也是弓子...」,爸爸:「我不知道」,亞紀:「不知道?」,此時,和樹正好回來,亞紀問他:「你看到郵件了嗎?餐會中止了,我幫你做飯」,和樹:「我吃過了,你們繼續」。

亞紀回想弓子和她說過口紅印是發給妻子的信息等話,還有她學生時代喜歡人也是登山部的...亞紀覺得自己是白痴,生氣地拿起弓子送給她的保鮮盆花用力扔到垃圾桶,

 

從盆花中掉出監視和竊聽器,她把這些拿去還給弓子:「你是在竊聽嗎?」「你是在糾纏我先生嗎?所以帶著破壞我家庭的念頭接近我」,亞紀問冷笑的弓子:「你笑什麼?」,弓子:「你總算發現了,從你們搬過來開始,怪事就接連不斷的發生吧?全都是我做的」,亞紀:「真的假的?」,弓子:「從一開始我就裝成朋友來接近你了」,亞紀:「為什麼?」亞紀朝冷笑的弓子打一巴掌,並抓著她的胸口:「為什麼?我那麼高興,你說我是個好媽媽」,弓子:「你怎麼可能是個好媽媽?」

 

高野健一回家看見家裡一團亂便問亞紀:「你在幹什麼呢?」,亞紀:「我在找有沒有竊聽器」,爸爸:「竊聽器?」,亞紀:「弓子女士在竊聽我們家,孩子他爸我們報警吧!」,爸爸:「等一下,你冷靜一點」,亞紀:「你不相信我嗎?」,爸爸:「我沒有這麼說啊」,亞紀:「原來你是幫弓子女士的啊?」,爸爸:「不是幫不幫的問題」,亞紀:「還不是都怪你不可靠,所以才會被弓子女士騙」,爸爸:「那你呢?還不是把男人帶到家裡來了」,亞紀:「不要把我跟你混為一談,我跟航平不是那樣的」,

爸爸一怒之下把公事包重重地放在桌上,把小空用紙剪的楓葉給壓壞,爸爸:「到底有什麼不同?」,小空哭著說:「爸爸把楓葉弄壞了,我想去看楓葉」,爸爸:「小空,明天我們去看真的楓葉」,亞紀:「對不起啊」,小空:「我想去」,爸爸:「對不起」

荒又警官去銀座的夜總會找佐佐木弓子,荒又:「好久不見」,弓子:「歡迎光臨」,

荒又:「為什麼要住在那裡?現在去攪亂那個家庭,到底有什麼好處?」,弓子:「攪亂?」,荒又:「難道不是嗎?」「攪亂他們,想破壞他們的家庭」,弓子:「就算我想破壞那個家庭,但如果他們真的有很強的牽絆,我又能做什麼呢?家庭這種東西,該壞的時候就會壞的,你應該很清楚吧?」荒又:「你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弓子:「你不喝嗎?」,弓子對著她的夥計喊:「客人要回去了」,荒又:「我還會再來的,一定會!」

高野家(除了和樹)參加了賞楓活動,小空哼著歌:「橡子滾啊滾」並撿了橡子,在在準備要吃午餐時,因為爸爸的手機響起而引發亞紀的不滿,二人因此而開始爭吵,爸爸賭氣說要回去並一個人離開,到停車場後拿出手機一看是弓子傳來的:「有事找你商量,今晚我在上次那個酒吧等你  弓子」。方生航平走過來關切亞紀:「 亞紀姐你怎麼了?」,亞紀:「和丈夫吵架了,我們這是在幹什麼呢?」,亞紀喊小空過來吃飯卻發現小空不見了,小空為了撿橡子不知不覺中進入了樹林 ,亞紀擔心的和方生教練一起在樹林裡四處找,卻遍尋不著,

二人只好分頭尋找,就在亞紀迷失方向時,手機又正好沒電,並不小心滑跤而受傷。另一方面負氣離開的爸爸,仍在停車場抽煙:「別以為我會一味地妥協,開什麼玩笑」,方生航平因為亞紀姐去找小空一直沒回來,手機也打不通而打電話通知小空的爸爸。高野健一打電話給佐佐木弓子後,跑回賞楓活動地點和生方航平一起去找亞紀和小空,高野:「請放心,小空應該不會靠近河流的,年輕的時候我和亞紀一起爬山,教過她如果迷路了就不要亂走,她肯定就在附近」,生方找到了小空,小空大喊:「生方老師」,生方:「小空,太好了!」,小空把手上的橡子拿給生方看,生方:「你找到很多橡子嗎?」,小空:「嗯,這裡有好多好多」,生方:「太好了」。

高野健一也找到了亞紀:「你在幹什麼啊?別讓我擔心啊」,生方打給話給高野通知他找到小空了,高野也告訴他找到老婆了。亞紀跟爸爸說:「我還以為你不會來的,以為你不會來的」,爸爸:「怎麼可能?」他握住亞紀的手:「對不起,丟下你回去了,不光是今天,以前也一直讓你一個人,真的很抱歉,把家裡的事都推給你,對不起,很冷吧?」他把圍巾給她圍上,並問:「腳沒事吧?」他像以前一樣揹著她走並說:「我們都要更成熟一點」,

他們回到活動地點後,小空把撿到的橡子給爸爸媽媽看,並向他們介紹分別代表爸爸、媽媽、和小空的4顆橡子,亞紀問小空:「你去找橡子了嗎?」,小 空:「嗯,因為我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這顆媽媽戴了萬聖節的南瓜帽,我就給這顆爸爸畫了卷頭髮,小空也戴了帽子,這是哥哥,畫的最認真的地方是瀏海」,爸爸:「小空畫得真好」,小空:「謝謝」,亞紀:「真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小空:「每個人都笑瞇瞇的」,

回家途中爸爸跟亞紀坦誠:「關於弓子,不,關於佐佐木女士,我答應你再也不會和她單獨見面了,其實搬家之後,我一直很有壓力,想到要花一輩子去還債,工作卻不順利很煩躁,這個時候和她重逢了,我發誓我和她什都沒發生,也不會再見她了,我的位置只在有亞紀的那個家裡」,亞紀點頭:「我也很不順利,無論是和其他媽媽、弓子女士還是和樹」,爸爸:「和樹的事我們一起面對吧,我也會去面談的」

弓子因為在酒吧一直沒等到高野健一來,就把一隻小孩的襪子留在酒吧後離開。

和樹和以前高中的同學在一起,同學:「上次真是賺得不少」「確實」「你沒被父母發現吧?和樹」,和樹:「只要說去上學或模擬考就行了,他們都很蠢的」,同學:「那再幹一票吧!」,和樹收到亞紀的短訊:「對不起回來晚了,現在回來了,小空撿了代表哥哥的橡子」,還附上小空拿著橡子、三個人的合照照片。

第四名失蹤小孩前田千晶倒在樹林地上終於被發現,發現她的現場是山梨縣關鄉。

弓子站在生方航平前面:「不當我的跟蹤狂了嗎?」,生方:「不當了」,弓子:「為什麼?」,生方:「因為不需要了,不管你做什麼,亞紀姐一家都不會受影響了,你沒有勝算」,弓子:「真是可惜」,生方:「確實可惜」,弓子:「可惜的是你,你喜歡亞紀女士吧?你也想那對夫妻分開」,生方:「我和你不一樣,正因為是珍視的人,才希望她幸福,只要她能有笑容,只要這樣就夠了」,

弓子說他撒謊並從包裡拿出一個牛皮信封:「這份是他們夫妻的秘密」「要是亞紀女士知道了,那對夫妻就完了,她或許能成為你的」,說完就把牛皮信封放在生方的自行車籃子裡,生方「你做這些是為什麼?」,生方充滿疑惑地看著離去的弓子以及她留下的信封...

高野健一趕著要和亞紀一起去和樹的學校面談,然而卻在途中被弓子女士帶走,亞紀看見孩子爸與弓子一起走進咖啡廰裡,

 

 

高野健一卻傳了「對不起,工作上有急事,你先去吧」的短訊給亞紀,而弓子也看到亞紀站在店外了,

 

弓子問高野健一:「你把我的話都告訴她了嗎?」,高野健一:「告訴她說不會再見你了」,弓子:「是嗎,那就好」並故意親了他的臉頰(亞紀看到這一幕後失望離開),高野健一:「你突然這是幹什麼?」「先不說這個,這是什麼意思?」,高野健一把弓子留在酒吧的小孩的襪子放在桌上,弓子:「你去拿了啊?」,高野健一:「怎麼能留在那裡?你不是會負責扔掉的嗎?」,弓子:「扔不掉,這是那年聖誕」,高野健一打斷她的話:「別說了」「那是我和你的秘密」。

記者們聚集在前田千晶入住的醫院前競相報導她獲救雖然還沒醒,但生命沒有危險的新聞,等千晶恢復之後,警方就會進行詢問取證。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