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

女人經常會說謊,比如說自己深愛的人,自己選擇相信他的一切,可是,如果發現那個人的心裡有著深不可測的陰暗,你還會繼績相信他嗎?你還能說自己對心愛的人堅信不疑嗎?

方生航平送亞紀到大樓附近,方生航平問:「能和好嗎?」,

亞紀:「嗯,我們是一家人嘛」「對了,我還得向弓子女士道歉呢!」,方生航平:「弓子女士?」,亞紀:「上次來我家的時候你見過的」,方生航平:「喔,道歉?你和她之間發生什麼事了嗎?」,亞紀:「說來慚愧,我懷疑她了,懷疑她在監視我家」,方生航平:「監視?」,亞紀:「小空說了些有的沒的:裡間有好多電視機一樣的東西,能看到別人家裡,還拍到媽媽了」,方生航平:「意思是她在偷窺嗎?」,亞紀:「怎麼可能啊?對吧?」

弓子對和樹說:「你沒有錯,畢竟孩子不能選擇父母,沒人會樂意生在失職父母家裡」,方生航平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和樹和弓子女士一起坐在東京灣旁,而想起亞紀說她懷疑弓子在監視她家的話。亞紀進入大樓電梯後發現身上還圍著航平的圍巾,趕忙用手上的圍裙把它包起來,高野健一田想想自己似乎說的太過火了,而覺得對亞紀有些過意不去,亞紀主動向他道歉,他也立即認錯:「我也說得太重了」,亞紀看到爸爸已經收拾好廚房也幫她留了晚餐而感到窩心,但卻不見和樹:「奇怪,老大呢?」,爸爸:「你們沒有一起回來?」,亞紀搖搖頭匆忙外出去找和樹,卻在電梯遇到:「對不起,我們好像擦肩而過了,我正想去找你」,但和樹不理她而逕自回家,並把自己關在房裡。亞紀敲他的房門問他:「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和樹不但不理媽媽,還把房門鎖上了。

警方對合默林案件調查進度:到目前為止被害人總共四名,對於犯人目前還缺乏有力線索,不過根據目前為止的手法來看,犯人的特徵如下:對媽媽朋友圈非常了解、非常擅於應付小孩子,警方判斷犯人是女的,而這次的第4個孩子,似乎是被秘密的朋友給叫出去的,不過從孩子不會防備這點來看,年齡相近的未成年應該也是可能的。

生方教練向寬子女士詢問有關弓子女士的情報,寬子:她開了一個插花班,聽說她先生在紐約,好像是在鈴白商事工作, 不清楚她為什麼留在日本,不過她似乎很有錢的樣子,她買的房子本來我們家是打算買下投資的,可是被她用驚人的價格搶走了,明明只是很普通的房子,正好是高野亞紀女士家樓上。

和樹最近經常拿著相機四處拍攝母與子互動的照片而夜歸,亞紀因為擔心而打電話給他,和樹卻沒接電話,和樹以前從未如此,亞紀覺得奇怪,小空:「是不是和朋友一起玩?」,亞紀:「說起來,我都沒聽他提過新學校裡的朋友」。另一方面 ,失蹤兒童前田千晶一個人躺在樹林裡。和樹在樹林裡似乎是者埋了什麼東西在土裡。

亞紀想進和樹房間時正好被剛回家的和樹撞見:「別隨便看我的房間」,亞紀:「和樹,你怎麼能這麼對媽媽說話?」,和樹:「能請您不要隨便看我的房間嗎?這樣可以嗎?」,亞紀拉住想要立刻進房間的和樹:「什麼這樣?你給我適可而止,回答我,你去哪裡了?」,和樹:「你別管我,我好歹幫你保守秘密了」,亞紀:「秘密?」,和樹:「別裝傻,我全看見了」,亞紀:「看見什麼?」,和樹:「你繫上別人的圍巾飄飄然的樣子」,亞紀:「當時你在啊?」和樹拿起書包要進房間,亞紀拉住門:「等等,你誤會了,我們沒有做過任何虧心」,和樹打斷她的話:「你們?什麼叫你們?別說得這麼噁心了,外遇是嗎?你干脆點承認吧!」和樹把房間門給關上留下亞紀站在門外....

和樹看自己拍的親子照片,把為數眾多的照片擺在桌上和床上。。。

阿相武文以「一千萬的合同」做為交換條件,要高野健一幫忙做他的秘密副業。

和樹沒吃早餐拿了便當就出門,高野健一問亞紀是不是和他吵架了?亞紀說沒有吵架,只是二人之間有點誤會,很快就能和好了。

橋口成美看見和樹在上學途中離開沒去學校。

亞紀把圍巾拿去還給方生航平時小心翼翼地東張西望,深怕被人跟蹤或是瞧見了,生方航平於是問她:「怎麼了?你好像不大對勁,有事請跟我說,我說過站在你這邊吧?」,亞紀有些猶豫但還是說了:「和樹...我兒子懷疑我們有一腿,說我們在搞外遇」,生方航平:「外遇?」,亞紀:「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實在是不知所措」,生方航平:「我也去跟和樹解釋清楚吧!我和你是清白的」,亞紀:「沒用的,他已經無論如何都不相信我了」,生方航平:「這麼嚴重」,亞紀:「對不起啊,這種找你商量你也很為難吧?」,生方航平:「我完全是在給你添麻煩」,亞紀:「不是你的錯,那個...你還鼓勵了我,那個...我很開心,那孩子現在正好是青春期」,方生航平:「我不再見你了,真的很抱歉,我明明知道你最珍惜家人,是我多事了」,亞紀:「不是的」,方生航平:「我不會再見你了」。和樹的學校通知亞紀和樹今天沒來上學,不止是今天,9/28、10/1、10/5、10/13、10/29他都曠課了,老師說:「和樹確實成績很好、性格沈穩,可是下課的時候他不和任何人說話,總是自己一個人,他是不是有什麼不方便說的煩惱?」,亞紀離開和樹的學校回家後進和樹的房間查看是否有什麼線索,但他的電腦設了密碼,亞紀什麼也沒找到。

生方航平決定要調查佐佐木弓子,於是打電話到鈴白商事打聽紐約分公司的佐佐木先生,但得到的答覆是紐約分公司沒有佐佐木先生。他於是請寬子女士幫他引薦參加弓子女士的插花班,因為班上都是女性,他會不好意思,所以希望進行一對一教學,於是他順利進入弓子家,他問弓子:「你一個人住嗎?」,弓子:「嗯,一個人」,「你孩子呢?」,弓子:「我沒有孩子」,「那你先生呢?」,弓子:「方生航平,你到底想了解什麼?」,方生航平:「沒什麼,只是想了解一下我的老師而已」,弓子:「那也請你告訴我,你和高野亞紀女士是什麼關係?果然是特殊關係嗎?」,方生航平:「為什麼這麼說?」,弓子:「沒什麼,只是想了解一下我的學生而已」,方生航平:「不是什麼特殊關係,只是以前的鄰居而已」,弓子假裝一副很吃驚的樣子:「亞紀女士說你對她而言很特殊呢!」。

橋口成美跟蹤和樹看他用相機拍什麼?但最終還是被和樹發現了,她搶走他的相機並趁機偷偷取走記憶卡。

阿相武文拿車鑰題給高野健一並要他在隔天開車去新宿賓館,把一個女孩送去成田機場,交給等在那裡的男人,做完這件事就能得到一千萬的合同,但不許高野健一多問。

晚上亞紀做了和樹最愛吃的炸豬排,還買了蛋糕當甜點,想要和他好好談談,9點38分終於等到和樹回家:「今天被你的班主任叫去,你真的經常曠課嗎?我完全不知道,老大,告訴我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我說過,你誤會我和教練了,我和他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和樹:「無所謂」「而且被老師說了幾句而已,小題大作幹嘛?你是不是傻」,亞紀:「和樹,你怎麼了?你怎麼突然就變成這種態度了?」,和樹:「突然?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媽」說完就關上房門,留下一臉錯諤的亞紀站在門外。當亞紀跟高野健一說和樹經常曠課後,高野健一卻說和樹是到了這個年紀了吧,逃課這種事自己以前也常做。和樹打開相機後發現記憶卡被橋口成美拿走了,而梨乃女士則無意中聽見成美和同學的對話。第二天早上媽媽們因為看到和樹偷拍的照片而議論紛紛,寬子質問亞紀:「聽說這些照片都是你兒子拍的哦,梨乃女士的女兒說是你兒子硬逼她看的」,亞紀:「和樹嗎?」,而和樹也在此時出現,亞紀一臉狐疑的看著他,和樹轉頭就離開,亞紀想追過去,卻被寬子女士給阻擋:「為了這公寓的和平,能跟我們解釋一下嗎?」,梨乃女士:「高野和樹偷拍的照片裡面,有很多這幢公寓裡太太們的照片」,媽媽們:「這算偷拍吧?」「你沒發現嗎?」,寬子:「他為什麼會有這麼令人討厭的偷拍行為,媽媽能給我們解一下嗎?」,

亞紀:「真的是對不起,但我兒子躲在房間裡,詳細情況我還...」,媽媽們:「不可能就這樣算了的啊,這可是犯罪啊」,亞紀:「犯罪?個子挺大的,但他還是個孩子,我會好好說他的」,梨乃:「你也隱約感覺到了吧?這次的事件和哈默林事件很像,懲罰失職的母親,怎麼看都一模一樣啊」,亞紀:「等 一下!你是說我家的和樹是那個事件的犯人嗎?」,寬子:「我們可沒這麼說,但因為這個騷動,有些太太都嚇壞了,所以你要證明你兒子絕對不是兇手」,亞紀:「但要怎麼才能證明?」,寬子:「那還得靠專業人才行」,寬子女士並在當場報了警。

亞紀回家要和樹打開房門:「和樹開門,警察馬上要來了,和樹告訴我10月29日你在哪裡做了什麼?和樹,求你快回答我,我這是為了保護你」,和樹開了門:「保護我?」,亞紀害怕地說:「告訴我,那些照片真的是你拍嗎?」,和樹:「是又怎麼樣?」,門鈴突然想起,是警察來了,亞紀開了樓下大門讓警察進來後,即刻進入和樹的房間拿走筆電要藏起來,和樹:「你要幹什麼?藏起來好嗎?那些人可是警察哦」,亞紀:「沒必要把故意惹人懷疑東西拿出來吧?」,和樹:「懷疑我的人是你吧?讓我相信你?是你不相信我吧?」,亞紀:「不是,媽媽是為了你,為了保護你」,和樹:「別騙人了,全都是為了你自己吧?只是害怕鄰居的目光吧?你保護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吧?」說完後就出門,打開門時荒又和津久井警官剛好到了,和樹撞開警察後逃跑。警察問亞紀:「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逃跑了?」,亞紀:「不是逃跑,可能是那孩子聽到警察來嚇到了而已」,津久井拿出小海報:「這些照片是你兒子拍的吧?」,亞紀:「還沒有證實」,津久井:「那些被害人孩子們失蹤的8月25日、10月1日、10月29日你兒子的行動有什麼可疑點嗎?」,荒又:「你知道些什麼請全部告訴我們,我們自己來調查也可以,但反而要是添麻煩就不好了」,亞紀:「那天他沒去學校」

高野健一按照阿相武文說的去載了一個女孩,他問女孩從成田機場出發去哪裡啊?海外旅遊嗎?而女孩回答「不知道」,高野健一:「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嗎?」,嘀咕著:「這工作到底怎麼回事啊?」,他沒發現亞紀打電話來。亞紀一個人無助地蹲在地上,佐佐木弓子走過來問她:「發生什麼事了?警察來找和樹?」,亞紀:「是的」,弓子憂心的說:「太糟糕了」,亞紀:「是啊,沒想到會變成這樣」,亞紀:「我說的是你糟糕啊」「和樹真的是個好孩子啊,一直照顧妹妹」,亞紀:「是的,從小就是個不讓人操心的孩子」,弓 子:「你把這些都當成好的事,不想關注真正的和樹,儘管你是他的母親,但某一天你看到兒子不為人知的一面,你就變得很怕兒子 ,這孩子不是我知道的和樹,怎麼辦?像周圍的人說的那樣,這孩子是不是真的做了壞事,你無法相信自己的兒子,不對嗎?」,亞紀:「不是這樣的,我...」,弓子:「你懷疑了和樹,那孩子也察覺到了這點,所以他才跑了吧?」「你不就是個糟糕的母親嗎?」,亞紀聽著弓子女士說的針針見血,立即轉身出去找和樹,她問成美知不知道和樹會去哪裡?但成美說不知道,亞紀:「無論什麼事都可以,比如和樹會跟什麼人見面啊?」,成美:「這麼一說,我看到過他和不良在一起」,亞紀:「誰?」,成美:「不知道,有好幾個人,可能是以前學校的人」,亞紀又去問了和樹其他同學:「10月29日有沒有見到我家和樹,」同學:「沒有」,亞紀到和樹以前的學校附近向同學們打聽:「你們知不知道和高野和樹關係比較好的朋友什麼的?」,同學:「那傢伙沒有朋友的吧?」,「是啊,那傢伙很陰郁的」,亞紀最終還是沒有找到和樹,回家後她打開筆電發現在眾多照片檔中有文字檔,於是便打開文字檔案,結果內容竟是寫滿了殺、去死、消失,在檔案最後出現「幫我」。亞紀不解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什麼時候開始煩惱的啊?,亞紀難過地自責:「 對不起」「沒能察覺到對不起」,

 

 

警察來電:「我是警察,剛抓到你兒子了,現在帶去署裡問話」,亞紀衝去警察局,她看到警察正押著和樹激動地喊:「等一下,這孩子不是罪犯,這孩子逃是因為我,是因為我背判了這孩子的信賴,這孩子不是罪犯」,「和樹,對不起,媽媽完全不了解和樹的事,還以為自己了解你朋友什麼的,光知道小空啊、搬家啊、媽媽朋友圈啊,和樹,對不起,對不起」,荒又:「孩子媽媽,和樹的嫌疑基本上排除了,根據我們的調查,知道了10月29日和樹在哪裡,可以看做和拐騙沒有關係」,亞紀:「沒有關係?他在哪裡?」,荒又:「他在」,和樹看了荒又一眼,荒又就說:「不好意思,只是形式上問個話而已,你能等一下嗎?」警察把和樹帶進警局..

高野健一把女孩送到成田機場找到等在那裡的男人:「不好思堵車遲到了」準備離開時,那男人拿了一個紙袋要他交給阿相社長,並帶著那女孩走了。高野健一把東西交給阿相武文並問:「那男的是什麼人啊?」,阿相武文:「想知道嗎?」,高野健一:「不想知道啊,總之我不想再扯進來了」,此時,高野健一的上司也走了進來:「你好你好阿相社長」,阿相武文:「豬瀨部長,我一直受高野課長關照」,豬瀨鞠躬:「謝謝阿相社長,聽說您會跟我們簽新的合同」,阿相:「是啊,合約金我都準備好了,我是現金主義,(阿相從高野健一帶回來的紙袋中拿出一疊鈔票)這個是一千萬」,豬瀨:「了不起了不起」,高野健一被嚇到:「等一下,這錢是...」,豬瀨:「阿相社長簡直太男人了,我太崇拜你了,請多多關照」,阿相:「彼此彼此」。

荒又把和樹交給亞紀:「結束了可以回去了」「但您還是跟兒子好好談一下比較好,和樹無論如何都不想把10月29日在哪裡告訴你」,亞紀:「怎麼回事?和樹...」,荒又:「這不是我們的工作,叫上孩子爸爸,一家人好好談一下吧」,亞紀想拉住和樹,但他避開她一個人離開警察局。

方生航平跟蹤佐佐木弓子被發現,弓子叫來警察而脫身。

津久井:「可以把高野和樹從嫌疑人名單裡排除掉了吧?」,荒又:「不,以防萬一還是留在名單裡吧!」,方生航平此時也因為跟蹤嫌疑被帶到警察局,方生航平:「我說了,我不是跟蹤狂」,警察:「那你為什麼跟著她」,方生航平:「可疑的是那個女人才對,她叫佐佐木弓子,請你們去調查一下」,(擦身而過的荒又聽到佐佐木弓子這個名字,震驚了一下)警察:「現在先要審問你」,荒又:「佐佐木弓子?」,津久井:「有什麼問題嗎?」,荒又:「這名字有點熟,我在重案組的時候碰到的女的,她是某個案子的嫌疑人」

弓子在家觀看著亞紀家的監視情形,亞紀一家人(除了爸爸)正在吃晚餐,和樹看著一封新郵件,亞紀:「和樹,等爸爸回來了,我們一起談談吧,還有你記住,別看我這樣,媽媽還是很執拗的,不管你如何對我不理不睬,我不會放棄的,直到你正視我」

和樹的前一所學校的同學們按照和樹說的地點,找到手機等一些值錢的東西,他們要拿去賣掉。

高野健一回到公寓大樓遇到佐佐木弓子....弓子:「好久不見」

荒又警官找出佐佐木弓子的案件,津久井:「這是你剛才說的那個佐佐木弓子的筆錄嗎?是個大美人啊,這女人幹了什麼啊?」,荒又:「殺人」,津久井:「殺人?」,荒又拿著她的照片:「為什麼又出現了?」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