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

女人經常會說謊,為了搏取重要之人信任的小謊言,可是女人們沒有發現,身邊的某個人有著另一副面孔,這個人會消無聲息的靠近你,也許還帶著笑容吧,那張滿臉惡意的另一副面孔。

弓子向小空伸出手:「小空跟阿姨走嗎?一定要給壞媽媽來點懲罰」,

小空開心地牽著弓子的手一起離開大廰。。。

寬子指責亞紀撒謊:「騙人會怎麼樣?你的話不會有人相信了,接二連三的散播謊言的粉末,你就像飛蛾一樣,謊言粉末要是沾到孩子身上可就不好了」,突然,亞紀發現原來躺在椅子上睡覺的小空不見了,焦急的到處找小空,原來她在交誼廰裡正和弓子玩得不亦樂乎,弓子:「亞紀女士,對不起,我覺得讓小空留在那裡不太適合」,亞紀:「沒關係,謝謝你」,小空:「阿姨,下次可以去弓子阿姨家裡玩嗎?」,弓子:「好啊,我等你」,小空:「弓子阿姨拜拜」,亞紀心想原來在弓子面前很靦腆的小空怎麼會突然和弓子熱絡了起來,於是問小空:「你什麼時候和弓子阿姨玩上的?」,沒想到小空竟然說「我最喜歡弓子阿姨了!」。

這次失蹤的兒童叫前田千晶,三歲,監視錄影中看到她是一個人,而且還是自己離開公寓的,她離開公寓後的行蹤就不知道了,而且,她家門口放了一朵黃色康乃馨,警察想不透犯人是怎麼辦到的,千晶就像被什麼東西給叫去了一樣 ,哈默林的魔法笛子嗎?

亞紀向和樹解釋:「那段視頻不是我做的,而且把小空託付給別人,是因為我有急事」,和樹:「急事?」亞紀:「我被小空的體操教練叫去了」,和樹:「這件急事這麼重要嗎?」,亞紀:「他也遇到麻煩了,我實在是沒法拒絕」,和樹:「你當時直說不就好了」。隔天小空去上體操課時,其他小朋友都不願意和她同一組,生方教練:「俊介、玲奈帶上小空吧!」,俊介:「我不要!小空的媽媽是個大騙子!」,玲奈:「我才不想被傳染!」生方教練:「不可以這麼說」,「小空,和老師一起吧!」,亞紀看著小空被小朋友排擠,自己也是被媽媽們排擠,下課後便帶著小空匆匆離開。寬子女士還故意在生方教練面前說:「真是個品性不端的人!」,生方航平在下課後去亞紀家拜訪,而佐佐木弓子透過監視器看著亞紀因為方生航平的突然來訪而慌忙的收拾客廰。生方航平:「非常抱歉,我都不知道先為哪件事道歉好了,喝得爛醉,還對你無禮,而且都怪我叫走你,才讓你被人誤會,你明明不是那種暴露別人秘密的人,都是我的錯,只要你願意,我可以出面解釋清楚解開誤會」,亞紀:「千萬別別別,千萬不要,事情只會變得更麻煩」,方生:「可是」,亞紀:「已經沒事了,我沒生氣,難過的時候就想隨便找個人依靠,每個人都會這麼想,方生:「隨便找個人?」,亞紀:「總有無可奈何的時候」,方生:「怎麼說呢?」,亞紀:「我沒事了,徹底沒事了」「我幫你沏茶」,方生:「可是,究竟是誰動了你的視頻?你沒頭緒嗎?」,亞紀:「完全沒有,視頻光碟直接放在會場,每個人都能動」,方生:「什麼時候把光碟拿去會場的?」,亞紀:「萬聖節遊行之前?前一晚才終於編輯完畢」亞紀想起弓子女士前一天在晚會時問她:「在做最後的編輯吧?你是說挺趕的,正好做完是吧?」,「說起來她為什麼會這麼說?」,此時門鈴響起,打開門竟是弓子:「亞紀女士你沒事吧?我怕你還在為了萬聖節那件事消沈,如果不嫌棄,盡管來找我商量,我隨時都能幫你」,亞紀:「對不起弓子女士」,方生航平準備要離開:「我差不多該走了」,弓子:「對不起,你有客人在啊」,亞紀:「不是,那個...」,方生航平:「再見,下次再繼續」,亞紀:「嗯,謝謝」,弓子問亞紀:「他是你朋友?」,亞紀:「也不算朋友,只是以前的鄰居,他現在是小空體操教室的教練」,弓子:「真的只是這樣?」,弓子:「如果是我想多了,我先道個歉,剛才你的表情與其說是母親,不如說是女人」,和樹回來了:「你們在說什麼?」,弓子:「歡迎回來」,和樹:「你好」「在說剛才那個男人?」,弓子:「剛才那個人你不認識嗎?是小空體操教室的教練啊」,和樹:「就是他啊」,亞紀:「對對」,和樹:「他經常來嗎?」,亞紀:「怎麼可能?第一次來,今天碰巧過來而已,真是的,老大你在瞎想什麼啊?」「都是因為弓子小姐說了奇怪的話啦!他只是我的發小而已,沒有其他任何關係」,弓子:「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冒失了」,亞紀:「是啊,真是的!」

亞紀跟正在看電視的小空說要出去一下,並要她乖乖在家等她,小空也大聲回應「好」,亞紀出門時把大門上了鎖之後,到45樓找梨乃女士,正巧遇到她的女兒成美:「如果你是來找我媽的,我建議你別管她,她一直在睡覺」「活該! 誰讓她謊報學歷了,我這個做女兒的都很尷尬」「你不用在意我媽」,成美回家後把亞紀關在門外。而亞紀回家後發現原本上鎖的大門已被解鎖,門後有一張小椅子,小空也不在家,電視裡播放著哈默林事件的新聞:繼續播報哈默林事件,通過對搜查組的采訪我們得知,前天開始失蹤的前田千晶小朋友,極有可能是自己離開公寓,千晶小朋友一家所居住的公寓中,大門、逃生出口、各層走廊均有設置監控攝像頭,警方正在全力分析錄像,從公開的公寓監控錄像我們得知,千晶小朋友自己打開大門。走出了房間,之後,千晶小朋友坐電梯到大廰,經過人來人往的大廰走出公寓,整個過程發生在母親離家的十分鐘左右,究竟是何人用了何種手段叫走了千晶小朋友,警方目前仍在調查之中,這段監控錄像的最後,千晶小朋友突然失去蹤影,警方認為拐騙發生在這之後不久,目前的調查方針以尋找蹤跡為主。。。亞紀直到此刻才想起來小空不見了(神經也太大條了,暈~)

小空自己去了弓子家找弓子阿姨玩,當弓子準備要給小空喝的果汁時,小空發現一間沒關上門的房間,因為好奇而走進那個房間,看來是弓子是刻意要讓小空發現房間裡的監視影像和玩具的,

 

小空問弓子:「阿姨,這是誰的玩具?」,弓子:「這個房間是不可以進的」(還故意表現的很嚴肅),她把小弓送回家(她要讓小空看到在那個房間裡有監視器和小孩的玩具的目的已達到,但又怕時間一久小空會忘記而馬上帶她回家),亞紀:「對不起,沒想到她會去了你家」,弓子:「我倒是不介意,不過還是讓小空多和朋友們玩玩吧」,亞紀:「嗯」,弓子:「你應該不想被我這個沒孩子的人說吧?」,亞紀:「怎麼會?你說的沒錯,可是,我得罪了媽媽朋友圈,所以沒人陪她玩」,弓子:「對了,我有時會針對寬子女士她車開個插花班,你要不要一起?」,亞紀:「現在還不是時候」,弓子:「也是啊,畢竟事情還沒過去」「小空,下次我們再好好玩」,小空大力點頭:「嗯」,小空在回家的路上對亞紀說:「弓子阿姨家裡好厲害,裡間有好多電視機一樣的東西,能看到別人家裡,還拍到媽媽了」,亞紀覺得好笑:「你在說什麼?」,小空:「還有玩具和圖書呢!」,亞紀:「怎麼會有玩具呢?」,小空:「真的啦!」。亞紀收到幼兒園美咲媽媽的短訊邀約:「明天幼兒園只上半天,要不要去動物園?」,

亞紀和小空都很興奮要去動物園,但第二天美咲媽媽又傳短訊說要和寬子女士她們一起去,

看著美咲和其他人一起去動物園玩,亞紀和小空難掩心中的落漠..

「媽媽,為什麼美咲和俊介他們在一起啊?」,因為一旦媽媽被討厭,會連累孩子沒有朋友的,但亞紀說不出口。和樹回家發現小空和媽媽在家:「咦?你們不是去動物園了嗎?」,亞紀:「說好一起去的朋友,突然沒法去了」,

和樹:「該不會又是媽媽朋友圈的糾紛吧?為什麼你和朋友之間處不好?要連累小空跟著受委屈啊」,

聽見哥哥責怪媽媽,小空立刻跑過去抱著亞紀怒喊:「不淮說媽媽!」,和樹:「可是小空,你想去動物園的吧?」,小空:「算了,我不想去」「我不要朋友了,我要和媽媽一起留在家裡」。晚上媽媽群組裡傳來今天去動物園幫小朋友們拍的照片以及媽媽們的對話,柳汐里:「今天動物園玩得真開心」,阿相寬子:「也許是因為某個人不在吧」,柳汐里:「希望她永遠不在」,三浦篤子:「確實」,吉田春香:「希望她搬走」,綠川櫻子:「同感」,看了這些媽媽們的對話,亞紀很難過。和阿相社長在一起玩樂的高野健一不想接亞紀的電話,而阿相社長因為要和小三去京都玩,要求他去一起去京都假裝是和他一起出差,高野健一為了業績也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他,並傳短訊跟亞紀說今天晚上也會晚歸。方生航平因為擔心亞紀又受委屈而打電話給她,亞紀:「我沒事,你別擔心」,方生航平:「你現在在家?」,亞紀:「嗯」,方生航平:「能看到窗外嗎?」,亞紀:「窗外嗎?」,方生航平:「今晚的月亮特別美」,亞紀:「我家這邊看不到」,方生航平:「真遺憾,這裡明明看得很清楚」,亞紀:「你在哪裡?」,方生航平:「橋上,我們吃烤紅薯的橋」,亞紀:「啊,那裡確實能看見」,方生航平:「滿月的時候更是壯觀,還會倒映在河面上」,亞紀:「滿月啊」,方生航平:「說起來你還記得嗎?以前我們也一起看過月亮」,亞紀:「ㄟˊ什麼時候?」,方生航平:「你家的狗逃走那次」,亞紀:「洛奇?」,方生航平:「對,洛奇」,亞紀:「確實逃跑過,真是懷念」,方生航平:「我們一起帶他回家了」,亞紀:「說起來,那一晚也是」,方生航平:「嗯,那一晚也是滿月」,亞紀聽見門鈴聲,是弓子女士送來小空忘在她家的衣服,弓子問她是否正在打電話,亞紀:「不,沒事!」並匆忙掛斷電話:「對不起,再見」,弓子:「你不用掛啊」,亞紀:「沒事」,弓子:「是不是那個體操教練?」,亞紀:「你麼知道的?」,弓子:「不會吧,真的是生方教練?」,亞紀:「不是的」,弓子:「不是?」,亞紀:「電話是打了,不過也僅此而已,那個就是聊了些沒營養的話題,那個我們沒有私下見過面,絕對沒有」,弓子:「你怎麼了亞紀女士?他只是你的發小吧?私下見面也沒關係啊,還是說,他是一個讓你想起來就心虛的人?」

弓子自言自語:「滿月啊」,而亞紀心想弓子為什麼會問那些?電視新聞:「就像犯人在監視母親一樣,哈默林事件的犯人如此了解母親們的內情,要麼是關係特別親近,要麼就是監視著她們的生活」,亞紀:「監視」,她想起小空說過在弓子家「裡間有好多電視機一樣的東西,能看到別人家裡,還拍到媽媽了」,電視新聞:「外人應該沒法輕易了解別人的私生活」,「犯人對母親異常的處罰情緒,讓我感到一種強烈的粘性,罪行也許來自女性無法滿足的慾望,言下之意是,犯人也許是無法懷孕的女性,或者是一個有過孩子,但是已然喪子的女性」,亞紀想起弓子曾說:「其實我也挺了解為迎接寶寶要做哪些準備的,因為我也想要過孩子」「你應該並不想被我這個沒孩子的人說吧?」,她問小空:「你不是說在弓子阿姨家看到玩具了嗎?是真的嗎?」,小空:「真的啊」,亞紀又問:「那是誰的玩具啊?」,小空:「聽說是弓子阿姨的孩子的」,亞紀震驚:「弓子阿姨有孩子啊?」,小空:「嗯...非常愛她的,但是不在了」,亞紀:「不在了?」

失蹤兒童前田千晶的媽媽在警方調查時告訴荒又警官說:「千晶交了一個秘密朋友,很開心地說是會帶她去玩」,因此荒又推測搞不好犯人就在高層公寓裡的某處,狹小的高層裡,大家互相擁擠,24小時大家互相監視,正因為這樣,有外人鬼鬼祟祟的話,不可能沒注意到的吧?只是監視很嚴,單獨作案很難,有共犯的那條線也不能完全放棄啊!

幼兒園老師告訴亞紀「小空不見了」,亞紀:「怎麼回事?」,老師:「非常抱歉,玩的時間裡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亞紀:「但是門關著的吧?外面應該沒人能進來」,老師:「那個  門前留了椅子」「小空好像用椅子墊腳開了門自己出去了」,亞紀打電話給正要出發去京都的高野健一:「小空不見了」,高野健一:「小空不見了?」,而帶著小三的阿相社長又在催他:「在磨蹭什麼呢?新幹線要趕不上了」,高野健一問亞紀:「怎麼回事?」,亞紀:「不知道啊,好像是自己從幼兒園跑出去的」,高野健一:「冷靜,總之我會回來的」,亞紀急得四處找小空,在商場時電視新聞正在播報:「第4名被害人前田千晶的失蹤地點是東京灣區域的高層公寓,而且據搜查相關人員的消息,犯人不一定是男性,有可能是女性,也就是說犯人會是一個能巧妙地抓住孩子內心的人吧,但要是是孩子自願跟著走的話,根本無法防止啊,這個就是這個案子最可怕的地方了啊」,亞紀腦海裡浮現弓子說過的話以及小空說過和弓子有關的話,她懷疑是弓子帶走小空,於是她飛奔去弓子家:「小空不見了,你知道她在哪嗎?」,弓子:「我現在正在忙,你能在外面稍微等我一下嗎?」但是亞紀拉住門:「我有事想問你,我知道這樣問非常失禮,弓子女士藉非妳以前有過孩子?是這樣吧?」,弓子:「是又怎麼樣?」,亞紀:「我之前跟妳說過很天真的話,說不知道什麼是正確的母親,要是你因為孩子很痛苦的話,我還不知輕重地,真的對不起,請原諒我」,弓子:「原諒你?我不明白你想說什麼?要是我不原諒你的話又會怎麼樣?」,亞紀:「不知道,但我... 是那個立場的話,站在你那個立場的話,會想給天真的母親來點懲罰什麼的」,弓子:「懲罰?」,亞紀:「拐走我女兒,讓我為難什麼的」,弓子:「也許會這樣呢!假設都像你說的那樣,可能是會這樣想,想要懲罰你」,亞紀:「小空是在這裡吧?」,弓子:「現在你先回去吧!」亞紀衝進屋裡喊:「小空」,進屋後包括寬子女士在內的媽媽們都在那裡上插花課,亞紀問弓子小空說的那個房間裡有什麼?因為小空說那個房間裡有像電視畫面一樣的東西,說能看到其他家裡的情況,媽媽們都笑她是在妄想,亞紀:「不是妄想,小空就是這麼說的」,寬子:「弓子女士,那你就打開那個房間給她看啊」,亞紀看弓子沒有任何反應,於是自己打開房間的門,但是在那個房間裡什麼也沒有,也沒有小空說的玩具,弓子:「這下你滿意了吧?」,亞紀:「不會吧?小空確實說在這裡看到了」,弓子:「這裡就一直空著,因為是為我丈夫回國時留著的房間,其實我知道小空在哪裡」,她打電話給和樹,請和樹給她看小空的情況,於是和樹就給弓子看小空在動物園的即時影像,

 

亞紀這才知道原來是和樹去幼兒園帶走小空去動物園玩,因為和樹覺得小空不能去動物園很可憐,所以就想自己帶她去,而去向弓子阿姨借了點錢,弓子則是因為覺得和樹有自己的想法,就沒跟亞紀說,她當著媽媽們的面向亞紀道歉(她當然是故意不說、又故意道歉的),寬子:「沒必要道歉,原本就是不知道孩子想法的母親有問題,把自己做為母親的缺點置之不理,卻把弓子女士當成是拐騙犯,你不配當母親」。

亞紀坐在大樓前的公園裡等和樹和小空回來,看見他們回來時,亞紀緊緊地抱住小空並責問和樹:「為什麼你擅自她帶出去了?」,和樹:「是小空說的媽媽和朋友關係不好太可憐,所以想讓她輕鬆愉快點」,亞紀問:「小空說的?」,和樹:「痛苦的不止是媽媽你一個人」。小空今天應該要去上體操課的卻缺席了,而高野健一因為亞紀說小空不見了而從京都趕回來,他向亞紀抱怨:「我可是把客戶扔在出差地方回來的啊,什麼搞錯,你別太過份了啊」,亞紀:「對不起!」,高野健一:「真是的,這樣又欠社長一個人情了啊」,亞紀:「咦?」,高野健一:「總而言之,你要是不跟鄰居鬧別扭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吧?為什麼你連媽媽朋友圈這樣的小事都做不好?」,亞紀感到無力和無助:「媽媽朋友圈這樣的?我也想跟她們搞好關係的啊」,高野健一:「那就拜託你給我努力點啊」,亞紀怒吼:「我是在努力啊,但是再努力也不行啊,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高野健一:「你饒了我吧!我很累了啊」,亞紀:「我也很累啊」,高野健一:「你只是做做家務活啊,我可是在工作啊」,亞紀煮備好晚餐的飯菜後委屈的扔下手上的鏟子離開家,吃飯時小空問爸爸:「為什麼媽媽不在啊?」,爸爸:「快把花椰菜也吃了」,小空:「吃了媽媽會回來嗎?」,爸爸點頭說:「會回來的哦,所以你快吃掉吧!」,小空:「好的」,和樹:「有點晚了吧?」,爸爸:「別管她!她可是放著孩子不管出走的媽媽啊」,和樹:「雖說是這樣,還做飯給我們吃」「連這種時候,媽媽都還做晚飯給我們吃」「我去找她! 」,小空:「我能吃花椰菜」,爸爸:「太棒了!玉米呢?」。

和樹在出門前收到短訊,而亞紀站在橋上看月亮時方生航平也正好路過,兩個人在橋上一邊賞月一邊開心的聊著,方生航平問亞紀為什一直硬撐著強顏歡笑,和朋友有糾紛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亞紀:「我沒有硬撐啊,我沒有硬撐,因為我很幸福啊」,方生航平:「幸福?」,亞紀:「幸福啊!老公體貼,也有朋友,孩子們對媽媽,孩子們也非常...愛媽媽」,方生航平拉著亞紀的手臂:「我是站在你這邊的,怎麼說呢?我也有能幫上忙的地方,希望你能多依靠我,總之(方生航平把脖子上的圍巾脫下幫亞紀圍上),總之我想幫上亞紀姐的忙,即使全世界都與你為敵,我也是站在你這邊的」,

這一切都被站在遠處的和樹看見了,他難過地一個人走回大樓,而弓子正在大廰等他:「媽媽果然在那裡嗎?你什麼都不用說,看你的表情我就明白了,肯定是有什麼傷心的事了吧!」(和樹去找媽媽前收到的短訊是弓子傳給他,告訴他媽媽在哪裡)

荒又警官看著千晶走失的錄影監視畫面,畫面中的千晶手上拿著球,因此推測千晶想和秘密朋友一起玩球,覺得犯人有可能還未成年。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