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

女人經常會說謊,有時是滿懷惡意的大謊言,有時是微不足道的小謊言,小謊言會帶來其他大謊言,有時也會帶來出乎意料的噩夢。

(萬聖節前五天)警方發現有人在海灣旁的牆上塗鴉:懲罰愚蠢的母親,並畫上一朵黃色康乃馨。

萬聖節的活動由梨乃女士負責幹事,而寬子女士要接受雜誌採訪,也會來採訪萬聖節的活動,亞紀為了隱瞞與方生教練是舊識一事向寬子道歉,但寬子說:「真是的,亞紀女士你在介意這件事嗎?我一點都不介意,今後也要好好相處哦」,寬子離開後,梨乃為了萬聖節的活動不想給自己惹麻煩而提醒亞紀:「你小心,要是被她盯上了,母子都沒有好果子吃」。果然寬子還在生氣:「老娘絕不放過她,真想用席子(她正在捲壽司)捲起那女人丟進東京灣餵魚」,阿相先生:「既然這麼討厭,斷絕來往不就好了?」,寬子:「看起來不就像我欺負她一嗎?我有身為公寓領頭人的立場在的」,阿相先生出門後,寬子收到群發給地區家長的郵件:可疑人物情報「最近接連發現可疑人物,還請務必小心」。

亞紀和小空到弓子家喝茶,亞紀:「這是群發給地區家長的郵件,說是最近接連發現可疑人物,還請務必小心」,弓子:「可疑人物?」,亞紀:「是不是哈默林事件的犯人幹的?」,弓子:「不知道」,亞紀:「自從案件開始,社會上對母親的態度就開始嚴格了」,弓子:「你沒事嗎?」「比如說有出軌嗎?」,亞紀對這個問題覺得好笑:「不用擔心,我對我丈夫一心一意」,弓子:「不過,多少也有過覺得外面的男人還不錯的時候吧?」,亞紀:「沒有!怎麼可能有」,弓子不可置信的問:「真的?一次都沒有?」

高野健一之前謊稱收到阿相武文的訂金10萬元,現今收到催繳190萬的餘款。

(萬聖節前四天)橋口成美問和樹:「周日你有空嗎?週日是萬聖節,我們要化妝去澀谷,你也來吧!」,和樹:「周日我要去遊行給妹妹拍照」,成美:「給妹妹拍照?」,和樹:「給妹妹拍照」。寬子叫梨乃找亞紀幫忙準備萬聖節的活動,梨乃說她已準備得差不多了,寬子卻堅持說:「我要她蒙羞,要是地上有坑,恨不得鑽進去的程度,能讓她鑽進坑裡,一輩子都不再出現的奇恥大辱。」荒又警官等人認為周日的高層公寓那裡要舉辦的大規模的萬聖節遊行,會有一大群孩子,而且大家都戴假面擋住臉,會是極佳的綁架時機。

弓子叮囑和樹「不要讓妹妹離開你的視線」

在媽媽們的聚會時,寬子女士:「亞紀女士我想請你當萬聖節活動的助手,上次的迎嬰聚會辦得很好」,亞紀:「上次都要感謝你的指導」,其他的太太們也紛紛請她幫忙:「飲料的準備能不能拜託你」,「 會場的GBM也請你務必幫忙」,亞紀:「等一下我一個人做這麼多」,寬子:「你不願意?」「你不願意為孩子和地區出力?」,亞紀:「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亞紀只好勉為其難地接下這份工作。亞紀在賣場為了找不到指定的商品而傷透腦筋時,方生航平即時出現幫她買齊需要的物品,也幫忙她提回大樓附近,

 

當他們經過愚蠢的母親的塗鴉牆時,方生航平:「看到這種我就來氣,明明什麼都不懂,每次看到體操教室裡那群媽媽我都在想,這年頭的媽媽真是不容易,家務、工作、孩子的考試,就算讓孩子在附近玩,也必須時刻盯緊,所以大家幾乎要被壓跨了,被重大的責任給壓跨,看到這幅樣子怎麼說呢?我就會想,如果我能幫上忙就好了」方生航平問亞紀:「我是不是太裝了?」,亞紀笑著說:「沒有」「有點」,方生航平:「是吧?!」,當他們走到大樓附近時,亞紀問方生航平:「你接下來要去上班了?」,方生航平:「不,今天有點事」,亞紀看他在車籃裡擺著一個粉紅色包裝的禮物,穿著也有點帥,推測他肯定有女朋友。弓子在家裡雕刻著南瓜。

(萬聖節前二天)高野健一被主管追問:「Asou Partners190萬尾款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匯過來?」,高野健一:「目前正在調整」「那個沒問題的,社長非常中意」,主管:「這一單要是沒了,你可就完蛋了」。亞紀買的萬聖節物品被寬子挑剔顏色不對,而決定讓她改為負責燒烤那天的活動企劃,亞紀問:「活動企劃該怎麼做?」寬子:「自己考慮才是樂趣吧?我看好你的品味」。梨乃私下跟亞紀說:「你沒事吧?她是不是做的太露骨了,就等著看你失敗,然後徹底孤立你呢!她肯定做了不會影響活動的第二手準備,畢竟記者會來採訪」,亞紀:「如果我失敗了」,梨乃:「不管是多小的錯誤都會被她無限放大傳播,你房子的前戶主太太就是這樣,被傳播了一些謠言,連孩子都受牽連被孤立,最後她失蹤了」。

高野健一下班回家後問亞紀是否已和阿相社長夫人和好了,兩人開始為了這件事吵架,越吵越大聲致使和樹過來制止他們繼績爭吵。亞紀把做好的萬聖節的公主裝扮衣裙給小空,小空十分開心,亞紀也為剛才和孩子的爸爸吵架一事向孩子們說對不起,並說:「只要和你們在一起所有的不愉快都消失不見啦」,說完這句話在亞紀的腦中閃過萬聖節活動企劃的靈感,隔天便馬上行動,開始錄製社區孩子們對媽媽說的話,因為自己不熟悉影片編緝軟體,便請方生航平幫他,二人相約在咖啡廰編緝影片,

影片完成二人一起在雨中撐著傘有說有笑地走回大樓時,為閃閉一台自行車生方航平將亞紀拉自己身後,臨別前,生方航平對亞紀說:「萬聖節我也會去看的,加油!」。而他們不知道這一切都被佐佐木弓子看在眼裡。

 

弓子跟在亞紀身後回到大樓,弓子對亞紀說:「你好像很開心嘛」,弓子也很開心地和弓子打招呼,同時梨乃女士的先生走進大廰,弓子馬上告訴亞紀那位是梨乃女士的丈夫,亞紀:「就是傳說中夫妻雙雙畢業於哈佛的那位?」弓子點頭並說:「你說過自己在準備萬聖節活動吧?不如去打個招呼吧!美國的是正宗的,也許他們哈佛時代的回憶,能做為你的參考呢! 」,亞紀:「也是啊,謝謝你!」亞紀立即走過去和梨乃女士的先生打招呼:「初次見面,我是萬聖節活動上給梨乃女士打下手的高野」,梨乃的先生:「妻子承蒙關照了」,亞紀:「如果可以,請二位務必和我說說哈佛大學時代的萬聖節回憶」,梨乃:「沒什麼,下次告訴你」。(在大廰裡掛著弓子用南瓜雕刻成花器的插花盆景)

 

(萬聖節前一天)高野健一和阿相武文在酒店裡,高野健一把自己幫他墊付10萬元訂金的事告訴阿相武文,請求他簽約,而阿相武文提出答應簽約的交換條件:他和外遇對像約會時,要高野做偽證證明他是和高野在一起,因為他雖然想和寬子離婚卻又不想付膽養費。而高野為了業績也不想被公司解雇只好答應他。終於完成萬聖節影片的亞紀收到高野健一傳來和阿相社長在一起會晚歸的短訊,第二天的萬聖節活動也因為工作而無法參加。坐在醫院大廰沒能送出粉紅色包裝的熊娃娃的生方航平來電:「我是生方」,亞紀:「航平?怎麼了?」「你是來問編輯嗎?我完成了,謝謝你!」生方航平:「是嗎?那就好」,因為航平一直沒出聲,亞紀問他:「怎麼了?」,生方航平鼓起勇氣問:「現在能見一面嗎?」此話一出,馬上就後悔了「我在說什麼?抱歉!你別在意!」「這麼晚打來,真是抱歉,再見」。

 

另一方面,警方則為了防止第二天的萬聖節遊行活動讓嫌犯有機可趁,而進行嚴密的警力佈署準備,當然弓子女士也沒閒著,她正在看監視攝影頭錄到的梨乃女士和她先生的對話...

萬聖節當天,遊行活動可說是盛況空前,亞紀帶著小空和和樹來到活動現場時已經是人山人海,距離主要舞臺有些遠,於是和樹回家拿望遠鏡,就在兒童的遊行要開始時,亞紀接到用方生航平的手機打來的電話,因為方生航平在月島的叫築前屋的居酒屋喝酒醉倒了,要亞紀去把方生航平帶回家,而他的手機裡其他的人都連絡不上,老闆說如果亞紀不去帶他走,就要叫警察了,亞紀只好拜託其他鄰居照看小空,並交待小空在哥哥回來之前不可以離開大家,

亞紀急忙趕往居酒屋,並打電話給和樹:「老大,我有急事,小空就拜託你了,我會馬上回來的」,和樹趕往遊行活動現場的途中遇到橋口成美邀他一起去澀谷,和樹:「我要照看我妹妹」,橋口成美拉住他:「真的嗎?不是跟以前學校的那幫人一起玩?我看到了你跟一幫不良在一起玩」,和樹拉住橋口成美的胸口:「不去!這種事不要說出來!」

 

亞紀到居酒屋叫醒方生航平並送他回家,而方生航平把那隻沒送出去的熊娃娃送給她:「體操教室有個女孩進了中學的體操部,那孩子在練習時受了傷」,亞紀:「把這送給那孩子的?」,

 

方生航平:「別看我這樣,我對這份工作超級認真的,孩子們會跳箱了啊,會單槓翻轉上槓了啊,小小的目標就行,我希望他們學習達成目標的樂趣,還比較認真地考慮了這些 ,那孩子一開始也完全不行,慢慢開始有了自信,所以聽到她受傷時,我盡全力鼓勵她,每天去探望她,跟她說只要有信心就能治癒,肯定還能練體操的,然後昨天終於做了手術」,亞紀:「怎麼樣了?」方生航平:「已經不能練體操了」「哭著說老師是個騙子,明明說了只要有信心就能治癒的,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抱有希望的」,「面對那個受傷害的孩子,我什麼都說不出口 ,這就是我,什麼都做不好,誰都拯救不了,只是一個快要熱死的醉鬼」,亞紀:「但是你拯救了我啊,我搬家過來後都是痛苦的事,但能一路撐過來,都是航平君你的幫助,因為你的鼓勵我才能努力到現在」,方生航平看著亞紀,一把將她拉進懷裡:「亞紀姐你為什麼就結婚了呢?」,

亞紀終於清醒過來掙脫離開,而此時小空已忍不住衝進遊行隊伍中和其他小朋友一起遊行,和樹到處找不到小空,便打電話給亞紀:「小空不見了,幼兒園那群媽媽一個不注意她就不見了,媽媽你去哪兒了?你到底有什麼急事?」,這時候媽媽們又收到可疑人物情報的通知,亞紀更加擔心小空被嫌犯拐走了,和樹和亞紀焦急地到處找小空,小空被戴著面具的嫌犯帶至一處沒人的地方,他想把小空裝進皮箱中帶走,再勒索她的父母,

但佐佐木弓子找到了小空並奮力地和嫌犯拉扯,在與嫌犯拉扯過程中「故意」被嫌犯的刀劃傷手臂而流著大量的血。小空得救後告訴媽媽是弓子阿姨救了她,亞紀看見救了小空的弓子手臂仍流血不止,對她十分感激。警方進行偵訊後調查發現誘拐小空的嫌犯只是模仿哈默林,是個跟哈默林事件沒有任何關係的拐騙犯。

寬子對亞紀說:「這種時候離開孩子,作為母親不正常吧?拋下小空不管你去哪兒了?」看著和樹失望的表情,亞紀:「我」,弓子故意幫著亞紀說:「在做活動用的影像吧?在做最後的編輯吧?你是說挺趕的,正好做完是吧?」,「各位:亞紀女士為了活動在拼命努力啊,大家就不要責怪她了」,梨乃:「那就沒辦法了啊,對吧?」,活動在持績的進行著....亞紀問弓子:「你為什麼護著我?為什麼撒那種謊?」,弓子:「因為我相信你,因為亞紀女士你是一個偉大的母親」,活動進行到播放亞紀做的影片:致最愛的爸爸和媽媽,原先媽媽們都十分讚賞亞紀拍攝的影片,而亞紀也以為全部播放完畢,

一段,影片中梨乃女士的先生:「等一下,哈佛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說這種謊啊?」,梨乃:「這種謊言說說有什麼啊?」「我把我們倆都說成是哈佛畢業的啊」,梨乃的先生:「但你只是去上了函授課吧?」,梨乃:「這個人家又不會知道的」, 影片播完,梨乃大怒:「這算什麼啊?偷拍?」,亞紀:「我不知道,不是我」,亞紀向寬子女士解釋:「昨天編輯結束的時候,沒有現在這段的,肯定是有人今天動過手腳了」,寬子:「你就裝吧,竟然說這種謊言 ,你不是說剛剛結束編輯嗎?騙人會怎麼樣?你的話不會有人相信了」。

荒又警官:「在灣邊區域有個幼童昨天開始失蹤了,監控拍下了影像,失蹤的是住在高層公寓的3歲女孩,要是被拐騙的話,那真是根本想不到的手段,真能做到那樣的話,孩子確實會不吵不鬧,不被任何人發現了」(在監控拍下的影片中,小女孩是自己一個人走出大樓的)

小空因為弓子救了她而開始喜歡弓子阿姨...

(本集完)

蝸牛媽覺得這一集的亞紀做為孩子的母親的確有夠離譜,因為不得已暫時離開就算了,但在航平酒醒後也該立即回去找小空,竟然還有心情在那裡聽航平說故事,編劇把女主塑造成神經超級大條的媽媽了。。。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