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 最終章

關於哈默林兒裡失蹤案警方所掌握到的訊息:犯人的目的是給母親定罪,第一個母親是罪在疏忽,

第二個母親罪在賭博,第三個母親是出軌,而見在又有小學六牛級的男孩今井玲雄被帶走,犯人是特別擅長攏絡小孩的人,犯人是女性。現在又查到音樂療法的關係人有一位住在山梨縣朝霧村,而且猜測哈默林案可能是一男一女的共犯。

一、和樹從機場回到大樓為了要送給高野先生和亞紀的警喜而到頂樓,卻在樓梯間聽到哈默林案的口哨音,於是悄悄地打電話給亞紀說自己可能看到犯人的臉,不料卻被犯人發現而遭到襲擊,亞紀交給他代表一家人的橡樹子也因此滾落在樓梯上,在電話那頭的亞紀得不到和樹的回應並斷了音訊,高野先生懷疑是弓子為了搶回兒子而不擇手段,但當高野先生和亞紀到弓子家時發現弓子不在,家裡一片混亂。

亞紀打電話給弓子,但弓子沒接。高野:「弓子這個傢伙到底在想什麼?」亞紀:「但是還不能確認弓子就是犯人」,高野:「你看到那屋子了吧?這不正常吧?」,亞紀:「那麼和樹看到的哈默林案的犯人就是弓子嗎?」,高野:「總之先報警,和樹是確認被捲進這件事了」,在一旁聽見爸、媽對話的小空在高野夫婦二人離家去報警時打電話給生方教練。當生方航平在大樓前接到小空的電話的同時,看見一位穿著黑色連帽衫可疑的人拿著一朵黃色康乃馨放在大樓前,便追了上去,然而卻在與那人扭打時被對方的刀劃傷手臂,之後他也看到了犯人的長相。

二、阿相寬子因為小俊(俊介)失蹤而報警,而小俊的衣物在大樓前被發現,

而阿相寬子在警察局拜託警察找尋小俊同時接到犯人的訊息(準備三千萬,不准報警,不然孩子沒命)便匆匆離開警察局。警察聽完高野夫婦敘述和樹看見哈默林案的犯人與失聯的經過後,質疑曾經被懷疑是哈默林案的嫌疑人的和樹是否真的看到哈默林案的犯人,甚至懷疑和樹是看到阿相寬子為尋找兒子,向很多人打聽過而故意說自己看到犯人的。而此時荒又警官因為去音樂療法的關係人的住處山梨縣而不在警局,根據獲救的第四位受害兒童前田千晶的口供,犯人在吹著口哨,犯人吹的這首曲子是為改善認知障礙創作的音樂療法曲目,知道的人包括患者和關係人在內不足100人,然後其中一位接受過治療的患者宮瀨禮子52歲,根據醫院記錄他在距離千晶被發現的地方僅20公里的這裡山梨縣朝霧村有住所。

三、方生在診所接受應急治療,他的身上有多處像是被燙傷的舊傷。

四、警察在大樓的頂樓咖啡廰6點12分的監控錄像看到小俊被穿著黑色連帽衫的人帶走,電梯內以及頂樓附近的監控都沒有清晰的錄像,地下停車場的監控拍到6點39分拍到有輛黑色轎車離開車庫,這輛車不是公寓住戶的,警方著手於穿著黑色連帽衫的人和黑色轎車,高野健一認為警方對於和樹的事根本沒當一回事,而弓子也一直沒接電話,於是亞紀決定去弓子的店找弓子,而此時弓子處理完酒店的事正準備離開去羽田機場,亞紀在得知弓子要去羽田機場後迅速追趕並攔下弓子的座車,在告知弓子和樹失聯的經過後檢查其後車廂,但和樹並沒有在車廂裡。

五、警方已查到黑色轎車是被盜車輛,並頻繁往來於成田機場,車牌號是目黑330大阪O827,高野健一在聽到警方的調查結果後,立即聯想犯人可能是阿相武文(因為阿相武文曾經要高野健一幫他開車載一個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的女人去成田機場,到成田機場把那女人交給另一個男人,而那個男人拿了一千萬給他轉交給阿相武文,而阿相武文也說過自己有秘密的副業),因為阿相武文曾經告訴他,自己在大樓旁邊的另一棟大樓也買了一間公寓,於是高野健一猜測阿相武文就躲在那裡,當他找到阿相武文時只在公寓裡找到小俊卻不見和樹,阿相武文告訴他自己只帶走小俊,並非綁架犯,只是模仿了哈默林案,為了要讓阿相寬子拿錢來,這些話也正好被帶著三千萬來的阿相寬子聽見,而警察也在此時找到阿相武文,並將他逮捕。阿相武文是因為販賣人口被警方追緝而想借哈默林案犯人之名索取跑路費。

六、荒又警官在山梨縣朝霧村宮瀨禮子的住所找到所有的失蹤兒童,並發現正要駛離的犯人乘坐的車子(左側有凹痕的白色麵包車) 。

七、高野健一:「電話掛斷前和樹說的警喜是什麼?」,想起和樹在電話裡說過「我去買小空拜託我買的東西之後馬上回去」,亞紀:「那孩子想幹什麼?」此時小空說:「我知道警喜哦!」「但這是秘密約定」,亞紀拜託小空這次破例告訴他們,小空說是瓢蟲,原來和樹想要在樓頂舉行上次一家人沒看成的聖誕樹點燈儀式,

高野健一推測和樹還在這座塔式公寓的某處,因為一個男人想要不被察覺地把他從樓頂帶下去的風險太高,和樹應該是被關在大樓的某個地方,高野健一去找警察,他要亞紀在家等。這時候阿相寬子和小俊在家,而寬子說:「終於了解追求過的東西全都是假的,我好愚蠢」,說完就生氣地把聖誕樹推倒並拉著小俊一起離開家而決定要重新展開新生活,不料竟引起火災。

 

八、弓子因放心不下和樹而返回大樓,剛好遇上從樓頂竄出火苗而引起的火災,

 

弓子顧不得火勢越來越大就衝上樓查看監視器找和樹,原本已離開大樓的方生教練看見樓樓失火,為了救小空也衝進大樓,此時荒又警官發現哈默林案的犯人乘坐的白色麵包車停在大樓附近,在撬開車門後逮捕在後座的宮瀨禮子,但是沒看到開車的人。

 

亞紀則在大樓裡尋找和樹。患有認知障礙的宮瀨禮子口中叨唸著:「我們家孩子真的很壞,不管多冷,不管我說幾次,總是馬上踢開毯子,真的很給人添麻煩,拿他沒辦法」,警方也查出宮瀨禮子有個兒子「方生航平」,而高野健一告訴荒又警官:「和樹說看到哈默林案的兇手之後,電話就斷了,估計他現在還被關在SKY GROUND的某個地方」。弓子透過天花板的攝像頭,從監視螢幕找到和樹,便立即衝向電梯,然而此時因大樓的電梯已關閉她無法親自上樓,只好打電話給亞紀告訴她和樹所在的位置:「和樹在最裡面的房間」,亞紀:「你是怎麼知道的?」,弓子:「我從天花板攝像頭看見的」[ 你快點去,現在電梯已經上不去了,要是等消防隊來的話就遲了」,亞紀:「和樹在最裡面嗎?」,弓子:「求你了快去救和樹」,亞紀想起自己要讓孩子們幸福的承諾,以及孩子們帶給自己的幸福,亞紀堅定的說:「弓子放心吧,這次由我來保護和樹,我一定會把他救出來,因為我是他的媽媽!」,另一方面捆綁和樹並把他關起來的犯人,正拖著和樹要把他帶離火場,而亞紀也找到了被綑綁躺在地上的和樹,她看到了犯人就是方生航平!(荒又警官也終於釐清了案情:朝霧村的房子是禮子死去的前夫的,她和前夫之間有一個兒子,兒子成了禮子的希望,所以才一定要讓他使用父親的名字,她兒子就是犯人),亞紀驚訝地看著方生航平:「你為什麼在這裡?難道說你就是犯人?」,方生航平:「沒錯!我就是哈默林案的犯人,山口光輝、田代沙月、木村健斗、前田千晶、今井玲雄,全都是我綁架的」,

亞紀:「為什麼?你什麼要做這種事?」,方生航平:「為了懲罰愚蠢的母親,你也很清楚吧?這個世上到處都是渣滓一般的母親,表面上一副為了孩子的模樣,其實根本就是虛榮心之類無聊的自尊在作怪,心裡只想著自己,我媽媽也一樣」,亞紀搖頭表示不相信,方生航平:「你不相信嗎?」(蝸牛媽看著火燒的越來越旺,都快緊張死了,他們顧著聊天,就不能先救人,離開火場後再坐下來慢慢聊嗎?)「這就是證據」撩起上衣露出身上的疤給亞紀看 ,

亞紀:「這 ,這是你媽媽造成的嗎?」,方生航平:「這個世上有很多惡毒的父母,根本不把孩子的生命當回事,這樣的母親就應該受到懲罰」,亞紀:「騙人!我不信!你不是說你媽媽很不容易,你想要好好照顧她的嗎?」,方生航平:「有很多母親根本不值得小孩去照顧」「亞紀你這樣好嗎?就因為你說這種天真的話,所以你的家庭才會被佐佐木弓子弄得一團糟」,亞紀:「騙人!我不信!你到底為什麼要綁架孩子?你是不是被迫要幫什麼人啊?是不是他們抓住你的弱點」,方生航平:「不是的!全都是我一個人做的,我沒有在幫誰」,亞紀:「你是不是在袒護什麼人?」,(這兩個人越聊越開心... 暈)此時消防隊的人終於來了:「這裡是消防隊,裡面有人嗎?」(還好消防隊來了,不然他們沒被燒死,蝸牛媽也快急死),亞紀:「在這裡!」方生航平逃了出去,而亞紀終於想起和樹還躺在地上而趕緊幫他鬆開身上的繩索,從逃生樓梯逃跑的方生航平打電話給媽媽(他以為媽媽還在車上),要她趕快逃,並說:「萬一被抓住就說全都是我一個人做的」,方生航平在被警察抓住時仍不停地對著電話大喊「你快跑,快跑」「快跑」「快跑」「媽媽快跑」,此時荒又警官對他說:「很遺憾,你母親她早就被逮捕了,你媽媽已經自首了,說第一個孩子是她綁架的」,方生航平:「不是的!她有認知障礙,她根本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荒又:「或許如此,但是小峰醫生也說宮瀨禮子非常喜歡和小孩一起玩,就算是不認識的孩子她也喜歡」,方生航平:「這些都是假的!全都是我一個人做的!為了懲罰壞媽媽,全都是我一個人做的!」荒又:「方生航平!都已經結束了,你可以做回自己了」。

荒又:「阿相寬子找你幫忙找兒子是昨天傍晚吧?你接到消息奔往她家所在的最頂層的時候,卻接到了你母親的電話,要你給她吹那個口哨,你為了掩人耳目,在樓道裡隔著電話吹給她聽,不料卻被和樹聴見了」,方生航平:「是的,因為每次吹這個在醫院學會的曲子給她聽,她就會平靜下來」,上警車前對亞紀說:「我很對不起和樹,本來我打算只要我媽成功逃走了,我就立馬放了他然後去自首」,警察:「你母親不是虐待過你嗎?你為什麼還要這麼拼命保護她呢?」,方生航平:「因為我媽也有她的苦衷,她真的很愛我爸,卻被我爸像丟垃圾一樣拋棄了,她真的很可憐,我媽患上認知障礙是在一年前,從醫院回來的路上,她綁架了第一個孩子光輝,我知道她做了很過分的事情,但是光輝他好像在家裡不被媽媽重視,所以他反而不想回自己家了,我媽有了孩子就會變得特別開心」,荒又:「所以你才讓你母親在山梨的老家顧孩子們?」,方生航平:「是的!從第二個孩子開始全都是我綁架的」,荒又:「為什麼要放上黃色的康乃馨,是為了給無能的母親們定罪嗎?」方生航平:「哪有定罪這麼了不起的理由?」,亞紀:「那為什麼?你為什麼要一次地綁架孩子呢?」,方生航平:「因為那些孩子和曾經的我很像,渴望被愛卻得不到愛,想要逃離卻逃不出去,他們和那時的我簡直一模一樣,我想幫幫他們,而且我希望他們的母親,能體會到如果孩子哪天忽然不見了,自己會是什麼心情」,荒又:「對了,你的母親被捕之後一直都在唸叨同樣的話,真是愁人啊」

「我家孩子的睡相不好,動不動就踢被子,所以,我總得給他重新蓋好,可把我累壞了。」「她一直抱著一條破舊的兒童毛巾被,說什麼也不肯放開,那是你小時候用過的吧?即便扭曲瘋狂,自相矛盾,那也是出於愛的表現吧!」,方生航平:「她也很怕冷的,請照顧好她 ,拜託了!」(他對荒又深深一鞠躬)。

九、和樹和高野一家人終於團圓了,弓子則準備離開:「請讓和樹...」,亞紀:「好的,我會讓他幸福的,一定會!」,亞紀看著弓子離開立即喊叫和樹,和樹:「佐佐本阿姨 」「那個」「關於我媽媽」,弓子:「聽說那天下雪了,你媽媽生下你那天,她透過醫院的窗戶,看到一棵參天大樹,那棵樹高大、挺拔、茁壯,讓那些棟得瑟瑟發抖的人,得到溫暖的安撫,於是她就給你取名為和樹」,和樹看著弓子離去的背影:「可以幫我轉告她嗎?我現在過得非常幸福,所以,我要謝謝她讓我來到這個世界」,弓子:「知道了,我會告訴她的」。

  

十、一年後,亞紀:「弓子你現在在哪裡?過著怎樣的生活?事情已經過去了一年,但航平他犯下的那個案子,依然在我腦中揮之不去,他的罪行是絕對不會被寬恕的,他傷害了許多父母,還有孩子,這份罪孽太深重,必須用一輩子來償還,可是他這麼做也是迫不得已,每當想起他的好,還有藏在他笑臉背後的苦澀,我便無法狠下心來責怪他,他曾經對我說過【不覺得能通往另一個世界嗎?】去往另一個世界,現在想來,那應該是他真實的想法,可是,他最後哪也沒去,而是選擇了和母親在一起,那個折磨他、掌控他的人生,現在連他叫什麼都忘了的母親,孩子恐怕生來就是愛母親的,無論自己的母親是什麼樣的人,一想到母親的責任之大,有時我甚至會覺得兩腿發軟站立不穩,不過弓子,每當這種時候我就會想起你,在14年前的聖誕節,你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選擇了勇敢面對,你做出了痛苦的決定,放開了曾經每天都抱在懷裡的孩子,直到最後也沒有站出來挑明自己的身分,是你的堅強鼓勵著我、支撐著我,讓我堅信對孩子的愛能讓母親變得強大,你還記得嗎?你曾經說我不懂怎麼做個好母親,但是我現在多少懂一點了,好母親就是不會逃避的母親,無論現狀有多苦,都不躲避孩子的目光,而是試著勇敢地去面對,我會保護他們不會再逃避了,我要保護你拼盡一切留住的那個小生命,保護我溫馨的家,我心愛的孩子,用我滿腔的愛意」。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