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

女人時常會說謊,隱藏了真實的自己,為了變成虛偽的自己,可是,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謊言被揭穿時,受傷的人不是你,也許是你最重要的某個人。

高野健一早晨上班前對亞紀說讓小空去上體操教室,試著請生方航平對亞紀娘家的事保密吧。

阿相寬子、橋口梨乃等鄰居太太們拿著大樓公共區域禁煙的小海報來拜訪,

因為在公共區域發現煙蒂,而為了徹底貫徹規矩,正逐戶通知。而另一方面警方已確認在作案現場發現的血跡屬於失蹤兒童木村健斗,由於這三個小孩失蹤地點是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和商店街,一個凶惡的戀態叫住陌生的小孩並強行帶走,孩子會哭鬧而引人注目,但是卻沒有這種情報,因此推測嫌犯是失蹤孩子們身邊的人,或者是非常擅長控制孩子內心的人。

和樹因為上學的時間有點趕而選擇不搭電梯而走樓梯下樓,因而巧遇對他有好感的同學(45樓橋口家的小孩)。

弓子邀請亞紀到她家,理由是親戚送給她一些好茶,弓子想和小空拉近距離,看著她玻璃窗上畫畫:「小空那是兔兔嗎?」,亞紀告戒小空不許弄髒,弓子:「沒關係」並對小空伸出手:「來」,但小空仍顯得害羞,一發不語的坐到亞紀的身邊。弓子:「以後帶著小空也來我家玩玩吧!」,亞紀:「可以嗎?」「其實啊,現在出了那種案子,我都不敢讓她出去玩了」,弓子:「哈默林事件?」,亞紀:「犯人到底在想什麼?帶走孩子給母親斷罪,我沒法理解」,弓子:「犯人的心情我倒是有點懂,孩子明明來之不易,卻偏偏放棄育兒的失職母親,任誰都無法原諒吧?如果讓我發現這種母親,可能我會下手殺死她」,亞紀顯然被弓子嚇到了,弓子笑著說:「玩笑而已,你嚇到了?」亞紀鬆了口氣笑說:「你別嚇唬我啊」,弓子:「對不起對不起」,亞紀轉身對小空說:「要當心不被弓子女士殺死了哦」,弓子:「是啊,小心哦」。

高野健一的上司以要派個人去大阪分店對他施壓,要他在這個月內達到200萬的業績拿到10萬的定金,如果沒有達成就要調他去大阪。

亞紀的鄰居太太們因為發現煙蒂的地方在東樓,推測抽煙的人是從東側陽台丟下去的,並認為不守規矩的人一定是新住戶,因為亞紀家也在東側,因此被阿相寬子懷疑是高野先生不守規矩,亞紀則趕忙澄清:「我先生目前禁煙」。又因為35樓的直美女士快到懷孕的安定期了,鄰居太太們決定要幫她辦一場迎嬰聚會(祝福臨產孕婦的聚會),要親手做噓噓蛋糕(用花和緞帶把尿布裝飾成蛋糕的樣子,送給即將誕生的寶寶),亞紀因為不知道噓蛋糕是尿布而被阿相寬子取笑無知,同時也被要求擔任這次迎嬰聚會的幹事。

高野健一下班回家時因為業績壓力而到大樓的酒吧喝酒,喝完酒想抽煙在準備點煙時,另一位也在酒吧裡喝酒的鄰居(50樓阿相寬子的先生阿相武文)提醒他這裡禁煙,高野向他透露自己在家假裝禁煙,阿相武文也因為老婆不讓她在家抽煙而忍的很難受,高野得知阿相先生是超級有名的Asou Partners公司的社長而向他推銷公司的配餐,而阿相先生也說可以採購他公司的配餐(2樓的尾野綾香當時也和兒子悠太在酒吧裡,她看到高野先生放在桌上的煙和打火機),因此高野請亞紀召集媽媽朋友圈開個試吃會,因為阿相社長需要媽媽們的意見。此時尾野綾香來訪告知亞紀在東樓陽台抽煙的是高野先生以及高野先生沒有禁煙的事實。

隔天早上亞紀便向媽媽們說自己的先生似乎不知道陽台禁煙而偷偷抽了一、兩次,但他說絕對沒有亂丟煙蒂,但是媽媽們並不相信。同時,阿相寬子問亞紀:「你先生向我先生推銷配餐了吧?」「據說你先生拼了命在提高業績呢,只能抱著公司不放的人生真是辛苦,正好迎嬰聚會也會來很多媽媽,試吃會就在那時辦吧!」,亞紀:「非常感謝」,阿相寬子:「作為交換,迎嬰聚會的幹事就拜託你了」,亞紀雖無奈也只能接受了~

阿相寬子把迎嬰聚會的邀請名單給亞紀並要求她全部要用手寫,每一封都要飽含心意,除此之外,甚至要求聚會場地不但要華麗還必須要有按摩浴缸和香檳。

亞紀因為辦迎嬰聚會的這些事情緒有些心煩氣燥而責備小空、也為配餐試吃會的事和高野先生吵架,弓子透過監視攝像頭看到了這一切。

警方整理哈默林事件犯人的目的是給母親斷罪,第一個母親的罪行是忽視,第二個是賭博依存症,第三個是出軌,掌握這些事實的都是媽媽朋友圈,所以推測嫌犯混跡在媽媽朋友圈之中,因此認為嫌犯是女人。

阿相寬子問生方航平:「生方教練你喜歡什麼類型的人?比你大?比你小?你的初戀是什麼類型?」,生方航平則向她打聽:「說起來高野亞紀女士只來過一次吧?」,阿相寬子:「不知道,她女兒倒是很想來,怎麼了?」,生方航平:「沒什麼」,阿相寬子:「所以你的初戀呢?」,生方航平:「 是隔壁乾洗店的大姐姐」,阿相寬子十分開心:「你看起來就像喜歡年上的樣子,我就知道」。

高野健一:「真的嗎?真的要和我們簽約嗎?」阿相武文:「你們性價比似乎很高,總之先試試6號那場活動的配餐吧!預算200萬」,高野健一:「非常感謝,我們這就簽約吧!」阿相武文:「不過,能不能等到下個月再簽約?」「我們太太都在忙著搞試吃會吧?」,高野健一:「好的,那至少這個先匯10萬定金」,阿相武文:「什麼意思?活動策劃公司太可疑信不過嗎?」,高野健一:「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阿相武文:「我不喜歡小氣,下個月月初全額支付」,高野健一:「可是」,阿相武文:「我也不喜歡糾纏不休」,阿相武文說完這話便離開,高野健一感到不安與錯鍔。

亞紀從幼兒園帶小空回家的路上巧遇生方航平(生方航平應該是刻意在路邊等亞紀),

生方問亞紀:「為什麼不來體操教室?我做錯什麼了嗎?」,亞紀:「其實你搬走之後,我家發生了很多事,我大一的時候乾洗店倒閉了,因為我媽,我和鄰居發生了點事」「知道我娘家事情的人,我都儘量保持距離了,我總覺得事情會傳開,孩子們會和我受一樣的委屈」「我不想讓他們因為父母受辱」,於是生方航平向亞紀保證不會把那時候的事告訴任何人,就當是第一次認識,他希望亞紀帶小空去上體操教室。而生方航平和亞紀、小空的互動適巧被開車經過的阿相寬子看到。

高野健一向上司報告Asou Partners公司簽約的事,但上司仍堅持這個月內要付10萬定金才能不調他去大阪,於是他只好自己先墊付匯款10萬定金給公司。

 

弓子煮熱水時用手指在玻璃上畫了一隻兔子。

阿相寬子買了一堆做噓噓蛋糕用的紙尿布給亞紀,她要亞紀今晚完成試作品拍照傳給她看,她還問亞紀和生方航平說了什麼?兩個人是不是認識?亞紀趕忙否認,並回說:「他只是勸說我們去體操教室」,阿相寬子:「這樣就好,你可別勾引他哦,他可是屬於我的!」。亞紀抱著一堆尿布回到家發現娘家媽媽在她家,她媽媽帶來了她爸爸的墓地那裡的寺廟寄來的通知要去清掃墓地,媽媽:「你挺閒的吧?」,亞紀生氣的趕走媽媽,這一切弓子都透過攝像頭看見了,小空又在亞紀即將壓力爆錶的時候說:「媽媽,我想出去玩」,亞紀:「現在哪是玩的時候啊?」,亞紀想想這樣下去不行而決定要去拒絕寬子女士,此時弓子帶著蛋糕來訪:「我烤了蛋糕,一起吃個下午茶怎麼樣?」,弓子幫著亞紀收拾混亂的客廳:「發生那種事了啊?」,亞紀:「我知道要從頭開始做,但身體已經跟不上了」,弓子:「然後你打算怎麼辦?」,亞紀:「要是這樣下去的話會給大家添麻煩,所以抱歉只能拜託其他做幹事了」,弓子:「好失望啊」,亞紀:「我知道,我也對這樣的自己很失望」,弓子:「不是這樣,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啊?這樣的話我就可以早點來幫你了啊,家務育兒兩方面都做得完美,再加上還要出色地完成媽媽朋友圈的工作,簡直亂來啊」,亞紀:「弓子女士」,弓子:「有困難依靠我就行了啊,為此我們才成為朋友的吧?」,

小空:「媽媽,我肚子餓了」,亞紀:「是哦」,弓子:「來開始做吧!」(蝸牛媽覺得這裡怪怪的,小空說肚子餓,不是應該先拿弓子帶來的蛋糕給小空吃嗎?結果兩個人都不管小空,剛才不是還說要一起吃下午茶?),弓子:「其實我也挺了解為迎接寶寶要做哪些準備的,因為我也想要過孩子,為了即將出生的寶寶,給他一個精彩的聚會吧!」亞紀:「是,謝謝!」,當晚亞紀把完成品拍照後傳給寬子女士看,寬子女士看了覺得不錯,後來她接到一通電話...

(到了星期日的迎嬰聚會)亞紀對直美說:「主題是大海的游樂場,是以喜歡大海的直美女士和即將出生的健康的男寶寶為形象而設計的」,直美:「謝謝,真的太棒了」,聚會不但佈置的好,高野先生公司的配餐也廣受好評,

 

 

  

就在亞紀和弓子都為努力的成果感到開心時,寬子女士出現:「我有消息通知大家,今天這個精彩的迎嬰聚會都是亞紀女士的努力,大家給她點掌聲」,

亞紀:「不不,要沒有寬子女士細心教導,我什麼都不知道的」,

寬子:「不,什麼都不知道的是我,跟你這一路氣壯山河的成長經歷相比,我什麼經歷都沒有,真是羞愧啊,你年輕的時候好像吃了不少苦啊,其實亞紀女士的娘家是老城開乾洗店的,你父親順應泡沫經濟潮流開了好幾家店,但由於資金周轉困難而破產,全家被追債,真是個吃過苦的孩子啊,而且你父親去世後,母親跟別的男人走了,被母親拋棄後亞紀女士一個人靠打很多工而活了下來完全是小公主莎拉啊,大家不覺得很感人嗎?今天的這個聚會也是想到以前亞紀女士受過的苦,在另一層意思上會有很深的感慨,為祝福這樣的亞紀女士和直美女士生一個健康的寶寶乾杯」,亞紀問寬子:「為什麼要說這種事?」寬子:「我討厭謊言」,亞紀:「謊言?」寬子:「是誰說不認識生方教練的?鄰居家的大姐姐原來是你啊」,亞紀:「寬子女士」,寬子:「我此生頭一回遭此羞辱」說完便把一盤食物翻倒,並說:「對不起,我手滑了,亞紀女士能幫忙打掃乾淨嗎?你打工經驗挺豐富的對吧?所以拜託你了,要不我付你時薪也行哦」,小空:「媽媽,你在被欺負嗎?」,亞紀搖頭,寬子:「不是哦,小空,你媽媽是一個為朋友而甘願打掃的偉大的人,對吧,亞紀女士?」,亞紀只好蹲在地上收拾,寬子對亞紀說對不起,同時又故意把另一盤食物翻倒。

方生航平看亞紀獨自一人在橋上,遞給她一條烤紅薯:「不嫌棄的話給你,非常好吃的哦,人消沈的時候更美味」(以前方生消沈的時候,亞紀也請他吃商店街的烤紅薯)

 

「我可以的話說給我聽聽,保密的」,亞紀:「你知道【我的太太是魔女】這部片嗎?以前美國的電視劇,我想成為那樣的媽媽,魔女的太太陽光可愛,像太陽一般,但等發現了,結果我變成了像我媽媽那樣,對孩子來說是一個丟人的媽媽」,方生:「我的朋友裡有一個高中女生,明明是最貪玩時期卻拼命打工,為了有債務的父母,好像是想幫忙補貼家用,她說因為非常愛自己的父母,說的是學生時期的亞紀姐,之後就不知道亞紀姐跟你母親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拼命努力的媽媽是那時候的亞紀姐引以為豪的,是一個非常棒的姐姐,丟人就丟人了啊,孩子都懂的,應該非常愛拼命努力的亞紀姐」聽完這些話亞紀的心情好多了。

 

小空和和樹看見媽媽回來都很開心:「媽媽你回來了,我們在等你」,孩子把家裡打掃收拾得乾淨、整齊,小空說想像媽媽那樣打掃乾淨,今後如果牛奶灑了,也會自己擦乾淨的哦,我已經不是一個愛撒嬌的孩子了哦~,亞紀把小空緊緊的抱在懷中:「小空你喜歡這個家嗎?」,小空:「非常喜歡」,亞紀:「媽媽知道了」「小空你好像突然變成小姐姐一樣了,了不起,了不起哦,小空」,

亞紀對和樹說:「今天謝謝了」,和樹:「我出去一下,感覺能拍到不錯的夕陽」,亞紀也傳簡訊給方生:「航平君今天謝謝了」。

高野健一打電話給阿相武文:「太太們對試吃的評價好像都挺高的,社長簽約金什麼時候支付呢?」「什麼?不簽約了?」,抽著煙的阿相武文:「我也搞不太明白狀況 ,老婆有點鬧別扭,老實說我也吃不消這個麻煩,合約的事等我老婆心情好了再說吧!那就這樣」(說完便隨手把煙蒂丟下樓去),高野健一:「等一下社長」

橋口成美看見和樹和不良少年在一起,花店的人告訴警察看到犯人,並且說看到的犯人戴了一個很大的口罩和黑手套,還買了黃色康乃馨,皮膚白,比較廋,我覺得應該是女性,但是應該是男性,於是警察又推測如果犯人是男性,就有可能是有女性共犯。亞紀和小空在大樓遇到其他太太們從迎嬰聚會的慶功宴回來。弓子帶著一大束的黃色康乃馨回家,電話答錄播放著寬子的留言:「我是寬子,昨天謝謝了,亞紀女士的身世我大體上猜到了,但想不到跟方生教練是發小」(發小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小空因為做惡夢而睡在客廰的沙發上,弓子透過螢幕輕輕撫摸她....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小蝸牛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