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

女人經常會說謊,為了微不足道的排場,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有時也為了秘密的戀情,謊言產生的破綻,用另一個謊言來修飾,女人們就這樣逐漸掉入罪孽深重的黑暗世界。那是隨處可見的陷阱,深不見底的陷阱張著它的血盆大口,存在於所有人的日常中。

正因為重於一切所以才要搶奪,潔白美麗、脆弱不堪,高層公寓的媽媽們面臨的神秘事件,本劇是前所未有的女人們的懸疑作品...

在公園裡發現失蹤小孩木村健斗的衣物(第三位失蹤小孩)

高野一家人搬進50層樓的高樓住宅,這棟住它的電梯分為左、右邊,左邊電梯是1~24層樓住戶使用,右邊則是25樓開始到頂樓的住戶使用,高野家剛好是高層的底層25樓,大樓裡有事先預約就能自由使用的派對室、圖書館、咖啡館/酒吧,而在大樓內設有監控攝像頭(在房裡只要輸入密碼,需要照顧家中孩子的人,可以通過手機隨時查看孩子在房間內的狀況),安全保障萬全。對於搬進這樣的高級住宅大樓,高野一家都十分開心,高野家之所以能買這種公寓,是因為剛好有急需現金的賣主,以1500萬便宜賣給他們。看著「和樹」和「小空」都對新家陽臺外的景色十分喜歡,亞紀對高野健一說:「孩子們的幸福,我們絕對要守住」,高野健一也點頭表示承諾。

新聞報導著幼兒失蹤事件接連發生,目前下落不明的是:6歲的山口光輝、3歲的田代沙月和5歲的木村健斗,

警方認為有被人拐走的可能性,正展開公開搜查,並廣泛徵求線索的事件,亞紀覺得可怕,第三個孩子被綁架的地方就在自己居住的社區裡的河的對岸,她叮囑小空要當心,不可以跟陌生人走!高野先生認為這裡的安全係數高,要亞紀放心。亞紀帶著小空到樓下搭幼兒園的車,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這樓樓的鄰居太太們,那些太太們身上穿戴的都是名牌,反觀自己卻穿著圍裙和家居服,於是趕緊脫下圍裙跑過去和大家打招呼,同時也發現小空和其他高層孩子讀的是不同幼兒園,這棟大樓有著等級之分,樓層越高房價越高,憑著樓層來判斷生活水平,你所住的樓層就是你的名片,45層的太太提醒她要小心,因為一旦媽媽被討厭,孩子會交不到朋友。

三起兒童失蹤案的發生地點分散在市內各處,除了都是幼兒之外完全沒有關聯性,但在作案現場週邊都留下擺成人形的幼兒衣服和黃色康乃馨,因此警方認為三起案件是同一個犯人所為,雖然已轉為公開搜查,犯人還是沒有提出任何贖金要求,而網民把這起案件稱作「哈默林事件」(緣自格林童話裡的哈默林的花衣吹笛人,吹笛人從城中帶走了大批孩子,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故事)。

亞紀因為幫佐佐木弓子撿拾掉在地上的玫瑰花而認識上個月才剛搬來,在家裡開插花教室的弓子。

亞紀無意間看見住二樓的鄰居太太(悠太的媽媽)和鄰居太太們口中的胳膊君有親密的關係,而悠太媽媽尾也綾香也知道被亞紀看到了,於是拜託她幫自己保密,亞紀答應她不會說出去。

高野先生公司的上司提醒他業績太低。

亞紀在和鄰居太太們聚會時發現原來佐佐木弓子也是住在同一棟大樓,出生於紐約,45樓的太太和先生都是哈佛畢業,50樓的阿相寬子的先生自己開公司,而此時亞紀的媽媽來這裡找她,亞紀拿錢給媽媽並請媽媽別再來找她了,亞紀的媽媽離開時抽煙被大廰管理人員因大廰禁煙而制止,弓子也跟正要離開的亞紀的媽媽點頭示意。

警察告知失蹤小孩木村健斗的父母雖說事件是在木村的媽媽去車站前福丸超市的十多分鐘內發生的,但是在木村媽媽去超市的下午3-4點之間福丸超市的攝像頭並沒有拍到她,警察問木村太太到底是去了哪裡?事實上是和別的男人在一起,而第二個小孩失蹤時,她有賭博依存症的媽媽是去了小鋼珠店,第一個小孩是被母親忽視,鄰居都說她扔下孩子不管,每天夜不歸宿,而黃色康乃馨的花語是蔑視,所以警察認為犯人的目的是懲罰那些應該被蔑視的母親們。

亞紀帶著小空去和住在樓上的鄰居打招呼,不料佐佐木弓子就住在樓上,家裡有不少弓子自己做的保鮮花擺飾,她想送一些給亞紀,但亞紀表示太貴重了她不能收,弓子想和小空親近,但小空顯得有些害羞。弓子表示丈夫在海外赴任所以一個人住,因為時間多所以開兒童插花班,亞紀誇讚她了不起時,弓子表示她認為認真養育孩子的母親更了不起。

亞紀帶小空去看體操教室時,因為小空認識的孩子們都在那裡上課,小空和媽媽說她也想上,其他的媽媽也推薦讓小空去上,當亞紀看到教練是生方航平時,便急忙帶著小空離開。但生方航平卻追上前去問她是不是浦田乾洗店的亞紀姐,而亞紀回說他認錯人了。而小空回家後因為亞紀不讓她上體操教室而哭鬧,而亞紀除了因為媽媽的事不想讓鄰居知道外,也有其他的個人原因無法帶小空去上體操課,和樹知道後主動表示他可以帶小空去體操教室上課,小空因此而破涕為笑。

亞紀想起小空問她樸素是什麼意思,認真的拿出項鍊來戴並請和樹看看她戴起來是否適合,因為是學生時代買的,擔心過時了,和樹問:「在家裡有必要戴項鍊嗎?」,亞紀:「有啊,這裡的人連丟個垃圾都要好好打扮,所以我必須努力啊,如果我被討厭了,你和小空就交不到朋友了」,和樹:「哦」。

小空和朋友們一起看哈默林的花衣吹笛人的童話書,小空:「很久很久以前在德國的哈默林村有很多的老鼠,村民們都很煩惱,這時出現了一個男人,吹起神奇的笛子,然後所有的老鼠都跳入河裡被淹死,雖然村民們都很高興,卻開始捨不得酬金,不肯付錢,生氣的吹笛人又吹響了他的笛子,結果村裡小孩子一個不剩全都跟吹笛人走了,再也沒有回來」,亞紀從小朋友的手中拿走那本童話書:「為什麼會有這個?」

和樹帶小空去上了體操課,和樹拍了小空的上課情形,在回家的路上小空:「小空的翻跟斗動作很漂亮」,和樹:「是挺好的」,「我順便要去個地方可以嗎?」,小空:「是哪裡啊?」,和樹:「警喜啊」,此時佐佐木弓子也一路跟著和樹兄妹二人...

兄妹二人回家後,和樹要小空對媽媽保密,他們把驚喜放進媽媽的袋子裡。

隔天亞紀去參加鄰居太太們為她辦的歡迎午餐會,不料卻是有其他男士們參加的主婦聯誼,

中途亞紀便一個人偷偷離開,在河邊的橋上亞紀想通知其他人她先離開的事,發現袋中有個盒子(兄妹二人準備的驚喜),

聯誼會中有位男士發現她要離開而跟了過來:「真遺憾啊,亞紀女士是我喜歡的類型,可以的話我們接下來就消失在某處吧」,亞紀拒絕並要求放開她,在拉扯中手上的袋子掉落在地上,而袋中的盒子也滾落到橋下的河裡,亞紀則跌坐在地上,男士:「你沒這意向的話,還來聯誼幹嘛啊?一把年紀的大媽像什麼樣子?」,說完便憤而離開。準備要去附近的體操教室上課的生方航平正好經過向她伸出手,亞紀自己從地上站起來時因重心不穩而險些跌倒,生方航平即時扶住了她,生方航平:「果然是亞紀姐啊,剛才的對話我聽到了,大白天的就主婦聯誼啊,只要不被家人知道,做什麼都無所謂嗎?」「亞紀姐原來是這種人?老實說太失望了」,亞紀:「你知道什麼啊?確實有點不像樣,但我也在拼命啊,拼命一個好母親」

和樹放學回家後,小空告訴他媽媽沒有發現那個驚喜,和樹去和亞紀確認,亞紀才知道原來掉進河裡的盒子是和樹要送給她的驚喜。

尾野綾香的先生跟太太說:「據說哈默林事件中被拐走的孩子的母親有外遇」,而綾香和胳膊君的照片也被她先生發現了。

隔天鄰居太太們都在議論綾香和胳膊君的事,亞紀也被告知這件新聞,亞紀想安慰綾香,綾香:「我對那男人不是來真的,太痛苦了,因為住2樓,所以一直感覺大家看不起我,所以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就會想她們活該啊,很開心,是你把照片散播出來的吧?別給我裝傻,只有你知道啊」,亞紀:「不是我」,綾香:「你還敢說,我住低層,你也看不起我是吧?」,亞紀:「不是不是什麼看不起」,綾香:「我把話說在前面,我們家比你那房子要好多了,你不知道的話我來告訴你,你那房子之前住的人跳電車自殺了,也就是說你家跟凶宅一樣的」,亞紀:「不會吧」,綾香:「大家都知道的」「你孩子真可憐」。

阿相寬子提議:「今年的萬聖節就限定我們住高層的媽媽吧」,其他的媽媽都表示贊成:「要是跟住低層的人打交道,感覺會傳給孩子惡言的」,橋口梨乃:「我上次去4樓拜訪時,若無其事地拿出加了添加物的果汁,我可慌了」,阿相寬子:「價值觀差異太大了,為了保護孩子們,不說是腐爛的桔子,和廉價桔子還是要保持些距離啊」,其他的太太們:「真的是這樣」,阿相寬子:「大家都贊成吧?」,其他的太太們都鼓掌表示贊成,亞紀卻說:「怎麼說呢?因為住的樓層低就貶低別人人格,感覺有點不妥吧?」阿相寬子:「說的自己好像有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甘地或特蕾莎修女般的高尚人格啊」「對了,機會難得,今天,接下來我們去亞紀女士家拜訪一下吧」,大家起哄說:「是啊」,亞紀擔心的說:「等一下,今天?」,阿相寬子:「不用擔心的,跟平常一樣就行了,想去瞻仰一下亞紀女士充滿高尚人格的家」,亞紀於是趕緊回家收拾並找出客人用的茶杯,卻不小心把杯子打破了,就在此時佐佐木弓子帶著杯子蛋糕來找亞紀,並幫她佈置客廰和準備好接待客人的點心等,當太太們來訪時看到眼前的景像都驚呆了並稱讚她的客廰「好漂亮」。客人離開後亞紀去向弓子道謝:「真的幫了我大忙」,弓子:「沒關係,但當媽媽的工作很辛苦吧?」,亞紀:「我不懂怎樣當一個正確的母親」,弓子:「正確的母親?」,亞紀:「我娘家開了一家很小的清洗店,媽媽光顧著工作,家務活完全不做,飯也一直是速凍食品,那樣一個媽媽在我爸去世後,家裡最困難的時候,拋下我離家出走,為了跟男人一起生活,好痛苦啊,因為是舊商店街,流言馬上就傳開了,所以我沒有媽媽的榜樣,我當了母親後也一直是自己摸索著,這樣做行嗎?我媽這種時候會怎麼做呢?正確的母親是怎樣的一個母親呢?」,弓子掐著亞紀的臉頰說:「別愁眉苦臉的,你的孩子養得好好的啊,要有自信,其實之前我去車站前購物中心的時候,偶然看到了你的孩子們在買東西,一開始我還以為他們在買自己的玩具什麼的,但不是的,他們拼命在挑送給你的東西啊,知道媽媽在努力,所以以他們自己的方式在為你加油啊,所以那個禮物你要好好珍惜啊」。

亞紀明白了原來掉進河裡的那個盒子裝著的是孩子的愛,於是亞紀跑到河裡尋找那個盒子,

 

路過那裡的生方航平在得知亞紀在河裡找的是孩子們送她的東西後,因為不願意讓孩子們傷心,也下去幫忙找。亞紀:「上次你說我的,好久沒見,對我很失望」,生方航平:「要是說過頭的話,對不起」,亞紀:「不,你說的對,我在公寓的那些人面前很畏縮,還看她們臉色,你覺得我很無趣吧?但要是因為自己讓那兩個孩子難過的話,我會做任何事,但這樣還是讓孩子們有顧慮的話,結果我還是個失職的母親啊」。經過長時間的尋找,生方航平終於幫亞紀找到那個盒子。

 

生方航平:「你不是什麼失職母親,為了孩子們你能這麼拼命,亞紀姐你不是什麼失職的母親」「鬆了口氣,還好你跟以前一樣」「太好了」,生方航平遞給亞紀一條體操教室的小毛巾,讓她擦臉。

亞紀在孩子們吃晚餐時跟孩子們說:「今天媽媽碰上了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在我的包裡出了個這種小盒子,這裡面裝的是什麼呢?打開看看」「是項鍊啊,真可愛」,小空:「這是我和哥哥的驚喜啊」,亞紀:「是這樣嗎?」,小空:「是1000塊哦」,和樹:「別說啊你」,小空:「有什麼關係啊」,亞紀:「我戴上看看吧」,小空:「媽媽好可愛」,亞紀:「謝謝你們送給我」「好高興啊!」「真的好高興!謝謝」

 亞紀把找到項鍊的事告訴弓子,弓子:「是這麼回事啊,但能找到太好了」,亞紀:「多虧了弓子你啊,真的是太感謝了」,

弓子拿保鮮花盆送給亞紀:「這個以亞紀女士你為形象做的」,弓子問亞紀:「這條項鍊你一個人找到的嗎?」,亞紀:「是的,讓您擔心了」

警察從失蹤現場附近檢測到微量的血液,是誰的血要由科搜研來調查。

悠太問尾野綾香:「媽媽,為什麼爸爸不回來啊?」,綾香:「爸爸不回來都是小空媽媽的錯,所以不能和小空做朋友了」

在每一戶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在亞紀收下弓子的花盆後,亞紀家的動靜也開始被弓子掌握住了。。。。。

回本劇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