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章

一、恩卓答應了金侁的求婚,

「我願意成為這個孤單男人的新娘,我願意成為這個燦爛男人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新娘,我非常願意」。

二、恩卓:「媽媽,我要嫁人了,我會幸福的」,發現恩卓無法再看見鬼的鬼姐姐來到屋塔房,但恩卓能看見她了,鬼姐姐恭禧恩卓要結婚了。

三、金侁向德華正式介紹恩卓,並宣佈他們的婚訊。

四、金社長已婚,而且有三個孩子。

五、恩卓和金侁去挑選結婚禮服,恩卓買手錶準備送給金侁,給金侁的小卡上寫著「一起欣賞的一切風景,害羞地、悸動地,問的一切問題和回答,我愛每時每刻的你,你的新娘。

 

六、恩卓的電台節目廣播:接下來放一首音樂,然後一起看聽眾來信:致認為我的忘卻即平安的你,當與你對視之時就明白,你也記得所有的事情」「希望下輩子我們能以短暫相遇漫長的緣份,不找藉口也能相見的面孔,在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偶然遇見也能跑過去打招呼的關係,作為一直正確答案的愛情,希望那樣見面,能見到你我很滿足,是金宇彬也是王黎的你,希望長長久久地走到最後吧」,恩卓、金侁及王黎知道這是Sunny寫的信,恩卓發現她早已把房子給賣掉了,恩卓收到Sunny留給她的信:「打工妹:我走了,保重,不要哭,好好吃飯,什麼都大口吃,舉目無親,孤身一人的你,希望我給過你一絲安慰,不懂事的哥哥就拜託你了,一起長長久久幸福吧,再見」,恩卓:「原來都記得呀」,此時金侁也趕過來了,恩卓跟他說「老板她走了,老板她全都記得,獨自一人守住了那份記憶,照顧了完全沒了記憶的我,思念著消失的哥哥,就那樣一個人孤單地…不過她為什麼走了呢?」,金侁:「因為不能饒恕,所以此生選擇了不見面,因為對地獄使者來說,沒有比這個更殘酷的懲罰。Sunny在與王黎第一次見面的天橋上:「數到50就走」,當她數完第49個經過的路人後,不料竟看見王黎就站在她眼前,Sunny:「我的消息不會告訴你的(王黎點頭),此生不能再見面了(王黎點頭),就一次,能否擁抱你?」,王黎Sunny緊擁入懷,Sunny:「保重」,王黎:「走好」。

兩個人就這樣在此生道別,王黎再聽到她的消息是距離那時候很久之後。金侁為了安慰王黎做了吉祥食物給他吃(免子蘋果),

王黎:「Sunny她走了,這個女子真是,直到最後走得如此瀟灑,這幅畫在你消失後,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一直留著,本來早就想還給你來著,抱歉晚了些」,王黎要把金善的畫像還給金侁,金侁:「從一開始就不是我的,是你的憾、你的罪、你的思念,應該由你保管。」,王黎:「那也可以嗎?」,金侁點頭:「嗯」「只要吃這個的話」「還有謝謝你,放了牌位的那座廟,我不在的這9年,你替我每年都點亮了蠟燭」,王黎:「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資格祭拜他們,但面對了我的罪」,金侁:「希望有人告訴我們,已經夠了,這樣就夠了,這麼說」。

七、王黎找前世遞湯葯給他的侍女「金差使」,王黎:「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前生若是犯了大罪就會變成地獄使者,而那個罪是什麼?我們犯下的大罪是自己拋棄了人生的罪,把拋棄自己人生的人弄成地獄使者,帶領無數個人奔向死亡,這一個不是生者又不是死者的生活,這是為什麼呢?沒有名字的人,沒有記憶的人,需要住房、需要食物,這是為什麼呢?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 的過程中,突然有一天,我們所放棄的名字,我們所拋棄的人生,會不會想要重新要回來呢?就這样懇切地想要人生,我們的懲罰會否結束呢?」「我知道你為什麼躲著我,9年前你應該是見到了朴中元,所以你知道了你是誰,也知道了我是誰,所以,我想道歉,我不應該借你的手殺人,我很後悔,還有,希望你能原諒」,王黎向金差使深深一鞠躬「所以,全都忘記吧,忘記一切吧,然後好好為亡者送終,就那樣贖罪吧!希望你也能原諒你自己,神所希望的應是我們對自己的寬恕,是意識到對生命的懇切」。

八、恩卓備了飯菜給姨媽,姨媽:「這大晚上的去哪兒?」,恩卓:「湯要涼了,快吃吧!」,姨媽:「你有男朋友了嗎?可不能像自己媽媽那樣成為未婚媽媽啊」,恩卓怒:「姨媽你說話為什麼一定要…你要待到什麼時候?飯都給你擺好了不是嗎?你可是鬼啊,遊離太久了不好」,姨媽:「你跟誰瞪眼睛說話呢?哎我可不能就這麼走了,太冤枉了,只要有那個存摺,只要你不藏起來那個存摺,我也不會在路邊上落得這個下場」,恩卓:「姨媽你到底什麼要這樣?真的都死了還要這樣嗎?」,姨媽:「看你這是皮痒了,還敢在這頂嘴」她舉起手想打恩卓時,鬼姐姐適時出現阻止,並帶走姨媽一起去投胎,恩卓在他們離開前:「姨媽:謝謝你的養育之恩,希望下輩子再見能是好的緣份」。

九、恩卓到金侁家,金侁不在家,王黎:「我有東西要給你」,恩卓:「難道是我的名簿到了嗎?」,王黎:「不是」,恩卓:「不是啊,嚇死我了」,王黎:「很擔心嗎,怕名簿來?」,恩卓:「比起擔心,我有點好奇,好奇我的命運是怎麼改變的?」,王黎:「你的命運本來就有太多變數」,恩卓:「就是說啊,印記也沒了,劍也拔出來了,所以能這樣平安地度過九年,但是我是其他遺漏者的事實仍舊沒變,也差點沒能出生,也因死亡失去過我愛的人,甚至現在坐在我面前的這位是地獄使者,比起別的,人總歸會死,所以生命才更美好,所以等我的記憶回來後的第一個想法是要把今天當作最後一天過,如果今天是最後一天,現在這個記憶就是我愛的人的最後一個記憶,所以每一刻都要拼命去愛、拼命去活」,王黎:「你的人生已經很美了,你要記住」。王黎送恩卓蕎麥花束的捧花:「結婚快樂,鬼怪新娘」,恩卓:「謝謝你」。金侁和恩卓在蕎麥花田舉行婚禮,金侁婚誓:「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對你所說的所有話,無論說的是什麼,我也是」,恩卓的婚誓:「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對你所侻的所有話,無論說的是什麼,我也是」。

十、恩卓開車去開會途中為了救一群幼稚園的孩童,雖知道有台卡車從斜坡上滑下來,也不閃躲而用自己的車擋住卡車,阻止了原本會發生的娃娃車死亡車禍(恩卓:這麼想想真的是完美的一天,醒來發現在那個人的懷抱中,雞蛋也煎得很完美,直播也很令人滿意,那所有的完美,木概是為了帶我來到這個瞬間,讓我不要遲到,一分一秒都不能遲,本就是這樣的命運。恩卓死前最後一句話是回應前一晚睡前,金侁對她說的我愛你「我也是」),王黎:「人的犧牲大概是神無法計算的部分 ,就連預測都不可能吧,那是一瞬間的本能 ,並完全取決於人的選擇,只有人類才能做出的選擇」,此時地獄使者後輩才收到池恩卓死於事故的名簿,王黎:「在極其惡毒的神的提問面前,其他遺漏者做出了極其悲傷的回答」,王黎接引恩卓靈魂到亡者茶屋,恩卓覺得王黎工作的地方很棒:「不是說人都有四個人生嗎?我是第幾個人生?應該可以告訴死者吧」,王黎:「你是第一個人生」,恩卓:「真是萬幸,那我還剩三個」,

恩卓與悲傷的金侁在亡者茶屋告別:「記得我以前說過話嗎,在世之人一定要更努力地生活,雖然偶爾會哭泣,但要笑得更多,活得更堅強,那才是對所承受的愛的報答」,金侁:「怎麼會這樣,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恩卓:「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你看看我嘛,讓我看看你的臉好嗎?叔叔在我的三個願望中,你還有一個沒有幫我實現,現在幫我實現好嗎?不要心痛太久,我一定會再來見你的,所以要好好等我,不要下太多雨,因為會給市民造成不便的」,金侁:「明明是一個為什麼要說三個?沒有你 我要怎麼活下去?」,恩卓:「我只離開一下子,我答應你,這一次我來找你,我一定會去找你,來世我一定會生命力滿值,長長久久地在你身邊,我到上面之後一定會央求這件事」,恩卓對王黎說:「所有人都離開之後,請幫我照顧這個人吧!」,恩卓拒喝忘卻之茶後,與金侁約定會早點回來,「我會跑著去,來時候也會跑著來」,金侁:「你一定要來,不管經歷一百年還是二百年,我都會等你,你一定要來」。恩卓:「我們晚點再見」。

十一、金侁傷心地寫下恩卓的墓誌銘「愛著也被愛著的鬼怪新娘此地長眠」,並拿至恩卓第一次召喚他的海邊燒化。王黎:「那天其他遺漏者在某人的眼淚中永遠地離去,那些不知是白天還是黑夜的時間,佯著雨水而下,是如此漫長的雨季,其他遺漏者在這個失去了守護神的世界,再次將守護神召喚至此,便離開了,是那麼孤單又燦爛的守護神」。

十二、三神奶奶:「她(恩卓)應該能見到她媽媽了吧?」,

一個女學生問另一個女學生(金宇植的女兒):「你那個髮夾是什麼鬼?該不會是你自己花錢買的吧? 」,金宇植的女兒:「不是我買的,這是我爸喜歡的類型」,女學生:「那你去見你爸的時候再戴嘛,幹嘛還戴著出門啊?」,金宇植的女兒:「不管見不見我爸,我都愛著我爸,不用你管,你可以閉嘴了嗎?」,女學生:「唉,我連個給我買髮夾的爸爸都沒有,我也搞不懂了」,金宇植的女兒:「喂,好好的綜藝片,幹嘛變成紀錄片了」轉頭看著三神奶奶:「你…你看什麼呢,大嬸」,三神奶奶:「現如今的孩子好可怕」,金宇植的女兒:「說什麼呢?」,三神奶奶:「孩子,我明白那個年紀都會這樣,可那個年紀也不一定非要如此,我只是覺得你們好看,心想著怎麼會如此好看呢?才會看一眼的」,金宇植的女兒:「對不起」,女學生:「對不起」,三神奶奶:「要不要再來點魚糕?」,二個女學生:「要」。

十三、30年後,王黎拿到他的最後一張名簿,接引完這最後一位亡者,即可結束他漫長的懲罰,但這位亡者竟是與他分開30年未見的68歲的Sunny,

王黎看著金善的名簿:「還說不會給我捎來消息,消息來了呢!」,出門前,王黎告訴金侁:「這是我最後一次上班」,金侁:「走好」,王黎:「保重」,金侁:「不管在什麼時間,會以什麼模樣活著,你都要幸福」,王黎:「這段時間我過得很好,不要下雨了」,金侁:「不要擔心,離別就是我多年的業障」,王黎:「衣服脫完水,記得晾,等晾完衣服就來茶屋吧!我打算違背一次規則,反正都要走了」。

 

者茶屋:「你一點都沒老呢!還是那麼帥氣,你過得還好嗎?」,王黎:「還說不會給我捎來消息」,Sunny:「是我一時忘了,我所交往的男人是個地獄使者,誰能想到消息會以這樣的方式帶到」,王黎:「我很想你」,Sunny:「我就知道」,

王黎拿出那枚戒指(前世他幫金善粗魯地戴上的那枚戒指)幫Sunny戴上:「我一直想為你戴上一次,之前以那麼粗魯的方式為你戴上,我很抱歉」,Sunny:「不,我很想你」,王黎:「我就知道」「Sunny是我引渡的最後一位亡者」,Sunny:「這樣啊,那接下來呢?我們會變成什麼樣?我們就這樣迎來完美結局了嗎?」,王黎:「這是Sunny你的第三個人生呢!」,Sunny:「那你呢?」,王黎:「不清楚」,Sunny:「也就是說這有可能是你的最後一個人生囉?」,王黎:「你哥哥來了,在外面」,

 

Sunny轉頭看著站在窗外的金侁,金侁:「這丫頭依然不把哥哥放在眼裡」,Sunny:「至少能以這樣的方式看你一眼再走,真開心呢!」,金侁:「這要多虧我交對了朋友」,Sunny:「很抱歉我要留下哥哥先走一歩了,你要保重哦,哥哥,有機會我們再見」,金侁:「要幸福,我的丑八怪」,道別完,王黎便牽著Sunny的手,兩個人一起走向輪迴之路。

十四、金侁:「我的妹妹、我的摯友、我的新娘,全都離開了,而我依然獨留在世上孑然一身」。

十五、金侁:「不管是誰的人生,都有神駐足停留,當你遠離塵世時,若是有人將你向塵世推了一把,那便是神在你身邊駐足停留的瞬間」,他指引一個失業的金先生前進的方向,而那位金先生後來就成為接替金社長照顧金侁的管家。

十六、金侁看見轉世後的Sunny和王黎(重案組刑警)正在一起拍戲,並仍彼此相愛,就如金侁預見的一樣的笑著。(金侁OS:那天放天燈時,願能和我的妹妹還有我的主君能在來世再會,在再會的那一世,希望都能幸福,在心裡這樣祈禱著)

十七、金侁在加拿大的墓園坐在自己的墓碑前看書,還是高中生的恩卓走過來:「找到了」,她問金侁:「叔叔你知道我是誰吧?」,金侁:「我第一任也是最後一任鬼怪新娘」(因為恩卓在亡者茶屋並未喝下那杯令亡者忘記前世的茶,所以她還記得前世的約定。)

十八、這樣的結局的確是和在一集中金侁在恩卓就讀的高中附近與恩卓擦身而過時,在恩卓身上所預見的未來景象相同呢!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小蝸牛的Fun Fun Fun粉絲頁舉抽獎活動中,歡迎參加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