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

 

一、恩卓在酒店附近逛時遇到十年前和金侁在楓葉林中散步時遇到的加拿大鬼,

當加拿大鬼和她打招呼說「又見到你了」時,恩卓回應他:「是啊」,但恩卓不解自己為何會如此回應,但追過去時已不見他的蹤影,經過賣飾品的婆婆時,被婆婆叫住,婆婆說:「能這樣見到你很高興」,恩卓問:「你認識我嗎?」,婆婆說:「不,但你戴著的那個項鍊是我做的,有位男士十年前委託我做的」,恩卓:「十年前嗎?什麼男士?」,婆婆:「是送你的,你應該最清楚吧?你知道那代表什麼嗎?」,恩卓:「不知道」,婆婆:「在法語裡是上天注定的命運的意思,超越人類領域的絕對命運,你和送項鍊的人幸福地在一起了嗎?」。

二、金侁看著恩卓以前送他的楓葉猶豫著自己是否該去找恩卓,到了各個國家因為擔心會讓恩卓感到混亂而沒去恩卓所在的加拿大,但王黎叫他去,於是他去了,當他走出通往魁北克的那扇門,恩卓正好站在那裡看著那扇門,恩卓:「今天真是太奇怪了,怎麼在這兒見到你了呢?」,金侁:「我來出差了,因為需要家俱棱角的可參考工藝」,恩卓:「說什麼呢?」,金侁:「你過得好嗎?」,恩卓:「難道你是跟我過來的嗎?」,金侁:「如果是會被抓嗎?」,恩卓:「該怎麼做呢?」,金侁:「我不是壞人」,恩卓:「我怎麼知道?」,金侁:「一起逛一逛是不是就能知道了」,恩卓:「我沒有跟你一起逛的理由」,金侁:「我們公司還贊助過你們的節目,而且你明明說要請吃飯的」,恩卓只好改口說:「代表你是第一次來加拿大吧?那這邊請」,恩卓突然想起自己並沒有跟金侁說過要來加拿大,金侁辯稱她有提起過楓葉國。恩卓只買了三明治給他,金侁:「就吃這些夠嗎?」,恩卓:「 還行吧,感覺出來郊遊似的,多好」,金侁:「我不是說你,是說我,我吃這個夠嗎?我給你贊助的錢可不少呢!」,恩卓:「那個,我沒有事先計畫,這次旅行是臨時來的,所以身上沒多少錢,你喜歡吃什麼?」,金侁:「牛」,恩卓:「我不太喜歡吃肉」,金侁:「明明喜歡吃」,恩卓:「你怎麼知道?」,金侁:「哎喲,哪有不愛吃肉的人?」,恩卓:「不要糊弄我,難道你背後調查我了嗎?為了看我的家庭背景是否能跟你們家車當戶對,我有說過要跟你交往嗎?你很一般」,金侁:「那也得請我吃肉」,恩卓:「肯定好吃,待會兒再給你打電話吧!我先告辭了」,金侁看她要往小山丘的墓園方向走去,擔心被她發現金侁墓碑,於是跟上去叫住她:「這裡沒吃的,這邊,我給你帶路吧!」,恩卓:「可以嗎?怕太麻煩你了」,金侁:「沒關係,麻煩別人也是因為你高興」,金侁於是帶她往酒店方向走,恩卓:「你是不是對魁北克很熟啊,來過了嗎?」,金侁:「是,跟初戀情人一起來過,一起來過四次」,恩卓:「啊,原來你有女朋友啊」,金侁:「不過分手了」,恩卓:「為什麼分手了呀?」,金侁:「因為我去遠方待了很久,可能太痛若了,把我給我忘了」,恩卓:「初戀本來就沒有結果,看來你很愛她」,金侁:「估計是,看我如此情不自禁」,恩卓:「情不自禁什麼?」,金侁:「想牽手、想擁抱之類的」(空氣中開始瀰漫著一股濃濃的酸味)恩卓:「女方已經忘了,是你還沒忘啊?」,金侁:「是的,一天也沒忘,一刻也沒忘」,恩卓:「真羨慕那位女性」,金侁:「你是否知道?若抓住飄落而下的楓葉,跟一起走路的人的愛情終將實現」,恩卓笑:「看來是你的初戀告訴你的」,金侁:「是的,而且還抓到了」,恩卓:「那你還相信啊,抓到了也沒實現呢!你現在不是在跟我一起走著嗎?因為沒有終成眷屬,並且對我有好感,男人都很傻,竟然對有好感的女人提起以前的戀人」,金侁:「是嗎?」,恩卓:「不是嗎?」。恩卓在化妝室仍生氣吃醋:「傻呀?高中生啊?抓住楓葉就能終成眷屬?這種話還信啊?哎喲,被女人徹底騙到了還不自知,真傻呀,傻」,回到酒店房間裡翻了筆記本,心想你到底是誰啊?想起賣飾品婆婆的話,但她還是想不起來這項鍊是誰送的?從什麼時候起沒了記憶,自己也搞不清楚,恩卓看見坐在樓下的代表,突然有了想法,卻又什麼都想不起來想不起來,因此她決定直接去問,恩卓:「你怎麼在這裡?你住這家酒店嗎」,金侁:「是的」,恩卓:「我想問你我們是否以前見過面,大概十年前,說這種話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在勾引你,只是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金侁:「喜歡我嗎?」,恩卓:「不,不是在勾引你」「是,我喜歡你,順便說一句,我沒有男朋友,可能這一生都沒有男人緣吧,說說而已,那我走了,祝你散步愉快」,金侁:「等等」,恩卓:「我說,果然請吃三明治是不行的,早點吃晚飯怎麼樣,你不餓嗎?我請你吃」,金侁:「我也是想請你吃飯,我知道一家好吃的牛排店」,恩卓尷尬:「牛」。

三、恩卓在牛排店裡打電話給Sunny,告訴她自己是跟一個男人到高級餐廳。金侁站在餐廰入口角落看著恩卓OS:「我看到的未來是對的,你還是看到了叫代表的傢伙,忍俊不住實在在難為情」,恩卓喊他:「代表~這裡」

 

恩卓:「這地方也是和初戀情人一起來過嗎?」,金侁點頭,恩卓:「請吃這麼貴的」,金侁:「不過沒用,全給忘了」,恩卓:「分手之後也見過嗎?」,金侁:「是」,恩卓十分不悅:「哦,初戀情人一般都被回憶美化了,所以再次見面應該不怎麼樣才對」,金侁:「不,依然很漂亮」,恩卓怒喊「服務生!」「我想點餐所以叫了服務生」,金侁:「啊,我要…」,恩卓:「不要依然很漂亮的,而是剛開始變漂亮的怎麼樣?我最近剛開始變漂亮了,當然這是自我感覺」,金侁:「我們明天也見面吧!」,恩卓:「我是明天下午的航班」,金侁:「上飛機之前,回去之後也…」,恩卓點頭然後拿起菜單遮住臉竊喜。

四、Sunny透過監視錄影確認之前拿恩卓的信來店裡給她的男人是誰,她看到是王黎之後自言自語:「難怪很想上班」,她找到九年前炸雞店的房主柳德華,向他打聽到王黎的手機號碼後打電話約他見面。

五、恩卓翻看酒店的雜誌查適合剛開始談戀愛的戀人去的令人心動的地方,當她看見山丘上的墓園時,想起下午經過那裡的時候被代表攔住,並湧現記憶中看到墓碑的畫面,於是她快速衝過去看金侁的墓碑,之後代表也出現在那裡,恩卓:「這個人是代表你嗎?代表你是鬼嗎?在這個時間死去,所以我才能一直看到你是嗎?」,金侁:「你現在還是能看到死去的人嗎?」,恩卓:「現在還?你怎麼知道我能看到鬼?你是誰?你真的是鬼嗎?」「我問你怎麼知道我能看到鬼的?難道你叫金侁嗎?十年前和我一起來過這裡,對嗎?可是我為什麼一點都不記得?回答我,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我會寫不要忘記你?為什麼我會寫我是你的新娘?你是金侁吧?沒錯吧?」,一直不發一語的金侁:「不是,很晚了,回酒店吧!」。

六、王黎在咖啡廰裡等Sunny,Sunny一走進咖啡廳就往王黎的座位前坐下,

Sunny:「為什麼不驚訝?」,王黎:「什麼?」,Sunny:「我說我自作主張地坐在這裡,你為什麼不驚訝,你認識我嗎?看你的眼神好像認識我呢!」,王黎:「不是的,初次見面,我看你直接坐下了就…」,Sunny:「你來過我們店吧?帶著池編導的信」,王黎:「是的」,Sunny:「還在大馬路上哭了,天氣那麼冷,一個大男人在街上邊走邊哭,所以印象很深,該不會是看到我才哭的吧?很多人看到我都會驚訝,但不會哭哎,王黎:「因為你長得跟一個女人很像」,Sunny:「我不是那麼常見的臉吧?不管怎樣我們互相認識一下吧!你叫什麼名字?」,王黎:「王黎」,Sunny:「感覺像是某位王的名字呢!我叫Sunny,SUNNY」「我很想見你」王黎被她這句話嚇到,Sunny:「我看過監控了,因為你長得太帥了,所以我很好奇真人會有多帥,但還是監控裡更好看些,謝謝你把信帶過來,託你的福,我們家池編導還去了國外,既然見到真人了,我就先走了,因為我還要做生意,天氣這麼冷,不要邊走邊哭哦,臉會凍僵的」,王黎:「見到你很開心」,Sunny:「嗯」,看著離去的Sunny王黎傷心不已,而走出店外的Sunny也停下腳步:「我見到你也很開心,金宇彬」。(在金侁歸於無,消失之後,Sunny在店裡一直沒等到恩卓來打工,外面又下著大雨,因為打電話也連絡不上恩卓,她很擔心,突然看到經常被欺負的那個小男孩蹲在店外淋著雨,便把他叫進店裡取暖,Sunny:「奶奶什麼時候回來?」,小男孩:「晚一點,她在賺錢」,Sunny:「你的命運也真坎坷」,小男孩:「奶奶說比我坎坷的人有很多」,Sunny:「真乖,這都怪那所謂的神,怎麼不分得平均一點,讓本來就坎坷的人反而更坎坷了,對吧?真是沒教養!」,小男孩:「說這種話會遭到懲罰的」,Sunny:「沒關係阿姨我認識鬼怪夫婦、地獄使者,經歷了各種各樣的事,罵一罵沒關係的啦!前世也是,讓人記起來,又想讓人忘記,都不知道有幾個人被他玩弄了」,小男孩(神此時已附身在小男孩身上):「忘卻會不會是神的照拂呢?為了不讓你們難過」,Sunny:「讓人不要難過,他算什麼?憑什麼自作主張,看到那個了嗎「喝水請自助」?在我的店裡,神喝水也是自助的,自己的人生也該由自己決定,明明是我的記憶我的人生,怎麼能自顧自地照拂呢?反正我的人生我自己會看著辦,阿姨希望那位神趕緊滾蛋」 ,小男孩:「好吧,我知道了」,Sunny:「你是誰,你知道什麼了?」以上就是Sunny的記憶為何沒被消除的原因。)(5年前住在Sunny家屋塔房的地獄使者搬走而恩卓搬了進來,因為當時恩卓的記憶被消除,所以她連自己在Sunny的炸雞店打工事都忘了,當然也就不認得Sunny,當Sunny再次看到恩卓時非常欣喜:「那從今天起我們就算是第一天咯」,而在初雪那天,再次看到哥哥金侁更覺得安慰。後來在路上遇到王黎,她假裝不認識,她之所以一直不顯露出自己記得所有的事,猜測是因為她不想讓王黎知道她沒忘記。

Sunny寄電子郵件給電台:「致認為我的忘卻即平安的你:當與你對視之時就明白,你也記得所有的事情,因此我們在此生在各自的圓滿結局中,對這悲劇視而不見,希望在來世,希望下輩子,我們能以等待短暫相遇漫長的緣份,即便沒有藉口也可以見面的面孔,用這世上獨一無二的懇切之名,希望用一直正確答案的愛情見面,見你一面就夠了,既是金宇彬也是王黎的你,祝你一路順風。」

 

七、金侁認為是自己考慮不周,既然忘了就該徹底忘記,只是非常想她。恩卓走在楓樹林中時看著飄落的楓葉就抓取一片,坐在噴水池前看著那片楓葉,當她把手上的楓葉放下時,突然所有和金侁在一起的回憶全都湧現,

 

她完全想起來了,於是她飛奔去找尋金侁,經過賣聖誕燈飾的店門口,她將蠟燭吹熄哭喊:「我好想你,我好想你,你在哪,我好想你」,終於金侁出現,兩人擁吻~

 

經過九年的生離死別的恩卓與金侁再也分不開...回到韓國後恩卓到處找都找不到Sunny,恩卓也到金侁家與王黎見面,王黎為29歲的恩卓擔心她將再次遇到地獄使者。

八、金侁因為到恩卓的召喚而到她的住處(Sunny家的屋塔房)而與Sunny偶遇,Sunny雖然記得哥哥卻假裝不認得,金侁在她身上預見她開心地和王黎在一起:「你最終還是會走那條路,看你笑著就放心了」,

看著離開的哥哥的背影,Sunny:「一定要讓我們的打工妹過得幸福,哥哥,還有我這沒出息的妹妹也會過上幸福的生活」。

九、恩卓早上要去上班時,看見姨媽坐在家門口,恩卓:「姨媽」,姨媽:「幹嘛這麼驚訝?我又不是來了不該來的地方,有飯嗎?沒有飯嗎?我就知道你會這樣,死丫頭看能賺點錢就吃外賣是吧?」,恩卓:「進來吧!我給你做」,姨媽:「湊合吃點就行,如果有能烤的更好」,恩卓:「景美和景植哥哥呢?你見過他們嗎?」,姨媽:「不知道,那兩個該死的,已經好久沒有他們的消息了,反倒更好,沒有他們更好,不過你賺錢就住這種房子,學習好也沒什麼屁用,這是包租還是月租?」

十、恩卓終於找到Sunny,恩卓抱著她:「老板我好想你,不在店裡,家裡也沒有,這段時間都忙什麼了?」,Sunny:「在準備搬家」,恩卓:「搬家?家還是店?」,Sunny:「兩個都搬,我想學會克服新房症候群」,恩卓:「都說不是那個意思了」,恩卓把從加拿大買的楓糖漿送給Sunny,Sunny:「所以你去找的東西找到了嗎?」,恩卓點頭:「完全都,全部,說了可能你也不會信,找到最後連男朋友都找到了,而且還是在魁北克,是命中注定」,Sunny:「那命中注定長得帥嗎?」,恩卓:「非常帥,眼睛清澈又大,曾是公務員」,Sunny:「死頑固你贏了」(Sunny口中的死頑固指的是自己的哥哥金侁),恩卓:「是啊」「什麼?」,Sunny:「我很清楚你眼光低和那個帥氣的西餐廳嗎?」,恩卓點頭:「等回頭我介紹那個西餐廳給你認識,我很想帶來給你看」,Sunny:「算了,我看到了他從屋塔房下來,你自己看著辦吧!」,Sunny看恩卓像是有點失望的樣子:「怎麼了?」,恩卓:「沒什麼,想起來從前」,Sunny:「好吧,那個也你自己看著辦吧!保重身體,好好生活」,恩卓:「你怎麼了,就像永不相見似的,那你忙吧,我還有個約會」,Sunny:「嗯」Sunny一直看著離去的恩卓的背影。

十一、恩卓想起那個加拿大鬼:「好久沒見到他了,怎麼又出現了?」,金侁:「你在想什麼呢?」,恩卓:「來了?我在想加拿大」,金侁:「不是在想我嗎?」,恩卓:「想著加拿大就自然想到你了,你說你和初戀去過四次,還請初戀吃牛肉,還說初戀現在也很漂亮」,金侁:「但是呢?」,恩卓:「就接到那個初戀會不會是我的問題了」,金侁:「但是呢?」,恩卓:「但是總覺得有點奇怪,那你說朝鮮後期哲宗時期遇到的,那個初戀是怎麼回事?」,金侁:「是你」,恩卓:「騙人」,金侁:「我們在見面之前,在我都不清楚的時候,你曾在我身邊停留過,哲宗十二年的一個冬日,我看到你了,遠在未來的你」,恩卓:「騙人」,金侁:「真的就像騙人一樣」,恩卓:「好神奇啊,好開心,真的好像騙人的啊,那所有的初戀竟然都是我,對了,那麼那個時候,下初雪那天,被我召喚過來的時候,那時候的你,難道就是武將金侁時候的樣子嗎?」,金侁:「對」,恩卓:「原來如此,我還超級好奇來著,我不曾知曉的時間裡的你,就這麼見到了」,金侁:「很奇怪嗎?」,恩卓:「沒有,很帥,高麗男人」,金侁:「所以,我才要說這話,因為今天天氣剛好,所以我才要說,因為你一直都很耀眼,所以才要說,因為那所有初戀是你,所以才要說,要不要在天氣恰好的一天,成為這個高麗男人的新娘?」

本集完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小蝸牛的Fun Fun Fun粉絲頁正舉辦抽獎活動,歡迎參加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