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

一、在鬼怪金侁消失後,

他所寫的全部文字開始消失,包括他在恩卓的書(愛情物理學)上寫的是初戀也都消失不見,當恩卓從悲傷中回過神來,立即衝向掉在一邊的包包取出筆記本和筆來,寫下金侁的名字以及關於大叔的一切(記住,要記住大叔的名字是金侁,高個子,笑起來會悲傷,會化成雨,化成初雪,他會守信的,記住,一定要記住,是他的新娘),此後所有人都失去對金侁的記憶,除了一個人.....

 

二、三神奶奶告訴金宇植關於鬼怪的故事:神說:「在他們所有人的記憶裡,你將被抹去,那是他們的安寧,是我的恩慈,並告訴他對你的懲罰到此為止,忘記一切,入夢長眠,得以安息,但鬼怪的眼裡已噙滿淚水(金侁:如今我才明白我會做出怎樣的選擇,最後我還是做了那樣的選擇,我要留在這裡,留在這裡化成雨、化成風、化成初雪,只此,對上天,只此一個請求),真是不明智的選擇,你的一生我都與你同在,但這裡也不再有我的陪伴」,就那樣被神獨自留下的鬼怪在黃泉與人世之間,永遠被困於神都離去的那個地方」,金宇植:「啊,真可憐,然後呢,鬼怪怎麼樣了?」,三神奶奶:「最後嘛,不久記憶會被抹去,只剩燦爛的虛妄,在那虛妄裡一歩歩前行,那樣繼續前行不知會怎樣,會到達何處啊?」金宇植:「真是悲傷的故事啊!」。(此時畫面接到金侁開始地方-蕎麥田,再接到金侁消失後的一片沙漠)

三、九年後恩卓成為SBC電台的PD,看著胸前的項鍊已不記得是何時開始有這條項鍊的?恩卓在愛情物理學的書本上寫著「他在沙漠裡好寂寞啊,偶爾會倒著走,就為了看自己前面的腳印」,不經意翻到原來被金侁寫上「是初戀」的那一頁,怎麼會就這裡被燒了?

失去了9年前關於金侁的記憶,經常莫名地感到悲傷。

就在下初雪的這一天,她獨自一人在電台頂樓拿著一個小蛋糕點了一根燭,心裡OS:到底失去的是什麼記憶?到底是把誰給了?忘了哪張面孔?忘了哪個約定?以至於只留下如此深切的悲傷,誰能把我,拜託把我,救救我吧!當她吹熄燭火後,金侁出現在她眼前,和她19歲生日那天的情景相同。

四、金侁在不知何處的沙漠裡一歩一歩不停的走著,(金侁的OS:好寂寞啊,偶爾會倒著走,就為了看自己前面的腳印)。

  

他的手裡拿著恩卓和他的拔劍契約,契約被風吹走了,而他在追逐契約時,他聽見了恩卓的聲音,在恩卓吹熄蠟燭後,他被召喚到恩卓眼前。他把恩卓緊緊擁入懷中,雖然恩卓回應他也莫名的哭了,但已完全記不得他,

 

恩卓:「你這是幹什麼?你為什麼擁抱我?你認識我嗎?你是誰?」,金侁:「我是乙」,恩卓:「乙啊,你是演員嗎?電視劇大樓」,金侁看到恩卓的名牌上寫是電台PD:「你實現夢想了嗎?」,恩卓:「你這是什麼意思?」,金侁:「太讓人欣慰了」,恩卓:「謝謝你,不過,剛才你為什麼擁抱我?還有為什麼一直說半語?」金侁想起神對他說過:「你被認識你的所有的人遺忘了,那是他們的安寧,是我的恩慈」,於是對恩卓說:「只要你平安就夠了,那就足夠了」,恩卓:「是在演戲嗎?電視劇大樓不是這裡,是後面那座別館,不過你是怎麼進這裡的啊?你連出入證都沒呢?」,金侁:「因為有人叫我來」 ....恩卓仍能召喚鬼怪令人驚喜,恩卓的失憶也令人揪心啊~

五、金侁去天宇集團找德華,他告訴德華「我是你的叔叔,然後會是你的兄弟」,但德華和金秘書(社長)都忘記他了,金侁去找妹妹,Sunny也不記得他,經過亡者茶屋時,金侁:「依 舊戴著一頂俗不可耐的帽子」,王黎:「你就是傳聞中那個回歸虛無的鬼怪嗎?」,金侁:「我的傳聞裡有許多水分」,王黎:「沒有化為塵埃隨風消散嗎?」「當然也沒有變成能吃的蘿蔔(蘿蔔和虛無同音)」,因為王黎記得他,於是金侁進去亡者茶屋與王黎「敘舊」,金侁:「我還以為你不會記得,因為一切歸於虛無了」,王黎:「除我之外,都不記得你了,雖然不太清楚,但還是有點眉目」(原來是三神奶奶跟神說要保留王黎的記憶的:「因為金侁和恩卓太悲傷了,一個世界受到了傷害,除了我們以外,需要有個人記得所有愛的歷史」,神:「可是,我為什麼總覺得發現了一扇門,可以打開這受傷的世界,難道我沒關好」),王黎:「你是怎麼回事?你是怎麼回來的?」,金侁:「因為蠻橫的甲方」,王黎:「回來就好,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金侁:「還有人歡迎我,真好!無憂無慮」,王黎:「雖然遲了,已經太遲了,本該九年前說的,本該九百年前說的,請你原諒,事到如今我才說這句話,希望你能原諒我,沒有能守護,守護了我的愛人、守護了我的高麗的你,雖然得到了愛,但沒有愛任何人的罪,希望你能原諒」,金侁點頭表示原諒他了,王黎破涕為笑:「你該去理髮了」。(總算有個人還記得鬼怪,實在太感謝編劇大人了!!!!),於是理完髮酷帥的金侁重新回到豪宅,

死鬼CP再度同居,金侁:「終於回到家了」,王黎:「是我的家,還剩下10年租期」,金侁:「和我妹妹呢?」,王黎:「當然不曾見面,九年了,在接受名為思念的懲罰,反正我是永遠的罪人,其他遺漏者呢,見過她了嗎?」,金侁:「嗯」,王黎:「她不記得了吧?」,金侁:「嗯,沒想到她成為廣播編導了,挺好」,王黎:「我也偶爾會收聽」,金侁:「記得告訴我,我也想聽聽」。此時,德華因為金侁的出現感到困惑而回去豪宅找王黎,卻意外發現金侁也在那裡,從金侁開門後能到二樓恩卓以前的房間得知,不但恩卓仍能召喚鬼怪,鬼怪的能力也還在~(再次感謝編劇大人!!!),王黎再次擅用差使的能力消除德華發現金侁能瞬移的記憶。

六、恩卓在家回想著在電台頂樓一個穿著戲服的男人擁抱她的事,廣播裡說:「氣溫降到零上22度,是不是感覺涼颼颼的,播放最後一首歌曲,請大家小心感冒」,恩卓又立即回去電台,同事:「怎麼辦,播出去的時候不是零上2度而是零上22度?」,恩卓:「我發現是我寫錯了,沒有編劇的一天就會出這種問題」,同事擔心地說:「監制就要來了」,恩卓:「別擔心我負全責」,監制進來生氣地質問:「零上22度?氣溫降到零上22度,是不是感覺涼颼颼的,請大家小心感冒,這說得通嗎?」,恩卓:「對不起」,監制:「池編導你在談戀愛嗎?內心簡直是春天啊,整不好都要開花了」,恩卓:「對不起」,另一位同事:「我去,這是怎麼回事,池編導您難道是魔法師嗎?剛才SNS上傳開了,我們電視台前面現在恰好是零上22度,在這寒冬腊月裡居然開花了」,恩卓走出電視台確認果真是開花了,擁抱她的那個男人也出現在她面前。電視台報導著:「今天白天城岩洞附近氣溫達到了零上22度,時隔九年的異常氣溫,造成櫻花盛開,來此欣賞的市民絡繹不絕。」,坐在咖啡廳裡工作的恩卓再次吹熄蠟燭,她還在想出現在電台前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時,金侁又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恩卓看到金侁感到莫名悲傷:「啊,我這是怎麼了,吃了藥也還是老樣子呢!所以說,我的意思就是..到底什麼情況?」,金侁:「你指的是什麼?」,恩卓:「你為什麼會坐在那裡?」,金侁:「因為有人叫我來」,恩卓:「那是你的情況,我不打算拼桌,那個人沒有來嗎?」,金侁:「來了」,恩卓四處看都沒有看到有一個人的,金侁:「來是來了,可是她認不出我來了」,恩卓:「嗯,你的情況我了解了,可是我還有約,有點不太方便呢!我男朋友會過來的」,金侁:「你好像沒有男朋友的吧?」,恩卓轉移話題:「啊,郵件順利發出去了嗎?挺急的」「你剪頭髮了呀?差點認不出來了」,金侁:「你確實一直沒有認出來」,恩卓:「我認出來了啊,不過,剛才你在那兒的吧?」,金侁:「我這個人向來無處不在,又不實際存在」,恩卓:「剛剛那裡零上22度,電視台門前」,金侁:「我想看看某人,我一直很想她,非常想念,只要看到她,就感覺她像是會飛奔到我身邊,擁入我懷中,可正因為我知道這樣的事情並不會發生,確實挺教人心痛的」,恩卓:「不過這件事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金侁:「因為你問我了」,恩卓:「不過,你不點東西嗎?」,於是恩卓幫他點了一杯飲料,不料金侁身上沒帶錢,恩卓不悅:「我說,怎麼能連五千元都沒有呢?那你幹嘛來咖啡廳啊?」,金侁:「我的錢包放在外套裡,我被叫出來的急,沒顧著拿外套,實在抱歉,謝謝你請客,這個債我下次一定會還給..」,恩卓打斷他的話:「我們不會有下次了,你往哪邊走啊?」,恩卓朝著金侁說的反方向離開。金侁:「多待一會兒多好」。金侁衝進亡者茶屋:「借我五千,我去還錢」,金侁又來茶屋:「借我一萬,我去買書」,金侁再度來茶屋:「借我十萬,我去買肉」,王黎:「看來讓我記住你,神自有其深意吧?」,金侁:「你都這麼說了,真叫人難辦啊,那我只能用最後一招了」,王黎緊張地說:「你可不能照著從前,給我玩金子變變變那招,那上面都有固定編號,都沒法拿出去賣的」,金侁:「好生混亂啊,難道只有那一個法子了嗎?」,王黎:「是什麼?」

七、金侁直接去德華家找德華和金社長:「我是水是火是光明是黑暗,對你(德華)而言是柳信宰,對這位(金社長)而言則是金侁」,德華:「您就是爺爺提起過的叔叔?」,金社長:「會長的遺言中曾提起的那位」,德華:「爺爺的遺言嗎?」,金社長:「那既是會長的遺言也是從德華君先祖的先祖起就留下的遺言(如果有一天,一位姓金名侁的人找你,要回自己的東西就交給他,我所留下的一切都屬於那位,那位從雨中走來,消失在綠焰之中,那麼肯定就是金侁)」,金侁:「真是個思念柳會長的夜晚啊,我不需要公司,那是柳氏家族的傳承,便不可能不是德華你的,只不過,我需要我的房子、我的身分、信用卡和侄子」,金社長:「我會遵從柳會長的遺願,會去為您準備身分、信用卡的」,金侁對德華說:「侄子就是你」,德華:「不是,那什麼,你要是沒意識到就算了」,金侁:「你指的是什麼?」

八、恩卓在電台的部長把廣告贊助合同交給恩卓,要求她負責去簽回來,在她去查天宇集團的資料時巧遇金侁,看著經過的四位女學生,恩卓說:「正是好時候啊」,金侁開心的笑,恩卓:「你笑什麼啊?」,金侁:「覺得可愛」,恩卓:「確實是呢!」,金侁:「不是說她們」,恩卓:「不過,我的五千元你不還給我嗎?」,金侁:「要是我不還給你,我們還會再見面嗎?你能來拿嗎?」,恩卓:「當然得去拿了」「罪責,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吧?」,金侁:「我不知道啊」,恩卓:「我的意思是如果這次之後還有下次,那到時候我就得報警了,為什麼我們的路線總是會重合,實在是讓人捉摸不透」,金侁笑了出來,恩卓:「這次你又笑什麼?」,金侁:「因為太開心了,因為這樣的瞬間讓人難以置信,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恩卓:「什麼情況?難道逃避為上策嗎?你要往哪邊走?」,金侁:「又要走了?」「我會好好收聽節目的,我一直在好好收聽」,恩卓:「你怎麼知道我是做節目的?到這個份上,你也太奇怪了吧?之前我還以為你是演員,你不是演員吧?你是做什麼的?」,金侁著iloom的大樓說:「那家公司」,

恩卓:「那個家俱公司嗎?你在那裡做什麼?」,金侁:「那個...地位最高的人」,恩卓不相信地說:「我說」,金侁:「剛剛我看你在看那家公司的資料,把那個給我吧!贊助資料給我吧!我證明給你看我是那家公司地位最高的人」,於是恩卓到天宇集團與金社長簽了贊助合約,

金社長:「原本應該是由實際工作人員來簽約的,可畢竟是代表理事親自吩咐的」,恩卓:「啊,那位是代表理事啊?他是來這邊總公司上班的嗎?」,金社長:「他不上班的」,恩卓:「啊,那我要怎麼向他表示感謝?其實我連他電話碼都不知道」,金社長:「可是他卻吩咐我簽這份文件嗎?為什麼呢?」,恩卓笑說:「就是說啊,為什麼呢?」,金社長:「那編導您能留下連繫方式嗎?我幫您轉交好了」,恩卓:「謝謝,不過請問那位怎麼稱呼?很奇怪吧?」,金社長:「跟他扯上關係就會變成這樣吧?他信柳名信宰」,恩卓:「嗯,謝謝」。電台決定以尋人啟事為主題「尋找從十年前手機相冊裡分開的人,我們會幫您尋回遺忘的面孔和遺忘的記憶,只要您發來故事,我們會立刻幫您介紹,甚至幫您與當事人電話連線」,恩卓覺得這個節目內容很好。吳編劇要大家先找自己手機裡相冊裡的照片,整理一下內容,下次開會再討論,要真實的內容。,吳編劇看恩卓一直在看手機:「你在等誰的電話呢?」,恩卓:「人家不打呢!」

九、恩卓和當律師的班長一起喝酒,班長:「這個策劃真不錯哎,要不,我也藉此機會找找初戀,你去找找那個人啊金侁」,恩卓:「要不,試試」,班長:「不過,那個真是你的筆跡嗎?」,恩卓:「都說是了,所以才奇怪啊」,班長:「該不會是鬼吧?你高中之前不是能看到鬼的嗎?」,恩卓:「大概有九年?十年沒看到過了,最近又能再次看見了,就在你身後!」(她是真的又能看見鬼了,只是騙班長在她的身後有鬼)。恩卓回家後拿出筆記本翻開寫下金侁的那一頁,你到底是誰?我為什麼是你的新娘?

十、恩卓在19歲時在加拿大的酒店信箱寄出一封信給媽媽(當時蝸牛媽以為她是寫給大叔的),地址寫的是Sunny以前的炸雞店(房主是德華),收件人寫著「池恩卓」,於是德華把信拿給金侁,金侁不知要用什麼藉口送去給恩卓,最後是由王黎交給Sunny再轉交給恩卓,因為恩卓就住在Sunny家的屋塔房,

 

王黎去了三次炸雞店Sunny都不在,他在路上遇到Sunny,而其實Sunny只是假裝認不得他

恩卓看到信時有些震驚,沒去過老板以前的店,信封上的字確實是自己的字跡,信的內容是寫給媽媽的(媽媽你好嗎,時刻都在為我擔心的漂亮的媽媽,天堂怎樣?會和這裡一樣嗎?我現在在加拿大給媽媽寫信,我怎麼會來到這裡的,如果媽媽知道了一定會嚇一跳,只要過一道門,這種像天堂一樣的地方就會出現在眼前,只要是和大叔在一起,因為有了會問我近況的人,媽媽可能會因為我能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而擔心,並且感到愧疚,但以後不要再那樣了,因為我因此成為了某人特別的存在,我過得挺好的媽媽,以後會更好的,我會比任何人都更加努力地讓自己過得幸福,有朝一日我們定會再見,我愛你媽媽,媽媽的女兒恩卓于加拿大),于加拿大?可是我連護照都沒有,這算什麼?這太可怕了吧?於是她找出自己的筆記本,對照9年前寫下金侁的事,心想那個叔叔難道是金侁?九年前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我到底忘記了什麼?此時恩卓(在電台)接到金侁的來電,她接了電話之後吹熄桌上的蠟燭。金侁又被她召喚過來~因為在不同空間,恩卓並未發現。

金侁:「或許等過我的電話嗎?」,恩卓:「我因為太忙,連給過你電話號碼都忘記了」,金侁:「哦,是嗎?」,恩卓:「雖然有些遲了,但還是想說那天謝謝你」,金侁:「那和我去散步如何?池編導你說你住哪裡來著?」,恩卓:「我嗎?我沒說過我住哪裡啊」,金侁:「那請問你住哪裡?」,恩卓:「仁川 M洞 藝術平台附近」,金侁:「藝術平台附近哪裡?」,恩卓:「因為我的日子過得有點複雜,所以不太方便,代表您現在在哪裡?」,金侁:「我過一會兒可能會去藝術平台,大概三十分鐘以後吧!」,恩卓:「我可以理解您這是想和我約會嗎?」,金侁:「是的,我決定了,決定和你約會」,恩卓:「到了附近再給我打電話吧!大概三十分鐘以後」。恩卓噴了香水之後赴約,兩個人一起散步,金侁:「我也喜歡這香氣」,恩卓:「這是女人們喜歡的香氣,很了解女人的香水是嗎?」,金侁:「很了解女人的香水所以不高興了嗎?」,恩卓:「我算什麼?」,金侁:「是唯一知道我電話號碼的女人」,恩卓:「真的嗎?為什麼?這有點奇怪啊」,金侁:「有什麼可奇怪的?因為不久前剛開通,因為最近用不着手機,我剛從手機沒有信號,只有皚皚白雪的地方回來」,此時恩卓手機鬧鈴響了,她拿出葯來吃,恩卓:「因為總是忘記,需要按時吃」,金侁:「是什麼葯?」,恩卓:「治療心病的葯」,金侁:「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可以問問原因嗎?」,恩卓:「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從哪裡開始的?你盡可以逃跑,就是為了給你這樣的機會,才如實相告,我才很奇怪是吧?」金侁搖頭:「我會嘗試著變得更奇怪」,恩卓:「我要去休假了,怕你冒然出現在藝術平台附近,所以提前告訴你」,金侁:「去哪裡休假?」,恩卓:「外國,這是我第一次出國,所以非常非常緊張,我是不是很老土?」,金侁:「第一次也不會緊張的,會非常自然,不像是第一次去,會像是那邊的人一樣,所以別擔心」,恩卓:「你也不了解我」,金侁:「相信我吧!」

十一、恩卓跟Sunny說:「我總覺得那裡有什麼?準備去找一找」,Sunny:「那裡有什麼?」,恩卓:「就是因為不知道才去的」,Sunny:「是啊,不知道的就該去問,趁著還年輕去問問吧!知道去海外旅行的時候,穿連帽衫是違反國際法的吧?」,恩卓:「嗯」,Sunny:「拜託考慮考慮TPO吧!再怎麼說也是第一次海外旅行」(Time時間、Place地點、Occasion場合的縮寫,指穿衣原則),恩卓:「好」「話說老板你的生意大火,賺了不少錢,為什麼不搬家啊?」,Sunny:「池編導你不知道啊,這樓是我的,我買下來了」,恩卓:「怎麼不知道,你都說了一百遍了,我就是問你為什麼不搬家」,Sunny:「新家太麻煩了,而且我有新家症候群」,恩卓:「不是那麼個意思」,Sunny:「不是啊?」。恩卓聽了Sunny的話去買了些新衣服帶去加拿大,恩卓到加拿大之後按照信封上的地址找到酒店,確認了自己收到的信的確是10年前在那間酒店寄出的,酒店的櫃檯小姐告訴恩卓,這間酒店創始人也是韓國人,所以他們都會說韓語,因為前不久給全樓的郵件通道進行翻修,發現了幾封這裡面卡住的信,雖然這是第一次發現十年前的信」,恩卓問:「怎麼知道是十年前的?」,櫃檯小姐:「因為這個信封是十年前的設計,應該有著珍貴的回憶,很抱歉發遲了」,恩卓:「沒關係,遲到應該都是有原因的吧!神的每一步都是有其原因的,是誰說的呢?」, 在經過第一次從教堂打開通往加拿大的門時,金侁剛好也從那個門走出來.....,恩卓:「今天真的是太奇怪了,怎麼在這兒見到你了呢?」,金侁:「我來出差了,為了打造家俱棱角所需的參考工藝」,恩卓:「說什麼呢?」,金侁:「你過得好嗎?」,恩卓:「難道你是跟我過來的嗎?」,金侁:「如果是會被抓嗎?」,恩卓:「該怎麼做呢?」,金侁:「 我不是壞人」,恩卓:「我怎麼知道?」,金侁:「一起逛一逛不就能知道了嗎?」,恩卓:「我沒有跟你一起逛的理由」,金侁:「我們公司還贊助過你們節目,而且你明明說要請吃飯的」,恩卓:「代表你是第一次來加拿大吧?那這邊請」。(9年前金侁在牛排館看到的29歲的恩卓口中喊的代表,真的就是金侁!!)

本集完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小蝸牛Fun Fun Fun粉絲專頁正在舉辦抽獎活動,歡迎參加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