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

一、恩卓看見朴中元非常害怕,

以炸雞店要開門迎客為由,趕走鬼和朴中元,恩卓回家後因為害怕朴中元來找她,在所有的衣服口袋都放打火機。

二、Sunny在得知金宇彬是地獄使者之後,明知一瓶酒剛好7杯是選擇玩想見與不想見的把戲,酒喝完了就換用醃蘿葡玩。(唉~看了真令人心疼!)

三、王黎問同期的地獄使者是否有被桃花打過?同期說:「有啊,去辦白事的家裡被狠狠打過,會長時間留疤的」,王黎:「你沒想過找回以前的記憶嗎?」,同期:「沒有,失去的記憶是什麼?不是跟不曾有過的記憶一樣嗎?根本沒存在過的記憶,又何必找回」,王黎想起和Sunny的相遇:「我卻懷念那份記憶」,同期:「最好不要,我們都是罪人,誰知道那份懷念背後是什麼呢?」,王黎:「我知道,雖然知道,一步步走向懷念,明明害怕這份懷念的盡頭是什麼,但我,還是很懷念」(唉~真是令人心疼的地獄使者!)

四、王黎告訴金侁自己是地獄使者的事已被Sunny發現,金侁:「真行啊,你真行」,王黎:「大冬天的,哪來的桃花枝啊?」,金侁心虛的回答:「是啊」,王黎:「以後該怎麼辦呢?她現在肯定是心煩意亂」,金侁:「能怎麼辦?既然事已至此,你就抓住機會再牽一下她的手,試試能不能看見我的臉」,王黎:「我說了,我被她發現了」,金侁:「既然已經被發現了,你就趕緊抓住機會,牽她的手啊,試試能不能看見我的臉」,王黎:「你是不懂,你知道看別人的前世有多難受嗎?就像有人把那些硬塞進你的大腦一樣,而且是瞬間發生的,只在畫中見過的女人,被賦予生氣,實在太美,把我迷得..」,金侁有點警告的口氣:「她是我妹妹」,王黎馬上改口:「並沒有神魂顛倒,還有張年輕、愚蠢的臉,那個少年王」,金侁:「看來是我們家小傻瓜只想著那個蠢貨了,眼裡根本沒有哥哥」,此時,恩卓抱著金侁的手帳走到王黎房間門口,正準備敲門時被王黎發現:「我在這裡,有事嗎?」,恩卓回頭看見金侁也在:「沒事,下次再聊吧!」,金侁立即將那本手帳搶過來,恩卓:「啊,還我!你幹嘛看別人的筆記本」,金侁:「誰讓你把我的話寫在別人的筆記本裡」,金侁翻開「埋葬」的那一頁:「這是什麼?你又瞞著我偽造了私人文件嗎?」(之前恩卓有偽造拔劍合約的不良紀錄被金侁發現),恩卓:「裝什麼蒜啊,這是情書呀,情書!你本人寫的」,王黎:「寫過情書啊?」,恩卓:「寫過,給初戀情人,很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好奇後續故事,所以想找你問問」,金侁:「什麼後續故事?這不是情書」,恩卓:「就會說不是,簡直是名筆啊,就那樣活了100年的某一天,天氣剛剛好的某一天,就這樣」,金侁:「不是這個內容」,恩卓:「是那個內容,德華哥哥念給我聽了」,金侁:「那不可能,這是你德華哥哥不可能念出來的,因為那句話沒有任何記錄,就我自己知道」,王黎看了手帳說:「不是那個內容啊」,恩卓:「不可能啊,德華哥哥明明解釋給我聽了」,王黎問金侁:「你毀了數十輛轎車的時候,你是不是告訴德華我能幫忙刪除記憶?」,金侁:「沒有!」,王黎:「但他是怎麼知道的?硬拽我過去」,恩卓:「這麼一看,德華哥哥幫我找到徹底丟失的楓葉 ,是怎麼回事?」,金侁想起德華也曾說過恩卓誇讚他的「有點帥」:「怎麼就沒看出來呢?是他把鬼怪的房子登記在房產公司了呢!」。

五、(這一段是德華的回憶)德華之前和三神奶奶一起喝酒時,三神奶奶:「終於鬼怪和鬼怪新娘見面了」,德華:「是命運」,三神奶奶:「王黎又是為什麼呢?怎能讓被刀刺中的人和刺入那刀的人住在一起?」,德華:「因為那也是命運,剛好他又在找住處」,三神奶奶:「開玩笑也要有個度,你到底啥意思啊?」,德華:「因為特別愛他」,三神奶奶:「金侁那孩子已經受了900年的懲罰,還不夠嗎?」,德華:「一條生命的重量本就那樣」(金侁在當武將時在戰場上殺了很多人,幻化為鬼怪之後,又在海上製造風浪,讓船上的人掉落入海中淹死),三神奶奶:「那當初不要創造罪,創造完美無缺的世界不就行了嗎?」,德華:「那就不會尋找神」(蝸牛媽覺得這句真是神回答啊XD),三神奶奶:「一個一個都是你因愛而揀選的孩子,不要再折磨他們了!把擋住他視線的手也拿開,讓他們彼此相認吧!無論做何選擇」,德華:「可惜了,長得那麼帥」。

六、德華在PUB喝酒:「跑來了」,金侁和王黎懷疑德華是神而去找他,當他們在PUB找到德華時,德華將時間凍結並阻擋金侁與王黎靠近自己,

金侁問德華:「你是哪位?我們互相認識一下」,德華:「神是不會應允的,不要埋怨(金侁被棄屍荒野時百姓們在祈求蒼天,金侁心裡OS:不要祈求任何一位,神是不會聽的)神刪除記憶自然有其用意,不要亂猜(地獄使者王黎之前說過前世的記憶想起來或想不起來,應該都是神的旨意),我一直在聽,也給了機會,選擇死亡,可是你為什麼還活著,我沒刪除過記憶,是你們自己選擇了刪除記憶,那麼你還覺得這像神的旨意、神的失誤嗎?神只是提問罷了,命運是我提的問題,而答案你們得自己找,跟這個孩子的告別也在於你們,那麼我告辭了」,於是神就變成蝴蝶飛走了,留下倒在地上的德華,而PUB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原來德華並不是神而只是有時候會被神附身,神會附身在德華身上是因為德華很善良。(不過,金侁在當下仍認為德華就是神,並不相信神已離開,德華只是偶爾被神附身)

 

七、 Sunny和恩卓在金侁的豪宅附近吃烤地瓜,Sunny告訴恩卓己知王黎是地獄使者的事,恩卓問她是怎麼知道的?Sunny反問她:「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呢?我是看見了,在很奇怪的瞬間」,恩卓:「我是很不湊巧,從小就有緣份,抱歉沒能告訴你,不過金宇彬做為一個地獄使者來說,還算很善良、很斯文」,Sunny:「有沒有對他窮追不捨的女鬼?我最先想到了這個,跟我條件不配,男方條件差點,一個在人間、一個在陰間」,恩卓:「怎麼想到了這個?」,Sunny:「我還想到過這個,如果他是地獄使者,那麼主張是我哥哥的人,真的活了將近1000年對不對?所以說你主內嗎?鬼怪夫婦」,恩卓:「嚴格來說我主外,因為拋頭露面的是我」,Sunny:「真要瘋了」(這句話似乎是Sunny 的口頭譂XD),恩卓:「不過社長即便在我家門口徘徊也沒機會見到金宇彬,他那個職業經常值夜班,直接跟他聯繫吧!」Sunny暴氣:「人家都提出分手了,叫我怎麼聯繫啊?要是人家聯繫我,勉強接電話還差不多,你就配合我吧」,恩卓:「是!不過社長抱歉!」,Sunny:「好吧,可以」,恩卓:「我還沒說話呢!」,Sunny:「你已經上了大學,所以想調整打工時間,不是嗎?」,恩卓:「額,大發,社長你是人沒錯吧?」,恩卓用手指碰觸Sunny的頭看她是不是人。(莫非神換附身在Sunny身上了?蝸牛媽胡亂猜測)

八、一群地獄使者(不包括王黎)去Sunny開的炸雞店聚餐,除了他們點的餐之外,Sunny招待他們一籃炸雞,地獄使者:「我們沒點這個呢!」Sunny:「是贈送的,出了新的菜單,因為你們工作辛苦」,地獄使者們被她說的這句話嚇到。(Sunny是因為他們一身黑衣和王黎一樣,所以認為他們也是地獄使者,或者她真的被神附身了呢?)

九、朴中元要一位地獄使者(她的前世是在金侁被殺的那天,站在高麗王身旁的侍女,她的前世和朴中元是一夥的,她端有毒的湯藥給王后,被王黎阻攔打翻)去握Sunny的手,然後把看到的告訴他。

十、王黎回想著在PUB裡神對他說的話,崔雄演的地獄使者後輩:「想什麼這麼入神?」,王黎:「不能想的事情」,後輩:「明知道不能想,為什麼還要想呢?」王黎:「若今天不想明天就會想」,後輩:「不要想了,最近氣氛不太好,因為上次金差使的事,地獄部下發了行動綱領」,王黎問:「什麼內容?」,後輩:「不要忘記你們都是罪人」「人心惶惶的,這是這個月的名簿」,王黎:「給了答案呢?還是給了提問呢?」,後輩:「是名簿」, 王黎回家後打開這個月的名簿,裡面有柳會長的。

 

十一、恩卓回家時正好聽見,王黎告訴金侁三小時候柳會長會因心肌梗塞而死亡,王黎叫金侁去見他最後一面,金侁:「想說的話,相處的時候已經都說了,不想看到他臨死之前還對我內疚的樣子,你替我好好送他一程」,王黎:「不要擔心」,金侁:「告訴他一定要轉世,下輩子不要受任何人的束縛,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謝謝他,我非常非常感謝他」,金侁回房後,恩卓問王黎:「出了什麼事?」,王黎:「準備好黑色衣服,很快就能收到柳會長的訃告,那個人也好好照看一下」,恩卓坐在金侁的房裡靜靜地陪著他,金侁悲傷地哭泣著,外面當然也下著大雨。德華的秘書告知德華柳會長的死訊(請在上班的德華跟他一起走,並已準備好他的衣服讓他在車上換)。

十二、金侁哀傷地寫下柳會長的墓誌銘「今生之諸瞬間善行者,此地永眠柳信宇」,並讓他和其他的家臣一起在加拿大的墓園長眠,

恩卓抱著金侁安慰他:「原來這就是所謂永生,估計柳會長總會回頭,放心不下您這位老爺,所以,在世之人一定要更努力的生活,雖然偶爾會哭泣,但要笑得更多,活得更堅強,這就是對所受的愛的報答」,恩卓問他想不想吃點熱的東西?金侁搖頭:「我帶德華回來一起吃」。

德華頓失所怙非常哀傷:「我該怎麼辦?我還沒盡孝呢!我還沒伺候過他老人家,我該怎麼辦?叔叔,我對不起爺爺,我該怎麼辦?叔叔,我以後該怎麼辦?就剩我一個人了,該怎麼辦?」金侁:「你怎麼就一個人了?還有叔叔我呢!和叔叔一起生活吧!不要有任何擔心」。

十三、德華在悲傷之餘,因為怕爺爺擔心,所以擦拭金侁家的銀器(之前柳會長叨念著該清洗這些銀器了),他告訴金侁:「金秘書就任公司的CEO了,爺爺早就安排好了,這樣挺好,反正我還沒做好準備,金侁:「是嗎?」,德華:「我會從最底層開始好好學,這也一定是爺爺所期盼的」,金侁:「好」,德華:「圍棋我也會學的,試著努力當好你的哥哥、爸爸、爺爺,就像我爺爺那樣」,金侁欣慰地說:「好」

十四、金CEO(金秘書)看著柳會長生前準備好的一個一個的信封,給德華的是信用卡,給金秘書的是一封信:如果有一天,一位姓金名侁的人找你要回自己的東西,就交給他,我所留下的一切都屬於那位,那位從雨中走來,消失在綠焰之中,那麼肯定就是金侁。

十五、三神奶奶和柳德華再次在天橋上交錯而過,但這次德華卻不認識三神奶奶 。三神奶奶:「一模一樣」,德華:「您是認識我嗎?」,三神奶奶:「當然認識,心地無比善良的孩子,因此,將給世界帶來陽光孩子,你的福氣來自你的心性,不要忘記」,德華:「是,但是,我也不是孩子了,要和我去喝一杯嗎?」,三神奶奶:「這酒還是找美麗的人一起喝吧!」德華:「您夠美了」,三神奶奶:「我是叫你和人類一起喝」「再見」,德華錯諤:「什麼嘛」。

  

十六、金侁與王黎在準備各自的早餐時,金侁在王黎身上看見高麗王王黎,金侁問他:「你什麼時候成為使者來著?」王黎:「大概300多年了吧?!」金侁一直盯著王黎看,王黎:「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金侁:「沒什麼,就是從你臉上看到之前沒見過的面孔」,王黎:「看到誰了?誰的面孔?」,金侁:「我不該見到的面孔」。

十七、德華把公司的工作帶回家,金侁看著德華努力工作的樣子很欣喜,他在公司招聘人才,應試者的履歷資料中,看到前世幫金信插劍的部屬金宇植的求職履歷。

十八、大學開學的第一天,恩卓打扮得很漂亮,出門前金侁在樓梯前等著她下樓,恩卓:「今天開學第一天,我如今是大學生,今天有開學派對,因此穿上短裙」,金侁:「不行」,恩卓:「我出門了」,金侁:「德華會送你去,今天我有其他事要做,如果出什麼事」,恩卓:「我懂」,並把裝有打火機和火柴的包包拿給金侁看:「完美不?」,金侁:「漏了一項」,恩卓:「我懂你的意思啦」她以為金侁要親她,於是把嘴嘟起來並閉上眼,

金侁幫她戴上去加拿大買的項鍊:「為何閉上眼睛?着實讓人捉摸不透啊!」,恩卓此時才發現脖子上多了條項鍊,金侁:「現在完美了」,恩卓:「這是上次在楓葉國...有點小感動喔,可是這上面寫著什麼呢?」金侁:「用梵語寫著上天注定的命運,超越人類領域的絕對命運」,恩卓:「是我喜歡的詞語命運」「你是怎麼知道的?」,金侁:「不許聚餐、不許聯誼、不許浪漫、泰希哥哥更不許,不許任何男人靠近這條項鍊半徑30厘米以內,我所認為的命運就是這樣子」,恩卓:「真是的,我就是為了做這些才上大學的說,金侁:「門都沒有,畢竟是上天注定,要遲到了,去吧!」,恩卓:「我出門了」。恩卓傳在校園的自拍照給金侁:「安全又燦爛地抵達學校了,發這個視頻是怕你想我,今天加油喔」,

金侁:「項鍊有好好戴著,角度很好,鏡頭裡沒有別的男人出現,挺漂亮!」

十九、大學開學的這一天也是天宇集團社員面試的日子,金侁走進應徵者等待區坐在金宇植的對面:「我們走散了,因為我還活著,應該很孤單吧?請你原諒我」,公司錄取了金宇植並給他房子、車子,還給他即將在5月1日出生兒子的名字,金秘書並告訴他:「你的子子孫孫都會成為照亮世界的偉人」,金宇植問他:「為什麼給我這麼多好東西呢?」金道英:「因為你前世拯救了國家」。

二十、金侁打電話給恩卓:「你現在在哪?都幾點了還不回家,現在世道這麼險惡」,恩卓:「現在是下午5點,太陽還高掛在天空呢!別囉哩八嗦的啦」,金侁:「囉嗦?我問你你現在在哪?我從剛才就在問你」,恩卓:「我嗎?如果你知道我在哪你會嚇一跳的」,恩卓走進一間狹窄擁擠的拍貼召喚金侁過來,倆人開心地玩拍貼,

金侁:「我們什麼時候從這裡出去?」恩卓:「這個嘛,大概5分鐘後吧」,金侁:「為什麼要在5分鐘後?」恩卓:「因為這段時間內,說不定會發生一些心動的事情,在既狹窄又擁擠的地方」,金侁:「不會有那種事的」,恩卓:「會有的吧?」恩卓拿5210元給金侁:「怎麼樣,心動了吧?」,金侁:「幹嘛要在這麼狹窄擁擠的地方還錢?」,恩卓:「我想讓你用這筆錢,趕緊把我老闆的紅薯錢還了吧!」,金侁:「她讓我們趕緊還嗎?」,恩卓:「明明很想見妹妹,但老板有現在的生活,去也不是,不去又很想念,所以就當順便還紅薯的錢,給你找一個去見她的藉口,我要去打工了,要一起去嗎?」,金侁:「我的確挺想她的,但是你的老闆有點可怕,我還是下次去吧,下次」,恩卓:「大發,現實的兄妹」「我們出去吧!」,金侁拉住她:「這麼快嗎,為什麼?外面超級冷的,學校怎麼樣,上學還開心嗎?」,恩卓:「但是泰希哥哥他...」,金侁:「你這壞ㄚ頭,我問他了嗎?我問學校怎麼樣」 ,恩卓:「不是,泰希哥哥要去美國了,全美職業棒球聯盟,據說鬼怪會看出會成為大人物的人,我只是想說這一點好帥喔」,金侁:「這不是我想誇耀自己,我從過去就能看出丞相之材,黃喜(朝鮮王朝的名臣)他是代表人物,孟思誠(朝鮮王朝的名臣)也是」,恩卓:「我知道了」,金侁:「大人正在說話呢!」,恩卓:「因為我有點忙」,恩卓親了金侁一下:「我打工已經遲到了,在這麼狹窄擁擠的地方說什麼黃喜呢?我走了」,金侁:「好,有什麼事記得叫我」,金侁自言自語:「這麼狹窄窄小還真是為難」「狹窄和窄小是一個意思哎」「每天都想來呢!」(根本是每天都想和恩卓親親XD)。

二十一、恩卓晚上在炸雞店丟垃圾時,之前被二個哥哥欺負的小男孩跑過來跟她玩龜派氣波功,朴中元再次出現在恩卓面前,他跟恩卓說:「我是朴中元,看你的表情,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恩卓:「我不知道」,朴中元:「金侁他沒有告訴你嗎?說殺了我的人是他,金侁所受的懲罰會隨著生命的重量增加,其中也包括我的命」,恩卓:「你想要什麼?」,朴中元:「我沒有什麼想要的,我只想告訴你一個有趣的故事,既然你知道我,那應該也知道王黎吧?金侁胸口插著的那把劍就是王黎賞賜的,這悲劇般命運的始與終就是王黎,你知道現在王黎和誰生活在一起嗎?」,恩卓:「我怎麼可能知道」,朴中元:「王黎現在和金侁先生生活在一起」「沒有名字的地獄使者,他就是王黎,他們倆如果認出了對方,你覺得會怎麼樣呢?如今金侁是否會殺了我,似乎掌握在你手上,就像金侁的死掌握在你手中一樣,這麼說你是掌管死亡的孩子」,恩卓:「你搞錯了,我們認識的那個地獄使者是有名字的,他叫金宇彬」,朴中元自言自語:「你問我想要什麼,我要他們兩敗俱傷」。(朴中元的話讓恩卓很害怕)

二十二、王黎因為煩悶去學校找恩卓說話,他跟恩卓說如果前世罪孽深重就會變成地獄使者,感覺在金侁和金善的歷史中牽扯到自己,在那段歷史中有三個罪孽深重的人,砍下數千敵人首級的金侁、下令殺死那樣的金侁和王后金善的王黎、慫恿王黎將金侁和金善逼上死路的朴中元,金侁至今還活著,金善投胎轉世成了Sunny,那麼我會不會是王黎或是朴中元,可是倆人中不管我是誰,我都是金侁的仇人,倆人中不管我是誰,我都不能和Sunny交往。恩卓雖然已經從朴中元口中得知他是王黎,仍不忍心把事實告訴王黎。

二十三、生前和朴中元一夥的地獄使者王黎的後輩的金差使去炸雞店藉故握Sunny的手,看見王后金善、朴中元、高麗王王黎以及自己。

二十四、地獄使者王黎到Sunny家門口打電話叫她出來,Sunny:「怎麼可以突然來找我?從家裡出來沒來得及化妝,出來是為了順便把戒指要回去,因為我們之間還剩這一個藉口 」,看著王黎看著自己的表情,Sunny問:「怎麼這種表情?不是因為想我才來的嗎?」王黎:「沒錯,但是,因為不知道我會是誰,心懷恐懼,就此退下」,Sunny:「你這是什麼意思?」,王黎:「一切都是錯誤答案的我懇切希望這一次是正確答案,我不是活人,所以沒有名字,向那樣的我噓寒問暖,謝謝你,地獄使者的吻會讓人記起前世,很怕知道你的前世裡我是什麼人,但是希望你只記得美好的記憶,希望其中還有關於你哥哥的記憶,還有希望那個人是金侁」,地獄使者王黎吻了Sunny致使她看見自己的前世,

Sunny:「這是什麼?我所看到的這些是什麼?」,王黎:「是你的前世,不知你的前世裡有金侁嗎?在你的前世中也有我嗎」Sunny都點頭回答,王黎要她望著自己的眼睛:「留下那些因幸福而璀燦奪目的時光,那些痛苦悲傷的瞬間就都忘了吧!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還有把我也忘了吧!至少你能這樣有個完美的結局」,雖然王黎消除她的悲傷記憶,在王黎離開後,Sunny仍哭泣心痛。

 

二十五、Sunny到炸雞店準備開店時,看見金侁來,Sunny:「那邊那位哥哥為何又死盯著我的店看,今天又帶什麼來了?佩飾?蜜餞?還是布袜?」,金侁:「今天我來不是為那些,我來是還我的烤紅薯的錢」,Sunny:「權當我請你好了」「不過哥哥,殿下他當真認為我醜嗎?」「就算哥哥你四處征戰,怎麼能一次都不給我回信?」,金侁:「你真的,你真的是...」,Sunny:「這麼晚才把你認出來,真的很抱歉,哥哥,我答應你要幸福的,可我沒能遵守,對不起哥哥」,Sunny擁抱金侁:「柿子、繡花鞋、綢緞,謝謝你,往後你可得常來看你的醜八怪妹妹喔」,金侁點頭。

 

二十六、地獄使者王黎看著之前收到的池恩卓的名簿,準備要寫報告時,德華來找他下圍棋,王黎宊然感到心痛,德華:「出了什麼事嗎?」王黎:「沒什麼,就是有些事放心不下」,德華:「你又和叔叔吵架了嗎?」王黎:「沒有 」「之前就痛過了,自那天之後,偶爾會痛」,德華:「什麼時候?」「應該不是因為我叔叔吧?」「那時候我們在廟裡呢!」,德華把金侁每年都會有一天去廟裡幫心裡虧欠的二個人點孔明燈的事跟王黎說,還說虧欠的那二個人名字都是二個字,其中一個是金善。

二十七、經常去找恩卓的一個女鬼發現恩卓看不見鬼了,金侁去學校接她回家時,金侁告訴恩卓善兒想起他了,但是怎麼記起來的他沒問,恩卓告訴金侁,看見朴中元了,社長會記起前世可能跟他有關,金侁要恩卓待在家裡不要出門,因為鬼怪的老宅是最安全的,他把恩卓送回家後便去高處尋找朴中元,金侁找到朴中元後掐住他的脖子,拿劍砍朴中元時發現並無法傷他一分一毫,朴中元告訴金侁和他住在一起的地獄使者就是王黎。

二十八、王黎去金侁點孔明燈的廟,確認了金侁是為金善和王黎點燈。

二十九、金侁遍尋不著王黎,又去找Sunny問她的前世裡是否有地獄使者?他是不是王黎?但Sunny不肯說,金侁:「你在今生也依然守護著他」。

三十、王黎OS:「我是王黎嗎?沒有記憶只剩下感情,是我為了不忘記自己是王黎,自己給自己的懲罰嗎?看來我是記憶當中最糟糕的部份,對你也好對金侁也好,聽見我的聲音了吧?」此時,金侁來到廟裡走向王黎,就像當初金侁的最後一個戰場,走向王一樣,金侁:「我也能聽見你的聲音,非常清楚地」,金侁掐住王黎的脖子:「上將軍金侁拜見殿下」。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