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

一、金侁告訴Sunny她的前世是高麗王后,

而自己是他前世的哥哥,並把王后的畫像拿給她看。(1、恩卓也為了金侁天天去她店裡找Sunny的事去問德華,德華說叔叔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你家老闆前世是我叔叔的妹妹」,恩卓問德華是怎麼知道的?德華:「地獄使者只要碰到人的手,他就能看到那個人的前世,他們肯定牽過手,末間叔叔肯定有告訴叔叔。2、金侁再次跟王黎確認Sunny的前世身分,金侁:「對善兒來說我不過是傳說的故鄉,而今生她有自己人生,我在想時過境遷,過去的是不是該放下,若是那時候忘記一切就好了,她和我在同一時間的時候,她曾是端莊、典雅、得體的孩子,轉世後卻是完全不同的品性。王黎生氣地問:「Sunny的品性怎麼了?你曾經可是上來就喊人善兒的,現在又不是了嗎?希望不是她嗎?」,金侁:「你們不是分手了嗎,幹嘛火冒三丈?要是想著重新交往什麼的,我勸你別想了,一個地獄使者居然敢纏著我妹妹!」,王黎趕緊改口:「我覺得你之前那個想法不錯,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金侁:「除非我入土為安,我絕不同意,離我妹妹遠點!要是拿著水杯該潑你一臉」,金侁生氣地離開,王黎:「我看過這個劇情,早上看電視看過的」。3、Sunny問恩卓是否相信有前世,恩卓說相信:「人類有四個人生,撒種的人生、給種子澆水的人生、澆水的種子收穫的人生、享用收穫的人生,有這四個人生是否是就意謂著有前世、轉世一說呢?不管是老闆還是我,雖然都不知道現在是第幾次人生」,Sunny問恩卓怎麼知道這些?恩卓:「我挺擅長撿故事聽的」,Sunny :「你還聽過什麼?」,恩卓:「叫金善的那位,面對愛情,她曾經很勇敢」,Sunny:「帶我去聲稱前世是我哥哥的那個人家」。4、恩卓帶著Sunny來到金侁的豪宅,Sunny要金侁拿出自己前世是他的妹妹的證明,於是金侁就拿出王后的畫像給她,恩卓與王黎迴避讓金侁兄妹獨處,金侁跟Sunny敘述金善前世的故事:王黎聽見金侁前線傳來的捷報時的嫉妒、金善和王黎的愛情、王黎擔心金善被下毒而下令不許王后喝任何人送來的湯藥以及在金侁被殺的那一天,王黎問金善:「你希望我和他(金侁)誰活下來?」,王黎逼金善做出選擇:「做我的女人活下去?還是做大逆罪人的妹妹死去?」,以及自己的最後一個戰場。

金侁並說:「雖然時間不長(指的是金善和王黎在一起的時間),但也有過幸福的瞬間吧,因為閉上眼睛(金善)的最後一刻,仍然只看著那個蠢貨(王黎),Sunny聴完這些故事突然感覺到胸口疼痛不已,她問金侁王是否已轉世呢?金侁說不知道, Sunny說想看看王的長相:「長得帥嗎?」,金侁:「若你是我妹妹,有一樣倒是沒變」,Sunny:「你怎麼什麼都記得似的?說話那麼情深意切,就像人生一直延續到現在似的」,金侁:「或許你不相信,但我從未忘記過任何一份記憶」,Sunny:「因為你知道我不信,所以我說不是因為相信有前生,而是因為柿子、繡花鞋、綢段過來看看(金侁在得知Sunny前世是王后金善時拿著這些東西去炸雞店,想喚起她的記憶),怕你心中的遺憾是沒給妹妹做那些,可以肯定你是瘋子,但瘋得美麗,所以有些心酸。」金侁:「這種時候確實像善兒」,Sunny:「就算上輩子是哥哥也不要隨便用半語,就算是遠房親戚難得見面也會尷尬,更何況說自己是隔世來哥哥,叫我如何馬上就歡歡喜喜地接受啊,所以請你不要太傷心,時間不早了,我告辭了」

二、Sunny臨走時看了房子四周:「這個男人(地獄使者王黎)連出來看一下都不會!」,在Sunny走出豪宅後,王黎就跟在她身後,Sunny:「你又不打算留住我,為何還看著我?」王黎:「我可以留住你嗎?」Sunny:「留住之後呢?我們會怎樣?真是不可理喻」,王黎只能悲傷地默默看著她離開。金侁問王黎:「送她走了嗎?」,王黎:「那個女人每次都走得很好」,王黎問金侁:「 王后的畫像是誰畫的?」,金侁:「是王黎」「畫的是我妹妹,是他眼裡的妹妹,融入了他的憾、罪、思念在那個畫軸裡,估計那是他最後的幸福」,王黎:「可殺死她的人是他」,金侁:「即便殺死她的人是他」。

三、恩卓去炸雞店幫趴在桌上的Sunny披上外套,Sunny:「我以為前世根本不算什麼,我也不相信,但一離開那個家(金侁的豪宅),渾身就像重感冒一樣痛」「明明什麼都沒有,胸口的深處卻很痛,像是某個無情的人在我的心上走動,感覺心臟在往下墜落」,恩卓陪著她回家,在門口遇到另一個跟三神奶奶租屋並住在Sunny家屋塔房的地獄使者,恩卓趕緊幫Sunny遮住眼睛進屋。Sunny躺在床上休息:「那個人的手機裡有鬼怪夫婦的電話,是自稱哥哥的人和你嗎?你應該不會告訴我他們的真實身分吧?」,恩卓:「對不起」,Sunny:「那個人也不會告訴我吧?自己的真實身分」,恩卓:「對不起」,Sunny:「應該和他分手吧?」「你是正常的人嗎?」,恩卓:「是」,Sunny:「我知道了」。

四、恩卓從Sunny家出來後,走在街上發現金侁在身後:「你在幹什麼?」,金侁:「我來接你」,恩卓:「從哪來的」,金侁:「你走過的所有的路,我都和你一起走過」,恩卓開心地說:「這句話說得太好聽了!」(金侁大叔真是把妹高手啊XD)恩卓:「老闆的人生真是......自稱是前世哥哥的人是鬼怪、喜歡的男人是地獄使者、打工妹還能看到鬼,有時候店裡的鬼比客人還多,前世到底是什麼呢?」,金侁:「就是過去的人生」,恩卓:「我會不會在我不記得的某個瞬間,也曾經在金侁的人生中,短暫地停留過呢?」「如果我們老闆真是叔叔的妹妹就好了,我們老闆真的是很好的人」,金侁:「不是吧」,恩卓:「兄妹果然不管是前世還是今世都會吵吵鬧鬧的,我也有像金侁一樣哥哥就好了,對了!我有哥哥,泰希哥哥」,金侁不悅:「你再這樣下去,以後你們倆是不是要去加拿大,去那家餐廳吃牛肉?」,恩卓:「我常去的那家嗎?」,金侁:「你就去過兩次,說什麼常去的店,我從50年前就去了」,恩卓:「我不打算和其他人去,我只想和叔叔去」,金侁:「別開玩笑了,你明明會去」,恩卓:「我嗎?真的嗎?什麼時候?你怎麼知道?」,金侁邊跑邊說:「我就不該來接你,不該來」,恩卓追上去問:「你麼知道的啦?」

五、恩卓回高中的學校參在畢業典禮,班長祝賀她畢業快樂並留電話給她,說以後可以互相連繫,班主任祝福大家畢業快樂並請教室外的家長們進來祝賀和擁抱同學們,此時,穿著一身鮮紅衣服的三神奶奶,帶著一束鮮花走到到恩卓面前擁抱她:「辛苦了,媽媽一定會很自豪的」,恩卓:「你為什麼要抱我?」,三神奶奶:「因為喜歡你,我覺得很幸福」,

  

 

恩卓突然明白她就是在媽媽死後保護她的奶奶,三神奶奶把棉花花束(棉花的花語是珍惜身邊的人、珍惜眼前的幸福)送給恩卓並祝賀她畢業快樂;三神奶奶離開前對恩卓的班主任說:「孩子,你為人師表,就不能當得更好一些嗎?就不能當得更璀燦一些嗎?」,班主任聽完後哭個不停。去祝賀恩卓畢業的金侁與班主任錯身而過,

他看見班主任時(金侁OS:每隔百年會有一兩人帶著前世相同的容貌出生)想起在朝鮮後期哲宗12年時,自己見到過這個人(恩卓的班主任)時,當時預見到這個人遙遠(說著朝鮮語但參雜著外來語言的年代,那個年代的人像撫摸著嬰兒般撫摸著巴掌大小的東西,如對待戀人一般小心翼翼帶在身上,有的呈黑色、有的呈藍色,看來會廣泛運用,金侁比著拿手機自拍的模樣,告訴他的家臣如果要投資,一定要做大)的來世時,看到坐在教室裡的恩卓。金侁走進恩卓的教室時看到與他當初預見的未來相同的景象,真如恩卓所說自己在沒有意識到恩卓的存在的情況下,曾經短暫停留過,他告訴恩卓:「太神奇了,怎麼會從那時候就看到你了呢?」恩卓:「什麼時候?從剛才教室裡嗎?」金侁:「不,更久以前,總之有就是了,奇異又美麗的事情」,恩卓:「能說的具體些嗎?」金侁:「朝鮮後期哲宗12年見到了」,恩卓:「見到誰?」,金侁:「初戀」,恩卓十分不悅:「我可是不問不奇(不想問也不感到好奇)」,金侁:「這句話出自哪裡?又不是論語也不是孟子」,恩卓:「出自微博,微博,我沒問你,也不好奇」,金侁:「我倒是好奇這些花哪裡來的?莫非是那個叫泰希還是什麼的傢伙?」,恩卓:「泰希哥哥沒有來,如果來了就跟他在一起了,不會讓他走,我也有一個送我各種草的熟人,不要閑著幫我照相吧!」,金侁充滿愛意的看著鏡頭裡的恩卓,恩卓回想著高中三年有過非常討厭的事情,也有過非常美好的事情:「看來美好的事情總是遲來,就像叔叔這般」,金侁:「我很早就來了,可是不知道你在幾班」,恩卓笑著說:「不是說這個啦」,金侁:「不要因為我一個人過來就感到傷心,德華上班了,阿史(王黎)此人正處於精神萎頓時期,但大家都祝賀你」,恩卓發現王黎和Sunny也來了:「那麼那邊二位是誰呢?」,金侁:「這二位不是來參加畢業典禮的,而是來看參加畢業典禮的某人的吧?!」恩卓拉著金侁跑:「那我們,門,門,開門」。

 

六、來參加恩卓畢業典禮的王黎:「看來你是來祝賀她(恩卓)畢業的」,Sunny:「那只是藉口,我是來見另外一個人的」「幸好好端端站在我面前,我覺得看到你的臉就能下定決心,所以決定來的,可看到你的臉,只是覺得高興」,二個人到了咖啡廳,Sunny:「之前說的調查呢,結束了嗎?為什麼不共享內容呢?我就是來聽這個的」,王黎:「還沒查完」,Sunny:「那麼等下次調查完 ,歸還戒指時再互相搭話吧!」Sunny並拿花束請王黎轉交給恩卓,王黎則把自己買的翠菊花束(花語:可靠的愛情、請相信我)送給Sunny:「不管我是誰,我都想至少送你一次花」,Sunny:「你到底是誰,金宇彬?」,王黎:「想來你一定不會相信,我也不太清楚我到底是誰」,Sunny:「看來住在你們那個家的人,都愛說些令人難以置信的話,身分都令人難以置信吧?這個關係還真是無解呢!我本不希望這樣的,可結論卻總是如此悲劇」。Sunny回 家後把花插在花瓶裡,並總是凝視著它。

 

七、金侁把存著池蓮熙的保險金的存摺交給恩卓:「現在你已經畢業,是大人了,有需要就用吧!」,恩卓:「這個我還沒法用呢,在法律上必須經過我姨媽同意才行」,金侁:「所以已經走法律途徑轉讓好了,現在它是你的了」,恩卓謝謝金侁並說:「這筆錢我怕是連一分都不會用,捨不得媽媽留給我的東西,我怕是一點都不敢用」,金侁:「有需要就用吧,你媽應該也是希望如此,這應該是你媽念及沒有媽媽要獨自在這個世界上存活下去的九歲的女兒而留下的懇切的祈禱」,恩卓:「我姨媽一家人呢?他們過得好嗎?」,心善的恩卓還會惦記著姨媽一家人是否過得好,但剛出獄的姨媽一家人卻只想著要如何找到恩卓跟恩卓拿錢。

八、王黎告知金侁收到池恩卓的名簿,二週後墜落死亡,金侁把收到名簿的事告訴恩卓並說:「一直以來我都隱瞞著你這件事,我說好了不會對你有所隱瞞,但還是對你隱瞞了此事,可是事到如今,我覺得再也不能對你有所隱瞞,所以打算告訴你,你若是不拔出我的劍便會死,你命中註定如此,從你做為鬼怪新娘出生的那一刻起,若是你不把劍拔出來,便會不斷面臨各種死亡,像這樣」,恩卓:「就是說如果我不拔出叔叔的劍,就會不斷遭遇死亡,直到死亡真正來臨的那一刻嗎?」金侁點頭,恩卓:「那麼一直以來那些事故」,金侁:「嗯,被綁架那次,在滑雪場暈倒那次,你所不知道的面試那天的大型事故那次,還有我差點殺了你那次」,恩卓:「神不管是對叔叔還是對我都太殘酷了」,接下來的每一天恩卓:「叔叔,就讓我死好了,反正叔叔會一直活下去的,我會轉世後再來見叔叔的,你可要一直待在這裡哦,我會來找你的,我答應你」、「叔叔咱還是直接拔劍吧,我死了之後叔叔就得永遠一個人活著了嘛,有可能就不會再有新娘出現了嘛」,我還是幫你把劍拔了吧!這樣應該挺好的吧!」、「叔叔我們還是一起死吧,這樣應該挺好的,同一天同一個時間,不讓誰孤身一人留下,不讓誰心痛」,金侁:「池恩卓看著我,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我會阻止的,我都會阻止的」

 

「對不起,讓你搀和到這種命運之中,可是我們一定要走過去,雖然不知道會打開哪扇門,我絕對不會放開你的手,我答應你,所以你相信我,也許我的強大遠遠超出你的想像」。

九、恩卓仍照著平日想去打工,他告訴金侁:「我不能一直這麼困在家裡生活,要是一直困在這個房子裡害怕發抖地度過餘生,這就不算活著了,就算明日死,也要今日生,我會堪去打工,去準備大學入學,走平常走的路,然後再回到家,這才算是活著,所以叔叔你可得拼了命地保護我哦,我會拼了命地活下去的,我相信叔叔,也不想想我媽是怎麼把我生下來的,我是怎麼才考上大學的,活著的理由實在是太多了,這其中特別是鬼怪先生讓我更想活著」,金侁:「知道了,我知道了,但凡覺得有點危險就一定要召喚我,千萬不要往高處走,知道嗎?」,恩卓:「啊,是墜落死亡啊」「好,別擔心,那我出門囉!」,從恩卓出門後金侁就在家裡一直坐立不安,恩卓因為路燈一閃一閃的、因為路上的男人太帥了、因為店裡衣服太過漂亮,她的存摺太危險、因為太想叔叔,想得無法呼吸而召喚金銑,金銑回答她:「我也是」,金銑因為恩卓說想他讓他心情超級好到開花。要回家的Sunny正好看到在冬天開著茂盛的花。

十、王黎在炸雞店打烊後帶著戒指去炸雞店,因為聽到Sunny的腳歩聲拿在手上的戒指不慎掉落,他看見關店後因為手機落在店裡而折返的Sunny走進來,而趕緊戴上帽子隱身,但其實在他尚未戴上帽子前Sunny有看到他,卻裝作沒看見拿起桌上的手機便走了出去,不料Sunny在路邊折了開花的樹枝又走回來:「身高約184再加上鞋底厚2公分,大約這麼高嗎?」她往估算的高度揮去打掉王黎頭上的帽子,而使王黎現形,

Sunny:「原來這就是原形,可是依然搞不清楚,你到底是什麼?我要瘋了,怎麼會有這種不可思議的事,如此不可思議,一切又都那麼理所當然,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為什麼會沒有名字?為什麼一切都是錯誤的答案?之前是不是對我做過什麼?以後不要再做了,不管那是什麼。」王黎:「我不會再做了,還是被你發現好了」,Sunny:「你到底是什麼?是什麼?」王黎:「我是地獄使者」,Sunny:「你說什麼?」,王黎:「明知道不可能還夢想著有個圓滿的結局,但果然還是悲劇,我們還是分手吧!」

十一、恩卓為了幫女鬼李貞花完成心願而差點遇害,還好在千鈞一髮之際及時召喚金侁解危。

十二、王黎的地獄使者後輩:「前輩手裡不是有二個其他遺漏者嗎?但上面說只上報了一件,讓您提交報告書,還說您從不看群郵件」,王黎:「我也得知道啊,大概有二十年了吧,我遇到一個亡者,發現是找不到任何資料的亡者,看起來在這個世界遊盪了很久,也看不到一絲恐懼,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不懼怕地獄使者的亡者,也是新鮮,當然被他跑了,害我交了報告書卻被說了,另一張就是那個亡者的資料」。

十三、一個女鬼在恩卓打工的炸雞店指著店門外:「這是新面孔,就是我上次說有方法長時間停留在黃泉的那個,他說二十年前遇見了地獄使者,但被他成功脫逃了」,恩卓:「我九歲的時候也有相似的」,女鬼說的新面孔朴中元的鬼魂(王黎二十年前看見的其他遺漏者)走進來炸雞店出現在恩卓的面前:「很高興見到,原來你就是那個鬼怪新娘啊」(金侁當初幻化成鬼怪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殺了朴中元,而朴中元死後一直遊盪著,經過900年應該是成為一個惡鬼了)

這一集片尾實在是太緊張太驚悚了!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