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

一、Sunny問王黎:「應該不是第一次牽女人的手吧?

讓我一眼瞧出來了,開始說沒有電話號碼,後來又有了,也不告訴真名,牽個手一臉正色,你難道是有婦之夫?」,王黎:「不是啊」Sunny:「那就只剩一種可能了,總穿著一身黑衣,我就覺得臉太白,你難道是國情局探員嗎?」,王黎:「不是啊」,Sunny:「那是什麼?地獄使者嗎?」,王黎被嚇住,Sunny:「怎麼不笑?開個玩笑而已,反正不是有婦之夫、國情局探員就行了,進去吧,冷死了」,王黎看著回店裡的Sunny:「那你又是誰呢?」。

二、Sunny問一直盯著她看的金侁:「那邊那位哥哥,你一直盯著我做什麼?」,金侁:「你和我認識的人同名,覺得神奇,名字真的是金善嗎?漢字怎麼寫?」,Sunny:「我不用漢字,用英文SUNNY」,金侁:「你之前有沒有見過我?」,Sunny:「幾天前不是見過嗎?在原來那家店的店門口」,金侁:「不管是那次還是這次,你為什麼一直喊我哥哥?」,Sunny:「不然呢?這個、那個、喂、你,該這麼叫嗎?」,金侁:「你和這個人(王黎)是什麼關係?知道他是什麼嗎?就敢跟他交往」,Sunny:「交換戒指的關係」,恩卓:「那枚戒指是有那層意思的嗎?」,Sunny:「打工妹問得好!這枚戒指是什麼意思?」,王黎:「既然說到戒指,那枚戒指能還給我嗎?之前見過面的咖啡店,明天下午一點」,Sunny:「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三、王黎對於看見的Sunny的前世進行問題分析:「一、畫中女子與Sunny的前世容貌相同、畫中女子是金侁的妹妹,Sunny是金侁妹妹轉世嗎?還是不能下定論。二、第一次見到畫中女子我哭了、第一次見到Sunny我哭了,我為什麼哭了呢?這感情到底是什麼呢? 她們的歷史和我消失的記憶有關嗎?這個也是謎」。

四、金侁對恩卓說:「剛才看你工作的樣子,我很心疼,我第一次正式看到」,這讓恩卓感到甜蜜。

五、金侁看著妹妹的畫像:「你過得好嗎?哥哥我這才過得很好」。

六、Sunny和王黎在咖啡廳,王黎:「戒指我先拿走,以後再」,Sunny:「你告訴我原因就給你」,王黎:「有件事需要調查,因為調查的性質現在不方便詳細說,不過那天你為什麼選了這枚戒指?」,Sunny:「因為一看就覺得屬於我」,王黎:「當你戴上戒指的時候有沒有感覺到什麼?」,Sunny:「感覺到了,為了遇見這個男人選了這個呀,看到我的第一眼就哭的這個男人,不肯給我讓步的男人,見面短暫卻叫人漫長等待的男人,不過萬萬沒想到這個男人會把送給我的戒指又搶回去」,Sunny把戒指給了王黎,王黎說會儘快還給她,Sunny:「雖然不知道調查性質怎樣,反正我的脾氣也不好惹,調查結束就告訴我結果,因為這枚戒指也有我一份」。

七、金侁和王黎在廚房,金侁問王黎:「你昨天抓她的手,看到前生跟她(Sunny)的仇恨嗎?」,王黎:「不要試探我,這是個人隱私,看見了什麼也不能說出去,那是規定」,金侁:「真是有個良心的使者啊,這樣的人還隱瞞自己地獄使者的身分跟人類交往啊」,王黎:「你也跟我一樣,還偏要這麼說啊」,金侁:「什麼跟你一樣,我這是命中註定的愛情」「我妹妹的名字叫金善,所以整夜惶惶不安」,王黎:「你不是說不知道她有沒有轉世嗎?」,金侁:「若長了另一張臉我是無從知道的,我只能看到人類的吉凶禍福」,王黎:「如果你妹妹轉世,然後終於見到她,那麼以後會怎麼樣呢?反正你妹妹不記得前生的一切」,金侁:「只想知道轉世後過得好不好,是否健康長壽,有沒有人愛她,只想知道這些而已,她很漂亮我的丑八怪」,王黎:「繼續說說看,既然提起來了」,金侁:「說什麼?」,王黎:「你的故事、你的人生怎樣?是怎麼死的?」(此時恩卓走過來正好聽見),

金侁開始說著自己死前的故事:「我以前是將軍是名武將,死在自己守護的主君刀下,一個孩子出生了,生下來一看,原本當王的父親已經去世,母親的身分卑微,而且還病死了,可以當他父親的大哥當上了王,王宮裡沒有一個是他的人,唯有國子監博士兼師父朴中元,認識朴中元之後,孩子的周圍發生一連串的怪事,本該繼承王位的侄子死掉,起疑心的大君們也都死了,最後連做王的大哥也死了,雖說是死於王室家族的遺傳病,但後來孩子知道了,他們都是被人下毒害死的,孩子當王的大哥死前詔命我在這孩子繼位為王之後,將我的妹妹嫁給這孩子王黎,並要我守護他保護他不死......」,聽完金侁的故事,王黎拿戒指問他:「不知你有沒有見過這枚戒指?」,但金侁對那枚戒指完全沒感覺....

八、恩卓和金侁穿著情侶裝一起去坡州看廷賢(在圖書館裡停留的鬼,恩卓經常和她一起)」,恩卓:「叔叔和花朵非常搭力無論是什麼花朵,叔叔你就是我喜歡的類型,無論何時何地,叔叔你的脾氣也非常好,無論什麼時候」,金侁:「難道我做錯什麼嗎?」,恩卓:「沒有啊」,金侁:「那你做錯什麼嗎?」,恩卓:「沒有啊」,金侁:「那你這突如其來的表白是怎麼回事?」,恩卓:「安慰、應援,總之你知道就行了」 ,金侁:「我怎麼是你喜歡的類型了,說的具體些」,恩卓:「 既奇怪又好看」,金侁聽她這麼說很開心。恩卓在廷賢的靈前看見廷賢和媽媽(池蓮熙)的合照,

 

就立刻去圖書館找廷賢證實他們生前是好朋友,廷賢:「因為你是蓮熙的女兒,所以我才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她把之前恩卓的姨媽辦的存摺都收起來交給恩卓,恩卓這才明白廷賢是為了自己才一直徘徊在人間不離開。

九、金侁把恩卓媽媽保險金的存摺交給德華的秘書,請他去找恩卓姨媽以合法的途徑將保險金還給恩卓。

十、柳會長讓德華從基層員工開始學習。

十一、12月31日王黎在洗衣店接到Sunny來電:「你還沒調查完嗎?」,王黎:「我並沒有偷懶,是,還沒完」,Sunny:「看來你的調查還挺複雜的啊,你現在在幹嘛?」,王黎:「我正在苦惱要不要再牽一次Sunny你的手」,Sunny:「真是要瘋掉了,那能不能今天牽啊?趁著還年輕一歲」,王黎:「今天嗎?」。金侁看到正要出門的王黎,建議他換件衣服並說:「我還以為我的建議會成為你今天的變數來著,你倒是換雙舒服的鞋去吧,回來的路遠著呢」(金侁在第一次見到Sunny時就預視到今天他們會分手的結果,所以才建議王黎換件衣服,或許會改變分手的結果),王黎並未接受金侁的建議。王黎和Sunny約會時,因為王黎始終不肯告訴Sunny本名,致使沒有牽到Sunny的手,還對他提出分手,要他以後不要再聯繫她,偶然碰到也不要打招呼。

恩卓在12點鐘聲響完(20歲成年了)約金侁出去路邊攤喝燒酒、滿滿的浪漫,在恩卓喝醉時要求金侁滿足她的最後一個浪漫要求「初吻」,金侁在凍結時間後吻她,但身為鬼怪新娘的恩卓並不會被凍結。王黎一個人在家糾結著:「是她被甩?還是我被甩?」

十二、元旦早晨恩卓為了表達對金侁和王黎的感激之情準備要煮年糕湯和蕎麥涼粉給他們吃,因為恩卓說:「我還覺得上次你們從夜霧中模特兒般的走出來並沒過多久,這麼快都新年了,那個時候你們真的都超帥的,雖然當時怕的要死,但真的帥炸了」又聽恩卓說沒有大葱,於是他們就去買葱...(真的是帥炸了),

 

在吃年糕湯時,王黎宣布已和Sunny分手,恩卓:「分手的時候說了什麼?」,王黎:「就當我被甩了好了」,恩卓:「那就是既然我被甩了,就由你先連繫我吧的意思啊」,王黎:「她問我是幹什麼的?」,恩卓:「那就有點狠了,但是說地獄使者有點黑暗,就說是天使怎麼樣,反正都是一類的」,金侁:「打起精神來,加油,都是這樣逐漸成長的,三百歲正是痛苦迷茫的年紀,沒事的」,金侁拍拍王的手安慰他,

 

王黎看著金侁:「你可知道為了尋找答案,就要靠近最接近答案的人?」,金侁:「說什麼呢?」,王黎抓住金侁的手,金侁緊張的問:「你這是在做什麼?快放開!」,王黎:「果然不出所料從你身上什麼都看不到,只是很溫暖」,金侁:「手指頭好疼好疼,手指頭你要怎麼負責?」,王黎跟恩卓說謝謝她的年糕湯之後便回房,金侁:「我的手我的手你要怎麼辦?這手好骯髒,骯髒,我要砍了它」,恩卓拿起他的手吹了吹:「消毒」「這樣就好了吧?」,金侁:「好了,消好毒了,沒事了,別擔心」,恩卓:「所以你要對得起年糕湯,知道了嗎?」,金侁感到害羞。

十三、恩卓和金侁刻意安排分手的Sunny和王黎在賣烤地瓜處巧遇,但被金侁說的話毀了,做戰失敗!! 但王黎說至少看到Sunny了。

十四、金侁想起29歲的恩卓戴的項鍊,突然頓悟:「原來那是我要給她買的」,就匆忙去加拿大買了那條項鍊回來。

十五、在亡者茶房上班的王黎向亡者諮詢感情問題:「說被甩的是她,為什麼總有一種是我被甩的感覺呢?我實在是搞不懂」,死亡者:「分手後從情傷中恢復的時間,因人而異,與其集中注意力,縮短恢復所需的時間,不如集中注意力尋找能從何處得到慰藉」,王黎:「集中精神,謝謝你給我做諮詢,請喝茶吧,會幫你忘卻此生的記憶」,死亡者:「真是可惜啊,白學了,何必為了考個博士浪費自己的青春呢?你是我最後一個診療的人」,王黎:「謝謝你抽時間」。

十六、金侁從加拿大買好項鍊回家時,柳會長:「睡不著,心裡落寞,想著來跟你下盤棋,在下棋時金侁看到柳會長即將離世。

十七、金侁跟王黎說送柳會長的名簿來了,但他沒跟柳會長及德華說。金侁問王黎Sunny是否有連繫過,王黎:「沒有,如果這次再連繫,我就要坦白相告了」,金侁:「看你外表,誰都能看出是地獄使者,她是不是太遲鈍了?」,王黎:「就這些嗎?」,金侁:「什麼?」,王黎:「對Sunny的感覺」,金侁:「還有啊」,王黎:「還有嗎?」,金侁:「她不配擁有那個名字,居然和我的妹妹同名,分手就對了,每次見面事事看不順眼,著實讓人不滿,還有聽她說話毫無邏輯可言」,王黎:「我覺得你不該再罵她了」,金侁:「哦,替她說話了嗎?」,王黎:「有件事我沒告訴你,看到Sunny前世的事情」,金侁:「不是說要保密?」,王黎:「Sunny好像是你妹妹轉世」,金侁:「是她嗎不是你嗎?」,王黎:「Sunny的前世樣貌和你那輻畫中女子的相貌相同」,金侁:「你確定嗎?你看見什麼了?」,王黎:「我所看見的那個女人,站在王宮中央穿了白色衣服,身分看似很高貴,胸口中箭,流著血倒下」,金侁:「那些我都說過,雖然沒說是白色衣服,中箭那個好像也沒說,但是別的呢?還有沒有看到別的?」,王黎:「坐在轎子上,看到一個人就笑了,透過小小窗戶,笑著問我今天漂亮嗎,有個聲音回答了她的問題很醜」,王黎:「是你妹妹嗎?」,金侁:「是」。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