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

一、恩卓得知自己身為鬼怪新娘

只是幫鬼怪結束生命而存在的工具,如果將金侁的劍拔出來,金侁將永遠消失而悲傷不已,她體悟到原來這裡也不是她的家,此生都沒有自己家,她為了讓鬼怪遠離死亡,於是打包行李帶著蕎麥君離開鬼怪的豪宅。

二、三神奶奶從韓美書店門口走出來遇到柳德華,她邀德華去喝酒,因為現在有點火大,而德華說現在沒信用卡在身上,要她請客。

三、金侁在韓美書店OS:「就那樣生活了百年,而某一天,天氣恰好的某一天,是初戀,希望我能有機會這樣表白,求上天允諾,我將在此求告」,回家後發現恩卓的房間門口掛著的小看板上寫著「鬼怪新娘不在家」,櫃子裡的包和蕎麥君都不見了,電話也打不通,而確定她已離家出走。恩卓想起初雪拔劍前金侁最後說的話「原來是在和我告別,我是不是該殺了他」,她越想越傷心,此時天又下起了雨,她知道金侁的心情和她一樣,這令她更加的難過,就這樣在雨(金侁的淚)中走了很長的一段路,

 

好讓死亡儘量遠離鬼怪。金侁因到處都找不到恩卓,甚至沒有鬼見過她,這使他不知所措,王黎向金侁坦誠因為決定與恩卓站在同一陣線,不想看著金侁死而告訴恩卓拔劍後鬼怪會死的事,他到恩卓打工的炸雞店時遇到Sunny,而在她身上看到她與王黎的未來。Sunny問金侁是不是讓恩卓哭的人?金侁:「看來被錯綜複雜的姻緣所絆的不只我」。

四、金侁要王黎把其他遺漏者-池恩卓的資料提交出去,因為只有出現在名簿上,即使她會死我們也能知道,想借此而知道恩卓的行蹤,金侁感慨鬼怪和地獄使者都在卻救不了一個孩子的命,王黎答應他去提交資料,但擔心如果在那之前恩卓有危險該怎麼辦?金侁:「她處在生死關頭的話,我會有感覺的,如果那一刻她迫切尋找的是我的話」。

五、金侁去恩卓以前和姨媽租屋處,遇到恩卓的班長送高考成績單給恩卓,金侁幫恩卓代收。

六、首爾各地出現氣候異相,濃霧、紅色月亮等,金侁OS:「若我做那個選擇,準備好的辯解或許得用上」,鬼怪又再次干涉人類的生死,這使王黎很生氣的罵金侁:「你們夫妻倆悲劇性的命運,我感到很遺憾,但也不能擾亂人類的生活啊,你這無知的鬼怪」,金侁:「只想見見某個人,神若看見了更好,恩卓看見那就更好」,王黎:「你若就此結束掉,那我成什麼了,我不該告訴她,應該讓那個其他遺漏者拔出劍」,金侁:「是啊,或許那樣更好」。

七、柳會長告訴德華的秘書:「聘請你的、讓一個住在後街無夢想可言的少年考鑒定考試給了夢想,送其上大學的那個不知名的慈善家是金信」

八、德華幫金侁在滑雪場找到恩卓,其實是一隻蝴蝶飛到滑雪場後,由德華告訴金侁「恩卓在滑雪場」,故蝸牛媽由此推測柳德華就是那隻蝴蝶也就是具絕對能力的神。

九、金侁去滑雪場要恩卓跟他回家,恩卓說:「我沒有家,我所認為的家全都不是我的家,只是把我留在身邊而已,有人是為了保險金,有人是為了死,我已經全部知道了,我是結束鬼怪不滅之身的工具」,金侁:「我錯過了機會,錯過機會我很高興,我打算到死的那一瞬間都錯過所有的機會,但是那樣是不行的,沾在這把劍上的數千人的血液,那一條條生命的重量,不應該是由我來判斷的,所以拔出這把劍吧,我拜託你」,恩卓:「不,我不要,我死也不要,所以你不要來找我了,不要找我,我們就像陌生人一樣各自生活吧!,金侁你就遠離我,長長久久地活著吧!知道了嗎?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如果你再出現在我面前,到時候我真的會殺了你。」

 

首次出現的OST歌詞:請撫摸我的心,不知為何如此冰涼,我站在比冬天更冷的天空之下,感覺淚水都要凍住,請安靜的叫我一次,曾經無數次呼喊過的我的名字,不要永恆,哪怕一天,哪怕一分,只要能看到你,我就能支撐下來,希望你站在那等待的盡頭,你的記憶對我來說就如圖畫般,等待許久如禮物般的一天,度過漫長的時間與你相逢,我心中如同初雪的你,我永遠等你。

十、金侁以拿恩卓考試的成績單給她為藉口去見恩卓,恩卓:「這是什麼爛藉口?」,金侁:「能有這麼一個藉口我很開心,能這樣來看你的藉口」,恩卓:「你來看我是想怎麼樣?有藉口了又怎麼樣?是要一起生?還是一起死?我說過你再出現就殺了你,好,過來吧,我幫你拔劍,如果這是你的心願,我幫你拔好了,我讓你趕緊過來」,金侁走上前去,恩卓:「這人真是到最後都…」,金侁拉她的手:「拔,拔吧」,恩卓哭著要他放手,恩卓:「從那時候起就是這樣,在酒店的時候你就計劃好了,當時你就打算要這麼做,所以你愛過我嗎?沒有嗎?連那件事都沒有做到嗎?」,金侁:「我害怕,我好害怕,所以希望你一直說需要我,希望你要求我做到那件事,那像許可一樣的藉口,如果能有就好了,如果我能憑著這個藉口一直活下去就好了,和你一起」。

十一、恩卓拿著客人要修理的滑雪板給師傅修理,因為客人一個小時內就要來拿,恩卓只能在那裡等著,偏偏遇交班時間,接班的師傅還沒來,只留恩卓一個人在那裡等。而整排的滑雪板架倒下把恩卓碰倒在地。

 

 

王黎把拿到池恩卓的名簿給金侁看(金侁看到的是空白紙,只有地獄使者能看見字),金侁:「確定是恩卓嗎?這不是一張白紙嗎?」,王黎:「上面有字,這個情況到底是什麼?就好像有人推著要她死似的,那個人不是我,更不可能是你」,金侁:「可能是我,據說我死了她才能活,如果我活著她就會死,這就是她和我的命運,這是降予我的懲罰,這是神更深一層的旨意」,王黎:「不要說這些軟弱的話,即使神的旨意如此,我的想法卻不是這樣,你應該也是,接下來的一個小時以內,死因凍死,抓緊時間」。金侁幾乎找遍雪場每個角落,在昏迷中的恩卓仍想著金侁並說:「我需要你,做到那件事吧,我愛你」,金侁於是感覺到恩卓所在的地方並找到她(就像恩卓的媽媽當初車禍危急時向神的祈禱一般,神能聽見她的祈求也知道她在什麼地方,所以恩卓剛才說的話金侁也聽見了) ,恩卓在醫院昏迷一天半之後醒來,出院後在纜車上召喚金侁,但金侁並沒有出現在纜車上,她又召喚了一次,金侁仍然沒出現,而是在終點站等她,恩卓:「壞死了,還以為你再也不會來了」,金侁:「我就是提前過來等你」,恩卓:「誰叫你提前了,我吹滅蠟燭你就要過來,就該來到那裡,就該出現在我面前」,金侁:「我就是想提前來,接你下來」,恩卓:「不管,算了!」,恩卓走出纜車站,金侁從背後擁抱她 。金侁:「我也是」(他這是回應恩卓在昏迷時說的話),恩卓:「什麼?」,金侁:「不知道就算了」,恩卓:「我都知道」,金侁:「知道更好」,恩卓:「有件事我想對你表白,我已經從你身上看不到任何東西了,身高挺拔、衣着昂貴、眼睛非常帥氣,我就只能看到這些,所以我拔不出你的劍了,就算笑我也不會拔,現在在我眼裡,叔叔已經非常好看了」。

 

十二、Sunny去算命,她告訴命理師自己在交往的男人是臉色白皙、嘴唇紅潤、一身黑衣服、老是拿著一頂黑帽子,命理師:「你們互通過姓名了嗎?那個傢伙是地獄使者,我怎麼說來著,讓你小心戴黑帽子的男人了吧?」,Sunny:「你幹這行能混得下去嗎?除了我還有別的客人嗎?要是再提防著男人,我一個老處女還怎麼談戀愛啊?什麼地獄使者,你倒是說點像樣的,我還能託你寫個護身符什麼的」「那那個男人又是誰?個子特別高,看上去應該比我年長,面相有點像恐龍,他的嗓音聽久了就有一種就像是來到世界上最小的咖啡屋的感覺」,命理師:「孔劉」,Sunny:「那你保重吧」,命理師:「你是不是從誰那裡收到一件亮閃閃的東西?」,Sunny:「這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命理師:「趕緊拿去丟掉,都不知道東西原本的主人是誰,可不能隨隨便便就留在身邊,你知道那東西裡都有什麼嗎?原主人的怨恨、罪孽、思念都會附在上面」。

十三、Sunny坐在店裡看著戒指自言自語:「究竟會有什麼怨恨?什麼罪孽?什麼思念附在這上面呢?」,拿起手機自言自語:「金宇彬部長又給我玩失蹤了」(王黎正戴著帽子站在旁邊:「對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Sunny:「非得讓人賤兮兮地趕著先去聯繫他不可」,王黎擔心Sunny會打電話給他又會被鈴聲嚇到,想解開螢幕鎖卻一直解不開,Sunny傳短信給他:「你忙嗎?」,王黎直接回答她:「是,我都快瘋了」(他忙著解螢幕鎖),Sunny:「現在你在做什麼啊?」,王黎直接回答:「在解鎖手勢,打算關機,生怕又會有聲音」,Sunny:「為什麼又不聯繫我了?」,王黎直接回答:「那是因為第一是因為對抹掉你的記憶的抱歉,第二(他想起看到王后的畫像自己會肝腸寸斷)我感覺自己好像劈腿了,對不起,這樣的自己也讓我覺得混亂不堪(此時短信提示音響),來短信了呢!」,王黎看手機短信內容,Sunny傳來「我想你了」,王黎直接回答她:「我也是」,Sunny被提示音嚇到,她自言自語:「 我最近是怎麼了?不,我沒聽到、沒聽到」接著唱聖歌「榮耀榮耀哈利路亞」,怒喊:「我知道你就在那裡,給我出來,大白天的居然就敢出來害人,出來,出來不然我可會再唱哦」「榮耀榮耀哈利路亞」,王黎覺得她好可愛在旁邊一直笑。

十四、恩卓因為聖誕季打工薪資較高,所以要等到2月滑雪場的冰雪融化,她的工作收尾才要回家,金侁便打電話給柳會長請他火速利用人脈把池恩卓開除,否則他會直接把滑雪場的雪融光。

十五、金侁帶著恩卓回家後,王黎叫金侁到他的辦公室(亡者茶屋)寫情況說明,突然有個活人開門進去借廁所,金侁:「人類的迫切還真是什麼門都能打開啊」,王黎:「就算是親眼看到了,也還是難以置信啊」,金侁:「連看不到的神你都信,怎麼就不能相信你所見到的人類的迫切?這就是人類的意志,靠自己改變命運的力量」,王黎:「在亡者茶屋卻留下人類的領地記號,這份情況說明又得怎麼寫啊?」(因為小狗尿尿是領地記號,所以人類上廁所也是相同的意思嗎?哈哈)。

十六、Sunny的炸雞店換地點開業,恩卓跟鬼們打聽地點,重新找Sunny應徵工讀生,恩卓丟垃圾時看到一個小小孩被稍長的孩子欺負,便過去幫忙小小孩。

十七、恩卓考上理想的大學,金侁把包包和香水送給恩卓,也幫她繳學費,他要恩卓每個月還他5208元,花80年付完,一個月都不能落下。恩卓:「要足足80年嗎?」,金侁:「嗯,不許提前償還」,恩卓開心地跟金侁約會

十八、柳會長送恩卓一台數位相機做為上大學的賀禮。金侁告訴王黎:「我想迫切的尋找看看,想知道該開啟什麼門才能成為神的變數,我也不知道這要花100年還昰10個月,但我準備留在那ㄚ頭身邊,雖然也不知道這樣會開啟什麼的門」,王黎:「只希望不是我的房門」,金侁:「但在神的計畫中,便便是不是太卑鄙了?」(神的變數會是編劇大人為了happy ending所舖陳的梗嗎?蝸牛媽也想用人類的意志祈求是happy ending啊~)

十九、王黎去Sunny的炸雞店找她,而送恩卓去打工的金侁為證明自己的勇猛不怕雞血,也一起進去店裡,王黎忘記之前Sunny跟他說自己的本名叫「金善」之後,有消除她的記憶而不小心稱呼她「金善」小姐,Sunny對此產生質疑便把王黎叫出去問他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本名「金善」,王黎突然看見Sunny沒有穿外套就出來怕她會冷,就在他要回店裡幫她拿大衣時,Sunny拉住王黎的手致使他看到她的前世.....,坐在店內的金侁也看到Sunny手上的戒指....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