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

一、恩卓因為證明了自己是真正的鬼怪新娘而開心,

德華得知金侁惹出的事故後立即採取行動處理撤下所有的新聞、視頻及消除所有目擊者的記憶和修正事故車主們的記憶等。

二、金侁因為吃鎮靜葯而倒在客廳地板上睡著,王黎看著畫像仍想不起來讓他肝腸寸斷的畫中人是誰。

  

  

恩卓不忍金侁一個人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便點燃一地的蠟蠋並幫他拿枕頭和毯子,陪他躺在地板上:「這麼大個人隨便倒在地板上睡覺」,金侁:「因為痛」,恩卓:「你醒了?」,金侁:「葯膏的味道」(恩卓因為手臂酸痛所以在肩膀上貼了葯膏),恩卓:「因為渾身都痛,你也很痛嗎?剛才不是說沒事嗎?」,金侁:「騙你的」,恩卓:「整天騙人」,恩卓摸摸金侁的頭:「趕緊好起來」,金侁:「你又不知道哪裡痛」,恩卓:「哪裡痛啊?」,金侁:「初戀,好痛啊」,恩卓:「是不是很漂亮啊?我看你還抄寫了什麼東西」,金侁:「非常非常、每天每天  漂亮」,恩卓:「好痛啊」「你病危了,好好睡一覺,好讓你盡快忘掉」,恩卓顯出吃醋不開心的樣子,金侁:「別這樣」,恩卓:「我為什麼不能,只想著初戀的人有什麼好的,你這是該對新娘說的話嗎?」,金侁:「仔細看看還是有可愛的一面的,所以你不要這樣」(這句話有ch開頭的字),恩卓:「我有沒有讓你不要說帶ch音的話」(在上一集金侁跟恩卓提拔劍合約中的初雪召喚之約時,恩卓叫他別說ch開頭的字,但金侁故意一直說),金侁:「切~真小氣」(這句話也有ch開頭的字),恩卓:「我真是...」,金侁因為有恩卓陪著很安心的睡,恩卓看著睡著的金侁也感覺幸福。

 

三、恩卓用漢堡賄賂德華幫她解析金侑的手札上寫的文字內容的意思,

德華:「這是情書,悲傷的愛情告白,就這樣活了100年後的某一天,天氣剛剛好的某一天」,恩卓生氣地拿走德華正在解說的手札:「我猜就是這樣,果然是,行了,我知道是誰了」,德華:「是誰?」,恩卓:「我都聽說了,那也是有可能的,900年的人生有那麼一個忘不掉女人也正常」,德華:「他說是一個嗎?」,恩卓:「不是嗎?」,德華:「我也不知道」,恩卓:「嚇我一跳」「反正我說金侁」,德華:「金侁是誰?」,恩卓:「你叔叔」,德華:「我叔叔叫金侁嗎?我叔叔叫柳信宰」」,恩卓:「要說明的話有點麻煩,反正那位叔叔胸口插著的劍」,德華:「我叔叔的胸口插著劍嗎?」,恩卓:「你到底知道什麼?」,德華:「你說的劍是什麼?你總是這樣零零散散地說,我就會產生不好的情緒,你總是這樣的話,我也不會告訴你只有我知道的事」,恩卓:「只有哥哥知道的事是什麼?」

四、金侁問德華:「他看到這幅晝之後哭了嗎?」,德華:「嗯,哭得超厲害。我跟他說不能看不能看,末間叔叔非要看非要看」,金侁:「真的哭了嗎?為什麼? 」,德華:「我怎麼會知道,我們去跟他算賬吧,叔叔」「去跟他發火吧,快點」,金侁於是帶著畫去問王黎(德華躲在金侁身後):「你為什麼看我的畫?他說他還阻止你了」(王黎看了看德華)「聽說你還哭了,你為什麼要哭?我都不哭」,

王黎:「我也覺得很慌張,所以考慮了很多方面,我想會不會是思湯達綜合症,就是覺得很感動、心潮澎湃,不過這幅畫中的女人是誰?」,金侁:「你知道這個幹什麼?」,王黎:「就是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金侁:「你看到的她是誰?我認識的她是我妹妹」,德華:「叔叔你還有姐姐嗎?」,金侁問王黎:「你真的見過我妹妹嗎?你好好想想是在哪裡見到的」,德華:「哦,妹妹」,王黎:「可能是我的死亡者中的一個吧?但我也不確定」,金侁:「這孩子轉世了嗎?什麼時候?」,王黎:「我都說不確定了,我這幾百年間帶走的死亡者這麼多,我怎麼可能都記得長相,只是因為覺得在哪裡見過,所以才這麼猜測而已,因為沒有記憶只有感情,就是覺得非常難過,心很痛」,德華:「叔叔們我知道了,我好像知道了,末間叔叔是不是叔叔妹妹的轉世,叫一聲哥哥吧,末間叔叔」,金侁和王黎同時說:「你要死嗎?」。雖然覺得荒謬,王黎還是在私下偷偷地練習叫「哥哥」XD。

五、王黎的後輩地獄使者告訴王黎:「聽說獐項洞金差使去帶領死亡者時,那個死亡者竟是他前世的妻子,他把那個死亡者處理為其他遺漏者,兩個人一起逃跑了」,王黎:「然後呢?」,後輩:「我只知道這麼多,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大概被抓住了吧」,王黎:「他是怎麼記起他的前世的?」,後輩:「不知道,所以大家都很不安,我最近也整天喝酒,想法也變多了,都說前世犯了大罪就會成為地獄使者,到底是犯了什麼罪,多大的罪呢?是為了不讓我們難過,直接消除我們的記憶嗎?讓我們做事贖罪,這大概是神的照拂吧!」,王黎:「能記起或不能記起,大概都是神的旨意吧!讓人重新找回丟失的記憶,我只是很好奇,其中的神的旨意是什麼?從各方面來說」。

六、恩卓看著金侁救了一個要自殺的父親,她稱讚金侁:「今天也依然很帥氣」,金侁:「時而父母、孩子、兄弟會互相成為對方的守護神,我只是遞給他三明治而已,救他的人不是我而是他的女兒」,恩卓:「這樣也很帥!」,金侁:「三明治的錢可不是小數目,幸虧柳會長生財有道」,恩卓:「話說回來,那把劍為什麼突然鬆動了呢?本來都抓不住的,你說呢? 」,金侁想起王黎說的「是不是需要比詛咒更強力的東西,例如真愛之類」,金侁期待地問恩卓:「你有沒有想對我說的?」,恩卓:「沒有」,金侁:「應該有吧?」,恩卓想了想說:「啊,那個啊,倒是有一個」,金侁:「看看,你有吧,不要忍著儘管說,很容易看出來,說吧,沒關係,你應該明白無論你說什麼,我都會毫無偏見地接受」,恩卓:「我知道你是土豪,可一直待在家裡真的沒關係嗎?」,金侁:「你想說的就這些嗎?」,恩卓:「你這輩子也在高麗當過公務員對吧?」,金侁:「喂,你說完了沒有?我也有過正經職業」(他當過正官庄、BODYSHOP、BEST家電用品的業務員...看來是不斷地被炒魷魚),恩卓:「所以就一直待在家裡啊?因為沒有剩下」,金侁:「沒有剩下是什麼意思?」,恩卓:「沒有剩下還能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缺了」(各種缺..哈哈),金侁:「哈哈,真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話,真的是頭一次,真的!」,恩卓:「原來你初戀沒給你提過醒啊,居然頭一次聽到」,金侁:「你這是在嫉妒嗎?」,恩卓:「我怎麼會嫉妒呢?都不知道那位是高麗還是朝鮮時期的呢?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高麗?朝鮮?還是朝鮮中期?後期?端莊文雅的樣子一定很漂亮,可是,都說初戀是不會有結果的」,恩卓越說越不開心:「請回吧,不用等我,因為我會晚點回去」,話說完就逕自走去圖書館,金侁看著她生氣離開的背影:「誰說不會有結果的」「不行」。

七、恩卓在圖書館遇到她的好朋友(一個死去的靈魂),她的好朋友跟恩卓說:「你的印記模糊了許多」,恩卓:「可能是因為長大了吧?」,恩卓因為即將上大學不會再在學校裡遇到她,就跟她說:「其他的鬼讓我聽故事幫他們解怨什麼的,你怎麼什麼也不跟我說?我上大學之後就沒辦法常來這裡了」,她說:「那你能來看我嗎?買上美麗的花朵,我在坡州」,恩卓答應她會去,恩卓問她是怎麼死的,她說:「去畢業典禮的路上,交通事故」。

八、恩卓在炸雞店打工時巧遇素食主義者王黎去那裡買炸雞,更巧的是泰希哥哥和棒球隊也去那裡聚餐,於是恩卓趕緊幫王黎戴上帽子要他待在角落。此後王黎每天都去Sunny的炸雞店買炸雞回來吃,

恩卓把王黎拉到一旁問是不是因為老板Sunny才會總是去她打工的地方買炸雞,王黎否認說他只是去看看:「只要你不說我是什麼人,我們就能和平共處」,恩卓:「不要說的人是你才對,泰希哥哥來我打工的店玩,看到我笑容滿面的事情,臨走時還外帶2隻雞,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這些話不幸被金侁聽見了,金侁衝過來說:「秘密?你在打工呢!他來玩,還笑容滿面」,王黎:「笑容滿面當作秘密也就算了,為什麼外帶2隻雞都要保密,你給我說實話你給他多少打折券了?」,金侁叫王黎待一邊去,問恩卓:「他來過幾次?」,王黎:「就算他來過五次,應該給多少張打折券才對?」,金侁:「我叫你待一去!」,金侁對恩卓說:「喂,你知道他是因為誰才有現在的成就嗎?我以前當他的守護神,他能練棒球多虧了我,你不懂就不要亂說」,恩卓:「就算如此也不可能都是你的功勞吧?都是我的初戀泰希哥哥的意志,人類的意志你不懂嗎?看看我,結果還是能抓住你的劍,想變好看,沒門!」,金侁:「喂喂~~」,恩卓不理他就走了。鋤金侁問王黎:「死於非命的管理體制是怎樣的?告訴我最基本的,其他的我可以自己想辦法,還有炸雞優惠券我可以幫你解決」,王黎:「我知道捷徑,幹嘛要告訴你?」「恩卓~池恩卓~」,金侁氣炸了...他把泰希家的鋼琴又變了回去~

九、恩卓班上成績好的同學跟她打聽自己是否有考上大學?也祝福恩卓西云大學的面試順利。

恩卓要去面試時忘記帶圍巾,金侁幫她送來並幫她圍上:「不要怯場、不要緊張」「要不要我陪你去?」,恩卓:「我又不是孩子」「公車怎麼還不來?」,金侁:「還在生我的氣嗎?」,恩卓:「原本是這麼打算的,但計畫全被圍巾打亂了」,金侁:「看來是嫉妒沒錯」,恩卓:「是又怎樣?我嫉妒你高興了嗎?」,金侁:「嗯,高興非常高興」,恩卓:「你回去吧,我會好好面試的,圍巾謝謝」,金侁:「身後有人小心!!」,恩卓:「要不然也正想躲開的,叔叔的眼睛好大好亮,全都能照到」,金侁:「知道了上車吧!」,恩卓上車後,金侁聽見有人喊小偷,那小偷正騎著腳踏車經過,這個人就是幾天前撞到金侁的人,金侁看見因為他造成恩卓搭的那輛公車發生嚴重車禍,造成車上的乘客死亡,但是他卻不見恩卓在車上,金侁趕緊去阻止即將發生的這場嚴重事故,

而地獄使者們都在事故前等在那裡準備執行勤務帶走死亡者,但最終公車順利到達,恩卓在和等待的王黎揮手,王黎也和恩卓揮手,其他使者問他車上的姑娘是不是看見他們了,王黎才驚覺為何恩卓會在那輛死亡公車上?王黎立即跟使者們確認死亡者名單裡是否有池恩卓,結果並沒有(乘客人數比死亡者人數多一名)。

十、金侁質問王黎:「為什麼沒告訴我?」,王黎:「你幹嘛總是干涉人類的生死?」,金侁:「池恩卓今天差點死掉」,王黎:「如果這便是那ㄚ頭既定的命運,那也是無能為力的事」,金侁:「誰規定的?我無能為力的唯有我的死,為了那個ㄚ頭要不要我試著干涉一下天底下所有人的生死啊?」,王黎:「喂,你怎麼能到別人的職場來」,金侁:「但是今天的事故我總覺得有蹊蹺,幾天前我就已經看到過那場事故,可那個場景裡並沒有恩卓,更何況在此之前我已經見過她十年後的樣子,可這場事故必定會死啊」,王黎:「那是因為你看到事故場面並不是其他遺漏者的命運,在那場事故裡,她不過是其中所加入的變數罷了,因為你會救她,多虧了有個鬼怪男朋友的其他遺漏者,注定要死的人全都活了下來,萬千地獄使者卻要飽受加班的折磨」,金侁:「想吃雞嗎?權當吃宵夜」,王黎:「你當真不深思熟慮一下歸於無的問題嗎?」「我開玩笑而已,你這麼嚴肅那我成什麼了?」,金侁:「我是在想歸於無到底意味著什麼?是化成塵?化成風?還是化成雨消散呢?消失在世界的某個角落」,王黎:「幹嘛煩惱這種事啊?反正其他遺漏者連劍都抓不住」,金侁:「恩卓她抓到劍了,至還讓劍動了,所以我差點害死她,真的好痛,這還是我第一次體會到痛苦」,王黎:「趁現在還不晚,你也該告訴她事實才對吧?劍拔出來之後會變成怎樣」,金侁:「不,我想盡可能瞞著她,大概多瞞個80年」,王黎:「正好就是人類的壽命啊,現在19歲的少女,可以活到的最大年紀」,金侁:「我是想這樣,可真的能行嗎?不行嗎?」,王黎無語。

十一、金侁去接參加西云大學面試的恩卓,恩卓看見後座一袋袋的襪子問:「這些是什麼?哪來的襪子?」,金侁:「今天我守住的某人的二十歲、三十歲」,恩卓:「難道你為了守住我的二十歲、三十歲,從今天起打算做襪子生意了嗎?因為我問你怎麼游手好閒」,金侁笑著問她:「想不想一起來?」,恩卓:「好啊」「我現在面試都結束了,有點時間了,我會多留意叔叔你的」,金侁:「留意什麼?」。

十二、恩卓為了幫金侁拔劍時能一次性地拔出來,讓他不痛而鍛練手臂的力量。金侁要她悠著點練....金侁看見一隻蝴蝶飛進屋子裡,他認為那是神,於是叫恩卓進房間,因為他有話要單獨跟蝴蝶說,他叫蝴蝶下來:「我都已經受了這麼多懲罰也夠了吧?我就想稍微討點賞,你就這麼不樂意嗎?未來那段你是故意讓我看到的吧?讓我束手無策,就算如此,你覺得我會做出那個選擇嗎?不會的,我死也不會,你趕緊下來一下,我讓你下來,我們面對面聊一聊嘛,你這人,你怕了嗎?我讓你下來,啊真是,你這人」(恩卓看到金侁自言自語懷疑他是不是還不舒服),蝴蝶最終還是沒理金侁。

金侁跟恩卓說:「真是太不喜歡了,喜歡你的我,斷不能蠢到這個地步」,恩卓:「你現在是在說什麼呢?對我」,金侁:「沒聽見就算了」,恩卓:「我都聽到了」,金侁:「那就好」。

十三、對於金侁的告白,恩卓很開心。

十四、Sunny在炸雞店數著過往的行人,如果50個人走過去就要回家,她數到50人時王黎站在店門口,原來手機裡有金宇彬打的10通未接電話,宇彬說因為在加班時想到有話要跟她說:「宗教  無信仰」,Sunny:「你就為了說這話才打10通電話的嗎?」,宇彬:「感覺得盡快告訴你」,Sunny:「好可愛」,宇彬:「我可愛嗎?」,Sunny:「你還不知道嗎?別的女人都沒和你說過嗎?」,宇彬:「我沒有別的女人」,Sunny:「那很好那很好,沒有別的女人很好,別準備別的女人,現在這個狀態最好,知道了嗎?」,Sunny:「一定要非常真實地回答我一個問題,我也會回答你的」,宇彬:「什麼問題?」,Sunny:「我的真名是單字-金善,這是我的父母為了讓我過好日子,花錢給我起了這個名字,好像是算卦的說一定要用這個名字,但我更喜歡 Sunny,有一種我閃閃發光的感覺,我怎麼就這麼討厭這個名字,總有一種很淒慘有故事的感覺-金善,金宇彬先生你的真名是什麼?我知道那不是你的真名,即使很土很不適合你,我也不會笑你的,現在能不能告訴我了?」

(此時金侁正在紙上寫王后金善和高麗王的名字王黎,準備幫他們點孔明燈,就在他開始寫下王黎時,金宇彬開始感覺到胸口疼痛),宇彬立即要金善看著他的眼睛並對她說:「我們今天沒有見面,抱歉沒能送你回家,轉過身回家吧!」。

十五、老管家(柳會長)跟德華說老爺每年這個時候都會來這裡點孔明燈,以後就要由你來服侍老爺了,一定要好好記住這個日子。德華問爺爺:「他為什麼要放孔明燈啊?都是誰啊?」,爺爺:「是長久以來老爺的心頭債」,德華:「聽說叔叔胸前插著一把劍,你知道這事嗎?」,爺爺:「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的?絕對不能在老爺面前提這事」,德華:「為什麼?」,爺爺:「那把劍對老爺來說既是賞也是罰,是老爺存在的理由,也是消失歸無的始末」

十六、金侁OS:「我喜歡對我來說既是生又是死的你,所以只好懷惴我的秘密,向老天祈求再瞞你一天,就這樣再瞞你一百年」,看著從路上走過去的恩卓,金侁想追過去,但書架被移動阻擋了他的去路,

三神奶奶現身:「認識我吧?我有話跟你說,有時間吧?」,金侁:「能只說重點嗎?我現在不怎麼想見到神」,三神奶奶:「快點拔劍,拔了劍歸無吧!」,金侁:「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卻催著讓我死,至少要給個理由吧?」,三神奶奶:「你不是活夠了嗎?但那ㄚ頭不是,那ㄚ頭落地的時候我真的好幸福,所以現在快做決定吧!」,金侁:「真是諷刺,也不知道讓我做什麼決定,我一開始生為金侁之時,應該是你接的我吧?難道我不是你的孩子嗎?」,三神奶奶:「所以我才告訴你的,為了當初那個我希望能夠幸福的孩子金侁,因為這會是你最渴求的事情」,金侁:「而我又渴求什麼?」,三神奶奶:「你希望她活著不是嗎?如果你不歸無,恩卓就會死,所以說拔出你的劍是她命中注定的事,不,是你讓她帶著這樣使命出生的,如果不能很好地完成道具這個角色,她就沒有存在的價值,因為沒了存在下去的理由,所以如果不拔出劍,她將不斷面臨各種死亡,她應該已經經歷過幾次了,沒錯,那些意外事故以後會更多,會比目前為止有過的意外事故發生得更加頻繁、更嚴重,甚至你也差點殺了她,是你親手做的」,金侁OS:「就那樣生活了百年,而某一天,天氣恰好的某一天 ,是初戀,希望我能有機會這樣表白,求上天允諾,我將在此求告」。

十七、王黎對著金侁的妹妹的畫像:「肯定有哪裡出錯了,好像是從你這裡開始的」。

十八、恩卓坐在門口等金侁:「到底去哪兒了?就因為這樣才說來了走了都要說一聲的」,恩卓問王黎:「總覺得有點不對勁,鬼怪他胸口的劍如果拔出來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他總是說要去哪裡?那是哪裡啊?」,王黎只好告訴恩卓真相,恩卓:「他是想死才讓我做他的新娘,幫他拔劍嗎?也就是說如果我拔了那把劍叔叔就會死嗎?所以說如果拔劍的話叔叔會消失嗎?從這個世界永遠消失嗎?」。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