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上)

一、因為恩卓只能看到劍卻碰觸不到劍無法幫金侁拔劍,

就在王餘跟德華說金侁拔劍後就會永遠消失,德華為叔叔的離開而傷心萬分之際,恩卓和金侁回到豪宅,金侁向王餘要回房契,向德華要回信用卡,向恩卓要回香水、提包和五百萬,向管家要回王后畫像,管家說畫像會讓德華送去給他,並請老爺從今往後不為求死,請他求生,因為老爺的存在,在世界上的某個地方,正直地活著的某個人,得到奇妙而美好的好運。一個奇跡,這樣也未嘗不好。

二、柳德華的秘書來到金侁的豪宅外,看著房子說:「不老的男人」。

三、金侁在思考著恩卓不能拔劍的原因,是未來改變了嗎?還是池恩卓變了?不管怎樣能回來真好~

四、王餘要恩卓告訴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在恩卓說完拔劍經過時,王餘心想要不要告訴她拔劍之後金侁會死的事。

五、金侁故意找恩卓的碴,要她洗碗、手洗衣物和打掃衛生,並要她開始付房租。

六、金侁和恩卓在王餘面前說出親嘴的事,王餘生氣地說:「有人因為沒有名片,連電話都不能打,你們卻...」。

七、王餘生氣的去金侁房間找他:「你活著回來的事就算了,但是其他遺漏者應該弄走才對吧?」,金侁:「什麼?」,王餘:「怎麼?不願意嗎?把她趕走,我們自己相親相愛不行嗎?跟之前一樣」。金侁:「之前跟誰生活了?」,王餘:「她不是鬼怪新娘,所以我要趕走她」,金侁:「她知道我們的一切,把她趕走,要是在外面亂說話怎麼辦?」,王餘:「我看給她五百萬就絕對不會亂說話」,金侁:「看了電視劇,你還沒學會嗎?給一次就完了,你想一輩子被她勒索嗎?」,王餘:「該不會是不想趕她走吧?」,金侁:「我當然想趕她走了,恨不得立刻趕走她」,王餘用懷疑的眼神看著金侁:「其他遺漏者沒抓到劍,所以你很高興是吧?說實話!因為可以不用死,繼續看著她」,金侁:「喂,那有什麼好的?為什麼好?我都等900年了,這像話嗎?」,王餘:「那好吧,我帶她走!看在友情的份上,你不也煩她嗎?因為她隨意親你」,金侁緊張地說:「我們之間有什麼友情可言?你還說什麼友情?讓我早點死,那是友情嗎?」,王餘:「你現在很開心,因為沒死」,金侁:「不是的,我只是需要遵守諾言,都在合同上簽字了,我能有什麼辦法,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只是想遵守諾言而已,像個男人」,王餘:「給我房契時候,看來不是男人,哼!」說完就生氣的回房,任由金侁怎麼叫他都不理。

八、金侁看著恩卓跟他訂的拔劍合約中的初雪召喚之約,感到甜蜜而開心。

九、恩卓高考第一天結束時看到別的考生都有父母來接,而想起愛她的媽媽,回到家時金侁和王餘、德華用蛋糕幫她慶祝,使得恩卓覺得幸福而哭泣,並許願要跟鬼怪叔叔去看電影還要有爆米花。

十、王餘問德華的名片從何而來?他也想要有名片,又問德華為什麼是房產主?

十一、Sunny的炸雞店打烊後往回家的路走,王餘一路跟著她,路上遇到一位醉客要求Sunny回去營業,他想要再去喝一杯,王餘施法使那個人飛起來摔到地上,Sunny被嚇到跑回家。

十二、金侁帶恩卓去看電影前玩娃娃機想夾一個打火機給恩卓,但是夾很多次都沒成功,看電影屍速列車時金侁因為害怕而大叫:「我要出去  我要出去」 。

十三、恩卓問金侁給德華信用卡、給王餘房契,還有給她的提包那些就像是分別禮物,問他是不是打算在拔劍後離開?金侁:「我好像說過一次吧,如果新娘出現就要做去妻遠的地方的準備」,恩卓:「去哪裡?歐州?加拿大?現在也是嗎?現在你也想離開嗎?」,金侁:「不,我不想離開,但是如果真正的新娘出現了,這個選擇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恩卓:「也對,會和真正的新娘一起走嗎?」,金侁:「你會讓我走嗎?」,恩卓:「不會,我不會讓你走的,所以還是叔叔拋棄我走掉吧!在真正的新娘出現之前我就會搬出去的,我的意思是在我不在的時候走吧,不要讓我知道」。

 

十四、恩卓參加媒體影像學院論述考試,金侁帶著一束花去接她,恩卓卻在球場邊巧遇小時候喜歡的泰希哥哥,金侁看著那兩個人的互動之後把花扔在地上,悶悶不樂的後悔:「該讓他繼續彈鋼琴的,那樣兩個人才不會見面」(泰希小時候他的媽媽要他彈鋼琴,但是泰希不喜歡,他只想打棒球,有一天金侁和泰希在棒球練習場一起練打擊,泰希和他打賭贏了,他要金侁幫他把鋼琴弄不見,金侁因此而幫他把家裡的鋼琴偷走)。

 

十五、金侁去棒球隊找泰希,金侁發現他沒有忘記小時候打賭的事,於是要王餘幫他消除泰希的記憶。

本集未完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