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上)

一、金侁帶恩卓去魁北克的西餐廳吃牛排時透過侍應生預見恩卓29歲的未來,

身邊沒有自己也忘了自己,因此認為是自己終於做了消失的選擇才會有這樣的結果。

二、王餘和德華和Sunny及她的朋友相約在 dal.komm coffee 見面,雙方自我介紹時,王餘說自己的職業是算是服務業的一種,名字是「金宇彬」,Sunny跟他要名片,他說:「看來每次都要有什麼東西才行,如果你提前告訴我,我下次...」Sunny的朋友查到德華是富豪的身分,Sunny把注意力都轉移到德華身上,並誇讚他的名字好聽、個子高、年輕又長得帥,王餘因此而吃醋施法讓德華及Sunny的朋友離開,留下自己和Sunny獨處,王餘把之前跟三神奶奶買的戒指送給Sunny,但Sunny卻跟他要德華的電話號碼,因為柳德華是他的房產主,她有話想跟他說,這讓王餘大大鬆了一口氣,她看了王餘手機裡的連絡人名單之後,說他是個奇怪的人。

三、金侁請恩卓幫他拔劍,他想就此結束,恩卓問他結束什麼?金侁:「本以為自己可以選擇的那種想法」,恩卓:「剛才你說終於做出了選擇,是指那個嗎?那是什麼?確切地做了什麼選擇?」,金侁:「回答就好,不許提問」,恩卓:「抱歉,我的調查還沒結束,不能不問」,金侁:「什麼調查?」,恩卓:「我在網路上查過叔叔的名字,生平事蹟的記錄都沒有,像是直接被人抹掉似的,叔叔曾經跟我說我要是發現你什麼,我會大大地埋怨你,你說的東西是劍,而我也發現了這把劍,我沒有怨叔叔,但你說我會埋怨你,這說明我還有不知道的事情,所以那把劍你說是你絕對信任的人刺你的,是吧?叔叔你是不是做了壞事,所以被歷史抹去了,如果是因為做壞事接受懲罰,幫你拔劍有點那個,叔叔你是不是造反,做了那類事情?」金侁:「嗯,你說的沒錯,是忙著保全性命的人生,是沒有被歷史記錄的歲月,竭盡了全力,但連死也不光榮,走向王,情況沒有好轉,但我還是走向了王,而我每踏出一歩,都有無辜的人失去性命,我的罪沒被饒恕,所以我正在接受懲罰,這把劍就是那個懲罰,但是即便那是懲罰,已經接受了900年,算是已經受夠了」,

恩卓:「不是的,這不可能是懲罰,如果是懲罰,神不會給你那種能力,如果叔叔是壞人,如果叔叔真的是壞人,只會讓鬼怪存在的,不可能讓你遇見即怪新娘,讓她來拔那把劍」,恩卓幫金侁拭淚後說:「不知道你曾經是什麼人,但你是被愛的存在,真的!我說的壞事是愛上王的女人、關進監獄這類的,很抱歉說了造反」,金侁:「那麼,現在能不能讓我變漂亮?」,恩卓:「是」,金侁:「這樣想就對了」,恩卓:「我辦不到!!」,金侁:「什麼?」,恩卓:「太壞了,叔叔這900年你一直想這個吧?那麼這900年每天你都恨我,是吧?叔叔你太可憐了」,金侁:「我說,你能不能言行一致?」,恩卓:「因為太悲傷,所以先哭,但你怎麼能光說不練呢?你不覺得比起變好看這個目標,你所做的努力遠遠不夠嗎?」,金侁:「你說什麼?」,恩卓:「不是嗎?我也可憐過,所以知道,自古以來可憐的時候,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確切的幫助」「我得去打工了」,金侁:「喂~」,恩卓:「我打工回來之前你好好想想吧,我真正需要什麼?」,恩卓傷心地哭著說:「比我更可憐我一定要教訓他們」,金侁看著要去打工的恩卓急忙問她想要的到底是什麼?錢、房子、寶石之類的嗎?恩卓:「你覺得會是那些嗎?」,金侁:「那麼會不會是你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做到那個地歩的事情?」,恩卓:「什麼?愛嗎?」,金侁對著恩卓點點頭,恩卓:「你就想不到用錢買一座堆滿寶石的房子,裝上滿滿的愛送給我嗎?」,金侁:「你走吧、快走、快去打工」,恩卓:「我之前就說過是因為你過去的職業是武將嗎?似乎不太擅長默記!」,金侁:「職業哪分貴賤,你這是職業歧視」。(恩卓的反應未免反轉的太厲害了,令金侁招架不住哩:會安慰我,還會跟我一起哭,但就是不幫我拔劍。在那麼難過的時候,怎麼會得出那樣的結論呢?在那期間(金侁預見的在自己消失數年後)還見了代表,死是另一回事。他想到恩卓和代表一起就醋勁大發~哈哈可愛的鬼怪)

四、

王餘為了被Sunny說是奇怪的人以及沒有名片而憂鬱,金侁說自己大概是死了也活該,王餘立刻反駁他說:「沒有任何死亡是活該的」,金侁:「真的嗎?」,王餘:「問題是總有例外」,金侁給他一個白眼,王餘:「我還以為你會笑的」,王餘接著問金侁為何要吃葯?是不是和其他遺漏者(池恩卓)發生什麼事了?金侁:「就聊了些有的沒的,突然就哭了,說覺得我很可憐,搞得我很期待,她覺得難過就哭了,但是又不願意幫我拔劍,又不是只有她自己哭」,王餘:「你哭了嗎,在其他遺漏者面前?」,金侁:「稍微擦點邊,差不多吧」,王餘:「真是無語,你現在完了,女人都喜歡說話沖,不喜歡對視,對自己毫不關心的男人竟然還流淚」,金侁反擊:「所以,你第一次見人家就哭了嗎?」「喝酒吧!」,王餘要金侁快點做出決定,是要讓恩卓煩他,還是他要搏得恩卓的歡心?金侁感嘆:「劍開始感覺痛了,如果神真的是能夠承受多少就給多少磨難的話,感覺是不是太高估我了?」,王餘張開雙手對金侁說:「就到我懷裡來吧!」(蝸牛媽想到歌詞「想哭就到我懷裡哭」),但金侁卻拿劍對他揮舞~

本集未完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