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下)

十三、恩卓問金信:「我不能就住在叔叔家裡嗎?空房間也那麼多」

金信:「你怎麼知道房間是空的還是滿的?恩卓:「柳德華哥哥」,金信:「這個傢伙」,恩卓:「你不是說暫且等一等嗎?暫且一般是指一小時,最多就是半天,這都第幾天了,中間還下過雨,你因為我覺得很憂鬱嗎?」,金信:「不是」,恩卓:「你可以說出來,我這幾天做好了心理準備,不管你說什麼,我都做好去接受的準備」,金信:「你為什麼要做準備?現在是我該做準備的狀況」,金信開冰箱拿啤酒喝,恩卓問他是什麼準備?金信:「你不需要知道」「晚飯呢?吃了嗎?」,恩卓:「我說看得到劍之後,反而見不到叔叔,我可不是為了這個結果才說的」「以什麼覺悟?怎麼做才行?,不要一個人做一起做吧」,金信:「想吃牛排嗎?幫你叫客房服務吧」,恩卓:「看看你還轉換話題,我就放你一馬吧」「今天感覺不是很想吃牛肉,去吃別的吧!」,他們去超商吃東西,金信喝著啤酒,恩卓:「房間裡放的那些昂貴食物一個勁地誘惑我,可是我並沒有上鈎」,看著恩卓開心吃著各種點心一副滿足的樣子,金信問她想要什麼,一整排都可以買給她。喝醉的金信堅持要送恩卓回家,恩卓:「我真的是叔叔你的新娘嗎?不是暫且什麼的?」,金信:「嗯」,恩卓:「那我就不能和其他男人交往了嗎?」,金信:「我倒不是很推荐你這麼做」,恩卓:「那我的第三個願望你打算怎麼辦?打工、姨媽一家、男朋友」「男朋友」,金信:「你這輩子是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的,別抱希望了」,恩卓:「為什麼?」,金信:「我不樂意啊」,恩卓:「哪有這樣的?叔叔你喜歡我嗎?」,金信:「不啊」,恩卓:「叔叔的不可不是真正的不」「你一直以來都是怎樣生活的?都做什麼了?」,金信:「一直在等你啊」,恩卓:「吵死了」,金信:「我說得很小聲的」,恩卓:「 憂鬱的時候會下雨,開心的時候會做什麼?」,金信:「pass」(過),恩卓:「你該不會是開個花什麼的吧?」,金信:「不是,下一題」,恩卓:「你會飛嗎?」,金信:「小菜一碟」,恩卓:「下次飛給我看」,金信:「成交」,恩卓:「我是第幾任新娘啊?」,金信:「第一任也是最後一任」,恩卓:「第一任也就算了,你怎麼知道我是最後一任呢?」,金信:「因為我就是這麼定下來的」,恩卓:「如果我說我不願意當新娘,會怎麼樣啊?」,金信:「這把劍就拔不出來了,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只有把這把劍拔出來,我...我才會變好看,現在多不好看啊」,恩卓:「啊,這個難道是那個套路嗎?你看童話故事裡不是有比方說中了詛咒的王子遇到真愛之後,就會變成原來的真實面目 ,是那個套路嗎?青蛙王子就從青蛙變成王子,美女與野獸就從野獸變成王子,鬼怪就從鬼怪變成掃帚(傳說鬼怪通常是由人們常用的物件幻化而成,最常見的鬼怪本體就是埽帚,還是下次再拔吧,等需要掃帚的時候」,金信;「喂,你是不知道,老實說現在這個情況下我要是還能笑出來,可真就是個瘋子」「那下次吧,今天就算了,今天就和你開懷一笑」,恩卓:「要不等初雪的日子」,金信:「初雪?」,恩卓:「不是會需要掃帚嗎?」,金信={ 嗯,等初雪的日子」

十四、各地發生氣候異常的開花情形,德華拿著報紙去問還在床上的金信:「看來昨晚發生什麼好事了吧?如此深秋,更何況是一夜之間,這麼大的花朵,家家戶戶競相爭艷,花開得是姹紫嫣紅啊,雨雪什麼的還能唬弄是氣象異變,花你倒是要怎麼辦?花,叔叔你喝酒了吧?」,金信:「花你倒是要怎麼辦、花、叔叔你喝酒了吧,這三句話你可都沒用敬語啊,要不趁這個機會,咱直接稱兄道弟得了」,德華:「好啊」「哥你昨天跟誰幹嘛去了?」,金信大吼:「混帳」,德華:「你想不起來了嗎?想不起來了嗎?我說你到底打算怎麼辦嘛?」,金信:「此事斷不是因為酒而是因為鎮靜劑,我必會戒葯」,德華:「你幹嘛突然沈著嗓子,用這個腔調說話?」,金信:「還真是叫人捉摸不透啊」。

十五、金信和德華在餐廰遇到王餘,王餘正在看電視晨間劇最後一集,金信聴著電視劇的對白突然想起前一晚的事,他問德華:「昨天晚上我跟你說過給你買零食吃的吧?」,德華:「沒有啊」,金信:[ 別敷衍了事,你給我仔細想一想」,德華:「倒是你別打算敷衍了事好好醒酒吧!」,王餘:「你又喝斷片了嗎?兩瓶啤酒囉」,金信:「我說了不是因為酒,是因為葯」,德華:「叔叔你幹嘛這樣,怪嚇人的」,德華往旁邊的座位看:「 這裡有什麼嗎?」。

十六、金信和德華從餐廳出來後,金信看著用吸管喝發酵乳的德華,想起恩卓而嚇一跳,他問王餘他把拔劍的事都告訴恩卓了該怎麼辦?,王餘要他往好的方向想,就算是現在死也算是喜喪,金信: 「你再繼續說這種話試試,小心我一把毀了你的帽子」。

十七、Sunny還在等王餘打電話給她,而王餘走在路上看見每個女人都變成Sunny。

十八、恩卓在學校被同學欺淩,鬼來幫她讓欺凌她的同學因為抽煙而被班主任帶走,那些鬼看到金信來就立刻跑走。金信帶恩卓去魁北克的餐廳吃牛排,金信問恩卓身上的劍的劍柄什麼模樣的?恩卓說在劍柄上有老虎,金信:「是吧?白虎,老虎很帥對不對?」,恩卓:「當然」「我查了你的資料,可是怎麼查都查不到那個故事」,金信問她是什麼故事?恩卓:「就是插在你身上的劍,你身上為什麼會插著劍呢?是你自己還是別人?」,金信:「被一個我絕對信任的人」,恩卓:「看來是一個非常悲傷的故事,那就別說了,年齡呢?真實年齡」,金信:「939歲」,恩卓:「看來是更悲傷的故事,對不起」「即便如此,長生不老一定很好,不會變老也超有錢,還能像這樣遇到新娘」,金信:「你想長生不老嗎?即便除你之外,其他人都會隨著時間流逝」,恩卓:「不是還有你嗎?你陪在我身邊的話,我覺得活多久都沒關係」。餐後散歩時恩卓:「叔叔,比起你那悲慘的過去。你的內心還真是陽光呢!金信:「近忽千年了,我又不可能悲傷千年,我是個願意接受自己的命運,勇敢面對困難的鬼怪,沒有悲傷能持續千年萬年,也沒有能延續數千年的愛情」,恩卓:「我投"有"一票」,金信:「你是投哪個?悲傷還是愛情」,恩卓:「悲傷的愛情」「不信的話我們打個賭啊」,金信:「打個賭....你到底調查我調查到什麼地歩?你還知道什麼?」,恩卓:「獨自一人,活得太久、容易孤單、喜怒無常、性格孤僻、喜歡陰暗潮濕的地方...」,金信打斷她:「你儘調查我的負面新聞啊」,恩卓:「給人類賜福降禍、不會組成家庭,所以我才會被放置在酒店吧?」,金信:「不是放置是處置」「你也想想」,恩卓:「想什麼?」,金信 : 「不想做沒人逼你做,你沒必要非得做」,恩卓:「做什麼?」,金信:「做鬼怪的新娘」,恩卓:「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聽你這麼說,發現你一直希望我拒絕這件事,事到如今為什麼說這種話?啊,不希望我成為鬼怪的新娘嗎?還是有別的女人了?就算沒有別的女人,你也不行,所以不要做,能看到劍、拔出劍,順序是這樣吧?我是不是新娘,拔出劍來證明,讓我瞧瞧能不能拔出來」,金信趕緊躲開她的手,並叫她站在那裡就好。恩卓:「金子金子變變變,用鬼棒變出一堆來(相傳鬼怪總是扛著一根棒子)」,金信:「憑什麼?」,恩卓:「過來」,金信:「我沒棒子」,恩卓:「沒棒子,你一個鬼怪怎麼連根棒子都沒有?」,於是金信就從噴水池的水裡變出一根劍來拿在手裡:「其實是這個被誤傳為棒子了」,恩卓:「原來如此,都說夫妻吵架如同刀斬水,原來是這個意思」,金信用水潑恩卓:「才不是」,恩卓:「是啊,度蜜月還是要潑水玩的,你站那別動」 ,恩卓拿水要潑金信,但金信立刻就閃躲開,根本潑不到他,她生氣的說:「贏了高中生很開心吧?你用這個能力就為了贏個高中生嗎?」,金信:「怎麼,我就不能用嗎?」,恩卓:「我就沒有超能力嗎?你什麼都能做,我除了能看得見鬼,就沒有別的了嗎?我好歹是鬼怪新娘啊」,金信:「你想有嗎?」,恩卓點點頭:「金子金子變變變,這麼多」「你能做到嗎?」,金信:「做不到」,恩卓:「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儿吧,我有事要辦,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你能在這裡好好等我吧?還有你常說你書不離身」,接著從書包裡拿出一本書【星星也許會帶走你的悲傷】給他,如果你把我留在這裡,我會再召喚你過來,你知道就好了」,金信:「我不會把你留在這裡的」,恩卓:「為什麼,因為我是鬼怪新娘嗎?」。

十九、恩卓去上次來魁北克時,金信帶她去的那家酒店,寫了一封信並投入信箱裡,金信則在原地讀著恩卓給他的書,

看著恩卓站在對街跟他揮手,【愛的物理學-金仁旭】「質量與體積不成正比,那個紫羅蘭一般小巧的丫頭,那個似花瓣一般輕曳的丫頭,以遠超過地球的質量吸引著我,一瞬間,我就如同牛頓的蘋果般,不受控制地滾落在她腳下,咚地一聲,咚咚一聲,從天空到大地,心臟在持續著令人眩暈的擺動,那是初戀。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