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上)

一、恩卓:「初次見你我就能看見這把劍了,以後我算什麼呢?

我依然不是鬼怪新娘嗎?」,金信:「應該沒錯」,恩卓:「真的嗎?那個效用價值我現在有了嗎?叔叔你不走了嗎?」,金信:「暫且,可能要做去更遠的地方的準備」,恩卓:「這話是什麼意思?」,金信:「意思就是你是鬼怪新娘」,恩卓:「聽著不像啊」,金信:「一開始就能看見,為什麼一直裝著看不見?」,恩卓:「開始是基於禮貌,之後是因為害怕,初次見面就揭人傷疤,我覺得不太禮貌所以沒說,之後是怕我說我看見了會發生什麼,所以沒說。會不會要求馬上結婚呢?那大學怎麼辦?我會不會成為鬼怪?更重要的是擔心你有沒有錢,裝作看不見都是那之後的事,因為傷心,持續的時間很短的」「接下來我該做什麼?作為新娘」,金信:「作為新娘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在這裡等著吧!」

二、金信:「她能看見劍,他居然指出了劍,這樣」(手指著自己胸前),王餘:「知道了,出去!」,金信:「她能看見劍,她就是我的新娘,我能死了」,王餘:「所以呢?這不是好事嗎?你找新娘不就是為了一死嗎?能讓你化為虛無,對你有利的新娘」,金信:「是,是啊,找了一輩子」,王餘:「那不就行了嗎?怎麼,她要殺了你嗎?」,金信:「我現在沒心情開玩笑」,王餘:「說清楚點,怎麼個沒心情法,她能看見劍,你是開心呢?還是害怕?」,金信:「終於能結束這厭惡的不滅人生,一方面覺得慶幸,但對這一生也不只是有厭惡,一方面又想再多活一段時間」,王餘:「儘管開口,趁此機會我把她帶走,她本該是要被帶走的,要補齊書面資料可能要熬幾天通宵」,金信:「我這話聽起來是那個意思嗎?」,王餘:「是啊」,金信:「太准確了,我太高興了,我們之間終於產生友誼了」,門鈴聲響,金信:「死亡在召喚我」,王餘:「還能按門鈴召喚,算很親切了」「冷靜點,平時沒做什麼和她結怨的事吧?」,金信想想這有過:「我還是死了算了,這樣比較乾脆」,王餘:「好,就那麼辦!」。

三、金信去門口對恩卓說:「 就讓你等一小會兒都等不了,看來你真是沒耐性」(王餘在旁:「要更強硬點,人只會死一次,死不了第二次」),恩卓:「抱歉,我再也等不了,自從知道自己是鬼怪新娘我就一直在等你,等了很久,姨媽從家裡搬走,把包租押金也帶走,所以,如今我已無處可去,依我看,你就說你不走了吧!(王餘:你真說過不走了?)你就讓我在這裡成長吧,不然領養我也成,我會像仙人掌一樣長大,我自己會看著長大的,求求你了!(王餘:我贊成)」「就說我吧,我一直希望自己是平凡的准備升學考的高三學生,但年僅九歲父母早逝,無親無故」(王餘:「我知道這個故事」,在金信耳邊小聲說:「看過這部電視劇」) 「媽媽不在世,這世上沒有疼自己的媽媽,過著被姨媽和她家中兒女欺凌的生活,已有十年之久(王餘:真希望結局圓滿),我終於明白這個世上沒有神,加入各種不幸調料的像雜湯一樣的人生,當我覺得對此無力反抗時,我遇見了叔叔,像命中注定的一樣,所以,求求你救救我吧!」,金信:「你向我求救?看見這家裡住著誰嗎?還求著住進來」,恩卓:「要是不住這兒,我不是客死就是餓死,橫豎都是死,我還是在這裡美好地死去吧!俗話說得好,燈下黑嘛,從今天起你給我當那盞燈吧,阻止他把我帶走(指著王餘)」,王餘:「抱歉我們之間已經建之了友誼」,金信要恩卓先進去乖乖在客廳待著,於是恩卓開心地跑進屋去。

四、金信:「這算什麼友誼,有效時間五分鐘都不到,怎麼能告訴她呢?」,王餘:「你讓我把她帶走,要保密的嗎?是我沒弄懂?你故意的吧?」,金信:「她夠可憐了,無家可歸」,王餘:「啊,所以你才讓她站在門口啊,這麼冷的天」,金信:「絕對不准出來!」,王餘:「打算怎麼辦?有什麼辦法嗎?」,金信:「倒是有一個,雖然有點俗」。金信去客廳跟恩卓說:「一二三條中我選第二條」,並把500萬拿給她,但恩卓要金信把500萬收回去:「說那些的時候我還什麼都不懂,而如今讓我看到這座房子,這座房子養孩子正合適,我們就生個孩子在這裡甜蜜地過日子」,還問金信喜歡什麼類型的老婆?賢妻良母、性感、職業女性,要不要一天換一種?,金信:「你不是說很不喜歡我嗎?」,恩卓:「我真是胡言亂語,取消 !」,接著恩卓用心跟金信告白「叔叔你好帥哦,很酷哦,自從認識你,我就沒再看過星星,看星星做什麼?看叔叔的眼睛就行了,叔叔你能聽見我這大聲的心聲吧?」,金信一臉茫然地問她:「你在做什麼?」,恩卓:「明明都聽到了」,「抱歉,我的心聲有點太大聲了」,金信:「那都是騙人的」,恩卓:「騙人嗎?你之前不是說能聽見我的心聲嗎?」,金信:「從那裡開始就是騙人的」,恩卓:「那我被人挾持的時候,你是怎麼找來的?」,金信:「只是感覺到的,准確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應該是你脖子上的印記」,恩卓:「騙子!我怕你真的聽到我的心聲,都不敢長時間想你,只能斷斷續續地想,想一會兒中間再哼個歌,看著楓葉,我對自己說我沒在想叔叔,我在想楓葉,就這樣給自己找藉口,我想我自己的事情都會有所顧忌」「怎麼了?想說什麼?」,金信:「幹嘛這麼不動聲色地向我表白你想過我?讓人聽了心亂」,恩卓:「有什麼好亂的?我都說了我就是新娘」。

五、金信安排恩卓住在柳德華家(一間酒店),德華的爺爺以信用卡要脅德華照顧恩卓,並給恩卓一張名片,如果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可以連絡他(iloom柳信宇會長),酒店房間雖然寬敞舒適,但只有恩卓一個人住,她覺得孤單害怕。

六、金信雖然找到新娘卻讓他開始徬徨不知所措,一會兒高興、一會兒悲傷、一會兒淒涼、一會兒燦爛,德華問他為何一會兒淒涼一會兒燦爛,金信說:「她瘦了」(這個她是指誰呢?王后?恩卓?他的新娘是否是他復活前的愛人轉世?)。王餘跟德華說自己的症狀和金信一樣:「初次見到一位女子就流眼淚,那意味著什麼呢?」。

七、恩卓要上學時下著大雨使她感到傷心和不方便,她認為是金信不喜歡她所以憂鬱才下大雨的,德華開著豪華跑車送她上學,在校園裡引起同學們關注。

八、恩卓的姨媽一家人拿著那二塊黃金去珠寶店賣,老闆覺得可疑而報警,因為這二塊黃金應該是放在美國聯邦銀行保管的,所以警察認定是他們偷來的,他們不但連恩卓的名字都想不起來,就連自己家的地址也都記不得了....下場可想而知。

九、德華從王餘口中得知恩卓就是鬼怪新娘。王餘因為思念Sunny而到初次相遇的天橋等她。

十、金信多年前幫助過的一個遭受到養父家暴的男孩已死亡,金信請求王餘的幫忙讓他去送他。已經老死的男孩走進喝「茶」的房間,金信正在那裡等著他,

金信:「好久不見」,男孩說:「您一點都沒有老呢」,金信:「我有告訴你第十七題的答案是第四個,可是你還是選了第二個」,男孩:「因為我怎麼解都是第二個,雖然知道答案,但還是一樣,所以沒能寫上去,那是我解不出的題」,金信:「不,你解得很好,你的選擇才是你人生的正確答案」,男孩:「啊,原來是這樣的題呀」,金信:「你成為了律師,還幫助許多有困難的人」,男孩:「因為我想償還您當時給我的三明治的錢,而且我沒有別的選擇,因為知道了您的存在,一般人都忘不了奇迹發生的瞬間」,金信:「我知道,我給數千人遞過三明治,但像你一樣前進的人卻很少,請求我再幫助他們一次,說他們知道我的存在,就好像把奇跡存在我這裡似的,你的人生是你自己改變的,因此,我也一直在為你的人生應援」,男孩:「我知道您會這麼做的」「我接下來要去向哪裡呢?」,金信:「從你進來的門出去就可以了,那個世界是U型迴轉」,男孩打開原來的那扇門走出去...

十一、恩卓放學後回到空無一人的酒店房間,心情甚是不美麗: 「真是太過份了,為什麼要躲起來?為什麼不來?為什麼不聯繫我」,恩卓帶著一根長長的蜡燭去金信家找他,但家裡也一樣沒人在。(其實金信家是有門鈴的,在第3集恩卓就是按門鈴的,但這次她為什麼不按門鈴而是用喊的?)

十二、恩卓最後還是召喚金信了,恩卓:「你去哪兒了?也不在家」,金信:「你去過家裡了嗎?」,恩卓:「你為什麼避開我?」,金信:「我忙,不是避開你」,恩卓生氣地說:「就是忙著避開我,我看你也沒有工作,難道我被那個了嗎?打入冷宮」,金信: 「什麼?」,恩卓:「要不然是什麼?」「說自己是鬼怪所以避開我,說我看不到所以避開我,我看到了還是避開我,真是卑鄙、太卑鄙了,你再逃走試試,我會把這些全都吹滅」,

金信:「你真漂亮」,恩卓:「我現在很認真」,金信:「我也是,不過,你沒有錢從哪裡弄來這麼多蠟燭?」,恩卓:「柳德華哥哥」,金信:「這個傢伙」,恩卓問金信:「我不能就住在叔叔家裡嗎?」

本集未完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