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

一、金信與地獄使者王餘聯手(順道一提網友們稱這二位男神的組合為死鬼CP)

從綁匪手中救出恩卓。恩卓請求金信不要殺死綁匪,金信對那兩位綁匪說:「這條路會在地球上消失兩天,說明這兩天你們不會被路過的人發現,疼得快要死了但是不會死,因為兩天後會很幸運地被警察發現,罪的代價去警察署負吧,我不親自討債算你們走運,神有時就在被你們欺負的人中間,要感謝就感謝那孩子」,接下來換地獄使者對那兩位綁匪說:「你們倆鬧矛盾僅此而已 ,你們什麼也沒看見,你們倆一輩子都不會和好」。

二、

金信帶恩卓去吃辣年糕,恩卓問他說要離開為什麼還沒離開?金信說「快了」,恩卓接著問他沒召喚怎麼會來的?金信:「因為聽見類似救命這種聲音」,恩卓說自己是在心裡喊的,金信:「或許你心裡的喊聲比較大」,恩卓:「你大可以不來」,金信:「沒有理由不來」,恩卓:「抱歉,我又不是你的新娘還勞煩你來救我,我打聽過了,你說我的命是撿來的,確實不假,十九年前是你救了我和我媽媽,所以我覺得即使是撿來的命也還不錯,幸虧出生才能見到媽媽,所以我以後不再討厭叔叔了」金信:「你好像真的還在討厭我」,恩卓:「不是啦」「以後我不召喚你也不想你,什麼都不做請你安心離開吧,離開的路上祝你平安,希望你遇上對的人,能讓你發現真實自我的漂亮的人」「啊,不是說長相,是說內心,因為你說過不看長相」「已經煮好,可以吃了,我先告辭」,金信:「我沒吃呢,難道要我付錢?」,恩卓:「是你說要吃的,我也沒吃,還有,我沒錢!」,金信:「錢我出,你出時間吧,吃完再走」,恩卓:「你這是給我吃晚飯嗎?」,金信:「嗯,那幫人不可能把你餵飽之後再綁架的」,恩卓:「不,我不想跟你一起吃,實在想給我吃,就給我打包吧!就炒年糕,我會感謝地收下」,金信:「確實是在討厭我啊」。

三、德華幫金信調查池恩卓的姨媽一家人:恩卓從小就沒了媽媽,受盡姨媽和表兄妹的欺負,哭啊哭,哭啊哭,是誰弄哭了呢?姨媽和表兄妹們。不用費勁去打聽,鄰居們都人盡皆知,媽媽留給她的保險金有一億五仟萬,她若長大成人姨媽就不能替她管錢,所以才欺負她。

金信是為了懲罰他們才要德華幫他去調查,金信把2塊黃金放在恩卓的抽屜裡讓她的姨媽發現並拿走它們,致使姨媽一家人因為那2塊黃金而互相不信任,之後的他們的下場待劇情發展再詳述。

四、金信因看到電視裡所播映的節目中的人物和自己當年所守護的王的年紀差不多,他相信王的轉世可能是出現在電視裡的人,所以一直專注看著電視裡的男團偶像,王餘告訴他:「光看是看不出來的要用手觸碰」[不過,為什麼一定轉世成男呢的?」,於是金信改看女團的表演,他要王餘告訴他那一個是王的轉世,並說:「我似乎做好原諒他的準備」, 王餘:「你不是說是千年的憤怒嗎?」,金信:「應該都是有苦衷的吧,你也知道憤怒無處不在」,金信還跟著女團跳舞,(這位男神真是俏皮的可愛呀)。

五、王餘在醫院裡等待執行公務時,崔雄飾演的地獄使者跟他催交其他遺漏者的名單。

六、因為金信一直否認是恩卓是鬼怪新娘,因此恩卓決心不再與金信見面不再召喚他,卻在週遭處處看到與鬼怪相關的事物,她也不敢一直想他怕會把他召喚來,只好想著楓葉,但那片楓葉已經被她夾在店裡某一本關於鬼怪的童書中,於是她趕忙回去找,但不幸那本書已經被別人(柳德華)買走,幸虧那人因為書中夾有楓葉而把那本書拿回書局,因為他不想買別人的記憶,但書局不肯退,於是恩卓說自己是那個記憶的主人請那個人把書賣給她。(這是恩卓與柳德華的第一次見面)。

七、德華的爺爺到金信家見到王餘,王餘說自己是金信的朋友是來幫即將離開的金信送行的,德華的爺爺走後金信請王餘進屋並得意的說1:0,生氣的王餘則在浴室門口地板的毛巾上用血寫上good night 1:1,嚇得他趕緊跟王餘道歉要王餘把它移開,這是因為鬼怪看到血會四肢無力,再強大的鬼怪也難以進入塗滿鮮血(雞血)的地方。

八、Sunny(恩卓打工的炸雞店OLIVE CHICKEN老闆)因為看到牙刷和恩卓寫的一些原本要給她但被丟棄的字條,而發現恩卓都在店裡睡覺,於是決定按週發薪給恩卓,還叫恩卓幫她烤魷魚。已經決定不再召喚金信的恩卓,因為烤魷魚時想金信想到失神而讓魷魚著火了,在她吹滅魷魚腿上的火之後,正在看書的金信出現在眼前。

  

恩卓問他:「我必須要看到什麼東西?」,金信:「如果我告訴你,你就會說能看到嗎?」,恩卓:「不,就算看到也不會說,看到之後如果你突然對我好怎麼辦?給我500萬還請我吃肉、問我有沒有想要的,這樣我會很累」,金信:「看不到什麼特別的東西嗎?看起來非常痛的那種」,恩卓故意不回答他,金信提議請她吃肉。但是吃完烤肉恩卓還是不肯說是不是能看見,於是金信又提議去喝現搾果汁,他們在王餘常去的咖啡廳遇到王餘,

 

看到地獄使者很驚嚇的恩卓逐漸不再害怕,說王餘很帥氣,又說金信只是一般般,這讓金信大大吃醋。金信在他面前施展魔法,製造一男一女夢寐以求的意外,為的是要讓這對男女錯過另外的一男一女,因為這個男的前世是大壞蛋,今世又好撒謊且卑鄙,女的則愛好虛榮且不知感恩,日後這二個人會成為對方的地獄。恩卓因此讚他有點帥~金信說自己時不時會給人們創造魔法般的瞬間。金信再次問她能不能看到什麼,恩卓回答他:「我媽媽曾經說過人要看水放船看風下罩,你明白我的意思吧?」,金信:「不明白」,恩卓:「意思是我們就到這裡了,我走這邊,路上小心」,恩卓走了一會兒回頭看金信剛才站的地方,沒想到金信正站在原地看著她。二個人就這樣一直對看著。(這個畫面真是超級唯美啊)

  

  

九、王餘聽見金信說他前世有可能是殺人犯才會失憶變成地獄使者而相當受傷,偏偏自己對前世完全失憶這使他更加在意前世。

十、金信為保護恩卓而承諾王餘自己會在2天後離開韓國,因為忍不住思念恩卓而到恩卓的姨媽家門口等她並向她告白:「我可能一時想到你,所以我就來看你了」,恩卓:「為什麼?我既不是新娘也不漂亮,不是需要人救命,就是給人添麻煩,為什麼還來看我?」,金信:「可能就是想見到這樣的你」,他還告訴恩卓:「你姨媽一家人失蹤了,房子是空的,你進去吧!」,恩卓事先並不知道姨媽一家人失蹤的事,回來只是為了拿走金信之前送他的喬麥花束。(請參考第1集介紹下)

十一、王餘路過天橋上三神奶奶的攤子時,三神奶奶一直推薦他買髮夾等女用飾品,他在三神奶奶故意用鏡子照他之後,看到一枚戒指(第1集王后被殺時戴在手上的戒指),

當他要拿起來時,被Sunny搶先一歩拿走,初次見到Sunny的王餘竟霎時流下眼淚,似乎是見到了一直想見的人,然而他卻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第一次見到眼前這個女人時哭。Sunny答應把戒指讓給他,但要他留電話號碼給她,Sunny說這個戒指就像是自己的一樣,王餘為了要讓Sunny把那個戒指讓給他,而要Sunny 把她自己的電話號碼寫給他(Sunny跟他自我介紹說自己是Sunny時,王餘說「善姬?」),三神奶奶問他們誰要付錢?又說不管誰付都無所謂「反正二人都會付出慘痛的代價」(王餘和Sunny前世的因緣是王和王后)。

十二、金信在打包行李時看到自己在復活後回去找君王復仇時,拿走的王后的畫像,不禁因為想起為了他被殺的王后在死前和他說的最後的話而傷感。

 

十三、Sunny因為苦等不到王餘打電話給她而不開心,王餘想起Sunny寫下電話碼後還在紙上付上她的唇印給他。

十四、恩卓回姨媽家時,正看到房東在姨媽家搬東西,房東告訴她姨媽已經退租也把押錢取走,兩天後就會有新的房客住進來,她如果有東西要拿的就快拿走。恩卓不知道自己以後要住在哪裡,把已乾燥的喬麥花束留下一小束夾在書本裡帶走。上學時班主任檢查她的書包看到打火機和其他能點火的東西,便一口咬定她有抽煙。

十五、金信和王餘喝了酒之後,在家裡大門出去又進來、又出去又進來,一直重覆著進出的動作但一直都無法到恩卓身邊,因為她沒召喚他所以找不到她在哪裡,沒有什麼是自己做不到的事,但就是找不到恩卓,所擁有的一切一點用處都沒有,王餘建議他打電話給她,但金信沒有恩卓的電話號碼,他拿著一把傘出去,外面不但下雨還打雷(金信只要憂鬱就會下雨非常憂鬱就會打雷,天氣受他的心情影響),王餘見雨和雷都停止:「找到了」。的確金信在恩卓第一次召喚他的海邊找到不如意的她,他告訴恩卓會下雨是因為他感到憂鬱。恩卓說以後如果下雨豈不是還得擔心叔叔是不是在憂鬱?恩卓把楓葉送給金信~

金信因為明天就要走了,他摸摸恩卓的頭和她道別。

 

十六、金信回家後,恩卓向鬼打聽鬼怪的住處後去金信家找他,王餘和金信因為有人按門鈴而受到驚嚇,她問金信:「如果我能看到什麼會怎麼樣?」,金信:「問這幹什麼?反正你看不見」,恩卓:「誰說看不見了?一、如果能看到那個就要立刻結婚嗎?二、如果能看到那個就給我500萬嗎?三、如果能看到那個你就不走了嗎?」「別走,就留在這裡吧,留在韓國!不可以嗎?」,金信:「你真的能看到嗎?」,恩卓:「如果能看到呢?」,金信:「證明一下」,恩卓:「你先回答我一二三裡你會做什麼?」,金信:「你看不見」,恩卓:「我真的能看見,真的能看見」,揩著金信的胸前:「這把劍」。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