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下)

十一、恩卓:「我沒召喚你啊」,金信卻一口咬定:「你召喚了」,

恩卓:「沒有啊,這次是真的」,金信:「那你剛剛到底有沒有想我?」,恩卓:「那個」,金信打斷她的話:「我說對了吧?你想我了吧?就是因為你對我心心念念,我這個大忙人才總是不斷被你召喚出來,很累的」,恩卓:「只要我一想到叔叔你,就能把你召喚來嗎?」,金信:「這倒也不是很準確,不過我這個人屬於比較細緻敏感,我們互相間還是注意為好」,恩卓:「哦,對不起」,金信:「你都想我什麼,哪一類的?」,恩卓:「那個,加拿大好美啊,要是能住在那裡就幸福了,好歹我還得到了片刻的幸福呢!就是想到這些,當然會想起叔叔,你的衣服看起來很貴,手錶看起來更貴,酒店看起來也像是你的,我看你擁有一切好東西,可是,為什麼看起來這麼悲傷呢?就自然而然地想到這些」,金信:「這個就算了,你幹嘛一直轉圈,在深夜這多奇怪啊」,恩卓:「這你又是怎麼知道的?」,金信:「我也真心希望自己能不知道」,恩卓:「我在等待姨媽一家睡著,只要他們呼呼大睡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我打算趕緊睡覺,明早早點出門,估計12點他們就能呼呼大睡」,金信:「所以你打算就這麼奇怪地一直待在這裡直到12點嗎?」,

金信陪著她繼續走路打發時間:「我不過是吃的東西沒消化才走走的」,恩卓:「我知道,剛剛你也說過了,看來你應該挺能吃的」,金信:「我的意思是叫你別誤會」,恩卓:「這句話你也已經說三遍,你可以走了」,金信 :「這句話你也已經說三遍」,他們一起散步正好被恩卓的同學看到,同學誤會她是在援交,她要用手機偷拍時,旁邊的車子自動開啟車門將她撞倒,後來車門又自動關閉,她於是被嚇壞了~

十二、恩卓想把在炸雞店找到兼職的事告訴金信,於是用心地想他,但是金信並沒因此而被召喚過來,於是她點著火柴後吹熄成功地把正在吃牛排的金信召喚過來,金信為預防被召喚時自己不夠帥,便要同居的地獄使者在他的穿著上及各種品味上提供意見,極想睡的地獄使者只好求金信讓他睡覺,不能好好睡覺的他大喊「我要毀了你~~~」。

 

早晨他故意拿著金信掠乾的內褲唱著有關鬼怪的童謠,也因此而激怒了金信,結果造成各地下著暴雨。於是德華來看金信問他是否發生了什麼事,金信打算告訴他自己是鬼怪的事時才知道原來德華在8歲時就已經知道,從6歲就開始懷疑,因為只要金信一喝醉就會變出許多金子在德華面前,德華還替他擔心在外面會露餡,金信因為德華知道他是鬼怪卻一直都沒對他使用敬語而感到憤怒,結果又造成區域性的強暴雨。

十三、恩卓打工的炸雞店的老闆Sunny去算命,算命的結果是:沒有老公和孩子福,有桃花煞和驛馬煞,命運非常坎坷而且是個孤兒,如同漂泊在茫茫大海之上獨木舟一般的人生,要小心戴帽子的男人 ,漆黑的帽子。Sunny說她希望戴帽子的男人帥到沒朋友。

十四、金信在家拿著書和唱片準備好隨時被恩卓召喚,因為一直沒被召喚而放棄。

十五、恩卓幫楓葉鍍膜,她想作為禮物送給金信。於是便召喚金信,不料,來的不是金信而是地獄使者,金信來之後,恩卓用手遮住金信的眼睛,並叫金信閉上眼不能和他對視,還小聲的說「那個人是地獄使者」。金信:「沒關係,我認識他」,並把恩卓拉到自己身後,

對地獄使者說:「看來你在工作」,地獄使者:「我是在工作,但不知你在幹什麼?」,金信:「我正在插手人類的生死」,地獄使者:「所以我想提醒你,你在犯一個很大的錯誤,這孩子早在19年前」(打雷聲)「這孩子早在19年前」(打雷聲),金信:「你覺得我想聽你解釋嗎?」,金信和地獄使者使用內心交流,金信:「難道沒人教你,當鬼怪認真時不要逞能嗎?」,地獄使者:「小心點,我可能會插手你的生死」,恩卓跟金信說:「先開溜吧,然後再想辦法」,金信:「你放心吧,有我在他帶不走你」,恩卓:「他找了我十年」,金信:「無妨,即便他找你百年也無妨,沒有一個地獄使者能帶走想嫁給鬼怪的人,而且還當著鬼怪的面」,地獄使者:「那麼她就是」,恩卓:「沒錯,是我,就是我,那個傳聞中的鬼怪新娘,現在你還想把我抓回去嗎?」,(附近傳來警車鳴笛聲)地獄使者:「看這氣氛,我就像個大壞蛋似的,那邊有更急的事情等著我,我們以後再談,我們後會有期,今天這種偶然碰面或者約個時間」,地獄使者走後,金信說:「說吧,看你一臉疑問」,恩卓:「我說的沒錯,你就是鬼怪,我就知道會這樣,你為什麼對我撒謊說你不是鬼怪」,金信:「因為剛開始我不知道還能和你見面,誰能想到你能進來,進到從來沒有人進來過的我的門」,恩卓:「之後呢?之後我不是問你好幾次嗎?」,金信:「之後就沒有必要糾正你了,從一開始到現在,甚至以後,你也不是鬼怪新娘」,恩卓:「那我是什麼?那些鬼整天來跟我搭話,說看不到就會欺負我,說看到就會粘上我,我明明活著,地獄使者卻說我不能活著,這樣的我算什麼」,金信:「我說過,這是你要承受的事情,你不該怪我」,恩卓:「卑鄙,真卑鄙」「你以為我真的想嫁給鬼怪嗎?你說實話,有別的原因對不對?是不是因為我不漂亮,所以才不肯承認自己是鬼怪,因為我和你的理想型相差太遠,我說對了吧?」,金信:「不是」,恩卓:「整天說不是,當初還說不是鬼怪呢!」,金信:「你漂亮,我活了九百多年,我在尋找的並不是漂亮的人 ,而是尋找能在我身上發現什麼的人,因此沒能發現任何東西的你,不是鬼怪新娘,僅此而已,我說你沒有效用價值也是這個意思」,恩卓:「你說太直接,好受傷」,金信:「不用覺得受傷,你該慶幸不是你,如果你從我身上發現了什麼,估計你會怨恨我」,恩卓:「為何不堅持說自己不是鬼怪呢?現在為什麼又肯承認了?」,金信:「與否認的理由相同,不要心存僥倖召喚我,我馬上要離開這裡了」,恩卓:「去哪?不,你不用回答,我一點也不好奇,誰說想當你的新娘了,如花似玉的十九歲,我瘋了不成,我再也不會召喚了,你大可放心,我也不需要你,就當做,啊,原來鬼怪長這個樣子」,說完,恩卓就立刻走開,但走著走著又回頭看,卻不見金信。

十六、金信回到家,地獄使者問他:「你終於要死了嗎?傳聞中新娘出現你就會死」,金信:「很可惜死不成,她看不到劍」,地獄使者:「可能是還沒到看見的時候,或者赤身裸體才能看到之類,她還小」,金信:「她還小,所以別再出現在她面前」,地獄使者:「為什麼要保護她,她不是看不到劍嗎?」,金信:「你就恭禧我吧,我能活得更久了」,地獄使者:「去別的地方活得更久吧!我可不想和插手我生死的鬼怪住在同一屋簷下」,金信:「還有更簡單的方法,出口在那邊(手指著大門)」。

十七、恩卓在書局裡翻查有關鬼怪的資料(童書),因為想起金信說的話一時氣憤便把楓葉夾在一本童書裡,恩卓把書放回架上後離開(有個人在她走後取下她夾有楓葉的那本書,因為只看到他的手,所以不知道是誰有可能買走它)。

十八、金信在家裡看到有召喚的煙,開心了一下,還檢查自己的狀態,但卻一直沒有被召喚走,於是跟著煙的方向尋去,原來是德華在抽煙~金信因為跟蹤地獄使者得知恩卓已搬離姨媽家,後來看到她和一群鬼在一起。

十九、恩卓搬到炸雞店睡,但為了自己是鬼怪新娘的事輾轉難眠,於是便去找鬼問清楚看有沒有鬼知道來龍去脈,從而得知原來媽媽和自己是在19年前就應該死去的,因為鬼怪才得以和媽媽在一起九年,而自己也才能活到現在。

二十、恩卓的姨媽因為恩卓沒回家睡覺,而憑著恩卓的職員識別名牌找到炸雞店,但是店裡只有Sunny在,Sunny使計將她趕走。討債的混混到恩卓的姨媽家要債,姨媽在那些混混追的要脅下說出恩卓有媽媽的保險理賠金1.5億元,那幫混混便去學校外綁走恩卓。

二十一、金信和地獄使者在家一起用餐,金信:「有件事我很好奇,租住這房子20年,租金不是一筆小數目,那麼一大筆錢是是哪裡來的?」,地獄使者:「喪主會在靈車或祭桌上放上一些路費,好讓亡者在過忘川河時當船費,這錢我竟然攢了三百年,所以我能不能放棄這房子呢?」,金信:「真的好久沒聽過攢錢這詞了,因為我錢多,金子也多」,地獄使者:「需不需要胡椒?」(把胡椒罐扔過去給金信),金信迅速接住胡椒罐並說:「你怎麼就沒一點創新呢?」,接下來開始兩個人的法力大混戰...

二十二、綁匪的車行駛在某公路上,其中一位正在翻找姨媽說的存摺,另一位想抽煙而點著打火機,恩卓想把火吹熄以召喚金信來救她,但沒成功,而在混亂中露出後頸的印記,於是金信和地獄使者連袂出現在某公路上綁匪的車前面.....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