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上)

一、金信任由恩卓興奮地在魁北克到處逛,

在一處有精靈出沒告示的楓葉林中,恩卓想抓住落下的楓葉沒抓住反而是金信抓住了,恩卓叫金信快把手中的楓葉扔掉,金信問她為什麼要扔掉?恩卓:「若抓住飄落而下的楓葉,跟一起走路的人的愛情終將實現」,金信:「你說實話,這是你臨時編造的吧?!」,恩卓:「才不是呢,抓住飄落而下的櫻花初戀終將實現,跟這句話一脈相通」,金信:「你不是愛我嗎?」(恩卓在上一集中說的),恩卓:「叔叔你是鬼怪嗎?」,金信:「不是」,恩卓:「所以啊,趕緊放下」,金信:「那你為何要抓住?」,

恩卓:「因為我認為我在跟那位哥哥(用手指了指金信後面)一起走路」,金信於是轉頭看:「哥哥?」,恩卓趁此時搶走金信手中的楓葉並說:「我要跑到帥哥面前仔細端詳」,恩卓跑過去看了一會兒又跑回來說:「加拿大鬼 加拿大鬼」,說完就跑走了,但金信卻走向反方向,恩卓只好跑回來追上去,金信走進一間酒店,恩卓跟在他身後進來:「好可怕,我鬼對視了,好噁心」,金信:「你不是經常見到鬼嗎,還怕什麼?」,恩卓:「他用英語跟我說話了,鬼用英語跟我說話更可怕」「不過,叔叔你真是的,這裡不是一間酒店嗎?即便是在國外 ,也不好帶著高中生來這種地方吧?!」,金信:「你不是說要嫁給我嗎?」,恩卓:「叔叔你是鬼怪嗎?」,金信:「不是」「你在這裡休息」,恩卓:「你去哪?」,金信:「我有事」,恩卓:「有什麼事啊?能不能帶我去?我第一次來這裡所以很害怕」,金信:「害怕的人還到處跑得那麼開心」,恩卓:「那是因為叔叔你在身邊,我心裡踏實才那樣的」「 需要很久嗎?你去見誰啊?啊,去見女人啊?是啊,都跑到加拿大了,肯定有約在先,說我不是鬼怪新娘也是有原因的,知道了,你去吧!我反正沒錢,也沒護照,也沒認識的人,雖然呼吸不太穩定,但也只能一個人等了,明白我什麼意思吧?」,金信:「不明白」(每當恩卓問他「明白我什麼意思吧?」金信總是固定回答「不明白」XD),恩卓:「就是說能不能借我10美金的意思,叔叔你有可能扔下我,無論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我就得打電話連絡大使館」,金信:「如果我扔下你,你就召喚我吧,那個比大使館快」金信說完就走了,留下恩卓在那裡碎唸:「我要的又不是100美金,才10美金!你還這麼斤斤計較,不要給我,好,不要給我,不許給我!不要給我」恩卓邊叫邊看著金信就這麼頭也不回地離開~

二、李棟旭飾演的地獄使者和另一名使者(崔雄飾演)在咖啡廳(這間咖啡廰有點眼熟,跟太陽的後裔劇中出現的場景一樣哩!,崔雄也是在該劇中飾演阿爾法team的哈利波特),

 

另一名使者(崔雄):「這是你要的其他遺漏者的資料,讓你一定填寫資料,不過其他遺漏者是怎麼出現的?我只聽說過存在其他遺漏者,實際上沒處理過」,地獄使者(李棟旭):「算是神的善變吧!人類稱那個為奇蹟,而我們稱之為其他遺漏者」,崔雄:「那麼前輩的也是奇蹟嗎?」,李棟旭:「獨特的案例,生死簿和名冊裡都沒名字,不知道根據哪個原則?怎麼處理?」。二個地獄使者繼續聊著他們的生活困擾~咖啡廰進來二個剛因交通事故死亡的靈魂(朴英元、金愛玲),李棟旭開始執行他的公務,朴英元除了這次撞死金愛玲,之前也撞死恩卓的媽媽(被金信救的那一次),所以地獄使者不讓他喝可以忘記今生的記憶的茶(也就是我們民間所稱的孟婆湯),好讓他記得自己所犯下的罪。地獄使者告訴朴英元:「一開始你懊惱沒喝到這杯茶,然後一直回想沒喝到茶的原因,最後你將明白所有一切都已無法挽回,還有就是你已經在地獄裡了,渾身都有被撕裂般的疼痛,痛苦不堪的每時每刻,你會後悔你所做的事,但那個痛苦不會結束的,永遠」「我認識一個人因為還記得今生的記憶,所以活在地獄裡,他也肯定祈求了無數次,求神饒恕,但也無濟於事,因為他仍站在地獄中央」。

三、金信站在柳錦善(生在高麗死在異國)、柳文秀(好朋友、好老師,長眠的於此)、柳韓浩(但願從此獲得自由)墓碑前:「一起離開高麗的小孫子的孫子的孫子,我把他們埋葬了,偶爾覺得這種生活是賞賜,但其實,我的生活是懲罰,每個人的死亡都在腦海裡揮之不去」,他回想自己曾經因為這個懲罰而試圖自己拔出身上的劍卻無法成功。金信把花束放在柳錦善的墓碑前:「你過得好嗎?」「你們也都好嗎?」「我至今還活著,一直不得安息」。

四、恩卓逛完酒店後,便出來尋找金信,順利的在一處小山坡上找到他,但恩卓沒有走近去打擾他,只是坐在遠處靜靜地看著他的背影,

 

 

 

 

 

直到黃昏時刻金信才起身準備離開墓園,他看到恩卓站在那裡,金信:「我叫你乖乖待著」,恩卓:「我很安靜啊,你都沒發現我來了」「你說有事就是來這裡嗎?」,金信:「已經結束了正準備走」,

 

恩卓看到金信的墓碑:「只有叔叔的沒有墓誌銘呢!」

「你 每次都是這樣離開自己住過的地方嗎?離開了幾次?」,金信:「我沒數過」,恩卓向墓碑深深地一鞠躬:「你好,我是池恩卓,我是大概200年之後會成為大叔的新娘的人」,金信打斷她:「不是」,恩卓:「看來不是呢!但是即使在200年之後,叔叔還是一樣的帥,雖然偶爾有點壞,但是在正直地成長中,所以不用太擔心,那我就告辭了」又鞠躬了一次。他們離開墓園之後,恩卓問他:「你在這裡生活很久了嗎?」,金信:「久到山中的小木屋變成那家酒店,離開再回來,又再回來,因為第一次離開故鄉,停留的地方就是這裡」,恩卓:「好可惜,當時就應該買下那間小木屋,那間酒店就是叔叔的了」「那間酒店該不會是?」,金信:「你這眼神是什麼意思?」,恩卓從包包裡拿出棒棒糖來給金信:「你要吃這個嗎?」,金信:「這是哪來的,你不是沒錢嗎?」,恩卓:「所以我就偷啦,趕緊吃吧,要快點吃掉才行」,金信:「什麼?」,恩卓大笑:「你竟然相信,我覺得很神奇就一直盯著看,可能覺得我可憐就給我了,不過,那間酒店真的是叔叔的嗎?」,金信:「你不會來不及嗎?」,恩卓:「去哪裡?」,金信:「學校」,恩卓知道現在韓國是上午10點之後就哭著說「要死在班主任手上了」,並說:「我乾脆在這裡生活吧,比起遲到當非法拘留者更好吧,對吧?」,金信把剛才的棒棒糖還給恩卓並離開那裡。

五、他們從光化門回到韓國,恩卓說自己就像是去了國外,有從夢裡醒來的感覺,自己從來沒有想像過能去國外旅行而向金信道謝,如果給他了麻煩,可是因為自己太興奮的緣故,也請他原諒。金信一直看著跑走的恩卓的背影。

六、恩卓因為上學遲到被班主任冷嘲熱諷。

七、恩卓搭公車回家時聽著收音機裡說:「淋著雨回家的傍晚,成為你雨傘的是什麼呢?一召喚就會回應的聲音,在同一時間看過同一事物的記憶,第一次配合彼此的腳步一起走過的瞬間之類的,你想起誰了嗎?對,就是那個人」,而恩卓看著手上的楓葉,腦海裡浮現的影像是和金信一起在魁北克走過的每一個瞬間,在恩卓的臉上露出暖暖、甜蜜的笑容。

八、金信找地獄使者進行試驗,結果確認地獄使者無法和恩卓一樣,跟著金信從同一道門走出去到另一個地方。德華來金信家希望地獄使者在爺爺問他是什麼人時,回答他是來玩的,不能讓爺爺知道自己把房子租給他了。

九、恩卓在公廁測試握著門把,打開門後是否就到加拿大,結果進去還是間廁所,在廁所裡有個女人(年輕的三神奶奶正在洗手洗手,這女人送給她一袋菠菜讓她帶回家,還叮嚀她要和家人一起吃。回到姨媽家後煮飯時看冰箱裡沒什麼可以煮,想起給她菠菜女人說要和家人一起吃的話,便用菠菜做了壽司。她的表妹因為看見她的書(她在酒店拿的介紹魁北克的書)而說她準備逃去加拿大,正和姨媽告狀,姨媽向她興師問罪:「打算拿著保險金直接跑到國外是吧?你這樣還說沒有存摺嗎?」,恩卓:「給我吧,我只是想留著做個紀念」,姨媽:「這個怎麼就是紀念了?紀念什麼?你什麼時候去過這裡了,就說紀念?你今天被逮了個正着,養你的恩惠你就這麼報答嗎?」接著還一邊說著「這麼報答這麼報答這麼報答」一邊用書打恩卓。恩卓:「給我,那是我的,給我吧」姨媽則繼續用書打她。表妹一邊嘲諷恩卓一邊走進廚房:「想著逃跑很興奮吧?還做了紫菜包飯,肯定很好吃」,拿刀切壽司結果切到手指頭流血,表哥也拿起壽司來吃卻噎著,恩卓趁著姨媽去看表妹和表哥時拿走書和一條壽司去外面。

十、金信一直想不通能召喚他,也能跟著他穿門而出,但是看不到劍的恩卓到底是什麼?他想到萬一她說的「200年後我會成為叔叔你的新娘,我愛你」這句話是真心的就更尷尬了。他認為好奇心總能勝過涵養,因為實在是太好奇了,就決定去找恩卓問清楚。恩卓在家附近徘徊想等姨媽一家人睡著才回家,回到家門口卻看見金信站在那裡,金信:「我們才分開多久啊就又要見面,還是在深夜,我超忙的好嗎?正有很重要的事要處理,你說怎麼辦?」

本集未完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