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最終章(上)

一、森尾告訴悅子:「前輩你要被調到【Lassy】了」悅子興奮地手刀衝去找龜井主編,

主編:「我正打算讓我們部的新人思考一下春季特大號的企劃,並進行發表,你要不要也參加?」,悅子:「【Lassy】的企劃嗎?」,主編:「我想讓你為我們展示一下,你究竟有多麼真心想來【Lassy】?」,下周一12月5日向我發表你的企劃,雖然已經沒有幾天的時間了,有沒有意向想試試?」,悅子:「當然有,請給我這個機會」,主編:「那就在12月4日晚上9點之前用電子郵件把企劃書寄給我」,悅子:「是,我會加油的」。森尾:「要是企劃發表做得好,下次人事調動時,你一定會被調到【Lassy】的」,悅子:「怎麼辦,我開始緊張了,森尾:「不要緊,前輩一定沒問題,要對自己有信心,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我會全力支持你的」,悅子:「森尾謝謝你」,森尾:「前輩」。悅子:「終於實現我長年以來的夢想的時刻到了!」

 二、貝塜告訴悅子有人揭發本鄉老師剽竊,要她立刻帶是永是之來。「今年11月30日貴出版社出版的小說家本鄉大作出道30周年的紀念作品集【零知識證明】的代表作小說內容,舆三週前的11月9日我方在博客上發表的小說【惡魔的階梯】內容十分相似,我方要求貴社立刻回收該書並中止出版,同時要求貴社在貴社主頁刊登關於剽竊的道歉文,如果在12月5日周一之前不做應對的話,我方會向【周刊往來】透露這一消息。署名:直木龍之介。」

 

大家都不知道這位直木龍之介是誰,貝塜:「是個在自己的主頁上寫小說的傢伙,自稱是小說家,現在除了這個名字之外沒有別的線索」。是永是之:「內容有多相似呢? 」,貝塜:「除了人物名字以外,基本完全一樣」,茸原部長:「直木龍之介於11月9日在個人主頁上發表小說,本鄉老師的新作是11月30日出版的,如果只看這2個日期,個人主頁比較早,但是校閱部對老師的新作進行初校是10月5日,所以說應該不是老師剽竊的。」,悅子:「是吧,就是這麼回事」,貝塜:「但是如果老師在寫這個作品之前,收集到網路小說的原稿,或者與之相同的某些稿件,日期問題是可以輕鬆被推翻的」,茸原部長:「老師現在在哪裡?」,貝塜:「完全聯繫不上,也不在自己家裡,我在電話裡留言很多次,都沒有回音」,部長:「明明沒有什麼截稿日在身,居然就這麼銷聲匿跡,真不像是老師的作風啊」,貝塜:「其實老師在寫這篇作品的時候,我就覺得他的狀態和平時不太一樣」「這次初稿比平時完成得都要快,而且內容也不是情色推理,而是正統推理小說,我有些在意就問老師「我沒想到這麼快就能收到您的原稿,而且和您至今為止的作品風格截然不同,您的心境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變化?」,但老師說「沒什麼」。」,悅子:「你的意思是本鄉老師剽竊嗎?怎麼可能有這種事?」,貝塜:「我也想這麼認為啊,但是現在的情況無法否定老師有剽竊的可能性啊,茸原部長,為了證明本鄉老師的清白,能請您幫個忙嗎」,部長:「當然可以,作為校閱部我們會儘可能地幫忙」。

三、幸人和悅子一起走路回家時,悅子抱怨章魚(貝塜)居然懷疑本鄉老師,幸人:「我有些在意的事情」「雖然我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經常有人打電話給我爸,今天白天也打來了,我爸嘴上說是工作上的電話,但並沒有在我面前接,而是特地跑到別的房間去接」「他肯定有事瞞著我,要儘快找到我爸,在12月5日之前洗清剽竊的嫌疑」,悅子:「說的對」「我總覺得12月5日還有什麼其他重要的事情」,悅子想起要發表的事。

四、(校閱部)茸原部長:「本鄉老師的新作是你們三個負責的,河野是初校、米岡是二校、藤岩是復校,對吧?你們三人請分別重新檢查各自負責的樣稿,比起證明是剽竊作品,證明不是剽竊作品要難上許多倍,有任何在意的地方都請告訴我。目黑、坂下和青木請支援他們三人,但是不要戴有色眼鏡認定哪一方是剽竊作品,請自始至終用公平的眼光來判斷,拋棄先入為主的觀念,才是通往真相的近路,也務必對公司內部的人進行保密,期限是12月5日週一,請儘快進行工作。」於是他們就開始進行檢查樣稿。

五、幸人問貝塜:「我爸聯繫你了嗎?」,貝塜:「還沒有」,幸人:「這樣啊」,貝塜:「也沒回家嗎?」幸人點頭,貝塜:「老師他究竟跑到哪裡去了啊?」

六、(校閱部)悅子檢查初校樣稿確定本鄉老師沒有剽竊,她向同事們說明她的解析。米岡檢查二校的樣稿後也確認本鄉老師沒有剽竊,他以和本鄉老師一起做的房子的模型的結構,來解析他檢查的結果,他認為剽竊的不是本鄉老師,是直木龍之介剽竊的可能性很高。就在大家在討論稿件如何外流時森尾來校閱部找悅子,森尾:「今晚有個Essonnes的展示會要不要一起去?是春季新裝發布會,我想可以作為你企劃的啟發」,悅子:「我超級想去,可是現在有個超級麻煩的校對活要做,我正在做四大文明之前存在個超古代文明之類的、超古代智慧之迷之類的,真的,事實確認起來特別麻煩 」,森尾:「你現在很忙啊?」,悅子:「嗯」「雖然沒法去展示會,但是企劃我會認真想的」,森尾:「好吧,我如果再發現什麼可以作為參考的,就跟你聯繫」,悅子:「謝謝你」

 

七、折原幸人帶著很深的黑眼圈去攝影棚拍照,而且眼球還充血,他告訴森尾忘記今天有攝影還熬通宵寫新的作品,太投入才這樣,他還說「小說這東西是為了感動讀者才寫的,要一直想著要怎樣寫讀者才會覺得有趣,在寫作時候自己的情感首先被觸動,被採訪對象感動、觸發,要怎麼寫才能把這些傳達給讀者,這是我主要思考的地方,就像採訪對象和讀者之間的橋樑一樣,感覺我更適合寫這種東西,寫著寫著就越來越開心,因為使命感而熱血沸騰。」,森尾:「你終於找到想寫的東西了」既然如此要不要減少這個月的攝影,現在還可以調整」,幸人:「那可不行,會給推荐我的你添麻煩的」。

八、藤岩檢查復校的樣稿後:「果然剽竊的是直木龍之介,而且已經知道是在什麼階段被剽竊的,請大家過來看,這是我提出的訂正,就在這個回憶的地方,正男和典子兩個人第一次約會的廟會名好屌祭,雖然是虛構的廟會沒必要去調查,但是因為我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保險起見我就查了,結果發現在青森部分地區,好屌這個詞是指男性生殖器,在廟會最高潮的地方,純情的典子扛著神轎大喊「好屌好屌」這場景實在是有問題」,

悅子問她:「這個真的是那種意思嗎?」,藤岩:「我去當地確認過,不會有錯」,悅子:「你至今為止各種教訓我,不要去確認事實,說什麼校對的規則就是始於書桌終於書桌,你自己不也跑過去了嗎?」,藤岩:「怎麼查資料都沒查出來,不得已就去了」「如果是本鄉老師的一貫文風,魢情也是文章的一部份,可能沒什麼問題,但這次是正統推理小說,所以如果因為用好屌這個詞而產生不必要的誤會就不好了,我指出之後,就改成「御茶柱祭」了」,米岡:「但是網路小說沒有改」,藤岩:「是的,初校和二校被指出的地方,網路小說中也改了,但是復校被指出的地方沒有改」,悅子:「也就是說,犯人是在二校和復校之間」,藤岩:「偷走樣稿」,悅子:「所有謎題都解開了,我要以爺爺的..」,藤岩阻止悅子繼續說下去:「不,還沒有,雖然我們知道被剽竊的時間段,但犯人到底用什麼方法偷走樣稿還沒解決,這次我們都沒有把樣稿帶出去過,也就是說有人到這個房間或者到編輯部把樣稿偷走」,於是他們把貝塜找來一起查看監控錄影,結果看到悅子一大早進校閱部擺放章魚娃娃裝飾辦公室X,並沒有其他人

 

九、悅子回到關東煮店,貝塜也在那裡等幸人,老闆交給她森尾寄來的快遞(是為了悅子的企劃書特地送來的」,悅子開心地跟貝塜說:「【Lassy】的主編讓我思考個企劃向她發表」,貝塜:「你的執念成形的時刻終於要來了啊!」,悅子:「你這是什麼用詞?就不能說你的夢想就要實現了,好棒好棒好棒之類的嗎? 」悅子問貝塜編輯部監控錄像查看結果,貝塜說:「沒有拍到可疑人物,也就是說樣稿是在本鄉老師手裡被偷的,但如果真是這樣,找不到本鄉老師就一點辦法都沒有」,幸人到了之後,貝塜告訴他:「樣稿的內容被盜,應該是在二校的樣稿交到本鄉老師手裡的時候」貝塜問幸人:「本鄉老師有連繫你嗎?」,幸人:「沒有,不過剛才有打電話給媽媽,沒人接,不過他們很早就離婚了,之後也沒再見過面,她應該也不知道」,悅子:「他們見過了啊,上次立田橋的事,我多管閑事,本鄉老師說他時隔二十年見到了前妻」,幸人:「為什麼他們沒告訴我」,而在此時幸人的媽媽剛好回電給幸人,從她那裡得知本鄉老師和她一起,於是關東煮店的老闆就開車載他們去本鄉老師在輕井澤的別墅找到本鄉老師,本鄉老師因為悅子才和妻子見了面,之後還經常見面。經常打電話給本鄉老師的其實就是幸人的媽媽。

本鄉:「說我剽竊真是令人擔心啊」,幸人:「你認識直木龍之介嗎?」本鄉:「直木龍之介?」貝塜:「校閱部已經替老師證明了清白,還發現樣稿是在二校和復校之間被盜的」,悅子:「樣稿從10月27日到10月30日是在您的手上」,幸人媽媽:「當時你正好去大學同學會吧?」,幸人:「同學會?」,幸人媽媽:「每年都要和大學時期研討小組的同學去泡一次溫泉,沒想到竟然能持續40多年,他們今年去了熱海的溫泉」,具塜:「當時您帶著樣稿嗎?」,幸人媽媽:「帶著呢!說想順便做點事,只有他提前一天去了溫泉」,幸人:「就是因為這個!」,貝塜:「後續的事我們會調查,麻煩您告訴我們您留宿的旅館,還有參加同學會的同學的名字和地址」,本鄉:「我拒絕」「大家都是我交往40年的老友,我不能懷疑朋友」,幸人:「您在說什麼呢,您可是被當作剽竊犯了啊」,本鄉:「我不在乎」「我把樣稿帶去容易失竊的場所是我不對,請按照要求將書回收,在主頁刊登道歉文,停止出版」。貝塜對幸人說:「老師一定已經知道犯人是誰,可是與其讓珍視的朋友承擔罪名,不如自己來背負剽竊犯的污名,我們真的應該干涉嗎?」,幸人:「我爸就是對人太好了」。

十、本鄉老師跟妻子說:「我明天去東京一趟」,幸人媽媽:「老公,你還記得我離家出走的原因嗎?你得獎了,家裡終於可以維持生計了,卻突然被騙走一大筆錢,但是你為了包庇朋友沒有報警,雖然我喜歡你的這份善良,但是作為家人,我卻不能理解,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那樣的回憶」,本鄉:「沒事的,別擔心」。

十一、悅子一行人在回程路上,小悅:「對不起啊,老闆,光是借車也就算了,還麻煩你開車送我們」,老闆:「有什麼嘛,我很樂意,能在工作方面幫到小悅,我的夢想之一就算實現了,其實你老爸啊是我還在公司當職員時的前輩」,幸人:「公司職員?老闆你以前是公司職員嗎?」,老闆:「我以前在銀行上班,根本不合我的性子,但是如果辭職,又會辜負父母的期待,那個時候只有小悅的爸爸勸我別再當職員,他說想要討好所有人哪有那麼好的事,雖然你的父母可能會失望,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想法,你的人生不是別人的,是你自己的。聽他這麼說之後,我才下定決心。小悅為了唸大學來這邊無親無故的,他說「我女兒就拜託你了」「我女兒就拜託你了」,他對我說的時候我很開心,因為我想這樣終於可以還他人情」。(結果小悅聽到睡著XD)

十二、

  

悅子準備要開始寫企劃時,貝塜找來:「本鄉老師採取行動了,是永(幸人)正在跟蹤他,你也來嗎?」,三個人跟蹤本鄉老師來到一處宅院

 

本鄉老師來找他的朋友岩崎正(筆名:直木龍之介):「直木龍之介什麼破筆名,什麼時候來著,你說純文學和大眾文學分設獎項,本身就荒謬至極,從那時起你就想當作家吧?」,岩崎正說他是在所有人喝得爛醉不省人事之後,擅自複印本鄉老師的原稿,本鄉:「全都複印了嗎?」,岩綺正:「只要掃描一下就好了,畢意我做了四十幾年的複印和傳真買賣,我種事我比你更清楚」「可是在那之後就麻煩了,剽竊的準備工作,改變一些情節、刪除一些橋段,害我肩膀酸疼、睡眠不足,身體也變差,真 不容易啊」本鄉:「都怪你自己要做這種傻事,為什麼要這麼做?」,岩崎正:「就是想給你一帆風順的人生留下個污點什麼的」,本鄉:「妻離子散20多年都孤身一人的我的人生,一帆風順嗎?」,岩崎正:「你離婚了?我沒聽說啊」,本鄉:「這種事情我怎麼會說?」「不過,或許正相反,或許我該讓朋友們看到我脆弱,我看了你主頁上的小說」,「那種東西也能叫小說嗎?只是一個退休老頭的胡言亂語罷了,只有像你一樣有運氣和才能的極少數人才能實現夢想,道理我都懂可是,自從半截身子進黃土裡,一想到要抱著這種沒能實踐夢想的挫敗感走進墳墓,我就由衷羨慕你」,聽到這裡悅子忍不住走近他們:「為什麼要用過去式呢?」「剛才您說您沒能實現夢想,可是您現在還在寫小說吧?您不是還在追夢的路上嗎?您沒有必要放棄不是嗎?」,岩崎正問本鄉「這是誰?」,本鄉:「我兒子的女朋友」,岩崎正:對本鄉的兒子說:「你就放心吧,我會自首,收拾殘局的」,本鄉卻說如果是這樣自己也得自首了,因為在大學時自己擅自拿岩崎正不用的論文交出去才得以畢業。「你說你沒能實現夢想,可是你在結婚典禮時哭著說組建家庭是你的夢想,夢想可以有很多,想把他們一下子都實現,哪有那麼好的事,我為了工作而犧牲家庭,現在我正拼命地想要挽回自己的家庭」,悅子:「確實,想要一下子全都實現,哪有那麼好的事啊,但是岩崎先生請您不要放棄,請拼盡全力去追尋你沒能實現的夢想」,本鄉:「一想到自己還在追夢的路上,就算是這把年紀也會戀得心潮澎湃吧?就像那時候一樣,我們一起來追尋夢想吧!」

本集未完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