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下)

 

九、恩卓:「媽媽死了嗎?」,蓮熙點頭,

交待她以後不要和靈魂對視、晚上很冷記得戴圍巾以及去找賣東西的奶奶後,兩人悲傷告別完後蓮熙的靈魂便消失了。恩卓接到醫院打來對電話就繫上圍巾,轉頭看著蛋糕說:「我才不要許願,一個都不許,反正沒有人會聽,向誰許願呢?」

十、池蓮熙的靈魂去和賣東西的三神奶奶告別,拜託她偶爾照顧一下恩卓,如果有剩下的白菜就給她一點、菠菜也給一點。奶奶:「所以那時候一起死多好,為什麼非要多活這些日子?」,蓮熙:「明明是奶奶告訴我的,讓我虔誠地祈求」,奶奶:「竟然會有人相信那句話」,蓮熙:「就因為相信了那句話,我才能多活一段時間,謝謝您  奶奶」。

十一、恩卓要去醫院時,走出家門就遇到在醫院找不到池蓮熙的靈魂而找來這裡的地獄使者,三神奶奶也帶著一個大白菜趕來阻止地獄使者帶走恩卓,因為生死簿上當時記載的是「無名」,他又拿不出有寫著9歲的恩卓的生死簿證明,只好跟恩卓說再見。奶奶告訴恩卓:「你得好好活著,你要在三天之內趕緊搬家,這樣地獄使者才找不到你,你和他對視了,不能繼續在這裡生活」,恩卓:「如果搬走他就找不到我嗎?」,奶奶:「找不到,所以才說選址很重要,過了今日子夜會有一男兩女到殯儀館找你,跟著他們走吧,可能會有點辛苦,但是你沒有別的選擇」,恩卓問:「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呢?」,奶奶:「因為我喜歡你,你出生的時候,我覺得很幸福,這(大白菜)是給你的生日禮物」說完就留下孤單的恩卓一個人走了。

十二、

 <--三神奶奶和柳德華

10年後

 <--10年後的三神奶奶和柳德華

三神奶奶沒變老,柳德華成了風流且揮霍無度的年輕人(上集有介紹過他是四代獨子,所以應該是被寵壞了,表面上看這個角色設定造成之後地獄使者和金信住在一起的原因)

柳德華的信用卡被停而打電話向叔叔金信求援,金信不想理會所以聽到語音卻不接電話。

十三、19歲的恩卓已是高三的學生,因為她能看見鬼,同學們卻覺得她比鬼還可怕 ,同學三年了還是沒人想跟她一起吃午餐,始終孤單一個人,鬼卻喜歡去找她:「聽說你是鬼怪新娘,和我一起走吧,我太孤單了,你為什麼裝作看不到我,壞女人 」,一直去鬧恩卓的鬼看見金信朝恩卓走來:「傳聞是真的,對不起對不起」鬼邊說對不起邊跑。下著雨的今天沒有撐傘走路回家的恩卓第一次遇到金信,與他相視後沒有交談就擦肩走過(金信在恩卓身上預見到一些畫面,但他並不知道這些畫面是他與自己將苦等的下一世的恩卓的重逢)。

十四、金信的管家把他的護照和國外的住處照片等資料給他:「你這次離開估計我很難再見到您了」,金信:「感謝你陪我走過每一個瞬間」,老管家:「當您歸來時,德華會在這裡」,此時德華正好回來,發現金信要離開韓國,便問他:「難道是為了找你的新娘?」「哪天?幾點?什麼時候去?」,金信沒回答他問題。

十五、住在阿姨家的恩卓要早起煮早餐,因為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也煮了海帶湯給自己慶生,但阿姨少不了酸言酸語的:「剋死自己媽媽的出生日期,還好意思慶祝.....」還說替自己死去的妹妹不值,外面下著雨家裡只有一把傘,阿姨不讓恩卓拿,還要她放學後把存摺帶去銀行給她,恩卓說自己沒有存摺,阿姨便拿碗扔她的頭:「那存摺在哪?你媽媽的保險金在哪?」,恩卓:「我怎麼知道?都被你拿去了,被你全拿走了」,阿姨:「大清早的浪費口水,廢話少說記得帶來,不想被打死的話」,恩卓不開心地戴上帽T的帽子淋著雨出門,坐在海邊拿著蛋糕,點了蠟蠋許願:「我9歲那年下定決心再也不做這種事,當時太心急了,還望您諒解,請讓我找到一份兼職,請讓姨媽家消停一點,請賜給我一個男朋友,求您了,請想想辦法救救苦命的我,一丁點也行啊」「我在幹什 麼? 求誰啊?哪有什麼神仙?」她把蠟蠋吹滅邊哭邊說:「難不成還要下雨嗎?這是場雷陣雨還是苦雨啊?這雨會停吧?就弟弟妹妹有雨傘,為什麼還總下雨?」

   

十六、金信想起和總管的談話:「老爺這次也是獨自離開嗎?」,金信:「是啊,我遇到的那些女子都看不到那把劍」,總管:「我是感到慶幸,您因那把劍飽受煎熬時我希望新娘能早日出現,而像現在這般平靜時,又希望誰都不知道,這就是人類的貪念吧」,金信:「我也感到慶幸,你還陪伴在我身邊,而且有一大瓶酒,今晚我想活著」。金信聽到恩卓的祈禱,拿著一束花出現在恩卓身邊:「是你嗎?」,恩卓:「你是在和我說話嗎?」,金信:「對,你,是你嗎?把我叫來的人是不是你?」,恩卓:「我嗎?我沒叫你」,金信:「你叫了,你到底怎麼叫我出來的?」,恩卓:「我沒做什麼啊,真的沒叫你」,金信:「你分明叫了,好好想想是怎麼叫的」,恩卓:「迫切的」「不是我叫你的,只是我的眼睛能看到你,上次在大街上和你對視了,是那位叔叔對不對?」,金信:「能看到?你這是什麼意思?」,恩卓:「你不是鬼嗎?我能看到鬼」,金信:「我不是鬼」,恩卓:「一開始都這麼說」,金信:「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本該看到的東西,一點也看不到了」,恩卓:「應該看到什麼?」,金信:「20歲、30歲,你的未來」,恩卓:「看來沒有,我的未來」「話說回來,你死之前是跳大繩的嗎?還是騙子?」「還什麼未來呢!請你往生極樂吧!徘徊太久不好的」「(朝金信手上的花看)那花是怎麼回事?」金信:「你不是叫我往生極樂嗎?還搭話」,恩卓:「知道了,快去往生吧!」,金信:「喬麥花」,恩卓:「我不是問這個」「我問是你為什麼要拿在手裡,給我吧,和你不搭」,金信:「頭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真是頭一次,真的」,恩卓:「給我吧,今天是我的生日,非常抑郁的生日」,於是金信就把手上的花束給她,恩卓:「看來我的生日禮物和草有緣,9歲時我收到的是大白菜,喬麥花的花語是什麼?」金信:「戀人」「你為什麼在哭,兼職、姨媽一家、男朋友,三個當中因為哪個?」恩卓:「你怎麼知道的?」,金信:「聽到了」,恩卓:「聽到了是什麼意思?」,金信:「我有時會幫人實現願望」,恩卓:「幫人實現願望,像榛那樣,守護神那種嗎?真的嗎?我就說嘛,看你的第一眼就覺得和其他的鬼不一樣,真的是我的守護神嗎?」(榛是動畫裡守護神的名字),金信:「我可沒說是你的守護神」,恩卓:「我媽說過每個人出生都帶著屬於自己的字典,而我的字典裡無論怎麼翻也找不到幸福、幸運這種詞,你懂我的意思吧?」,金信:「不懂」,恩卓:「就是問你能不能通融個五百萬之類的,如果不能用現金告訴我本週的雙色球號碼也好,這也是願望之一」,金信:「你和家人告個別,估計有段時間見不到他們了,在雞肉店努力打工,會被錄用的」說完之後就消失了,恩卓:「那我男朋友呢?你在嗎?真是的,小氣鬼」。

  

十七、金信回家後李東旭飾演的地獄使者也出現在他家,金信:「來我家有何貴幹?」,地獄使者:「你住在這裡?」 ,德華:「這裡家具齊全,你只要住進來」德華轉向金信:「叔叔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金信:「解釋」,德華:「叔叔反正這裡要空著20年,所以我就想這20年得多少房租啊,我就以這單純的好心為出發點」,金信:「你知道這東西(陰間使者)是幹什麼的嗎?跟這東西」,德華:「你對新住戶太沒禮貌了,他說要開茶店」轉向地獄使者:「不好意思我叔叔社會經驗太少,請喝咖啡吧!」(地獄使者接過德華手中的咖啡),德華小聲跟金信說:「還沒收錢呢!」,金信:「院子裡有輛新車」,德華:「那是他的車」,地獄使者:「不是我的車,錢也已經給完了」(德華趕緊逃走),金信對地獄使者說:「事已至此,錢我會如數奉還,出去吧!」,地獄使者:「事已至此,合同書上都蓋完章」,金信把地獄使者拿在手上的合同燒了:「希望不是重要的文件」,地獄使者:「剛才那是影本,正本在房地產公司,行李明天會搬進來,因為是良辰吉日」,金信:「喝完就走,我的寬宏大量僅限一杯咖啡」,地獄使者:「你還是進去打包行李吧!20年的行李夠你忙一陣了」,金信:「想看到鬼怪發怒的面孔是嗎?」,地獄使者:「你應該很清楚與使者之間的契約是什麼?(死神的契約)我可以代替這房子帶走剛才那個人」,金信:「沒辦法,這裡有的是空房間,隨便你用,就當成自己家」(金信輸了XD),地獄使者:「是我家」,金信:「是我家」「想把鬼怪趕出棲身老巢,我佩服你的勇氣」(哈哈,看來這部劇二位男神鬥嘴也會成為看點XDD) 

十八、恩卓找了很多家雞肉店兼職都沒被錄用,看到路邊有東西燒起來,於是用手上的的水及吹氣把火澆息,不料火滅了之後,金信也出現在她的面前,恩卓:「嚇我一跳,你為什麼總跟著我?」,金信:「我可沒有跟著你,是你召喚我的」,恩卓:「才不是呢,我若有那個本事,就不用這麼苦了,我有什麼能耐啊?搖鈴鐺召喚你嗎?」,金信;「你問我,我問誰啊」,恩卓:「誰讓你一直說是我召喚你啊,話說回來,你真的是守護神嗎?是哪一類的?」「叔你說的雞肉店難道是養雞場嗎?在養雞場打工?」,金信:「不是」,恩卓:「那麼是哪裡?說得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似的,讓人白白懷抱希望」,金信:「你真不知道自己對我做了什麼?」,恩卓:「不是我,我沒有召喚你」,金信:「是你,我說是你,是你沒錯,從未有這種情況」,恩卓:「真的是我嗎?真的嗎?若是真的,那我是什麼人啊?啊 我知道了」,金信:「是什麼人?」恩卓甩了甩頭說:「在我身上看到什麼?全部說說看」,金信:「穿了校服,很漂亮  那件校服」,恩卓:「就這些嗎?沒看到翅膀什麼的嗎?依我看啊,我是精靈,小叮噹」,金信不想理她就消失了。

十九、恩卓去教堂參加禮拜,她把點燃的蠟蠋給吹熄,金信又出現在她面前,她終於知道如何召喚金信,

金信:「那你也不能在這裡召喚我出來啊!」頭轉向聖母像,恩卓問他:「你怕了嗎?聽說這位神很不錯呢」,金信:「不要奉承,你不是不相信有神嗎?」,恩卓:「或許會在這兒呢,所以過來看看」,金信往門口走去準備要離開,恩卓問他:「為什麼不一下子消失,而是用走的?」,金信:「在這裡不行,這裡類似非軍事區」,恩卓快歩跟上去,金信叫她不要跟著他,恩卓: 「我的願望你打算怎麼辦?三個當中有三個沒得到解決」,金信:「這次馬上就能得到解決,兼職也會」,恩卓:「不是那個,我是說男朋友」,金信:「那個需要你的努力」,金信說完繼續往前走出去,恩卓:「這樣對待我,你會後悔的」。

二十、恩卓這次用手機點蠟蠋的APP,她把蠟蠋次熄滅,

 

再次成功地召喚金信,恩卓:「我以為這個不行呢!」,金信:「以為不行為什麼還試」,金信說完就走人,而恩卓拉住他的手,結果金信的手就冒出藍煙,

金信:「你抓住我了嗎?」,恩卓:「好燙啊」「我看是藍色的以為涼呢!」,金信:「本來就是藍色火焰溫度更高,你這個文科生,有空玩耍不如多學習」,恩卓:「對哦,我自幼父母雙亡無依無靠也一直拿第一名,算了不要做什麼守護神,能不能給我500萬,把我打發掉」繼續跟在金信後面走,金信:「我有事得走了」,恩卓:「什麼事,打扮有些嚴肅哦」,金信:「明天是我認識的人的忌日」,恩卓:「那你怎麼今天就去啊?是外地嗎?」金信:「那個地方今天是明天」,恩卓:「那你什麼時候回來?」,金信:「明天,後天」,恩卓:「我有話問你呢!」,金信:「那快問吧!」,恩卓:「我知道我這麼問,你會覺得荒唐,但請你不要誤會,認真聆聽」,金信:「知道了,問吧,想問什麼?」,恩卓:「一開始我以為你是地獄使者,但若是地獄使者一見到我肯定會帶我走,然後我以為你是鬼,可是叔叔你有影子,所以我想了想,叔叔到底是什麼呢?」,金信:「是什麼?」,恩卓:「鬼怪」「叔叔你是不是鬼怪啊?」,金信:「你是什麼人?,你到底是什麼人?」,恩卓:「不好意思自己開口,我是鬼怪新娘,你知道我能看見鬼吧?我一出生身上就有這個(恩卓露出後頸的印記給他看),可能是因為這個所以那幫鬼都叫我是鬼怪新娘,看見了吧?(指著那塊印記)」,金信想起來當初在雪地上救的那個懷孕的媽媽,便要恩卓證明她是鬼怪新娘,他問恩卓在他身上看到什麼?恩卓:「個子很高,衣服看起來很貴,大概是30歲中旬」,金信:「我想要的答案你應該知道,如果你在我身上看到的就只有那些的話,你就不是鬼怪新娘,你對鬼怪沒有效用價值,能看見鬼雖然很不幸,但你撿了一條命還是感恩吧!你是違背原則插手人類的生死問題,出現的副作用而已」,恩卓:「如果我不意接受呢?」,金信:「那就照你原來的命,死也可以」,恩卓:「這話說的,我知道了,我再問剛才那個問題,叔叔你是不是鬼怪啊?」,金信:「不是」,恩卓:「那麼是什麼?敢判斷我的價值」,金信:「不是說處境變好一丁點也可以嗎?對你可憐的處境擔心那麼一丁點的人」「面對現實吧,不要聽信傳聞,因為你不是鬼怪新娘」,金信說完就開門走了出去,而恩卓也跟著從那扇門出去:「等一等,我還沒說完呢!」,金信被能跟著到這裡的恩卓嚇一跳,恩卓也被自己身處的地方嚇到,金信:「你是從這門跟著我出來的吧?你是怎麼進來的」,恩卓:「抓住門把手,然後推,跟著叔叔,這裡怎麼這個樣子?」,金信:「所以我不是問你嗎,你是怎麼通過這門的?」,恩卓:「啊,是坡州嗎英語村那裡,不過就算是那裡也不對,這裡到底怎麼回事?這裡到底是哪裡?」

金信:「加拿大」,恩卓到處走走看看確認是不是真的到了外國 :「大發,叔叔你還有這種本事啊」,金信:「你也有啊,你到底是什麼人?」,恩卓:「如果這裡真的是加拿大,叔叔真的有這種本事,那我決定了,我要嫁給你,我總覺得你肯定是鬼怪沒錯,我愛你」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