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下)

十二、貝塜帶著馬卡龍去校閱部,

因悅子去【Lassy】支援校對不在,他就把馬卡龍拿給茸原部長請大家吃,做為【兒童小說月刊】創刊時勉強大家來幫忙的謝禮,茸原部長把悅子從今天早上開始就沒有精神,一舉一動都好像在抹去自己的存在感的情況告訴貝塜,並說大家都在擔心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十三、波多野對悅子和藤岩說:「辛苦了,校對工作就做到這裡吧!,這次非常感謝你們的幫忙」,悅子:「CREMONA的事真的很抱歉」,波多野:「都過去了」,藤岩:「可是你看這個平假名的可愛和片假名的可愛,還有漢字寫的可愛,雖說要節省時間和有字數限制,可我還是很在意他們形式不統一」,波多野:「如果連這種事都在意的話就沒完沒了了」,岩:「這樣啊,我知道了」,波多野:「校對完的樣稿就放在這裡吧!」悅子聽了就把她原先貼在樣稿上的便箋取下。森尾:「前輩你辛苦了,你接下來要和幸人去約會了吧?」悅子聽了嚇一跳,森尾:「中午的時候他不是說了嗎?」悅子:「不是約會,他說有工作上的事要和我商量,僅此而已」,森尾:「你怎麼了,前輩,今天一點都不像你,你和幸人鬧矛盾了嗎?」,悅子:「沒有」,森尾:「那你為什麼這麼沒精神啊?如果你不介意,就跟我說說吧!」悅子有點惱怒:「我都說了沒什麼」,森尾:「這樣啊」,悅子後悔自己對森尾生氣:「抱歉抱歉,不好意思,我必須得走了,你辛苦了~」說完便快速跑走。

 

十四、貝塜去【Lassy】找悅子,森尾說她已離開。森尾問貝塜是不是和悅子說了什麼?

十五、幸人帶小悅去可以看到夜景的大樓,幸人:「能看見那邊的公園吧?」「白天小朋友們都在那裡玩耍,聽說從公園建成至今,從沒因為設施問題而引發事故,或者讓孩子們受傷,雖然這聽起來很理所當然,但遊樂設施之所以能被安全使用,是因為在孩子們回家之後,會有人認真地逐一檢查,遊樂設施是否有生鏽有裂紋,金屬部份有沒有被腐蝕,從而保證孩子們在公園遊玩的安全。電車也是一樣,像這樣每天在某個鐵道上都會進行枕木和砂石的替換工作,多虧了這些人電子才能安全運行。」

 

「那座橋也是如此(幸人用手指著遠方的一座橋),據說高120米,要是螺絲釘鬆了卻沒人發現,橋坍塌了,那可就釀成大禍了,所以也會定期逐一檢查」,「還有這個是人們正在檢查運輸電力的高壓電線,電線有沒有老化,上面有沒有造成短路的鳥巢,他們正逐一排查呢!」

 

 

小悅:「這份工作可真危險啊」,幸人:「但是我們都很難注意到,不管是公園的遊樂設施、橋、鐵軌還是電線,都有人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進行檢查呢!所以街上燈火通明,孩子們能安全地在公園裡遊玩,人們能坐上電車,橫渡橋樑,因為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人們不會因此而歡呼雀躍,也不會考慮有誰在什麼時候檢查了它們,但你不覺得它們都是很了不起的工作嗎?」小悅:「我覺得!」幸人:「我們之所以會覺得那些理所當然的事理所當然,是因為有人一直在默默付出守護著我們。」,小悅:「真的是這樣呢!我為什麼會忘記如此理所當然的事呢?」,幸人:「我覺得這樣就挺好的,他們為我們提供了我們甚至會忘記他們存在的理所當然,這正是那些成就理所當然的人們所追求的目標」,小悅:「成就理所當然的人們,這些都是幸人你調查的嗎?」,幸人:「嗯,其實我想把這些都整合起來寫成一本書」,小悅:「好啊 好啊 特別棒,這個絕對絕對會成為一本特別厲害的書,絕對,我向你保證」,幸人:「謝謝,但是我話說在前面,這些都多虧了小悅你,小悅你校對我的小說,從而我們相識,並第一次對校對這份工作產生興趣,於是我就開始想,還有沒有其他這樣的工作呢?在人們看不到的地方,散發著光輝的人們,所以我決定寫這樣的一本書」。「小悅,我能與你相遇真的是太好了,雖然可能誇張了點,你能來到這個世界我真是感激不盡」,小悅開心地笑著說:「謝謝,真不愧是作家,好誇張啊!」,幸人接過小悅手上那本冊子,並把它放在一旁:「小悅,事到如今才正式跟你說,實在不好意思,但接下來我的話,我想認真地傳達給你,小悅,能不能和我..」,小悅打斷他的話:「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那個對不起,那個能不能再稍微給我一點時間」小悅說完就留下幸人一個人跑走了。

十六、悅子跑去森尾家,她問森尾:「我能和幸人交往嗎?如果森尾也對幸人有意思的話」,森尾:「沒有哦,騙你的,其實我有一點點喜歡他,但真的只有一點點而已,在被工作和前男友的事壓得喘不過氣的時候,幸人碰巧在我身邊,治癒了我的心靈,所以在他離開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心裡就像是突然開了一個洞一樣的空虛,但,真的僅此而已,現在對他已經沒有什麼特殊的感情,我希望前輩你能和幸人發展順利,而且,我比起幸人更喜歡前輩你,我從高中的時候開始,就感覺一直輸給前輩你,而且跟前輩你在一起,有時還會感覺自己像個廢物一樣,感到很失落,但前輩你總是那麼率直,對誰都能暢所欲言,我一直都很憧景能坦誠做自己的你,所以因為顧及我的感受,跟幸人保持距離什麼的,請你不要做這些不像你的事情,如果我真的喜歡幸人,我會靠自己的本事把他奪回來。」,悅子:「森尾對不起對不起」。

十七、悅子不小心看到鏡子裡的自己而被自己沒裝扮的模樣嚇到:「這土掉渣的打扮是怎麼回事?」「不要啊,我今天一整天都穿的這麼土嗎?我現在還得回公司一趟,糟透了,我簡直想哭」,森尾叫她別哭,並拿一條絲巾幫她繫上,悅子覺得繫上絲巾感覺完全不一樣,光靠一條絲巾她就恢復活力了,好厲害,這個好可愛。於是悅子便開心地回去公司。

 

 

十八、悅子去【Lassy】把原來認為要提出校對意見的部份重新校對,茸原部長也來到【Lassy】找她,並告訴她:「今天參加部長會議,明明每周我都有出席,社長卻跟我說茸原好久不見啊」,悅子:「社長好過分啊」,茸原部長卻說:「我很開心,沒有意識到我的存在就證明最近校閱部沒出什麼大問題。」悅子:「說起來部長最近都沒提通往未來的大門這件事了呢!」茸原部長:「說起來還真是」,悅子:「現在怎麼樣了?已經完全關上了嗎?」茸原部長:「只要還期望著,通往未來的大門就會永遠敞開哦」 悅子:「那我就放心了」。

 <----復活後

十九、翌日,悅子找不到筆袋於是回到【Lassy】,正好聽見波多野和其他同事們正在議論她的校對,她就把燈關了又開,開了又關,然後告訴她們:「莫非你們認為燈亮著是理所當然的嗎?你們以為電車行駛是理所當然的嗎?雖然我到昨天為止也都一直忘了,燈亮著也好,電車行駛著也好,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為了不發生事故,有一群人在進行著定期檢查,我們做校對的也是在製造著這些理所當然,也許有些讀者的確只是隨便翻翻,但是絕對也有很多像我一樣非常喜歡時尚雜誌的人,會不放過一個角落,不漏掉一字一句地閱讀,為了這些人,請允許我們做好這些理所當然的事,麻煩最後再檢查一下樣稿」「這一周的經驗非常寶貴,謝謝大家」「【Lassy】最棒了我最喜歡了,期待下一期雜誌,我先走了」。主編:「這個校對的存在感可真高啊」,波多野:「但是主編,如果雜誌校對都做到這個地歩的話,時間無論如何都是不夠的」,主編:「是啊,但是你看到她指出的這個問題了嗎?這個圍巾特輯的標題,這裡寫著五年前的【Lassy】裡曾有過和這完全一樣的標題,負責人是誰?」「那孩子連五年前不是卷首企劃的文章標題都還記得,雖然只是細微之處,但哪怕只是讓一位讀者失望,這樣的雜誌出多少都是賣不出去的,在校對指出來之前,誰都沒有注意到,也很丟人吧? 再認真點吧!」

二十、波多野看著被自己放在桌子下面哥哥寄來的自己種的米。

二十一、本鄉大作看著兒子幸人要寫的書的企劃覺得很有趣,不是單純的紀實文學還加入了自己的視角這一點很好,也敘述職人的性格,作為讀物來說也很有意思,不愧是小說家,他還建議幸人把它系列化。他看著兒子覺得幸人很沒有精神,幸人:「昨天我正打算跟小悅說請和我交往,被她打斷了,跟我說了對不起」,本鄉老師聴了大笑:「這還是第一次兒子找我商量戀愛問題,她那個對不起是表示拒絕嗎?」,幸人:「不是,她說再給她點時間」,本鄉:「那麼男人就該靜靜地等待,不要瞎想,等女人把心定下來」(本鄉老師接到電話後離開),幸人收到心悅的短信:「今天下班後能見一面嗎?」

二十二、波多野看了森尾的卷首企劃:「不錯啊」「雖然不怎麼新穎,但是很有你的風格,不是讓我而是讓你自己來考慮,就是要你拿出自己的風格,朝這個方向走一定沒錯的,就這樣做下去」,說完拿2包米給森尾,並請森尾把其中1包拿給悅子。

二十三、幸人問小悅:「我不用再等了嗎?」,小悅點頭:「嗯」「幸人,我初次見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你,帥得慘絕人寰的幸人也好,模特YUKITO也好,作家是永是之也好,無論何時都保持本色,悠悠然地保持自己的步調活著,我最喜歡這樣的你了,如果我可以的話,請和我交(此時小悅的手機來電鈴聲響起)」,森尾來電說:「龜井主編說想馬上見你,前輩你要被調到【Lassy】了哦」。

回分集列表

回首頁懶人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