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對女王河野悅子第6集(上)

一、悅子和今井去森尾的公寓找森尾時,撞見幸人和森尾一起回來,

以致於誤會他們二人是同居的關係。今井為了打破沈默想借由火鍋轉移大家的注意力,森尾向悅子解釋他們只是合租而非同居,幸人也向悅子道歉,悅子則表現出大氣度假裝沒有生氣。

 

二、

校閱部茸原部長宣佈為了防止孩子們疏遠閱讀,決定創辦一本新的雜誌:兒童小說月刊,刊登動畫和漫畫改編的小說等等,這會是一本讓孩子們感受到讀書的樂趣的雜誌,今後在兒童小說月刊登載的校樣會源源不對的送來,大家要仔細判斷是否適合兒童閱讀,認真地進行校對。

 

三、今井跟悅子說:絕對絕對不可以再去見那個一見鍾情的人了(折原幸人),因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怎麼可能什麼都沒發生嘛。悅子反駁:你是被那個義大利的男朋友毒害太深了吧!今井:前輩你才是被那些聲稱男女間有純友誼的人毒害太深了呢!悅子疑神疑鬼的女人一點都不可愛哦!男人的愛會逃走的喲~悅子雖然嘴巴上這麼說,卻一個人躲在廁所發洩: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因為沒錢借住在女人家裡,絲毫不帶戀愛情感,這種沖擊感是怎麼回事?肯定是因為幸人是作家才會這樣吧?因為是寫出線性發動機牽引牛的作者啊?因為是是永是之嘛!不行,還是想不通,這樣也想不通,夠了,真是夠了!在悅子大叫的同時,在男廁也傳來一個男人大叫:「受夠了」的聲音,悅子出去看結果竟然是章魚(文藝編輯部貝塜八郎) 。

 

四、因為貝塜打電話給幸人他都沒接,適巧貝塜和悅子在關東煮店時遇到幸人,貝塜就把幸人帶去別的地方說話,幸人解釋是因為覺得電話一接通,下次再接就會很尷尬。貝塜說如果幸人再保持15歲的狀態的話他會很困擾,而幸人卻覺得如果是15歲的時候是不是更好呢?但貝塜的上司要貝塜放棄是永是之,而貝塜卻想要守護作家的才能。貝塜問幸人:新作品想好了嗎?幸人則反問:我真的適合當作家嗎?最近在想自己是不是不適合當作家?

五、仍坐在關東煮店的悅子:「幸人是不是不會回來了啊?」關東煮店老闆:「小悅你是不是喜觀那個幸人?」小悅:「嗯,但是發生太多事,我已經不知道會怎樣?」老闆:「他是個作家,身邊肯定有很多事。」小悅:「不是,事情發生太多,我已經搞不懂了!最開始他就有點神秘的感覺,有些讓人無法捉摸,他平時在做什麼我也完全不清楚,他在哪裡?他要去哪裡?我也全都不知道」老闆:「和你剛好相反呀」小悅:「所我才不了解幸人吧?」老闆:「不是,應該是所以你才喜歡上他了吧?」悅了聽了若有所悟:「也許是這樣,嗯,對的!」。

六、

悅子覺得目前手上的校樣西圓寺作家的作品,不適合刊登在兒童小說月刊上,因為太深奧反而會讓小朋友失去閱讀的興趣,她懷疑作家在寫之前是否知道這是要給兒童看的,於是便去編輯部找貝塜確認,但他剛好不在...。

七、校閱部的同事們受悅子影響全體都出去做事實確認,除了藤岩前輩...藤岩向部長抱怨:「河野來了之後,大家出外勤的次數太多了。」茸原部長卻說:「在我看來,大家都變得充滿幹勁了呢!」

八、悅子在碎念:「那隻章魚肯定沒跟作家說明」時,剛好看見幸人去照顧一位跌倒的小朋友,覺得自己還是喜歡幸人,因為連看到幸人的內在還是會小鹿亂撞(心動),於是她決定要去跟蹤幸人,看他都做什麼事,10:30在淘氣公園打槌球,打出了好球、11:20在小酒館HAMORI參加卡拉OK聚會,熱情演唱包括「銀座的戀愛物語」和5首石原裕次郎的歌曲串燒、12:30在中央公園參加扳手腕比賽,和小孩的對手用盡全力,得意洋洋。悅子自言自語: 連行動都這麼出奇不意,在女孩子家寄住也是有可能的吧?此時,貝塜也出現在她旁邊....

 

九、悅子問貝塜:「西圓寺老師他真的知道自己要寫的是兒童讀物嗎?」貝塜:「那當然了,我有認真跟他說明過主旨,我跟他說了他要寫的是要刊登在為了讓疏離文字的兒童重拾讀書樂趣的雜誌上」悅子:「那就是說西圓老師對這個企劃沒什麼興趣,他一定是覺得如果討厭讀深奧的書,這樣的人就干脆別讀這書了」貝塜:「你別妄下定論」悅子:「你還是別登這篇吧!」「還是請對這個企劃有興趣的作家來寫比較好,那樣絕對能成為一本好雜誌」貝塜:「西圓寺老師他可是兒童小說月刊的招牌喲,沖著老師的名字,大家才會去買來看,只要列登老師寫的作品雜誌就能大賣」悅子:「看吧,出現了,為了能夠大賣,為了能夠暢銷,你什麼事都願意做嗎?」 貝塜:「也不是什麼事都行啦」,此時作家「桐谷步」走進來編輯部說:「什麼都可以的,這個人為了能夠大賣可是什麼都會做的」「我這種人只不過是數不清的想當作家的人其中之一而已」悅子問他:「你是作家?」桐谷:「不是,我只是個想當作家的人而已」。

十、貝塜去桐谷歩家找他,貝塜:「你還在寫書嗎?」桐谷:「我還在寫,因為寫作就像是我的習慣,但是,如果遇到以前的自己,我會跟他說在染上這個壞習慣之前趕快放棄,那些刻苦那些努力,還是花到別的事情上吧,執著地想要成為作家,白白浪費自己的時間,結果什麼事情也沒做成,尼反正我是沒有才華的」貝塜:「不,桐谷先生你是有才華的,但是,我卻說過了太過於傷害你感情的話,是我一味地跟你說「這樣寫會更好」,「這樣寫會更容易讓人理解」「這樣寫小說才能賣出去」諸如此類的話,是我把你逼的太急了」桐谷:「這麼傲慢的話虧你說得出口啊」貝塜:「你現在寫的作品讓我讀看看,請讓我讀一下吧,拜託你了」桐谷:「你還是回去吧~」

 

十一、

悅子把西圓寺的作品帶回家校對,她還是覺得內容太深奧,幸人來電時悅子告訴他自己跟蹤他的事,因為覺得自己不夠了解幸人,所以還是無法相信,還是懷疑他和森尾,自己在大家面前裝作善解人意,背地裡卻偷偷跟蹤幸人,自己真的太差勁了。幸人卻約她明天下班後見面,有很多話想跟她說。

十二、幸人回家後,森尾提醒他明天Lassy專屬男模選拔結果公布,森尾覺得幸人得票數會最高,幸人卻沒信心。

十三、

悅子把完成校對的校樣交給部長時,部長卻告訴悅子:西圓寺老師說要放棄在兒童小說月刊上刊登連載,說自己的作品不適合小孩子讀,還說不想再去為了迎合孩子而做修改。只為迎合讀者就會失去文學的意義,這樣想也不無道理啊,對不起,明明河野你都全部認真地校對過了~

十四、貝塜:「西圓寺老師可是兒童小說的招牌啊,沒了他可真要命啊」悅子:「但這總比就這樣刊登上去要好吧?」「因為西圓寺老師一定不是心甘情願接受這份工作的,讓勉強寫出的作品面市,這不太好吧?」貝塜:「你在胡說什麼啊,說起來,打從心底喜歡自己的工作的人,這世上幾乎沒有吧?你不也是這樣嗎?其實是想去時尚雜誌的,沒辦法才當校對的吧?悅子:「不,不是不是,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我今天開始校對一本叫「蛇的飼養方法」的書,讓我知道光是在日本,蛇的種類就有很多種,這對我以後成為時尚編輯,絕對是有幫助的。如果以後當時尚編輯時突然要我準備一個蛇皮紋的包,多虧這校對的經驗,我就能提出好多種蛇紋的種類不是嗎?還有最近才校對好的「僵屍圖鑑」那個可好用了,雖然僵屍妝很獵奇,但其實包含很多能讓女孩子看起來更可愛的技巧。還有更早之前校對的「江戶的平民生活」,那本書對江戶時代和服的花紋寫得超級詳細,以前我對和服花紋一竅不通,....」貝塜:「你為什麼會這麼積極樂觀啊,跟總是拘泥於過去的我比起來完全不同」。

十五、貝塜八郎回到編輯部後桌上擺著桐谷步最近寫的作品....

本集未完

回分集列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