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上)

一、朴機長因為不知道秀雅的確實地址,

先暫時到濟州酒店叫凱文來載他去找秀雅,但凱文請他先在酒店睡一晚,隔天早上再帶他去。朴機長打電話給正在打包要去紐西蘭的行李的媽媽,問孝恩的地址後,自己前往秀雅家。

二、孝恩醒來找不到媽媽,被突然找來的爸爸嚇一跳,朴機長看到徐道宇請人做的那張餐桌,不禁怒由心生,要孝恩進房間待著,她在房裡趕緊打電話給媽媽,但秀雅沒接到這通電話。朴機長想砸了那張餐桌,無奈它太堅固,孝恩聽見爸爸砸東西的聲音而出來院子,朴機長拿起孝恩的盆栽向餐桌砸去,孝恩看著心愛的盆栽被砸碎嚇到大哭。

 

三、不知道朴機長還在濟州島的秀雅和徐道宇在小屋裡聊著這幾天的離情,走在回家的路上時看到凱文說朴機長在濟州酒店的短訊後,急忙回家,看見院子裡被砸的餐桌趕進衝進屋裡找孝恩。並打電話給孝恩,孝恩告訴媽媽她和爸爸一起在機場要回去首爾,秀雅要孝恩把電話拿給爸爸,秀雅激動地跟朴機長說:「離孝恩遠一點 ,你現在說什麼我都聽,你先向孝恩道歉,孝恩怕了,擁抱她說一聲沒關係,快點!你等我,我馬上過去,我這就去,無論你怎麼對我,我都去。」掛電話後,朴機長看孝恩真的一臉恐懼,於是便過去牽她的手告訴她飛機時間到了,孝恩問:「媽媽呢?」朴機長:「我們走了,她自然會來」,並擁抱她及安慰她說到首爾給她買花盆。

 

四、掛電話後趕到機場的秀雅不見孝恩和朴機長,一個人坐在機場大廳。天亮後徐道宇到秀雅家看見院子的餐桌,敲門也無人回應,打電話給秀雅後急忙趕到機場找她。

五、朴機長和孝恩回到首爾後告訴媽媽:孝恩就先留在這裡,下午還要飛,並要媽媽照原定時間出發去紐西蘭,這樣秀雅才會來。

六、道宇陪秀雅回住處打包行李,並幫她整理院子裡碎一地的盆栽和把餐桌放回原來的位置,道宇問:「你的丈夫原來就是暴力的人嗎?」秀雅:「不,完全不是。」道宇:「一直以來,我覺得自己最傻的就是信了艾妮的話,她說去見爸爸,爸爸這樣、媽媽這樣,我都信了」秀雅:「他不是暴力的人,我沒有瞞你什麼」道宇:「個性衝動就可能會變得很暴力,你回去了,他肯定會衝動」秀雅:「他不是那種人,這種情況我想過數千遍,每次都會提醒自己這是我和孝恩還有我丈夫之間的問題,是我們家庭的問題,而且我不想讓你看到一切,我自己會解決的,你來這裡之前在首爾發生過什麼,經歷了什麼我都知道,但同時也不太清楚,你沒有一一跟我說清楚,問我會不會難過的話,不會,僅僅是猜測,就己經讓我筋疲力竭,如果我知道一切,我們就不可能這樣在一起,能不知情,我們應該感激,像你一樣,需要我毅然面對的事情,我會自己去面對,無謂的想像和猜測都沒必要,我會平安回來的,這裡的展示室要開起來,你再等我幾天」。道宇看起來有點兒生氣~

七、秀雅說離飛機起飛還有一個半小時,要做些什麼事呢?有什麼是之前沒做過的呢?道宇:也沒做過什麼啊!秀雅:其實做過挺多的。道宇:喝杯茶再走吧!於是二個人就到小屋喝茶。道宇:「現在的心情就和當初見到你丈夫無言以對一樣,就是那時的心情,無力感。」秀雅:「我知道那是什麼心情」道宇:「讓我殘忍地明白我們是什麼關係」秀雅:「我們這是在吵架吧?還是第一次呢! 」道宇:「這怎麼能算是吵架?」秀雅:「你一般不太和人吵吧?我也是,不太吵架的人,做到這份上算是大吵了」道宇:「該吵的時候我是會吵,但這樣算不上是吵架」秀雅:「沒做過的事情,算是做一件了,還有件事沒做過,一直很想做的事情」道宇著秀雅走到門外,秀雅:「從這裡到那裡,我們走過去吧,手牽手,不管別人的目光,不管是不是有人走過」二個人才走一小段路就遇到幫秀雅做餐桌的木匠,秀雅想鬆開道宇的手,但道宇不讓。於是二個人牽著手繼續往前走,道宇提醒秀雅:「不管別人的目光」,最後二個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八、朴機長要飛悉尼之前撕下公司內部要招募駐奧克蘭機場派遺職員的公告,秀雅的婆婆也出發飛往紐西蘭,在候機室時傳短信給秀雅,告訴她孝恩一個人在家,自己要去出發去紐西蘭找珍淑(朴機長的妹妹)了,希望她和孝恩一起過來。

九、道宇送秀雅到機場後回到小屋看到秀雅留在那裡的珠子(原來是艾妮奶奶送給艾妮的),又開始想秀雅以及她說會回來的承諾。把小屋(恩愛屋)展示營業的立牌擺在門口。

 

十、秀雅回到首爾婆婆家後幫孝恩及帝亞做了午飯,做飯時她覺得有非常熟悉的感覺~帝亞問秀雅是否還要回去濟州島,孝恩說她會非常認真地考慮紐西蘭、濟州島和首爾,再決定以後要去哪裡生活。

本集未完

回分集列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