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

以下有劇雷,慎入

一、已經被道宇知道關於恩雨和恩雨爸爸的事一直在撒謊的慧媛哭求道宇

:「我不奢求無望的東西,我不是在求你回心轉意,你對我實力、眼光,不是認可嗎?所以不要責問我為何拿婆婆當幌子騙人,拿女兒耍心機,掩蓋這些,讓我埋頭工作,隨心所欲吧!」

二、恩珠去找美珍:「道歉了嗎?」美珍:「你沒醉啊,是演戲嗎?」恩珠:「我問你有沒有道歉?」美珍:「你還不了解我嗎?你們組的事務長不了解我嗎?膽敢跟誰?」恩珠:「我看見你再次進去了,我看見你從朴機長的房間裡出來,然後又回去,你在那個房間待到了第二天早上。當你說是為了公事的時候,知道我什麼忍住沒說嗎?秀雅前輩不知道比較好,但也絲毫不想讓你好過,你要繼續沈默下去,因為有人看見了。你也要知道顧忌」美珍:「我會的,不過,你先閉上你的嘴,你要是嘴巴不牢靠,你尊敬的崔秀雅會瘋掉」。

三、美珍找朴機長去喝酒,被拒絕。

四、道宇在以前的工作室裡,秀雅在婆婆家裡,二人正思念著彼此,道宇下定決心不能分手,而他夫妻之間的事,不管做出什麼樣的決定,不會讓別人說這些是因為秀雅的關係。

五、孝恩告訴帝亞媽媽離職了,而爸爸正和媽媽在討論她的事。朴機長要秀雅用退職金和孝恩去紐西蘭住,但秀雅想回加陽洞,朴機長不想讓秀雅重新回加陽洞的家,朴機長不想和秀雅住一起,秀雅的思考方式、做的料理,甚至動身發出的聲音都讓他覺得討厭,帶孝恩回來、辭職了,直接無視丈夫衝動的做決定,這一切都讓他討厭,而秀雅卻說聽到這些也都沒有任何感覺了,如果不想跟她一起生活就住到婆家吧!婆婆應該很寂寞的,如果這個也不願意應該會有其他方法吧!(這就是大老婆的反擊嗎XD)

六、帝亞把喝醉酒的美珍送回家,並在她家照顧她,而意外發現姐夫(朴機長)傳給美珍的訊息及自己按房門密碼進美珍家,而覺得姐姐很可憐並把朴機長和美珍有婚外情的事跟秀雅說,並把二人的手機通信內容照片給秀雅做為日後爭取權益的酬碼。但秀雅看完後還是把照片刪了。道宇約秀雅見面,道宇說:「我母親的物品差不多都收了」秀雅:「把那些收集起來可以開博物館了」道宇:「要不要開?」秀雅:「你母親不是希望都收集在家裡嗎?」道宇:「不知道那家是給我住的?還是別人的家?還是博物館?給我留了個謎語」秀雅:「去鄉村會有個又小又舊的書店,不免讓人想到在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這種書店吧?但書店雖小卻應有盡有,我想應該是那種地方」道宇:「也許吧!」「通過朋友的朋友聽到消息也讓人感到欣慰的人」秀雅:「什麼?」道宇:「給我母親物品的某個人,是這樣說我母親的,你說他們是什麼關係?」秀雅:「我想到一個,但不知能不能說,好像是很長時間一直心動的關係,有可能不是,人本來就會以自己的立場看待事情嘛,通過別人傳入耳中的消息,但足以讓人高興又心動的人,雖然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可能」道宇:「我跟你想的差不多」秀雅:「不要因為心裡一直惦記著某個人覺得丟人,也許是那種教誨」「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人本來就會以自己的立場看待事情嘛」道宇:「發生了一些事,不用擔心都會好好解決的,那不是問題,有件事需要你幫忙,大概6個月可以做個只和我互發短信都高興的人嗎?名分是因為母親的願望要四處漂泊,其實是對我而言非常需要的時間,這不是要分手的意思,我們之間沒有分手」秀雅:「只需要做那個就可以了嗎?」道宇點頭,秀雅:「我可以」二人凝視一段時間後,道宇將秀雅送回家,而秀雅強忍淚水假裝沒事的走回家。秀雅想著:「美珍好像跟我老公交往,本來在見到你之後,想在你面前哭訴,但沒有,一見面我就知道了你身邊發生了更大的事情」在道宇離開後,秀雅則坐上計程車但她並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

 七、朴機長接媽媽出院回到家裡。

 八、帝亞去美珍家不肯離開並告訴美珍他來是為了要突襲朴機長自己按密碼進來,但美珍想快點打發他走,結果他真的來了也沒有像美珍說的帶餐盒來,但在他進來前美珍打電話跟他說家裡有男人,不要進來。美珍後來告訴帝亞她和朴機長是在秀雅和他結婚前就在交往,分手後朴機長才和秀雅交往並結婚。帝亞則告訴美珍他已經跟姐姐說了。美珍警告帝亞:「你不該惹我」,而朴機長在家裡從窗戶看著美珍和蒂亞在樓下的互動,誤會美珍和蒂亞交往。

九、美珍去找秀雅,美珍告訴秀雅:「上大學時認識朴機長,當空姐後和他同居3年左右,但他卻背著我和你交往,所以我一直覺得對不起你,沒能告訴你他的為人,覺得有愧於你,快要發瘋一樣,我發誓在發生徐道宇妻子的事件之前,沒和他說過話,對你的信義我已經遵守,那天,總之和朋友的丈夫同在一個房間,我向你道歉,因為徐道宇的妻子,要把他(朴機長)從那裡叫出來,為什麼辯解的只有我?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怎麼可以打我的耳光?」秀雅:「在房間裡沒發生什麼事吧?」美珍:「如果說整晚都在聊天」秀雅:「宋美珍不知道你能否相信這句話,對我來說朴真石是朴真石,但因為是你所以非常傷心,知道嗎?最熟悉的人不是朴真石,而是你,和你在一起的種種,非常傷心,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是你?」美珍:「很抱歉,我對你一點都沒有愧疚感,為什麼都站在你這一邊?是你搞婚外情,可是其他的乘務員都擁護你,帝亞 你確實有個偉大的弟弟,就算你失去一個朋友,人生也不會有所改變,你都擁有了」秀雅:「你拿去吧」美珍:「拿去扔掉」二位好友不歡而散~

十、秀雅在椅子上或躺或坐了一整晚沒有叫孝恩起床上學,並告訴孝恩自己今天心情不好,想要她陪她去玩一天,不要上學,而和媽媽進行體驗學習,母女二人決定去很遠很遠的地方。

十一、道宇告訴慧媛:「最少需要半年到一年時間,我不在的時候,關於這個家所有的事情將由碩哥來管理,妳只需負責與展覽相關的事情,要和碩哥一起完成,你也很清這裡是需要像碩哥這種人發發脾氣而且堅持己見才能守護的地方,以後和工作有關的事情都會和你商量,是作為夫妻有問題,我認為在工作上和你並無任何芥蒂,還有和智恩一起做的項目 ,反而是智恩更需要你,那邊不需要擔心」慧媛:「我想問或許這個決定難道是」道宇:「那個或許最好不要期望,是我們夫妻的事情,不是因為某人及誰的存在而發生的,我是這樣認為的,這是徹底的我們之間的問題,曾經是妻子,炫耀過也依靠過,曾經是艾妮媽媽的你,這不是輕易做出的決定,在分開住的這些日子,你的心態整理好之後,分手吧!我們的事情就這樣整理吧!

十二、秀雅和孝恩決定要住在濟州島。

十三、朴機長打電話給美珍,但美珍沒接,碎唸美珍有了男人就忽視我。秀雅告訴朴機長:「在濟州島給孝恩報國際學校的申請通過了,她馬上就能到這邊上課了」並說自己也要和孝恩一起住在濟州島。朴機長高興的不得了XD

十四、秀雅打電話告訴道宇:「你讓我做的事我應該沒辦法做了,我和孝恩要離開去遠方住,三無關係中除了一個(不要抱希望)其他的都做不到」「總是說沒什麼,必須不能有什麼,明明數百次告誡自己,但還是有點什麼了,我人生中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我得到的夠多了,只要現在停手,一切都會變成沒有過的事,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道宇:「我無法反駁」「我知道你為什麼會這麼說了,全都能夠理解」秀雅:「全都謝謝你,全都對不起。

十五、秀雅回首爾幫孝恩辦理轉學手續 ,美珍打電話給她,秀雅拒接,秀雅到之前道宇的工作室外面拍之前在工作室看到的窗外景色。美珍收到朴機長的訊息:「崔秀雅和孝恩走了,這才感覺休息像休息的樣子」,於是打電話給秀雅,秀雅:「不要給我打電話」美珍:「你要去哪嗎?」秀雅:「朴真石說的嗎?」美珍:「到底怎麼回事?」秀雅:「全都遠離,換句話說就是我現在可以打你耳光了」美珍:「分手了嗎?」秀雅:「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說完便打電話扔進垃圾桶。(她完全忘記剛才特意去拍的照片),秀雅去買新手機也換掉電話碼。之後回加陽洞的家帶走艾妮遺落的珠珠。

十六、秀雅和朴機長在咖啡廰見面談搬家的事,朴機長問秀雅需要他每個月給她多少生活費呢,她說先用她的退職金(真笨啊男人說要給的時候不拿,以後開口要就難了...),就在秀雅要出發去機場時,在咖啡廳遇到剛進來的道宇,最後這一幕:二人不得不分手的無奈與痛苦詮釋的真是淋漓盡致啊.... 

回分集列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