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

以下有劇雷,慎入

一、秀雅正式遞出辭呈,心想:跟工作分手的時候,應該跟誰說什麼好呢?

二、道宇來到之前帶恩雨來找親生爸爸陶藝坊要找文老師要取回媽媽生前的作品,那裡師傅告訴他之前恩雨也來找過文老師,文老師之前是在裡工作,在去年回故鄉定居,要明天才會過來。他帶道宇去看文老師交待要給他拿回去的高恩熙老師的作品,同時告訴他恩雨也來過這裡,每次都在這裡待一分多鐘。

三、美珍和飛悉尼的機組人員以及智恩、慧媛都住在悉尼的同一間飯店裡,美珍和智恩擔心慧媛和朴機長碰到面

四、朴機長的媽媽得知秀雅離職後十分生氣,自己努力做復健就是為了能快點幫忙照顧孝恩,而她卻辭職了。離開醫院後帶著孝恩去遊樂園玩。孝恩一個人去玩的時候,秀雅傳訊息跟道宇說:「我需要安慰,我辭職了」道宇看到訊息後立即打電話給秀雅,秀雅告訴他:「會離職的原因是看到一個人在掠衣服,那樣的生活讓她感覺很安穩,反思自己何必像個瘋子一樣活著。這個理由充分嗎?當時是覺得很渴望,但說出來又覺得微不足道。」道宇說:「是有多累,看見別人掠衣服都能讓妳羨幕,你做的對」。秀雅帶孝恩回家後一個人去了老宅,在之前和道宇一起躲避其他人的小房間裡側躺著休息,道宇回家後帶她去院子裡掠衣服,做為古宅安慰的第一階段....到了晚上道宇送秀雅回家時說:「我們能擺脫家庭束縛變得自由嗎?我們這個年齡應該是和舊事物慢慢分別的時候吧,辭去原來的工作」「只是想說就是那種時候,不過幸虧妳還有某人(指自己), 覺得有依靠吧?!」

五、朴機長傳訊息給美珍:「在老地方喝杯啤酒吧」,但美珍不想理他,而此時智恩和慧媛也去了酒吧,慧媛看見朴機長便走過去,智恩趁著去點單的時候傳訊息給美珍求救,要她把朴機長約出去。慧媛和朴機長搭話並告訴他徐道宇是她的丈夫,美珍則打電話給朴機長說自己在他的房間門口 ,要跟他在房間聊,而順利的把朴機長引開。(智恩看到是美珍打的電話,鬆了一口氣)

六、和美珍一起飛悉尼的二位乘務員看到秀雅離職的消息,珠賢想去和朴機長說這件事,看到美珍和朴機長一起走進朴機長的房間。美珍原本只為引開朴機長不要和慧媛有接觸,但後來還是留在朴機長的房間裡。珠賢把看到美珍進朴機長房間的事告訴其他二位同事。美珍問朴機長:「既然都結婚了為什麼不能一心一意對待跟你一起生活的人?為什麼心裡話不能對妻子說,偏找別的女人」朴機長:「夫妻之間只要分享51%就可以了,一旦說出100%就完蛋了,因為是妳我才分享100%,你跟我沒有什麼可惜的嗎?不要想太多,忠實於自己的心吧」美珍問他:「你的心是什麼?」朴機長:「在這世上跟宋美珍在一起最自在,像我媽媽一樣對我瞭如指掌的人是妳,妳為什麼不能跟我輕鬆的相處,如果妳覺得可惜,就跟我交往吧!,沒事可做就叫我」美珍回他:「不用說了」。然而美珍回到自己的房間門口想起朴機長說的忠實於自己的心,就義無反顧的回去朴機長的房間,這一幕也被其他的乘務員同事恩珠看到。

七、秀雅一早到孝恩學校當導護媽媽,幫小學生們安全過馬路,結束後便和其他的導護媽媽們在賢珠的店裡休息聊天。

八、道宇再次去陶藝工坊和文老師見面,文老師告訴道宇:「以前恩雨自己搭巴士來這裡看奶奶的秘密(高恩熙女士送給文老師的作品,這也是她的第一件作品,叫她唸書她不唸,而是每晚都坐在針線匠奶奶身邊做針線活,或許是她非常喜歡做手工,然後就做了這件傳統結,但是怕被她的媽媽罵,所以就放在文老師家,她說這是秘密不能說出去),恩雨說:「不喜歡秘密被封存的樣子,要裝好,再轉達給對方,希望秘密不再是秘密」,她對著那個墰子(文老師跟恩雨說那是魔法墰子)說出她的秘密(請讓媽媽和爸爸,我和爺爺奶奶都幸福吧,我會好好努力的,請讓我們一家人幸福吧!),然後恩雨問我,能不能讓爸爸(親生爸爸)在這裡工作(恩雨說親爸爸是做陶瓷的,現在因為工作不能和我住在一起,因為他在到處遊歷中,所以不能撫養我,但是他非常熱愛陶瓷,非常善良,我可以保證他的實力。她還說這件事絕對不能告訴奶奶,親生爸爸的事絕對不能說。她也說爸爸喜歡一望無際的地方。)」,道宇問文老師:「恩雨說出的祕密您聽到了吧?」文老師:「我可不能說啊」道宇:「那就拜託一件事,我真的很想知道 ,如果她真想守護什麼,您認為是什麼?」文老師:「家庭,只要她自己說謊說得好,她認為二個家庭都會安然無恙」道宇:「說謊說得好,能讓二個家庭都安然無恙嗎?二個家庭是指她親生父親那邊和我這邊嗎?」文老師:「也許吧」另一位陶藝師傅告訴道宇:「恩雨和她的親生父親好像就兩個人一直相依為命,留下爸爸一人,和別的家人在一起,她希望守護二個家庭」。

九、秀雅從行李箱中取出她的製服,意外發現之前在艾妮的床邊牆上取下的道宇的照片,並發現照片的背面寫著:請守護道宇爸爸吧!,就翻拍傳給道宇。

十、道宇在離開陶藝工坊的路上收到秀雅傳來的照片,看到 「請守護道宇爸爸吧!」,再也忍不住對艾妮的心疼。回到老宅後,小碩說:「恩雨應該和爸有過聯繫吧,何時在哪裡見面,應該有和恩雨偷偷聯繫吧?所以恩雨在等待。要把這個找出來,不管是電話還是發的郵件」「慧媛明明沒有撫養過,還說謊是自己撫養的,我曾懷疑慧媛是不是真的這樣,這樣才能說得通,恩雨一直和爸爸住在一起,來到這裡之後,哎喲,之前和爸爸過的好好的,為什麼來這個家,你可要做好了,這次不能再袒護,究竟怎樣封的口,甚至都不敢告訴你,越想越生氣,好可怕」。

十一、道宇一個人不斷地走不斷地走,要嘛是特別悲傷,要嘛是特別苦惱,走到啤酒屋又走回古宅,在慧媛的桌子翻找並沒有找到什麼,便用電腦想進恩雨的電子郵件信箱

十二、朴機長回到仁川機場後,得知自己的老婆( 崔秀雅)離職,便打電話給秀雅質問她為何辭職,秀雅說是因為孝恩,並說了孝恩的情形,但朴機長無法接受。

十三、慧媛和智恩回到仁川機場後,慧媛收到黃賢貞傳來的訊息:「謊稱是高恩熙老師遺物的事被洪館長知道了」。便和智恩一起去藝廊見洪館長,洪館長:「道宇已經來道過歉了,,這次的事我就當你是太過心急」「慧媛,我們只當工作伙伴吧!恩熙姐姐不在了,你不會以為已經沒有能管你的婆婆了吧?恩熙姐姐雖然沒有讓我這麼做,但是我打算好好扮演婆婆的角色,如果你折磨道宇我不會袖手旁觀的,聽說你在懷疑道宇,要麼單純的跟他當工作伙伴,要麼全身心地信任他,如果你擺正姿態,我面對你的時候會更舒服一些,當個簡單的一作伙伴該多好」慧媛:「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智恩偷聽完慧媛和洪館長的談話後到啤酒屋喝酒,跟賢宇說媽媽(洪館長)想讓慧媛和道宇分手,還想湊合她和道宇在一起。

十四、(秀雅的歡送會)秀雅的同事們送她一條潘朵拉的手鍊,美珍說:「我們是入社同期,崔秀雅你卻成了退社前輩」恩珠:「不是救了你嗎 」秀雅:「恩珠妳好像醉了」恩珠對秀雅說:「前輩你知道我非常喜歡你吧?在我徬徨難過的時候,前輩無條件安慰我、稱讚我,身邊人都忙著互相掣肘,前輩卻總是關照我」秀雅:「在歡送會上才能聽到這種稱讚,不錯不錯」恩珠:「可是你怎麼會有那樣的朋友?」(恩珠把頭轉向美珍)美珍:「我嗎?那樣的朋友?」恩珠:「是啊,和崔秀雅前輩的丈夫有染的,那樣的朋友」,珠賢想制止她繼續說下去,恩珠卻繼續說:「珠賢前輩說看到宋前輩進入朴機長房間時,我沒相信,可是我親眼看到你從他房間裡出來」,秀雅 =: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恩珠,美珍和朴機長關係很親密,就和我一樣,二人互相說心裡話,如果和我之間沒發生這種事,說不定就和美珍結婚了,我們三人就是這種關係」美珍說:「去他房間不是為了私事,是因為公司有點麻煩事,去商量的,有什麼問題嗎?」(恩珠不以為然的苦笑一聲)珠賢說:「原來是這樣是去談業務的啊,恩珠,不是說清楚了嗎?」秀雅說恩珠醉了叫相協送恩珠回去。恩珠說:「對不起!不是對不起看錯了,是對不起歡送前輩時讓你看到這種樣子,這些年辛苦了」珠賢深深一鞠躬後,由相協、珠賢及另一位同事攙扶並一同離開,現場只剩下秀雅和美珍二人。秀雅問美珍:「你們倆到底談了什麼,那麼多人看著呢,怎麼不小心點?」美珍:「事情有多緊急,我會進入機長的房間,朴機長和我原本就很熟,又是什麼話?」秀雅:「我隨便說,你是我的朋友,怎麼可能不認識?」美珍:「是不可能不認識,這世上真的沒有秘密,你交往的男人的妻子,有一天會怒目斜視我,誰能想到?」「在飛機上見到了你交往的男人徐道宇的妻子,你說過如果我知道你和誰有了婚外情,你就會分手是吧?徐道宇BINGO行了吧?現在分手吧!」

十五、道宇終於試出艾妮電子郵件信箱的帳密,找到了艾妮生前和親爸爸連繫的郵件,看到一封封的郵件往來內容,道宇心中所有的疑惑都解開了,說謊的是自己的妻子慧媛!此時慧媛也回到古家出現在道宇眼前,道宇問慧媛:「你到底是誰?」

這一集的內容跟偵探小說一樣有太多的關鍵,幾乎每一句對話都不容忽略,所以蝸牛媽儘可能的描述仔細,寫劇的時間就比較長~

回分集列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的Fun Fun Fun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